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說唱》又來了, 這次「說唱」real了嗎?

  • 流覽次數:: 15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中國新說唱》又來了, 這次「說唱」real了嗎?

      201907/0402:25

    ◎2017年,中國首檔聚焦說唱文化的音樂節目《中國有嘻哈》橫空出世,把那群只在地下玩說唱的rapper和說唱文化帶到了地上。real、diss、beef等說唱文化迅速刷新大眾認知,「freestyle」一夜出圈,冠軍GAI出EP拍電影上綜藝,歐陽靖和艾福杰尼從選手變成選秀節目導師,VAVA還在全球華語金曲獎上玩起「拒領」。說唱歌手紛紛走進各大音樂節、Live House、音樂綜藝,還走進人們的歌單。

    ◎2019年的夏季網綜市場可以用「唱(《樂隊的夏天》),跳(《這!就是街舞》S2),rap(《中國新說唱》S2)」來概括,他們都把鏡頭對準小眾圈層的的青年文化,在網綜市場,大部分玩家都在絞盡腦汁地爭奪年輕人的注意力。處於邊緣狀態的說唱、街舞、搖滾樂等青年文化,此前並沒有被消費大眾文化的綜藝市場關注到。2017年《中國有嘻哈》率先在中國對說唱文化進行嘗試,隨著節目熱度攀升,《中國有嘻哈》變成廣告商們的必爭之地,讓《中國有嘻哈》不但賺回兩億成本,還創下網綜第一季的最高銷售紀錄。隨後優酷《這!就是街舞》第一季招商近6億,第二季豆瓣評分高達9.4;愛奇藝《樂隊的夏天》口碑持續走高,豆瓣評分從7.2直線升至8.1;本週騰訊視頻關注滑板運動的競技真人秀《極限青春》將上線,小眾圈層的青年文化綜藝開始成為了一種「綜藝模式正確」。

    ◎這些小眾圈層綜藝第一年的「大爆」,在於題材的新奇,選手和作品的優質及青年文化內核的宣揚。當它們也步入「綜N代」時,曾經的小眾文化變得流行,曾經新穎的賽制也變成「玩剩下的」,節目組只能變出更多花樣,既保持對小圈層文化的尊重,又滿足大眾越來越高的期待。節目與圈層不能簡單地彼此「消費」,而需彼此賦能,只有推動整個產業的規模化發展,讓脫穎而出的選手有職業化的上昇路徑,讓產業鏈上下游都能持續爆發商業價值,原本小眾的青年文化才有機會找到生存的空間。

    詳細全文:

    5月9號,《中國新說唱》總導演「胖虎」(車澈暱稱)在微博上發了一封檢討信。在信中,他用半檢討半炫耀的方式,細數了2018年《中國新說唱》第一季的幾大罪狀。這不禁讓人回想起,兩年前那個被說唱燃燒的夏天。

    2017年,國內首檔聚焦說唱文化的音樂節目《中國有嘻哈》橫空出世,把那群只在地下玩說唱的rapper和說唱文化帶到了地上。real、diss、beef等說唱文化迅速刷新大眾認知。「freestyle」一夜出圈,冠軍GAI(周延)出EP拍電影上綜藝,歐陽靖和艾福杰尼從選手變成了選秀節目導師,VAVA(毛衍七)還在全球華語金曲獎上玩起了「拒領」。說唱歌手紛紛走進各大音樂節,Live House,音樂綜藝,還走進了人們的歌單。突然之間,每個熱愛音樂的人都有了自己喜歡的說唱歌手。

    「說唱」火的猝不及防,但勁頭正盛時,問題也隨之而來。2018年,《中國有嘻哈》以《中國新說唱》的姿態回歸後,正像檢討信中說的「膽子小」,只把說唱變成了一種音樂形式,卻把最酷的「說唱靈魂」給搞弱了。豆瓣網友說Bean這樣評價《中國新說唱》:「感覺變成名校有嘻哈,你和我互誇,love peace沒有diss,今天也是元氣滿滿的說唱。」到了2019年,「胖虎」立下了一個新的FLAG:2019年,《新說唱》將回到一個real選秀節目該有的樣子。這一次,要還原最正最swag的說唱音樂和青年文化。6月14日,《中國新說唱》2019(以下簡稱「《新說唱》2019」)就在「突然官宣」的情況下開播了。僅從第一集來看,走到第三年的說唱綜藝,真的把說唱文化的「real」帶回來了嗎?

