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in Category: 產業區

歌手訴官員盜歌案敗訴:要求賠五百萬被駁

歌手訴官員盜歌案敗訴:要求賠五百萬被駁

◎四川省平昌縣文物局副局長周莉萍涉嫌盜用蘆菲原唱歌曲《水墨平昌》聲音案引發全國關注。目前該案有了新進展,3月25日,四川省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駁回了蘆菲的訴訟請求。蘆菲不服,當庭表示上訴。

◎蘆菲在2012年10月受吉林作曲家富大華之約演唱錄製由聶正罡作詞、富大華作曲的《水墨平昌》,12月報送參加四川省平昌縣人民政府組織的城市形象主題歌評選。2013年5月,蘆菲在網上發現這首歌入選了,但歌名被篡改為《江口水鄉》,演唱者註明是周莉萍。而2014年4月,平昌縣人民政府承辦四川省第五屆鄉村文化旅遊節開幕式,《江口水鄉》再次出現在屏幕上,歌曲是蘆菲的聲音,現場演唱者周莉萍僅是伴隨播放的音樂對嘴型。由周莉萍假唱的《江口水鄉》先後在全國四十多家新聞媒體和網站上傳播,最高點擊達24萬人次。

◎2014年5月,平昌縣文化館在與蘆菲簽訂的《協議書》上承認在開幕式上盜用蘆菲演唱的聲音,同時未經其授權便在平昌縣政府官方網站、平昌縣電視台等媒體上播放,侵犯了蘆菲的名譽權。蘆菲與平昌縣文化館達成協議,由文化館賠償15萬元,但蘆菲認為此協議僅是對盜用原唱聲音做出賠償,未涉及其他侵權行為所造成的損失,因此她一紙訴狀將平昌縣人民政府和周莉萍列為共同被告,要求包括著作權、表演權和名譽權在內的賠償共500萬元,同時要求在侵權範圍內消除影響,恢復名譽,公開賠禮道歉。

◎法院於3月25日作出一審宣判,認為本案中原告蘆菲不是該作品的詞曲作者,也不是改編、彙編該作品的作者,因此不享有著作權和表演權,蘆菲是《江口水鄉》歌曲小樣的演唱者,只享有表演者權,故本案應定性為侵害表演者權糾紛。由於平昌縣文化館與蘆菲已就侵權事宜達成賠償協議,故平昌縣文化館不再承擔侵權責任。法院還認為,開幕式是平昌縣文化館組織、策劃和實施,周莉萍只是登台表演且未收取任何費用,故周莉萍實施的行為後果應當由平昌縣文化館承擔。

詳細全文:

去年7月10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率先披露的四川省平昌縣文物局副局長周莉萍涉嫌盜用蘆菲原唱歌曲《水墨平昌》聲音案,引發全國關注。目前,該案有了新進展。3月25日,四川省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駁回了蘆菲的訴訟請求。蘆菲不服,當庭表示上訴。

蘆菲,30歲,吉林省白山市人,2011年畢業於吉林省藝術學院聲樂表演專業。蘆菲說,《水墨平昌》是她2012年10月受吉林作曲家富大華之約演唱錄製的,由聶正罡作詞、富大華作曲。同年12月,聶正罡將《水墨平昌》歌曲報送參加四川省平昌縣人民政府組織的城市形象主題歌評選,報送後石沉大海。

2013年5月10日,蘆菲偶然在網上發現她原唱的歌曲《水墨平昌》入選了,但歌名被篡改為《江口水鄉》,演唱者變成了周莉萍。演唱視頻上傳時間為2013年1月11日19時40分。平昌縣政府官方網上也有她錄製的《水墨平昌》,演唱者仍註明是周莉萍。原來,早在2012年12月,蘆菲演唱的《水墨平昌》被報送參選平昌縣城市形象主題歌評選活動後不久,便從全國眾多參選作品中脫穎而出,還被改名《江口水鄉》,確定為該縣城市形象主題歌。

