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樂之城》這麼努力,為什麼收視還是失敗了?

  • 流覽次數:: 135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幻樂之城》這麼努力,為什麼收視還是失敗了?

      201808/2216:52

    ◎王菲、竇靖童、李嫣母女三人在舞台上溫暖相擁,這在公眾平台難得一見的場景出現在8月10日《幻樂之城》節目中。《幻樂之城》7月20日首播,被討論幾個月的「中國電視新物種」終於拉開帷幕;王菲20多年來從未以此種角色參加過任何綜藝節目,此次答應參加是破天荒頭一回。除了王菲,能決定《幻樂之城》成敗的還有幾個名字,比如洪濤。洪濤離開湖南衛視的傳言止於《幻樂之城》的定檔,在不少曾經的同事紛紛離職取得不錯成績,《歌手》也在各大網綜衝擊下日漸式微,《幻樂之城》顯然是洪濤又一次搏擊。除了洪濤擔任監製,執導過多屆跨年演唱會的安德勝為導演,6季《歌手》及王菲《幻樂一場》演唱會音樂總監梁翹柏為節目音樂總監,加上當家主持何炅,湖南衛視對節目的重視可見一斑。

    ◎隨著網生內容強勢崛起,人才外流成為近兩年湖南衛視面臨的挑戰之一。2017年初,湖南衛視成立新的研發中心,推出原創節目開發和製作的「飆計劃」,成立半年多已成功孵化出《聲臨其境》,而《幻樂之城》顯然也是該項計劃今年的核心。這檔節目能否成為阻擊網綜勢力、留住人才的重要砝碼,對洪濤和湖南衛視來說都格外關鍵。這也是為什麼湖南衛視願意一擲千金邀請王菲的根本原因。

    ◎王菲為節目帶來巨大流量但也「侵蝕」著節目本身的關注度。根據百度指數,除了首期節目熱度高於王菲之外,之後幾期的熱度幾乎與王菲持平,顯然有相當一部分觀眾並不在乎節目只關注王菲,王菲對節目的「雙刃劍」作用正愈發明顯。擁有王菲這樣的「大流量嘉賓」,節目也難免不自覺地進入依賴王菲的影響力甚至「過度消費」王菲的趨勢中。節目已播出4期,根據CSM52城收視數據,《幻樂之城》的關注度正在直線下降,收視率從未破1,除了與浙江衛視《中國好聲音》有明顯差距外,甚至不及湖南衛視10點檔的《中餐廳2》,這樣的成績顯然無法與3億元的投資成本及湖南衛視的高期待對應。

    ◎號稱「中國電視新物種」卻費力不討好,主要還是節目本身的問題。觀眾能投入隨著嘉賓演出產生緊張刺激感是該節目成功的關鍵,《幻樂之城》難度雖高,不過由於非競賽型節目,觀眾不會對技術難度帶來的失誤率極高的演出有什麼擔心,節目張力及話題度大打折扣。電視綜藝節目還是要面臨不同藝術形式在傳播介質上難共存的問題,無法感受《幻樂之城》打造的空間立體感是觀眾體驗感不足的根本原因,感官上的體驗不足,勢必會影響觀眾對演出內容本身的感知程度。

    詳細全文:

    王菲、竇靖童、李嫣母女三人在舞台上溫暖相擁,這樣在公眾平台難得一見的場景,出現在了8月10日《幻樂之城》的節目中。在女兒竇靖童與導演麥子合作的作品《幻月》結束的那一瞬間,王菲甚至激動的幾近落淚,連連讚許「太牛了!」並在舞台上毫不顧忌地表示,這是節目迄今為止最點題的一個。看到在綜藝節目中如此隨性的王菲,竇靖童也一本正經地表示自己從未見過。

