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e48》無水花收官,韓國偶像市場遭遇「中年危機」?

  • 流覽次數:: 200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Produce48》無水花收官,韓國偶像市場遭遇「中年危機」?

      201809/1905:51
    ◎歷時兩個多月的《Produce48》落幕,日韓兩國的張元英、宮脇咲良、曹柔理、崔藝娜、安宥真、矢吹奈子、權恩菲、姜惠元、本田仁美、金彩元、金珉周、李彩燕組成限定組合IZONE,在日本和韓國兩地同時出道,活動期為兩年六個月。過去兩年,Mnet電視台的《Produce101》第一季和第二季均收穫巨大反響,節目出道的偶像組合IOI、WANNAONE一度炙手可熱。第三季為打造國際化女團與日本人氣女團AKB48合作,節目中兩國偶像文化的碰撞成為最大看點,本預期影響力是更深遠的,但平均收視僅2.6%完全無法與前作相比,甚至決賽當晚節目相關熱搜沒登上幾個,這平靜的一切似乎都昭示著這個節目國民度的流失。而9月1日發布的IZONE音源排名最高僅74位來看,這個團未來的星途並不算光明。

    ◎90年代HOT、水晶男孩、神話等初代偶像團體在亞洲掀起韓流浪潮後,韓國偶像產業發展已有數十年歷史。從女團市場來看,SM、JYP、YG三大娛樂公司旗下女團始終佔據著中心,2007年出道的少女時代與Wonder Girls佔領當時整個韓國女團市場,成為偶像組合發展史上第二代代表。2009年出道的f(x)、2NE1在成員配置及音源發表上更國際化,加速韓國娛樂產業海外擴張,成為第三代偶像團體代表。同時間,二梯隊公司的組合如4MINUTE、After School、SISTAR等開始佔據部分市場。到第四代團體時,三大公司的RedVelvet、TWICE、BLACKPINK女團自帶關注與流量,但究其影響力與過往大團則是不可同日而語。而對小公司來說,想推出如mamamoo這樣靠音源和live實力出頭的女團越來越難。

    ◎韓國偶像產業核心音樂層市場規模約90-100億人民幣,偶像藝人成為支撐韓國音樂市場的決定因素。根據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數據,韓國2016上半年賣出實體唱片426萬張,其中偶像相關佔比超過80%。受利益驅動,K-POP偶像組合數量與年激增,新登場的企劃公司數目也不斷增加,儘管偶像產業收入可觀,但打造一個偶像組合的投資十分驚人,這也是為何小公司的團難出頭的根本原因。在市場過度飽和的情況下,淘汰率之高也讓人驚嘆,一年準備出道的組合有300多組,有機會出道的大概壓縮至50多個,而能積攢知名度和影響力的也只有1~2個。

    ◎縱觀近年出道的韓國偶像團體,人氣較高的女團BLACKPINK、TWICE、RedVelvet均是2016年前出道的,但影響力未達到當年少女時代的級別;多個男團面臨解散、解約、入伍等問題,除了去年出道的WANNA ONE,還是以2015年前出道的EXO、防彈少年團、GOT7等為主要流量。曾經東方神起、SuperJunior、少女時代等團體的影響力可謂是席捲亞洲,甚至造型、風格引領整個亞洲的審美,但如今韓國偶像產業引領亞洲的輝煌似乎在漸漸消弭,就連本土市場表現也是平平。

    8月31日晚,歷時兩個多月的《Produce48》終於落下帷幕。最終,來自日韓兩國的張元英、宮脇咲良、曹柔理、崔藝娜、安宥真、矢吹奈子、權恩菲、姜惠元、本田仁美、金彩元、金珉周、李彩燕組成限定組合IZONE出道,該組合將在日本和韓國兩地同時出道,活動期為兩年六個月。

    在過去兩年裡,Mnet電視台製作的《Produce101》第一季(女版)和第二季(男版)節目均收穫了巨大反響,由節目出道的偶像組合IOI、WANNAONE一度成為炙手可熱的國民組合。作為Produce系列第三季節目,Mnet為打造國際化女團,在參賽成員設置上做出大突破:合作日本超人氣女團AKB48。《Produce48》概念一推出即吸引大波關注,節目播出後,兩國偶像文化的碰撞也自然成為最大的看點。然而,以跨國合作為噱頭的《Produce48》影響力在預期上本應是更加深遠的,但平均收視僅2.6%完全無法與前作相比,甚至決賽當晚節目相關熱搜都沒登上幾個,這平靜的一切似乎都在昭示著這個節目國民度的流失。所謂全民票選出的組合卻得不到全民關注,不知是節目製作的問題還是民眾對偶像的要求在提高?

