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in Category: 產業區

中國:正在爆發的下一個電音市場

中國:正在爆發的下一個電音市場

◎電音作為一種新的音樂趨勢正在中國迅速升溫著。電子音樂在歐美已成為主流音樂的一種。據估算,僅北美市場,電子音樂的產值就已達到19億美元。而早在2014年,美國最大的12家電音現場的營收就達到了5.05億美元。在中國,電音尚處於起步階段,據估計,中國18-30歲的年輕人有3億,這意味著在中國如果將電音文化傳播開來,其潛在的粉絲群體是巨大的。

◎已經有越來越多中國青年加入到電子音樂的大潮中。2013年上海風暴電音節的觀眾僅1.6萬人,到2015年擴大到上海和深圳兩個城市,參加人數也猛增至7.5萬,今年還將進軍內地六大城市,迅速成長為目前中國乃至亞洲最大規模的戶外電子音樂節。同時,中國夜店和電音節的規模數量也在快速增長,並不斷向二三線城市延伸。據IMS音樂峰會估計,從2011年到2015年,中國內地的電音演出活動總承載力增長了3倍。上海連同伊比沙、洛杉磯和新加坡,已被公認為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四大電音聖地。

◎越來越多國外DJ選擇中國作為演出地,其中不乏像Tiësto、David Guetta和Skrillex這樣的國際大牌。許多中國歌手也開始與國外DJ合作,2014年DJ Avicii和王力宏合作推出全球第一首中文EDM《Lose Myself》;去年則換成DJ教父Tiësto和張靚穎的組合。而一些電視節目同樣搭上了電音的順風車,由IPCN引進的電音舞蹈綜藝《The Remix》也將於不久後登錄江蘇衛視。

◎發展中的中國電音產業當然也面臨許多問題。在中國,能做出好的電音作品的本土音樂人極少,很多DJ沒有受過系統的樂理訓練,而受過專業訓練的DJ面臨的是如何讓自己的作品符合中國樂迷口味的「本土化」創作困境。電音創作版權的灰色地帶是另一問題,DJ音樂人無法靠作品取得營收,作品若被盜用也難以合法維權。電音演出市場也存在著如管理製作、藝人邀約等方面的問題,很多人想玩進入,但沒有主辦演唱會和音樂節的經驗,也不懂批文和對大眾媒體推廣。雖然許多歐美主辦方想進入中國,但中國的電音演出市場讓他們感覺「霧裡看花」。因此,建立一個專業的演出市場是電音產業發展亟待解決的問題。

詳細全文:

十幾年前,電音在中國還是遍布大街小巷的迪廳、迪廳裡聽著迪斯科跳著霹靂舞的青年男女......十幾年後,中國的電音愛好者們已經在夜店club和電音節找到了新的聚集地。

說起風暴音樂節,很多人也許還很陌生,但在中國的電音迷們眼中,它儼然已經成為每年不可不去的一場音樂朝聖。這個立足於中國本土的年輕電音節僅在三年時間內便聚集了大量擁躉,迅速成長為目前中國乃至亞洲最大規模的戶外電子音樂節。不久前的4月6日,風暴音樂節宣布將在今年進軍內地六大城市,繼續擴展它的音樂版圖。

這是一場名為《THE IMPACT耀世》的新聞發布會,舉辦地上海MYST酒吧曾被著名的電音雜誌DJ Mag列入2015年「全球百大俱樂部」。上海和深圳是去年第三屆風暴電音節的舉辦地,而僅僅是這兩個城市就吸引了大約7.5萬人到場。上海連同伊比沙、洛杉磯和新加坡,已被公認為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四大電音聖地。

電音正作為一種新的音樂趨勢,在中國迅速升溫著。

去年曾入圍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金熊獎的德國電影《維多利亞》,以一首DJ Koze的Deep House電音開場,向觀眾展示了世界電子音樂之都柏林的夜店生態。電音配合影片一鏡到底的獨特拍攝手法,讓觀眾大呼「三天走不出電影情緒」。

