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電音」遇上「飢餓遊戲」,《即刻電音》結果如何?

  • 流覽次數:: 278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佛系電音」遇上「飢餓遊戲」,《即刻電音》結果如何?

      201902/2509:38

    ◎從2018年第三季度官宣開始到開播,號稱「從專業推薦、現場演出、視覺呈現等多個角度為電音狂熱粉和廣大觀眾提供一場屬於中國的電子音樂類節目」的《即刻電音》完成了十期節目的播出。節目播出三個月以來經歷幾次口碑起伏:從官宣後的高度期待,到宣布張藝興、大張偉、尚雯婕擔任明星主理人時大家的討論和質疑,以及前幾集因為大量與音樂無關的撕逼話題熱搜導致口碑下降,再到引入即興battle戰和人聲採樣選擇,引發好評率逐步回升。到節目後期,選手們實力與個性越發鮮明,各自憑藉不錯的作品逐漸有出圈跡象而累積了一批大眾粉絲。目前《即刻電音》在豆瓣的評分顯示為6.4,有超過五成的用戶給出了3星和4星。

    ◎業內外一直有聲音認為,擅長幕後工作與崇尚PLUR精神的電子音樂人們不適合真人秀與競技綜藝這樣的「飢餓遊戲」,作為一個「摸著石頭過河」的原創電子音樂節目,《即刻電音》之所以能完成口碑的逆襲,主要有兩個節點,一個是引入即興的Drop battle,一個是將明星主理人的人聲採樣作為「標的物」讓選手進行爭奪,這兩個節點都被證明相對有效地解決了電子音樂在這樣娛樂化、不強調技術性比拼的綜藝節目中的競技性問題。而決賽直播使用「電音春晚」的概念製作,讓更多人能關注中國電子音樂人將登上世界級電音節Tomorrowland的消息。根據騰訊視頻數據顯示,決賽當晚共有超過2000萬人觀看了直播。

    ◎當然《即刻電音》也有許多需改善的問題,除了一些直播失誤和錄播剪輯等問題之外,主要為從業者們提供了關於音樂內容與綜藝節目的「兼容性」參考。電音是一個對抗屬性很弱的樂種,電子音樂人多長期居於幕後相對「佛系」,節目拉長真人秀環節的做法讓觀眾感到疲憊和不耐煩,節目也因為選手不夠有爆點變得不夠吸引人,不如加長battle等能讓選手安心展示音樂的環節,增加其進行電音製作的過程記錄並在這些方面加強競技。另外,考慮到電子音樂與器樂演奏的不同特質,還可在未來加強對現場混音的技術支持,彌補這一季中出現的聲效丟失。

    ◎對於長期居於幕後不善進行娛樂呈現的電子音樂人來說,參加這樣一檔有大眾流量優勢的綜藝節目也是幫助其打破舒適圈、獲得更多商業成就的有效突破口,在參加完節目之後,選手們的社交媒體粉絲數量、商演機會都有所增加。不難預測,電子音樂人們會有越來越多的機會,如何抓住和利用好這些機會磨練和拓展,積累更多作品進步到更大的舞台,這才是討論和復盤時需要關注的核心問題。

    詳細全文:

    2月1日晚八點至十一點,電子音樂製作人Anti-General和蔣亮通過前幾輪的個人和團隊曲目展演、Drop battle以及數據比拼進入最終決賽,二人將通過一分鐘的限時表現,進行觀眾點贊投票的增量數據比拼,以此爭奪《即刻電音》的冠軍。外冷內熱的音樂鬼才Anti-General首先用《Apophis(毀神星)》向觀眾展示了Dark Trap的魅力,獲得了5759773票;接地氣的快樂村長蔣亮則用融入本土鄉村文化素材和雷鬼元素的《豐收》獲得了7959543票,最終贏得了登上世界級品牌音樂節Tomorrowland的機會。