    上週五晚,來自Starship的14歲練習生張元英最終拿下《Produce48》冠軍,但33萬得票遠不及第一屆冠軍全昭彌(Somi)的80餘萬票,更不及第二屆冠軍姜丹尼爾150餘萬票的零頭。要知道,為了擴大票池,《Produce48》今年決賽直播中採用了短信一票抵七票的規則,但最終結果依然差強人意,Produce系列節目的下坡路明眼可見。而IZONE出道名單一出,大部分人首先是不相信與不服氣。一直以來名次穩定的李佳恩以14位排名錯失出道機會,綜合實力超強的李彩燕則壓線進圈,前一期排名尚在18的曹柔理空降第3,定位重複的姜惠元、金珉周紛紛出道,網友們直指新團如今的成員配置存在實力不足、德不配位等硬傷問題,更用年底新人大賞已被CUBE家新團(G)I-DLE預定的吐槽來表達對IZONE的不看好。

    一個偶像團體的角色,基本分為Vocal擔當、Rap擔當、Dance擔當,而IZONE現有成員都能擔當的人屈指可數。C位出道的張元英雖唱跳實力過關,但表演痕跡過重一直被詬病缺少了14歲年紀該有的天真;第二名的宮脇咲良努力大過天賦,不論哪個擔當都需要勤來補拙;主唱定位的曹柔理高音發揮不穩,很多時候需要降Key演唱;姜惠元的清純Rap已然成為一個被玩壞的梗了,這也難怪唯二綜合實力較強的權恩菲、李彩燕會被網友調侃為是兩個王者帶一眾青銅玩家。而9月1日發布的音源排名最高僅74位來看,這個團未來的星途並不算光明。

    IZONE的人選爭議還有一點,就是作為國際女團在日韓成員比例上的分配問題。在這檔日韓合作的節目裡,除了宮脇咲良從一開始就話題度很高,本田仁美、矢吹奈子算是憑實力後來居上,最終在12個出道名額中為日方鎖定三個席位。然而節目的開始,因兩國偶像文化的差異和語言不通,來自日本的48名選手幾乎都淪為襯託與背景板,業務能力飽受質疑。即使如竹內美宥、高橋朱里等有實力有顏值的成員,也抵不過後期鏡頭「一剪沒」,最終導致陪跑整季節目。此外,IZONE被指有意效仿韓國當前大熱女團TWICE的成員配置,甚至金珉周還被指長相酷似周子瑜,只是相比實力、顏值都在線的TWICE,不知IZONE是否有些東施效顰了?

    2015年5月,14歲的全昭彌(Somi)作為練習生出演JYP女團選拔節目《SIXTEEN》,卻在最後關頭慘遭淘汰錯失出道機會,2016年,累積了人氣的Somi在選秀節目《Produce101》中以第一名的成績C位出道,與其他來自不同公司的10名少女組成限定組合IOI。但彼時,先一步在《SIXTEEN》中出道的TWICE組合正如日中天,國民度和音源口碑居高不下;同期又恰逢YG繼2NE1後推出第二個女團BLACKPINK,大公司的宣傳運營不論聲勢還是曝光都更勝一籌,BLACKPINK隨後也順利拿下多個音源1位,上升勢頭良好;再加上來自SM的Red Velvet因為大公司背景一直自帶熱度,韓國女團市場基本被三大娛樂公司三分天下。

    所以,即使是國民選出的女團,IOI那時也並沒有討得太多好處。且因當時簽署的合約漏洞問題,不少人同期還要和自己公司推出的女團一起活動,迫使IOI長期只能以小分隊形式活躍。在競爭激烈的韓娛市場,新人組合的熱度哪經得起這樣反覆的折騰,不到一年IOI解散。在限定組合解散後,其他IOI成員回去或組團或solo紛紛重新出道,第一名出道的Somi卻回歸練習生身份。今年8月20日,等待兩年的Somi突然宣布將離開JYP,JYP官網隨後也發佈公告與Somi商議後決定解除合約。據悉,JYP新女團正在準備中,原本粉絲都以為Somi會以ACE身份在新團出道,但JYP目前透露的消息顯示,將會以JTBC《Mixnine》節目中獲得第一名的申柳真等為主要成員,或許Somi此番出走正是覺得新團無望才決定的。然而離開了JYP,哪裡又會是一心女團出道的Somi歸宿呢?