發源於20世紀初歐洲的電子音樂,在歐美已成為主流音樂的一種。正如《維多利亞》所展現的那樣,在電音中浸淫已久的國外青年,club文化早已成為他們不可或缺的一種生活方式。據估算,僅北美市場,電子音樂的產值就已達到19億美元。而早在2014年,美國最大的12家電音現場的營收就達到了5.05億美元。

在中國,電音尚處於起步階段,而巨大的人口紅利已使它成為中國音樂產業中越來越不可忽視的一環。據估計,中國18-30歲的年輕人有3億,接近美國的全國總人口數。這意味著在中國,如果將電音文化傳播開來,其潛在的粉絲群體是巨大的。電音市場在中國無疑具有相當大的潛力。

事實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中國青年加入到了電子音樂的大潮中。以風暴電音節為例,2013年時,上海風暴電音節的觀眾規模僅為1.6萬人左右,而經過兩年的發展,2015年該電音節不僅擴大到兩個城市,參加人數也猛增至7.5萬。而本土DJ也在快速成長,譬如以Dead J為樂迷熟知的中國老牌DJ音樂人邵彥棚曾在去年簽約德國的著名電音廠牌Tresor Records,並發表了Techno EP《Doppler Shift Pt.1 》;另一位活躍在電音圈的音樂人DJ Wordy也曾獲得2005-2007年的世界DMC中國冠軍,並被多次邀請在全球範圍內進行巡演。與此同時,中國夜店club和電音節的規模數量也在快速增長,並不斷向二三線城市延伸。據IMS音樂峰會估計,從2011年到2015年,中國內地的電音演出活動總承載力增長了3倍。

此外,越來越多的國外DJ選擇將中國作為他們新的演出地,這其中還不乏像Tiësto、David Guetta和Skrillex這樣的國際大牌。許多中國歌手也開始尋找國外DJ合作製作電音作品。而一些電視節目同樣搭上了電音的順風車,由IPCN引進的電音舞蹈綜藝《The Remix》也將於不久後登錄江蘇衛視。電子音樂在中國的前途可謂一片大好。

電音正吸引著越來越多的音樂創業者們。風暴電音節主辦方A2LiVE的CEO周鉑弘(Eric Zho)便是其中之一,在談及中國的電音趨勢時,他說:「電子音樂的趨勢在國際上已經非常大了......在中國,你要聽歐美音樂的話,其實都會聽到電音,雖然都不知道是電音,但帶著電音元素的歌火遍全球,達到了主流。在主流音樂的情況下,這種音樂文化遲早會進中國。」

對於這些創業者來說,現階段的主要工作是為電音在中國的發展鋪路,用周鉑弘的話說,就是「把『派』做大」。而這也是為什麼許多電音演出和活動願意花大價錢請國外大牌DJ來中國演出的原因——雖然面對高昂的出場費,許多主辦方無法快速回收成本,但這一切對培育中國的電音市場都是值得的。一方面,對於很多以國外DJ為偶像的中國電音愛好者來說,這種做法十分有利於電音在中國的傳播,進而增強電音的影響力;另一方面,主辦方也能夠向國外成熟的電音產業模式汲取大量經驗,這些對於電音在中國的發展來說都是非常有好處的。

與邀請國外DJ來華演出相似,促使中國大牌歌手和大牌DJ藝人合作也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電音的傳播。2014年,風暴電音節請來了百大DJ Avicii和王力宏合作,推出了全球第一首中文EDM《Lose Myself》;而在去年,則換成了DJ教父Tiësto和張靚穎的組合。這種方式有助於將電音推向中國的主流音樂市場,但同時也引起了一些資深電音樂迷的爭議,對此周鉑弘認為,站在培育市場的角度來說,這是非常必要的,他希望「用這種方式可以慢慢影響行業」。而國內一支專注於做流行電子的電音樂團耀樂團也認為,「用一種比較市場化的思路去考慮這個問題......電子音樂的機會慢慢地也越來越多。」