    事實上,這並非三人第一次在公開場合同台,去年9月在嫣然基金(2006年由李亞鵬和王菲發起的專項公益基金)的晚宴上,母女三人就曾集體亮相,甚至一同在舞池裡尬舞,宴會間隙竇靖童還曾為妹妹的書法作品拍賣站台。但在這之前,王菲與竇靖童同時出現在面向更廣泛大眾層面的舞台上,還要追溯到2016年王菲在上海的《幻樂一場》演唱會。演出當天,竇靖童和姑姑竇穎一起擔任王菲的和聲,在王菲演唱《你快樂所以我快樂》時,大屏幕出現了竇靖童伴唱的鏡頭,母女同框,畫面十分溫馨。

    在一檔綜藝節目中看到王菲母女二人同框,在很多人看來都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畢竟出道20多年,王菲從未在內地以此種角色參加過任何綜藝節目,此次能夠答應參加錄製還是破天荒的頭一回。據坊間傳聞,此次節目最終能請來王菲,還要多虧了趙薇的牽線搭橋。另外,雖然官方已經否認了王菲3億元的天價出場費(據悉3億元為節目總製作費)。但據多家媒體報導,《幻樂之城》邀請到王菲的費用接近9位數(多數媒體報導為8000萬元)。無論該消息是否屬實,王菲將藝人的綜藝出場費再次拉升到一個新高度幾乎沒有什麼懸念。

    7月20日《幻樂之城》首播,被討論了幾個月的「中國電視新物種」終於在王菲的一曲《夢中人》中拉開了帷幕。然而,在了解了王菲在節目中「體驗官」的角色後,不少網友都驚嘆,花了如此天價請來的天后,竟然讓她每集都坐在沙發上當觀眾,「節目組真是暴殄天物!」除了王菲,能夠決定《幻樂之城》成敗的還有幾個關鍵的名字,比如:洪濤。截至發稿前,《幻樂之城》已經播出了4期,相比在《歌手》中的經典形象,洪濤此次並未直接出現在節目中,選擇留守湖南衛視的他目前的角色已經轉型在幕後。

    2018年1月12日,一件黑色衛衣搭一條深色牛仔褲,率先接過《歌手》第二季舞台麥克風的不是哪一位歌手,而是節目總監製洪濤。他對現場觀眾做了一個深深的鞠躬示意後隨即哽咽。3個月後節目結束時,看著《歌手》開播六年的混剪紀錄片,洪濤再次在現場潸然淚下。一時間關於洪濤離職湖南衛視及未來將何去何從的話題開始被廣泛討論。此前,據《南周影視》的報導,洪濤在第二季《歌手》結束後已經向湖南衛視遞交了辭職申請並被批准。在網綜衝擊、歌手資源難尋,收視率持續走跌以及相關政策不停施壓的大背景下,相對寬鬆的網綜平台對洪濤來說自然具備相當的誘惑。而且在各大視頻平台都在砸重金打造下一檔現象級節目的市場環境下,像洪濤這樣的「綜藝老炮」自然是各大巨頭競相邀請的對象。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9月在湖南衛視的人事調整中,作為《歌手》、《百變大咖秀》、《快樂男聲》的總導演、湖南廣播電視台衛視頻道節目製作中心主任的洪濤已經被解聘,轉任湖南廣播電視台衛視頻道總監助理。原本擔任人力資源部副主任的黃宏彥接替了洪濤原本的職務。「明昇暗降」這是業內對於此次人事變動的普遍看法。正因為此,洪濤便首次缺席了在今年1月17日的《歌手》第二季的開播發布會,取而代之的是湖南衛視黨委委員、衛視副總監宋點。相比在一個「虛職」上堅守,對於洪濤來說,在這個時間節點離開似乎更為合理。

    不過,洪濤在湖南衛視的故事顯然還沒有結束。4月4日,洪濤在微博上表示「初心永記!擼起袖子加油幹!」此條信息定位在了長沙湖南廣播影視集團,疑似在回應種種離職傳聞,洪濤離開湖南衛視的傳言也最終止於《幻樂之城》的定檔。雖然洪濤選擇繼續堅守的具體原因目前不得而知,不過在不少曾經的同事紛紛離職取得不錯成績後,在《歌手》經歷綜N代,並逐漸在各大網綜的衝擊下日漸式微後,《幻樂之城》顯然是洪濤證明「堅守意義」的又一次搏擊。當然,該節目對於洪濤是如此,對於整個湖南衛視來說也同樣如此。