    節目第一集,Diss和Diss back回來了。《新說唱》2019恢復了《中國有嘻哈》體育館海選的環節。在熱狗和張震嶽海選時,已經拿到鍊子的孫旭反覆要求,再給OG(老炮)孫驍和霧都一次機會。台下的選手黃旭卻十分看不慣,直接對著孫旭嗆到「孫旭你該把你的(鍊子)讓出來」「我覺得你沒有他們說得好」。孫旭不服,一下子懟了回來「我覺得你也不太硬」。「黃旭VS孫旭」這「二旭之戰」似乎還原了兩年前《中國有嘻哈》第一集裡的火藥味,讓許多吃瓜群眾再次興奮起來。「他們是自然發生的,剛好記錄下來了,沒有別的考量。」《中國新說唱》2019總監製、總製片人陳偉認為,衝突只要是基於比賽本身的競爭,而不是人身攻擊的話,就應該被真人秀還原。

    那麼,「還原衝突」是否就是《新說唱》2019 keep real的方式呢?陳偉卻給出了否定答案。他提到,《新說唱》2019的「real」在於還原這個節目本該呈現出的特別年輕,特別張揚,特別有態度的一種年輕的方式,而不是單純的吵架。「如果要是吵架的話,菜市場裡面全是real。」陳偉說。走到第三年的《新說唱》,不想再用一種文化的調性去人為干預今年的節目是「peace」還是「diss」。真實的,參差多態的說唱文化,才是節目組今年所定義的「real」。「這個文化本身的元素都已經表達出來了,real、peace&love、respect,可能今年還有punchline(點睛之筆)。」說到這,陳偉和車澈這對奮戰「說唱」三年的老搭檔一起笑了。

    除了選手之外,今年明星製作人的「人設」也變了。往年嚴厲地糾結選手「沒有freestyle」的吳亦凡,在海選中卻突然變溫柔了。選手鵝包緊張忘詞,吳亦凡一邊微笑地安慰選手「沒關係沒關係」,還又給了他一次機會。可惜的是鵝包第二次表演再次忘詞,面對這種嚴重失誤,吳亦凡直接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並連聲感謝他的表演。《中國新說唱》2019總導演車澈覺得,吳亦凡的溫柔其實代表著他的內心更堅定了。

    把「freestyle」、「skr」帶出圈的吳亦凡,是四位明星製作人中最有流量的那個,也是爭議最大的那個。經歷了網絡暴力和鬼畜視頻的洗禮後,他帶著自嘲的音樂作品《大碗寬麵》再次回到了《新說唱》的舞台。「其實(變化)一部分源自於創作,一部分是生活,一部分是成長。」吳亦凡在接受採訪時說,他的轉變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他在今年的選人上依舊會比較嚴格,但唯一改變的是會注重多樣性。「比起單純的技巧和flow的難度,我會多注重一些新的點,包括一些不一樣的風格,如何能夠讓說唱音樂被更多人喜歡,說唱音樂裡更多的表現形式,希望多找到一些衡量有新意更有創意更多元化的選手。」至於為什麼「變溫柔」,吳亦凡的解釋是,其實他一直是一個內心溫柔的人。

    作為一檔劇情式選秀綜藝,《新說唱》2019突然玩起了「劇透」。節目還沒開播,一組「新說唱rapper實力排名表」就在網上傳開,並據說是《新說唱》2019每一輪的選手淘汰表。沒想到節目組不但沒有譴責這種行為,還加入了劇透大軍。新浪微博上,被稱為新說唱民間兒子的@新說唱快樂源泉便專門負責「劇透」,目標則是超過某劇透bot。這是個什麼「操作」?

    面對這個問題,陳偉微微一笑,「這其實就是《中國新說唱》2019的整個的市場推廣過程。」陳偉認為,綜藝節目的「劇透」好像大禹治水,堵是堵不住的。既然用戶有劇透的需求,他們要做的則是在滿足用戶心理的基礎上,去讓劇透為節目進行正向服務。在體育館海選環節,節目組並沒有禁止選手帶手機,讓選手自己拍的圖片、視頻素材在網絡上滿天飛。「我們要提高節目的完整性和強粘性。當你看完那些短視頻的分享,劇透之後,你仍然還是很想知道,在節目正片裡邊,它會呈現出一個什麼樣的樣子?」陳偉覺得,這就是劇情式真人秀的魅力。

    車澈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解釋,劇情式真人秀就好像一部電視劇中很多人物之間恩怨情仇的故事。而真人秀節目將以比賽為載體,去突出選手和製作人之間如電視劇般起承轉合的故事,並通過剪輯和後期以電視劇的方式呈現。2017年《中國有嘻哈》在國內首次使用了這種模式,極大地提高了綜藝的可看性。隨後,《熱血街舞團》、《機器人爭霸》、《青春有你》等網綜紛紛效仿,把劇情變成網綜標配。陳偉把做劇情式綜藝比為做菜,而劇透的內容就像食材,全中國的廚子都可以去買。但他們拼的則是做菜的手藝,觀眾想消費的也是做菜的手藝。