    從2018年第三季度官宣開始到開播至今,號稱希望「從專業推薦、現場演出、視覺呈現等多個角度為電音狂熱粉和廣大觀眾提供一場屬於中國的電子音樂類節目」的《即刻電音》完成了十期節目的播出。整體來看,節目播出的這三個月以來,《即刻電音》經歷了幾次口碑的起伏:從官宣後的高度期待,到未開播前宣布張藝興、大張偉、尚雯婕擔任明星主理人時大家的討論和質疑,以及開播後前幾集因為大量與音樂無關的撕逼話題熱搜導致口碑下降,再到引入即興battle戰和人聲採樣選擇,引發了好評率的逐步回升。到了節目後期,選手們實力與個性越發鮮明,各自都憑藉不錯的作品以及與蔣大為、火箭少女101等藝人的合作逐漸有了出圈跡象。蔣亮、Anti-General、Jasmine、薛伯特、陶樂然等音樂人在節目中累積了一批大眾粉絲,節目最終慢熱地導向了積極的方向。目前《即刻電音》在豆瓣的評分顯示為6.4,有超過五成的用戶給出了3星和4星。

    有趣的是,除了《Master of the Mix》等鳳毛麟角的「地下競賽」DJ真人秀與DMC、Red Bull Thre3style World DJ Championship等硬核DJ技巧競賽之外,近五年內,國內外並沒有產生里程碑式的電子音樂綜藝模式和成熟品牌,因此,《即刻電音》可以算是全球第一個原創的大型電子音樂綜藝節目。誠然,業內外一直都有聲音認為,擅長幕後工作與崇尚PLUR精神的電子音樂人們不適合真人秀與競技綜藝這樣的「飢餓遊戲」,電音粉絲在節目開始前也對「大資本大製作」的《即刻電音》產生過抵觸情緒,一些本來已經比較有知名度的選手宣布參賽的微博下面有不少粉絲勸偶像不要去參加這個節目,但從結果上看,當「佛系」電音遇上「飢餓遊戲」,結果到底如何?作為一個「摸著石頭過河」的原創電子音樂節目,《即刻電音》做對了什麼?又有哪些需要改善和填補的「坑」?

    先來說說好的方面。《即刻電音》之所以能完成口碑上的逆襲,最終獲得一個不錯的評價,主要有兩個節點值得關注。一個是引入了即興的Drop battle,一個是節目將明星主理人的人聲採樣作為「標的物」讓選手進行爭奪。這兩個節點都被證明相對有效地解決了電子音樂在這樣娛樂化的、不強調技術性比拼的綜藝節目中的競技性問題。有許多此前並不了解電子音樂的大眾讀者向音樂財經表示,在觀看《即刻電音》第一輪「命題展示」的時候感覺摸不著頭腦,電子音樂人們拿出不同的設備展示不同風格的作品,如何判斷誰做的好、誰做的不好?沒有任何參照物和太過主觀的審美傾向也是導致《即刻電音》前期評價兩極分化的原因之一。而即興的Drop battle與選手們對主理人人聲採樣的使用,則讓沒有太多電音基礎的觀眾們能夠對音樂人的創作能力和音樂風格進行有效的橫向對比:幾位主理人的人聲採樣在誰的音樂中聽上去更合適、更有趣?Drop battle時,哪位選手肚子裡的「墨水」更多,風格更加獨特鮮明?也正是在這幾個節點上,許多觀眾反饋說「get」到了幾位決賽選手的音樂實力。

    另外,該節目的出現也的確為電子音樂以及電子音樂人製造了更多面向大眾出圈的機會。例如對「燃點」、「間奏」等歌曲部分以及選手常使用的CDJ、DJM、Midi Controller Pad等設備進行了畫面標註。選手Unity向音樂財經表示,最初他很抗拒與節目導演進行接觸,因為覺得節目組的專業程度不夠,但在後續溝通時發現節目組學習了非常多專業層面的知識,「後來我們就達成了共識,我就決定來參加這個節目。」也有讀者和音樂財經開玩笑說,自己現在聽歌時已經會去下意識尋找和分辨電子音樂作品的不同組成部分。另外,決賽直播使用了「電音春晚」的概念進行製作,這能讓更多人能夠關注節目的最終結果,知道中國電子音樂人將登上世界級電音節的消息,對電音產生更多興趣。事實上,根據騰訊視頻公開數據顯示,2月1日當晚共有超過2000萬人觀看了決賽直播。