    自20世紀90年代HOT、水晶男孩、神話等為代表的初代偶像團體在亞洲內掀起韓流浪潮後,韓國偶像產業發展至今已有數十年歷史。從女團市場來看,SM、JYP、YG作為韓國的三大娛樂公司,其旗下女團也始終佔據著舞台中心。於2007年出道的少女時代與Wonder Girls,共同佔領了當時整個韓國女團市場,成功躋身韓國偶像組合發展史上第二代團體代表,代表作《GEE》、《Nobody》在海外的影響力也數一數二。2009年推出的f(x)、2NE1在成員配置及音源發表上也更加國際化,加速了韓國娛樂產業向海外的擴張,成為韓國第三代偶像團體的代表。與此同時,二梯隊的娛樂公司如CUBE、STARSHIP、Pledis之類也開始發力,4MINUTE、After School、SISTAR等組合開始佔據部分市場。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成員解約、單飛,組合約滿解散情況愈多,這些前輩女團的影響力也逐漸減小。到第四代偶像團體時,除了三大公司的RedVelvet、TWICE、BLACKPINK女團自帶關注與流量,背靠大樹好乘涼,但究其影響力與過往大團則是不可同日而語。而對於小公司來說,要想推出如mamamoo這樣靠音源和live實力出頭的女團越來越難。

    回顧整個《Produce101》系列節目,除了第一季有來自JYP的練習生Somi參加,三大公司幾乎不會下場,節目最終是來自第二、三梯隊的娛樂公司和各種小公司練習生的求生途徑。IOI解散後,成員回到各自公司組成的PRISTIN、gugudan、Weki Meki等女團出道,試圖憑個別人氣練習生帶火全團,這種「拖航母」式的成團最終效果幾無水花。由此看來,在偶像產業發達的韓國,女團市場也並不那麼好做。而這其實也是整個韓國偶像市場的一個縮影。

    數據顯示,韓國偶像產業核心音樂層市場規模約在90-100億人民幣。在韓國音樂市場飽和背景下,偶像藝人成為支撐音樂市場的決定因素,因此韓國音樂市場至少有一半由偶像藝人貢獻。根據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的數據,韓國2016年上半年共賣出實體唱片426萬張,其中偶像相關佔比在80%以上。受利益驅動,近年來K-POP市場上偶像組合數量與年激增,全新登場的企劃公司數目也同樣不斷增加,偶像們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與危機。以回歸為例,韓國偶像組合通常半年到一年發一次新歌,兩張專輯間擁有一定的時間間隔,既可以為他們留有一種神秘感,也能待粉絲抱著不少期待。但伴隨市場競爭的日益激烈,為了維持一定人氣與新鮮感,偶像們的回歸開始變得頻繁。如Twice在2017年間,便曾一口氣推出兩張特別專輯、一張迷你專輯以至一張正規專輯。Red Velvet也曾在11月時以第二張正規專輯《Perfect Velvet》回歸樂壇,但就在不足兩個月間,她們便以Repackage專輯《The Perfect Red Velvet》迅速回歸。

    儘管偶像產業收入可觀,但打造一個偶像組合需要的投資也十分驚人。且不說練習生期間的培訓費用,光是製作一張專輯的費用就大約要20億韓元,而為了能出演音樂節目,一個月所花費的宣傳費用又要近一億韓元,這也是為何小公司的團難以出頭的根本原因。據統計,2010年到2014年間,韓國娛樂公司共推出了102個偶像組合,可見市場更新換代之快。在市場已經過度飽和的情況下,淘汰率之高也讓人驚嘆。韓國歌謠界相關人士曾表示,偶像組合的製作是高風險產業。一年平均準備出道的組合足有300多組,其中有機會出道的大概壓縮至50多個組合,而新人中能夠積攢知名度、擁有影響力的組合也只有1~2個組。即使費盡心力打造,能夠成功的偶像組合也屈指可數。

    縱觀近年出道的韓國偶像團體,小公司推出的組合大多處於人氣低、曝光少的尷尬狀態,人氣較高的女團如BLACKPINK、TWICE、RedVelvet均是2016年前出道的,但影響也尚未達到當年少女時代的級別;男團在多個前輩組合面臨解散、解約、入伍等問題下,除去年出道的WANNA ONE,還是以2015年前出道的EXO、防彈少年團、GOT7等為主要流量。曾經東方神起、SuperJunior、少女時代等團體的影響力可謂是席捲亞洲,甚至造型、風格引領整個亞洲的審美,但如今韓國偶像產業引領亞洲的輝煌似乎在漸漸消弭,就連本土市場表現也是平平。倘若還是沒有「鯰魚」入池攪動市場,《請回答2018》可能就是一部傳奇落幕的回憶錄了。

    音樂先聲

    https://bit.ly/2NisMx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