更令蘆菲氣憤的是,未經其授權同意,2014年4月25日,平昌縣人民政府承辦了四川省第五屆鄉村文化旅遊節開幕式,《江口水鄉》再次出現在屏幕上。蘆菲稱,儘管現場舞台上演唱者為周莉萍,但歌曲(指《江口水鄉》)全是她的聲音。舞台上的周莉萍,僅僅是伴隨播放的音樂對嘴型。蘆菲打聽得知,周莉萍29歲,是平昌縣文物局副局長。經平昌縣人民政府推廣,由周莉萍假唱的《江口水鄉》先後在全國四十多家新聞媒體和網站上傳播,最高點擊達24萬人次。

歌曲《水墨平昌》作曲者富大華出具的證明稱,蘆菲是歌曲《水墨平昌》的原唱、首唱。2014年5月13日,負責牽頭組織四川省第五屆鄉村文化旅遊節的平昌縣文化館,在與蘆菲簽訂的《協議書》上承認,在開幕式上盜用了蘆菲演唱的歌曲《江口水鄉》聲音,同時未經其授權便在平昌縣政府官方網站、平昌縣電視台等媒體上播放,在法律上,平昌縣文化館及相關單位侵犯了歌手蘆菲的名譽權。

經協調,蘆菲與平昌縣文化館達成一致協議,由文化館賠償15萬元。對於這一賠償協議,蘆菲認為,僅是對盜用《江口水鄉》歌曲原唱聲音做出賠償,並未涉及其他侵權行為所造成的損失。

2014年11月8日,她一紙訴狀將平昌縣人民政府和周莉萍列為共同被告推上法院被告席,要求包括著作權、表演權和名譽權在內的賠償共計500萬元,同時要求在侵權範圍內消除影響,恢復名譽,公開賠禮道歉。

對於蘆菲指控在歌曲《江口水鄉》中涉盜用歌聲一事,2015年7月8日,周莉萍告訴澎湃新聞,稱此事是「因工作上的失誤造成」。對於具體情況,她不願多說,表示會積極應訴。

平昌縣委宣傳部7月10日向澎湃新聞發來情況說明,稱平昌縣與《江口水鄉》詞曲作者簽有使用權協議,歌曲與歌手蘆菲無關;周莉萍在文化節上假唱,是因為工作人員誤將原唱帶當伴奏帶播放。

平昌縣政府官網2013年12月31日公佈的幹部任前公示信息顯示,時年27歲的周莉萍由縣文化館幹部,被擬提名為縣文物局副局長(試用期一年)。該縣組織部出具的文件顯示,2014年1月8日,周莉萍由縣文化館調縣文物局工作。蘆菲發現,其被盜用的歌曲(聲音是盧菲,演唱者署名周莉萍)視頻是在2013年1月11日19時40分上傳到網上的。也就是說,周莉萍是在涉嫌冒名頂替蘆菲成為平昌縣城市形象主題曲演唱者近一年後,從文化館幹部提拔為縣文物局副局長的。

去年10月22日,受理此案的四川省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將平昌縣文化館列為了共同被告,並組織原被告雙方進行了交換證據和質證。原被告雙方是否構成侵權?假唱行為是否成立?11月18日,正式開庭審理此案。

2016年3月25日,該院作出一審宣判。法院認為,本案中原告蘆菲既不是《江口水鄉》的詞曲作者,也不是改編、彙編該作品的作者,因此,不享有著作權和表演權,但蘆菲是《江口水鄉》歌曲小樣的演唱者,只享有表演者權,故本案應定性為侵害表演者權糾紛。