    當然,在摸索向前的過程當中,《即刻電音》也出現了許多值得進行複盤並改善的問題。除了一些常規需要避免的直播失誤和錄播剪輯等問題之外,《即刻電音》主要為業內從業者們提供了關於音樂內容與綜藝節目的「兼容性」參考。關於綜藝節目流程設計與電子音樂特性的兼容問題,不可否認,國內的綜藝製作團隊技術已經相對成熟,但在針對不同的小眾細分音樂進行綜藝製作時,依舊有陷入套路化的嫌疑。以《即刻電音》的決賽為例,節目在直播開頭安排了選手與火箭少女101進行熱門曲目的重新製作,並在六強誕生冠軍的過程中設置了不同輪次的投票玩法,可以理解這是為了讓更多觀眾能通過流量明星和數據關注到節目、關注到電子音樂,但這也同樣帶來了弊端。

    有部分觀眾和網友向音樂財經表示,考慮到電音是一個對抗屬性很弱的音樂風格,電子音樂人大部分都長期居於幕後,相對「佛系」,節目拉長真人秀環節的做法會讓觀眾感到疲憊和不耐煩,節目也會因為選手不夠有爆點變得寡淡不夠吸引人。不如加長battle等能夠讓選手安心展示音樂的環節,增加其進行電音製作的過程記錄,並在這些方面加強競技,例如前文提到的人聲採樣選擇和drop battle就很有看頭。一位Anti-General的粉絲說:「Anti在台上都面無表情,但是放音樂時真的非常有魅力,可惜節目裡表演都是限時的,看不過癮。」Anti-General本人也在節目未來發展的建議方面向音樂財經表示,增加歌曲製作週期、提高現場錄製效率等或許會讓節目變得更好。

    賽制的精細化也是一個改善方向。例如節目第四期中使用了其他音樂類選秀中常見的所有選手公投選隊長然後隊內淘汰的賽制,但該賽制卻引發了部分選手反彈,棱鏡組合的成員呂雨澄在節目中強調了電子音樂的PLUR精神,認為該賽制與音樂文化相左。這些意見目前已經通過節目得到了展示和傳播,若相關賽制在未來得到改善,電音類綜藝應該會得到觀眾的更多支持和理解。另外,考慮到電子音樂與器樂演奏的不同特質,節目組還可以在未來加強對現場混音的技術支持,彌補這一季中出現的聲效丟失,讓電子音樂作品在節目中能得到更好的呈現。決賽當晚,選手「鵝哥」陶樂然因為票數問題止步六強,在他下台時,不少來到現場的其他選手紛紛走過去安慰他,大家抱成一團。有不少網友在看到該情形時感嘆,這屆電音選手們實在太佛系,太和平了,平時悶頭做音樂的選手們很多也表示在節目中交到了更多朋友,進行更廣泛的音樂交流。

    根據艾媒諮詢2017年11月份發布的《2016-2017年度中國電子音樂市場研究報告》,2016年中國電子音樂用戶規模為1.97億,預計2017年達到2.86億,增長率為45.2%,2018年將突破3億,2019年將突破4億。在整體向好的大環境下,對於長期居於幕後不善進行娛樂呈現的電子音樂人來說,參加這樣一檔有大眾流量優勢的綜藝節目或許也是幫助其打破舒適圈、獲得更多商業成就的有效突破口。

    商業方面,在和幾位參賽選手的交流過程中音樂財經了解到,在參加完綜藝節目之後,選手們的社交媒體粉絲數量、商演機會都有所增加,這和其在節目正片中獲得的鏡頭幾乎成正比,大家也從更多方面了解到自己音樂的延展性。選手馬海平就向音樂財經表示,在參賽過程中他看到了一場「音樂人和電視人之間的博弈」,節目組和音樂人都在付出辛苦和努力,並在此過程中力求減小差異,達成統一。他也在節目中認識了很多不同領域的電子音樂人,並且開始從娛樂行業的角度來審視自己和自己的音樂。「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收穫。我覺得首先是打開了一個新的視野,獨立音樂和underground站在主流的舞台,我們應該學會怎麼樣去面對。我的音樂風格並不會受到節目的影響,但其他參賽製作人的音樂理念確實會給我一些啟發。」馬海平說。

    在《即刻電音》決賽的最後環節,張藝興面對鏡頭表示是開始並不是結束。選手們在談到未來計劃時也都是「步履不停」。不難預測,在《即刻電音》展露出電子音樂更大的潛力之後,電子音樂人們會有越來越多的機會,如何抓住和利用好這些機會磨練和拓展自己,積累更多作品,進步到更大的舞台,完成自己的追求,這才是我們討論和復盤時需要關注的核心問題。

     

    中國音樂財經

    https://bit.ly/2SZrO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