Articles in Category: 產業區

長沙紅咖老闆陳戈:「Livehouse缺的是專心來運作市場的資本方」

長沙紅咖老闆陳戈:「Livehouse缺的是專心來運作市場的資本方」

◎長沙以「娛樂之都」而聞名,在長沙的娛樂場所裡有一個地方不得不提,即「紅咖俱樂部」,跟全國所有城市的Livehouse一樣,這裡是音樂人和樂迷的聖地。紅咖的老闆叫陳戈,是長沙較早進入音樂行業的人之一,他的產業還有廣為長沙人所知的蜉蝣club,去年9月他將蜉蝣club場地轉手給另一個朋友,轉而做起一個新的衍生品牌FUYOU+,他要用新的FUYOU+去建造一個小型商業綜合體,其中不止有音樂還包括創業孵化器。

◎陳戈表示,經營Livehouse的條件首先是硬件要特別好,然後演出經理,包括宣傳、接待這些人都很重要。他經營Livehouse的方式完全是公司化模式,用商業思維來處理,在保證生存的前提下,才能更好地支撐文化產業的長足發展。很多公司獲得資本後把音樂文化產業做大做強,卻忽略了音樂本身的質量,Livehouse不能僅把心思花在經營推廣與賺錢上,應該花更多精力去培養出色的音樂人及作品。

◎他認為市場不缺優秀的音樂人和音樂作品,缺的是專心來進行市場運作的資本方。不管什麼行業都需要資本,沒必要去摒棄商業而把情懷拉得過高,好音樂也是商品,如果沒有商業性質的傳播方式與回報,就無法保證音樂人的積極性與生存,而現在有一大部分音樂人都還不知道怎麼去對自己進行包裝和推廣。

詳細全文:

長沙以「娛樂之都」而聞名,在長沙的娛樂場所裡,有一個地方不得不提,即「紅咖俱樂部」,跟全國所有城市的Livehouse一樣,這裡是音樂人和樂迷的聖地。而且在下個月,李志將在這裡進行為期兩天的專場演出。

紅咖的老闆名叫陳戈,是長沙較早進入音樂行業的人之一。同時,他的產業不止是紅咖俱樂部,還有廣為長沙人所知的蜉蝣club,那裡經常充斥著Jazz、Bossa Nova、Lounge的聲音。

去年9月,他將蜉蝣club的場地轉手給另一個朋友,轉而做起了一個新的衍生品牌——FUYOU+,他說要用新的FUYOU+去建造一個小型商業綜合體,其中不止有音樂,還包括創業孵化器。所以比起一個單純從事音樂行業的人來說,他更像一個商人。

「我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一個商人,我覺得只有把商業經營好了,才有可能支撐文化產業的發展,所以我並不是純粹做理想、做情懷,我會經常把自己放到一個更客觀更商業的位置來思考這些問題」。

中國音樂財經:您本人開Livehouse之前是做什麼的?後來又為什麼會想到做Livehouse?紅咖這個名字有什麼特別意義嗎?

陳戈:在做Livehouse之前我是開小酒吧的,也就是蜉蝣club,經營了九年,今年引進了顛覆性的商業模式,將之前的蜉蝣club升級換代,新的地址是解放西路的湘茶大廈,改名叫FUYOU+,音樂風格還是以Jazz、Lounge、Bossa Nova為主,運營模式的主體是互聯網+餐飲+金融+便利店+清吧。

其實當初做Livehouse是因為自己喜歡音樂,我大學的時候接觸過貝斯,同時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小戴,他是長沙第一個以Livehouse形式經營酒吧的人,長沙人很少知道這個地方,叫小戴吧,在漁灣市,這裡也是長沙搖滾樂的起源地之一。我受小戴的影響很大,後來又認識了橡皮人樂隊的文烽,他現在是舌頭樂隊的鼓手,我們倆一拍即合,就一起成立了長沙蜉蝣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然後紅咖這個名字的意思,「紅」是因為我們在紅色劇院,「咖」是因為想體現咖啡、卡座這樣的室內氣息,同時也意味著來紅咖演出的音樂人都是值得推崇的大咖。

中國音樂財經:經營Livehouse都需要什麼樣的條件?是否願意分享一下您經營Livehouse的心得?

陳戈:經營Livehouse的條件首先是硬件要特別好,比如說音響,燈光等等,然後演出經理,包括宣傳、接待,這些人都很重要。我經營Livehouse的方式完全是公司化模式的,我跟文烽在2010年一起創辦長沙蜉蝣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時候,旗下的業務包括紅咖Livehouse和長沙國際爵士音樂週,所有的證件和執照都很齊全,然後一些有關國外樂隊和歌手的演出我們都有申報。我一直覺得只有把商業經營好了,才能更好地支撐文化產業的長足發展。

中國音樂財經:你們一般承接的演出都是什麼樣的音樂類型?對這些音樂人有什麼樣的評判標準?

陳戈:我們從08年起就開始在豆瓣等平台上給蜉蝣club做音樂演出的宣傳,就有很多樂隊在巡演之前通過類似的平台來聯繫我們,並希望我們做主辦方。2013年9月份,我們創辦了紅咖,紅咖作為一個Livehouse,不局限於具體哪一種音樂,只要是好聽但少聽的音樂,我們都會主動把他們帶進長沙來,我覺得這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哪怕成本再高,我們也願意承受。

中國音樂財經:經營Livehouse以來,營收方面如何?有沒有想過拓展經營,去增加營收,做一些跨界的事情?