法院認為,被告平昌縣文化館與《江口水鄉》的詞、曲作者雖簽訂有《原創音樂作品使用授權協議》,享有永久使用和出版發行的權利,但使用了蘆菲演唱的《江口水鄉》歌曲小樣,侵犯了蘆菲應當享有的表明表演者身份的權利以及獲得報酬的權利。平昌縣文化館稱在開幕式表演中係誤播以及對歌曲小樣的使用是合理使用於法無據,對其抗辯主張,法院不予支持。由於平昌縣文化館與蘆菲已就侵權事宜達成了賠償協議,向其支付了15萬元賠償款,並在平昌縣人民政府網上發表聲明,表明了蘆菲原唱者身份,且在庭審中蘆菲當庭表示不再追究平昌縣文化館的責任,故平昌縣文化館不再承擔侵權責任。

法院認為,被告周莉萍在拍攝《江口水鄉》MTV時係平昌縣文化館的職工(後2014年1月8日由平昌縣文化館調入平昌縣文物局工作,目前為副局長),履行的是職務行為。法院還認為,四川省第五屆鄉村文化旅遊節開幕式雖然在平昌縣舉行,但開幕式中關於地方文藝展演部分是平昌縣文化館具體組織、策劃和實施,在演唱歌曲《江口水鄉》時,由周莉萍登台表演並署名,播放的卻是蘆菲演唱的歌曲小樣。歌曲小樣的持有者是平昌縣文化館,是播放伴奏還是歌曲小樣,不是周莉萍個人能決定的,且周莉萍未收取任何費用,故周莉萍實施的行為後果,應當由平昌縣文化館承擔。

對於另一被告平昌縣人民政府,法院認為,其作為四川省第五屆鄉村文化旅遊節開幕式的承辦單位之一,並不是文藝表演的具體組織、策劃和實施者,也無證據證實平昌縣人民政府在鄉旅節上授意或知道平昌縣文化館、周莉萍有侵犯蘆菲表演者權的行為。因此,要求平昌縣人民政府承擔侵權責任的主張,法院不予支持。

3月25日上午, 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駁回原告蘆菲的訴訟請求,並要求承擔案件受理費3300元。蘆菲不服,當庭表示上訴。

【對話蘆菲】

澎湃新聞:兩年來,你一直奔忙於維權路上,其間有哪些經歷?

蘆菲:為方便蒐集相關侵權證據,2014年8月,我與母親一道前往距平昌縣不遠的四川巴中市,租房打工。三室一廳的房子,三家人合租,我和母親同住一間屋。我先後在兩家餐館當服務員,每月工資兩千元。全部用於房租和母女倆生活。大部分時間,我和母親一起從網絡上蒐集侵權證據。母親有心臟病,我除了打工掙錢外,還要照顧她的生活。今年春節回了趟吉林老家,3月10日才回來。

澎湃新聞:法院受理案件後,你心情如何?

蘆菲:自巴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我的訴狀後,我就一直很期待盡快有一個結果。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我每隔一段時間就往法院跑,向法官打探案子進展。每一次,對方都說快了,結果等了一年多。

澎湃新聞:發現侵權後,你和平昌縣文化館簽訂了賠償協議書,為何還要起訴?

蘆菲:侵權的平昌縣人政府和周莉萍並沒有給我賠償,也沒有賠禮道歉,並且侵權行為仍在繼續,經交涉無果,只好起訴了。

澎湃新聞:法院宣判前,你對勝訴的把握有多大?

蘆菲:有朋友告訴我,這起官司中被告涉及政府部門,勝訴機率低,建議我們放棄。但我不這樣認為,交給法院的證據都證明侵權事實存在,我和代理律師都認為肯定是勝訴的。相信法院會給公正的判決,但沒想到,一審判決結果是駁回了我的訴訟請求。我感覺很委屈。

澎湃新聞:下一步,你怎麼辦?

蘆菲:我不服一審判決,當庭表示上訴。目前,正著手上訴準備工作。由於上訴法院為四川省高院,如有必要,我將去該院的所在地成都打工,繼續開始一邊打工一邊維權的生涯。我相信,二審法院會給我討回公道。(來源:澎湃新聞記者徐其勇發自四川巴中)

 

新浪音樂
http://goo.gl/Q8T3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