    4月27日湖南衛視舉行創研大會,除了公佈洪濤擔任節目監製外,還宣布執導過多屆跨年演唱會的安德勝為節目導演,6季《歌手》及王菲《幻樂一場》演唱會音樂總監梁翹柏將擔任節目音樂總監,加上總監製洪濤及湖南衛視當家主持何炅,整個團隊不可謂不豪華,湖南衛視對節目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而就在媒體紛紛爆出王菲有望首度亮相《幻樂之城》的時候,作為《歌手》曾經的主創核心,都艷創立的七維動力,作為據傳投資6億打造的超級網綜《創造101》的研發製作方,正掀起又一波偶像熱潮。彼時由愛奇藝打造的《偶像練習生》也已經在年初拉開了今年網綜勢力的大幕。而在這檔節目後,當前的《幻樂之城》還要與備受年輕人喜愛的《中國新說唱》、《明日之子2》、《潮音戰紀》等節目相競爭。

    而且,隨著網生內容的強勢崛起,人才外流也成為了近兩年湖南衛視面臨的挑戰之一,從被行業稱為「綜藝教母」的龍丹妮到原《爸爸去哪兒》等節目的總導演,湖南衛視製片人謝滌葵,再到湖南廣電副台長、芒果TV董事長聶玫等等。面對人才的紛紛出走,湖南衛視急需搭建新的人才體系。2017年初,湖南衛視成立了新的研發中心,為了打造爆款,推出了原創節目開發和製作的「飆計劃」,成立半年多,已經成功孵化出了《聲臨其境》,而《幻樂之城》顯然也是該項計劃在今年的核心。此外,今年5月,湖南衛視還召開工作室會議,對包括王琴工作室、沈欣工作室、劉建立工作室、陳歆宇工作室、徐晴工作室、劉偉工作室、王恬工作室在內的7個工作室進行了授牌。據湖南衛視節目製作中心主任黃宏彥介紹,被授牌的7個工作室佔湖南衛視26個節目團隊中36.2%的導演人數,完成了湖南衛視60%的自辦節目,主創節目品質和效果優勢明顯。湖南衛視總監丁誠也表示,此次成立的7個工作室事實上已經成為湖南衛視的領頭羊,7位製作人已經站到了湖南衛視的C位。而洪濤、梁翹柏以及安德勝要做的就是要將《幻樂之城》推到湖南衛視的C位。

    面對來勢洶洶的網綜,這檔節目能否成為繼《歌手》後湖南衛視的下一個爆款,成為阻擊網綜勢力、留住核心人才的重要砝碼,對於洪濤和湖南衛視來說都格外關鍵。這也就是為什麼湖南願意一擲千金邀請王菲的根本原因。哪怕最後節目不能成為爆款,也需要依靠王菲守住節目流量的「最後一道防線」。

    凡事有利則有弊。王菲為節目帶來巨大流量的同時,也正「侵蝕」著節目本身的關注度。根據百度指數的數據顯示,除了首期節目《幻樂之城》的熱度高於王菲之外,之後幾期的熱度幾乎與王菲持平,反觀無論是《中國好聲音》還是《明日之子》,在節目當天及第二天,各期節目的熱度均高於幾位節目導師或製作人。不可否認的是,有相當一部分觀眾並不在乎節目,王菲才是他們關注的焦點。對於節目來說,王菲「雙刃劍」的作用正愈發明顯。

