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in Category: 產業區

摩登天空一名前會計的工作感悟與吐槽

摩登天空一名前會計的工作感悟與吐槽

如今,參加音樂節在年輕人的休閒活動中已經很普遍了,大家去音樂節的目的也各不相同,有的就是衝著喜歡的樂隊去的,有的是家人和朋友度假的一種方式,有的是為了認識更多的朋友或者邂逅帥男靚女。100多元的門票大家也不覺得貴,因為可以在裡面玩耍一整天,還能看到現場演出。

音樂節參加的多了,大家自然有了一些比較,有人喜歡草莓,有人喜歡迷笛,有人更喜歡去海邊看音樂節,有的音樂節可以容納幾萬人,有的只能容納幾千人。規模大小,規格高低,藝人檔次……這些都是由主辦方的資金實力、公關能力、政府關係等等因素所決定的。

那麼,辦一場音樂節到底需要花費多少錢?這些錢都花在了什麼地方?其實這些裡面都是有學問的。

本人曾經在摩登是管錢的(會計),天天跟一個酷酷的老闆和一幫面目猙獰的同事在一起,邊算帳,邊跟他們一起玩,如今,我已經不在摩登了,還是想盤點盤點草莓音樂節每次在人員成本上需要花銷的專案。

要怎麼做政府公關?

左大爺,就是左小祖咒,2014年的時候非要在工體開演唱會,這倒沒問題,但讓幕後人員唯一頭髮疼的,就是要幫左大爺打通他和公安的關係。曾經,左大爺是一個走到哪裡屁股後面就跟一群公安的主兒。大家不要誤會,公安不是給他當保安的,是防止左大爺做出一些不好善後的行為藝術。左大爺要開演唱會,首先要打通公安這道關。

這些年在工體開演唱會已經成為獨立音樂人證明自己的音樂事業進入巔峰的標誌。記得謝天笑在工體辦演唱會的時候,微博通稿的標題是:《在工體開個唱的第五個搖滾音樂人》。

乍一看,覺得這文案真裝逼,您直接說在工體辦個唱的第一雷鬼搖滾人不得了?然而,鐵托們愛的就是在臺上砸琴的老謝。所以「第五人」,反倒是老謝憨實的真實縮影,證明老謝是伸出手指頭數過的,不是瞎掰。

滾圈裡這樣的「熊樂手」太多了,所以辦音樂節這種大型活動,安保報批、消防報批,都不是用多少錢能計量的。音樂節操盤手趙忱曾說過:「是用心換來的。多少年風雨無阻的和消防、公安打關係。逢年過節上下打點自不必說,隊長家裡有困難都當自己家的事去辦。」

藝人的出臺費有多高?

音樂節每場次最後演出的壓軸樂隊,都是草莓自己的簽約藝人。出場費在簽藝人合同的時候就談好了。

非草莓的藝人,有一大部分也都曾和沈黎暉有過簽約關係,價格都還算合理。再說了,不來草莓現場,都很少有和自家鐵托們見面的機會。

還有一部分是新晉樂隊,這種樂隊不差錢,只差一個舞臺。平日打理各自生意,上音樂節,出場費都有可能是自己倒貼,就是這麼熱愛音樂,讓人深刻領教「談藝術的時候別跟哥談錢」的那種真愛。

給志願者多少勞務費?

志願者都是各個大學自願報名參加的大學生或鐵托。不要錢、不要錢、不要錢!風吹日曬一整天,一日三餐就滿足。

問為啥搞搖滾的都有那麼點兒啷當,從我看到的角度,那是因為搖滾樂受眾是一群從內心裡已經達到共產主義的青年。

在一個努力pogo都沒有打起架、賣力死牆都沒有死過人、跳水以後還有人幫撿手機、在豆瓣開貼找失主的世界裡,搖滾音樂人怎麼可能對這個世界充滿警惕?沒什麼理由讓他們像朝九晚五趕地鐵的上班族那樣精明。雖然有不羈狂野的外表,卻是一群最不容易因為錢給的不夠就去仲裁的「法盲」。在這個看似混亂、無恥、慵懶不堪的群體裡,他們感受到的世界之美好遠遠大於這個世界實際的狡詐。

摩登員工能拿到多少工資?

摩登大門常打開,員工來去都自在。儘管早早的就有報導說,「沈黎暉是隱藏在大大鏡框後的奸商」,但是很多很多別的公司內部紛爭大多也都是執事人員引起的。

很多摩登員工今年離開公司,可能去一趟尼泊爾,後年又回摩登了。工資,老闆您看著給就成。

我總覺得那裡每一個人都對摩登愛的隱晦。

商務部有一個經常輸了賭注就在公司全裸的馬嶽,在他兩條肥花臂上眾多醜陋的紋身裡,有一個是草莓星球的LOGO,他也是唯一敢當眾調侃沈黎暉的員工。

運營部的臧可義大概是公司裡大腦運行記憶體最大的一個人,一次公司換新傢俱扔舊貨的時候,他獨自在角落裡對著一塊骨頭凝視了很久,原來這是有一次草莓音樂節後烤全牛慶功宴吃剩的牛頭骨。

摩登老而彌堅的閒散人士丁太升,倔強的在這個時代還堅持做最純粹的憤青,有時候會因為公司沒給加班費在大庭廣眾之下吹鬍子瞪眼,大多時候卻會在夜深人靜時加班夜撥,弄著尤克裡裡高歌,嗓音純美清亮。那一刻你就明白他為啥把各大競唱節目裡的歌手吐槽成狗,他有吐的資本。

藝人部的烏莉雅素當之無愧算是摩登一姐。曾經有一次被她大聲呵斥,但是那一刻我的內心卻是「愛上了這個霸道女總裁」。她桌子上擺著幾個獎盃,在百度詞條裡可以查到。這個表面看似嚴苛的女人,在我心裡卻是一個需要鼓勵的小女人。這就是為何她一直帶一隻泰迪去上班,除了萌,還希望被愛。

儘管面目有些猙獰,但是熱血都灑在這裡。見多了死人的沙場之士,不就是這樣?

老闆能拿多少紅利?

搖滾圈很多人第一次和他們打交道,都給人很不好相處的印象。這種生人勿進的氣質,將他們「為了革命事業一顆紅亮的心」深深掩埋。

然而,一個人能堅持一件事18年、19年、更多年,失敗再來,不行再來!那是怎樣的一種篤定?怎樣的一種耐得住繁華與寂寞?

或許,財經與音樂在這個時代發生著越來越曖昧的關係。那是因為這是一個大眾開始追求自我心理感受的時代。音樂,獨立音樂,最能表達大眾自己無法表達的內心,所以被追逐,進而被量化。

好多人說,沈黎暉你該理性,該好好抓管理。摩登除非揮發完這一股多年陳釀出來的厚重之愛,否則它還是那個用熱愛堆砌出來的朝聖之地,也許暫時喪失一些蠅頭小利,但是它會變成一面揮一揮手就能讓青年們從四面八方紛至遝來的旗幟。

這一份價值,無法估算。

一場草莓音樂節,是一群人,忘記了年華還會逝去這回事,用整個青春與很多等待才辦起來的。

本文來自摩登天空一位前員工

中國音樂財經網

http://www.chinambn.com/show-2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