陳戈:我們的演出一年大概一百多場,一個月平均十來場,靠酒水和門票來盈利是肯定不夠的。其實有時候我們也很無奈,因為有些好的音樂人沒有辦法讓更多人知道,所以我們就跟很多媒體聯合推廣、轉發售票。例如,張峽浩雖然是一個比較新的歌手,但他卻是一個老牌音樂製作人,曲婉婷的很多音樂都是與他合作的,像這樣出色的音樂人,我們當然希望多多進行推廣,如果這個推廣力度僅靠我們肯定是不夠的。

我做為一個經營Livehouse的操盤手,肯定要用商業的思維來處理這些事情,首先要保證生存,在保證生存的前提下,結合好的商業才能更好地推廣。我們在2010年那段時間賺了錢之後開始舉辦長沙國際爵士音樂週,包括湖南省文化廳也有備案,我們一直做了6屆,影響力還蠻大的。像這個就是一個跨界文化推廣的案例。

中國音樂財經:現今有很多Livehouse倒閉,而有的公司又在不停的開Livehouse,您對這個怎麼看?

陳戈:我覺得這個跟人的生老病死是一樣的,開跟關也都是正常的。很多公司在獲得了資本以後,把音樂文化產業做大做強,卻忽略了音樂本身的質量,Livehouse不能僅僅把心思花在如何經營推廣與賺錢上,應該花更多的精力去培養出色的音樂人,出更好的作品。音樂人與Livehouse之間是緊密相聯的,是唇和齒的關係,音樂人要有好的作品和好的演出計劃,Livehouse就給你提供場地和宣傳。就長沙這個城市來說,隨著城市規模的擴大,城市人口的增加,兩個Livehouse依然遠遠不夠,我希望並且也呼籲越來越多的音樂人參與進來,為長沙的音樂文化產業發展貢獻一份力量。

我覺得等到將來,新的資本注入到Livehouse市場,還會有一個音樂產業爆發的階段,隨著國家日益富強,市民的物質基礎越來越好,文化也會慢慢起來。70後那代人已經成熟,80後處於一個上升期,90後開始接受正規的音樂學院的教育,未來的Livehouse盛世,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中國音樂財經:您對中國整個音樂市場的現狀以及將來的發展有什麼看法?

陳戈:看法談不上,不過我覺得市場的運作首先是資本的運作,然後才是具體經營者本身的能力因素,如果經營者足夠優秀,能夠獲得更多的投資,將有更好的條件和環境來進行音樂創作和推廣。比如阿里音樂,現在在做一個阿里Livehouse的音樂計劃,當然,我們紅咖已經被邀請入駐。再比如獨立音樂人陳鴻宇,憑藉自己的音樂創作能力獲得了天使投資。所以我們一直不缺優秀的音樂人,也不缺優秀的音樂作品,我們缺的只是專心來進行市場運作的資本方。

以後不管是什麼行業都需要資本,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去摒棄商業,而去把情懷拉得過高,商業與情懷結合,才能讓我們聽到更多的好音樂,我們聽到的好音樂將來也都會是商品,或者說現在已經成為了商品,如果沒有商業性質的傳播方式與回報,就無法保證音樂人的積極性與生存,那麼就導致很多優秀的音樂無法被我們發現並且聽到。

我要說的一個重點就是,現在有一大部分音樂人,都還不知道怎麼去對自己進行包裝和推廣。從另一方面來說,市場上似乎並不是那麼需要聽一些我們所說的更有音樂性的作品,所以市場也需要培養,只有市場的需求質量提升了,大家變得挑剔了,音樂文化產業可能才會達到一個質的飛躍,為什麼呢?因為很多人從小就沒有接受專業系統的音樂知識培養,缺乏了部分對音樂的欣賞能力。所以,我們未來的路還很長,我們依然要堅持。

中國音樂財經:您個人在今年內有什麼計劃嗎?

陳戈:在開始我提到,今年我想做一個新的FUYOU+,用一個新的商業模型來進行運營,計劃將在四月份正式啟動。這個模型是集餐吧、酒吧、咖啡廳、辦公、零售以及金融資本和創業孵化平台的一個商業綜合體。

依托蜉蝣club的品牌沉澱,在經營理念上進行轉型升級,我們蜉蝣文化從2008年到現在積累了大量的音樂人資源,這些音樂人資源我們會主動在FUYOU+進行消化,因為FUYOU+是一個連鎖店,它會在長沙市中心的主要商圈開5家左右,河西會有2、3家,南城會有2家,總共10家。

我們新項目在普華永道的估值是6500萬左右,當然,新的FUYOU+將會加入Livehouse樂隊演出的版塊,我們爭取為長沙市民提供更多的去感受現場音樂魅力的機會。同時我們也希望更多的來自於資本方和政府的介入與扶持,希望用最大的力量把音樂資本市場做好。

 

中國音樂財經
http://www.chinambn.com/show-3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