宋洋是國內另一位電音行業的創業者,年初時他創辦的麥愛文化剛獲得了微影資本的千萬元Pre-A融資。去年年底,麥愛和一家歐洲電音廠牌SAIFAM達成了大中華區的獨家版權及戰略合作協議。對於宋洋來說,這一合作是非常有價值的。SAIFAM擁有歐洲最大的電音曲庫,十萬多首電音作品幾乎見證了電音在歐洲的發展歷程,這意味著中國的樂迷將能夠更便捷而全面地了解電音。宋洋說,「我們現在承擔的是整個電音文化在中國的學習成本,尤其是普通民眾的學習成本。我希望我們這個廠牌裡帶來的歌曲是有階梯、有底蘊、有台階的。」此外,在政策的扶持下,麥愛還於去年底在廈門建立了中國第一個電音文化基地。無疑,這些都將促進電音文化在中國的傳播。

對於尚處於起步階段、發展尚不成熟的中國電音產業來說,其面臨的問題幾乎和它面臨的機遇一樣多。

中國到底有沒有好的電音?這首先是擺在眾多音樂人面前的一個大問題。在中國,能夠做出好的電音作品的本土音樂人可謂是鳳毛麟角。很多所謂的DJ,其實大多沒有受過系統的樂理訓練,而許多既成的電音編輯軟件又使得電音製作的門檻看起來非常低,於是結果便是誕生了大量粗製濫造的「夜店金曲」。而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缺乏一個好的電音文化環境。由此可見,拿好的電音作品來培育市場是多麼必要。

而對於受過專業訓練的DJ音樂人來說,他們同樣面臨著「本土化」的創作困境。耀樂團在談到自己的創作時坦言,「做舞曲音樂從歌詞的角度上來說你是沒有範本可尋的,當你去歐美流行歌曲裡吸收營養的時候,你在舞曲的歌詞裡面看不到內容......但是你又需要讓別人看懂,一是在公共媒體上能互動,二是讓別人聽起來覺得特別。」如何才能讓自己的作品符合中國樂迷的口味?這也是電音能否在中國擴大市場的關鍵問題。

電子音樂在美國得以流行,免費傳播功不可沒,但在中國,「免費」可能並不是一個傳播電音的好的選擇。免費固然對快速傳播電音文化有好處,但卻並不能形成產業的良性循環(尤其是在中國這樣一個創作環境)。雖然在去年,中國的音樂版權問題得到了一次大矯正,但對於電音來說,版權問題依然存在。實際上,在很多大型音樂平台,很多DJ音樂人是無法搜到的。這也形成了電音創作的灰色地帶,許多優秀的DJ音樂人不僅無法靠自己的作品取得營收,而且一旦作品被盜用也難以合法維權。

除了電音創作,電音演出市場也存在著諸如管理製作、藝人邀約等等方面的問題。周鉑弘說,「太多人想玩這個遊戲,但是沒有主辦演唱會和音樂節的經驗,不懂對批文、電音文化和大眾媒體推廣......(還有的人)玩一兩次玩不下去了,因為執行工作實在是龐大不能再龐大。」此外,雖然許多歐美主辦方希望能夠進入中國,但中國的電音演出市場讓他們感覺像是「霧裡看花」。由於經驗不足,加之版權不透明、運作不正規,這些歐美公司對於內地會產生很多顧慮。因此,建立一個專業的演出市場是電音產業發展亟待解決的問題。

一個世紀前,意大利鋼琴家及作曲家費盧西奧.布索尼在聽到三極真空管發出的美妙樂音時,發出了這樣的感嘆:「這孩子漂浮在空中!並非以腳接觸地面,不知道萬有引力定律,近乎無形。其材質透明,是能發出聲響的空氣,幾乎就是大自然本身。它是——自由的!」電音從誕生之初便帶有一種「未來之聲」的前衛性,而如今,這個「漂浮在空中的孩子」正在受到越來越多中國青年的喜愛。電音雖然在中國還面臨著許多問題,但作為一種新的趨勢,我們有理由相信屬於電音的時代不久就會到來。

 

新音樂產業觀察
http://www.re-chord.net/shot/news/1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