    擁有王菲這樣級別的「大流量嘉賓」,節目難免不自覺地會進入依賴王菲的影響力,甚至「過度消費」王菲的趨勢中。除了何炅每次開場都要cue到王菲,節目還安排王菲每一期邀請一位她的朋友作為節目的「幻樂好友」。而在上一期,節目現場甚至還挑選查看了一位與王菲同名觀眾的心情曲線。當然,最備受關注的無疑是在竇靖童的表演完成後,作為觀眾的李嫣也被請到了舞台上,母女三人首度在綜藝節目同框。對王菲的「刻意營銷」顯而易見。

    截至發稿前,節目已經播出了4期,根據CSM52城的收視數據來看,《幻樂之城》的關注度正在直線下降,收視率從未破1,除了距離浙江衛視的《中國好聲音》有明顯的差距外,甚至還不及湖南衛視10點檔的《中餐廳2》,對於這樣一檔集王菲、梁翹柏、洪濤、何炅及眾多歌手、演員於一體的節目,這樣的成績顯然無法與3億元的投資成本以及湖南衛視的高期待對應起來。當然,頂著「中國電視新物種」的稱號卻費力不討好,主要還是緣於節目本身的問題。

    在節目首期,梁翹柏便對《幻樂之城》的形式進行了一番解釋「我想把音樂、電影、現場結合在一起,把一氣呵成的音樂現場,用電影的呈現手法直播出來。」總的來說,《幻樂之城》無論如何定義,它都是一檔對演員、導演以及每一位工作人員甚至硬件設備要求極高的節目。演員不僅要唱、要演,還要穿梭在各個佈景中,甚至還要進行多次更換服裝等等動作要求。此外,導演也要與各個幕後工作者配合到位,一旦有一個地方出錯,作品就會有明顯的穿幫鏡頭。首期節目中,任素汐的演出就有明顯的穿幫失誤,最新一期竇靖童的表演雖然沒有失誤,但表演過程中伸縮炮機器在一段時間內就一度丟失了信號。

    當然,現在打著一氣呵成或者一鏡到底的節目也並不在少數。浙江衛視去年推出的《演員的誕生》便將舞台話劇的形式搬上了大螢幕,演員在舞台上通過無剪輯的表演進行演技考量。今年年初湖南衛視推出的《聲臨其境》同樣是讓嘉賓為整段劇情進行零間斷配音。觀眾能有多少代入感做到真正沉浸其中,能多大程度上隨著參演嘉賓的演出而產生緊張和刺激感,是這類節目能否成功的關鍵。相比另兩檔節目,《幻樂之城》的難度顯然更高。不過由於《幻樂之城》並非競賽型節目,觀眾自然不會對原本由於技術難度帶來的失誤率極高的演出有什麼「擔心」,即便看到了穿幫鏡頭也大可一笑了之。節目的張力以及話題度都因此大打折扣。

    此外,雖然何炅在節目中也表示《幻樂之城》是在尋找電視和電影的邊界。但是一檔電視綜藝節目也還是面臨著不同藝術形式在傳播介質上很難共存的問題。相比現場觀眾能夠一定程度上感受到現場音樂、演員以及幕後唱演電影棚的空間感,位於電視機前的觀眾則依舊是在通過一個平面影像觀看每一場表演,所以才會有不少人表示有看音樂MV的感覺。無法感受《幻樂之城》打造的空間立體感是觀眾體驗感不足的根本原因,而感官上的體驗不足,勢必會影響觀眾對演出內容本身的感知程度。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將電影製作或者音樂MV製作進行電視端轉化,這本就是《幻樂之城》正在摸索和突破的目標,也的確是一次電視綜藝的全新實驗。目前無論是正在經歷七年之癢的《中國好聲音》,還是做到了第六季的《歌手》,亦或是走過三年的《跨界歌王》和《蒙面唱將猜猜猜》,活躍在電視螢屏上的頭部音樂類綜藝都處在綜N代的處境之中,相比何時能再迎來一個爆款節目,《幻樂之城》作為一個純原創的「新物種,對於電視綜藝來說已經十分難能可貴。

    中國音樂財經

    https://bit.ly/2MqqID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