    第一集中鄧紫棋的鏡頭少,「回鍋肉」選手多,同樣也是「劇情」的安排。在《中國新說唱》發布會上,一張「胖虎」和「大雄」嗑瓜子的照片被放出來,用來形容陳偉和車澈「審片」的過程。在這次審片後,陳偉和車澈臨時決定,把鄧紫棋的部分從第一集中去掉。「這裡面的邏輯是,如果為了去全面表現製作人,把海選的兩個半集合成一集,它的敘事是不對的。面面俱到就等於什麼都沒交代好。」今年臨時被通知與潘瑋柏拆開,獨立組隊的鄧紫棋,就是這部「電視劇」中的女主角。在第一集的結尾她似乎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和《射雕英雄傳》中的黃蓉一樣,節目希望通過層層鋪墊,讓這位女主角的「真容」被一點一點地揭開。在選手方面,陳偉透露,其實那些老OG、「回鍋肉」選手,只佔1200名海選選手人數的十分之一,「寶藏新人」則更多。他還想把一些「寶藏」藏一藏,讓他們在第三、四集中露面。

    但「劇情」也不能一直加。針對不同題材的綜藝,劇情的量需要放到多少,才能達到節目效果的balance?以《中國新說唱》和《熱血街舞團》兩檔節目為例,車澈覺得,對比起說唱,觀眾能更容易看出來街舞誰跳的好,誰跳的不好。所以,《熱血街舞團》的支線劇情應該相對減少,盡可能地去還原街舞運動本身的精彩。而到了說唱這裡,除了看選手「說的快不快,忘不忘詞」,觀眾對於選手的具體實力是無法把握的。這個時候,真人秀節目應該通過恰當地設置劇情,用人物進行烘託對比,來製造綜藝效果。「(《新說唱》選手)爆音某種程度上符合選秀的正確,『我不知道你--我知道你原來這麼厲害』就是選秀的正確,而劇情可以烘托這個東西。沒有小鴨哥,你會覺得爆音那麼厲害嗎?」車澈說。

    2019年的夏季網綜市場,可以用「唱(《樂隊的夏天》),跳(《這!就是街舞》S2),rap(《中國新說唱》S2)」來概括。無一例外,他們都把鏡頭對準了小眾圈層的的青年文化。青年文化承載了年輕群體的邊緣性、顛覆性和批判性,二次元、嘻哈文化、搖滾樂等形式都是青年文化的表現形式。在網綜市場,大部分玩家都在絞盡腦汁地爭奪年輕人的注意力。誰更能get到年輕人的喜好,和年輕人玩在一起,誰就能在年輕態的網綜市場贏上一局。

    處於邊緣狀態的說唱、街舞、搖滾樂等青年文化,此前並沒有被消費大眾文化的綜藝市場所關注到。2017年,《中國有嘻哈》率先在國內對說唱文化進行了嘗試。愛奇藝為這檔在當時看來過於小眾的節目,投資了2個多億,並動用所有頭部站內資源,把《中國有嘻哈》推到了「超級網綜」的位置。他們看中的就是嘻哈文化在年輕人中的影響力,希望能藉此打造出一個爆款出來。但由於題材過於小眾,《中國有嘻哈》在第一集錄製時甚至連贊助都沒有。隨著節目的熱度攀升,《中國有嘻哈》開始變成了廣告商們的必爭之地。農夫山泉以1.2億拿下節目冠名,Absolut、伏特加、QQ音樂、小米科技等贊助合作商隨後跟進,讓《中國有嘻哈》不但賺回了兩億成本,還創下了網綜第一季的最高銷售紀錄。

    隨後優酷《這!就是街舞》第一季招商近6億,第二季豆瓣評分高達9.4;愛奇藝《樂隊的夏天》口碑持續走高,豆瓣評分從7.2直線升至8.1;本週騰訊視頻關注滑板運動的競技真人秀《極限青春》即將上線,小眾圈層的青年文化綜藝開始成為了一種「綜藝模式正確」。然而這些完成了「從0分到90分」的綜藝,想要從90分再往上走,卻並不簡單。這些小眾圈層綜藝第一年的「大爆」,在於題材的新奇,選手和作品的優質以及青年文化內核的宣揚。在口味越來越多元的青年受眾中,能有這麼一檔綜藝理解他們的想法,傳達他們的精神,並通過節目設置把圈層文化「燃出圈」,實在是無法讓他們不為之躁動,做節目宣傳的「自來水」。

    當它們也步入「綜N代」時,曾經的小眾文化開始變得流行,曾經新穎的賽制也變成了「玩剩下的」。節目組只能「變出更多花樣」,既保持對小圈層文化的尊重,又滿足大眾越來越高的期待。不過,很多被綜藝「一夜帶火」的圈層,還並沒有形成完整和成熟的產業鏈,持續為綜藝供給大量的優質新選手。所以,「回鍋肉」選手順勢佔據了綜藝市場的主力軍,多少會有「前淘汰選手挑大樑」的質疑,造成選手整體實力下降的觀感。節目與圈層不能簡單地彼此「消費」,而需彼此賦能。只有推動整個產業的規模化發展,讓脫穎而出的選手有職業化的上昇路徑,讓產業鏈上下游都能持續爆發出商業價值,原本小眾的青年文化才有機會找到生存的空間。

     

    36氪

    https://36kr.com/p/5216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