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計劃」緣何從三方受益走向糾紛漩渦?

  • 流覽次數:: 127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圓夢計劃」緣何從三方受益走向糾紛漩渦?

      201906/1905:54

    ◎5月27日,一張音樂人集體維權的照片在社交平台上發酵,酷狗音樂「圓夢計劃」風波愈演愈烈。製作方因有款項未結清表達對酷狗「圓夢計劃」突然中止的抗議,酷狗則因部分商家音樂質量不達標及不正當競爭而不得不暫停。

    ◎2018年4月,酷狗直播與旗下原創音樂基地5sing聯合發起名為「圓夢計劃」的活動。酷狗直播的主播們可以通過在直播中面向粉絲發起眾籌,自主購買在5sing商城上商家製作的歌曲小樣,最後製作成曲在酷狗音樂上線發行。所有小樣由酷狗直播邀請的音樂人工作室自主定價,不過其需承擔音樂製作的工作,單曲約3萬元一首,包括詞曲版權轉讓、編曲、錄音、分軌混音、母帶的全套製作流程。製作完成後由酷狗音樂審核,審核成功後進行上線發行,版權歸屬酷狗方。該計劃的初衷是為了提升主播的專業和職業性及整個平台的內容質量,同時使主播、音樂製作方受益,平台方也能儲備優秀藝人主播,更快速的積累音樂版權。

    ◎這項造福三方的計劃卻在今年初被酷狗主動叫停。3月8日,酷狗方發布通知,宣布將於25日關閉商城交易。已發起的眾籌活動,如未完成眾籌則不能獲得夢想基金,已完成眾籌的主播可繼續完成製作流程。4月15日商家收到酷狗暫停「圓夢計劃」的通知,要求商家選擇退出方式,並要求所有商家在4月17日前做出選擇且不提供其他方案,但價格及強制性的選擇讓一些商家無法接受。

    ◎酷狗方相關負責人表示,在合同中有明確提及,乙方(商家)在交付作品及協助進行版權登記時,應出具必要之文件和相關資料,即「音樂作品質量承諾書」和「音樂作品製作明細」, 之所以規定讓商家把成本列清楚只是起到輔助參考作用,而不是一個定價的標準,然而許多商家拒絕提供這兩份材料。該負責人說明,如果歌曲已經做完,酷狗會結算70%的首付,如果版權登記通過,另外30%也會給到商家。不過如果商家只是把詞曲寫完還沒有進入後面的流程,酷狗方就以3000元的價格把詞曲買下來由酷狗方另行錄製;如果已經做出demo,沒有進入正式的後期錄製,酷狗方承擔demo的1萬元製作費用,同樣由酷狗方另行錄製。

    ◎這個持續近一個月的風波仍未結束,在這場另類音樂眾籌遊戲的各方中都存在部分受害者,一方是真金白銀投向主播的用戶群體,一方是在音樂製作上沒有經驗而依賴製作方的主播,一方是急需實現商業目標的商家,一方是希望以此提升內容產量升級的平台。如何平衡好關係微妙的各方,在保護一方利益的同時又不影響其他各方的權益,將包括歌曲質量、製作成本在內等因素進行更加合理的量化和標準化,做好風險控制,並能最大程度地使目前已經成功實現音樂目標的主播和商家推動活動發展,這套眾籌模式顯然需要調整和規避的地方還有很多。

    詳細全文:

    5月27日,一張音樂人集體維權的照片開始在社交平台上發酵。時隔一個月,酷狗音樂「圓夢計劃」的風波開始變得愈演愈烈。製作方因有款項未結清表達對酷狗「圓夢計劃」突然中止的抗議,酷狗則因部分商家音樂質量不達標及不正當競爭而不得不暫停,雙方訴求明確,矛盾集中。

    事情的起因還要從一年前講起。2018年4月,酷狗直播與酷狗旗下的原創音樂基地5sing聯合發起了一項名為「圓夢計劃」的活動。酷狗直播的主播們可以通過在直播中面向粉絲發起眾籌,自主購買在5sing商城上商家製作的歌曲小樣,最後製作成曲在酷狗音樂上線發行。其中,所有小樣由酷狗直播邀請的音樂人工作室自主定價,不過其需承擔音樂製作的工作,單曲約3萬元一首,包括詞曲版權轉讓、編曲、錄音、分軌混音、母帶的全套製作流程。製作完成後由酷狗音樂審核,審核成功後進行上線發行,版權歸屬酷狗方。該計劃的初衷是為了提升主播的專業和職業性以及整個平台的內容質量,同時使主播、音樂製作方受益,平台方也能儲備優秀的藝人主播,實現音樂版權更為快速的積累。

    然而這項造福三方的計劃,卻在今年初被酷狗主動叫停了。3月8日,酷狗方發布通知,宣布將於當月25日關閉商城交易。已經發起的眾籌活動,如未完成眾籌則不能獲得夢想基金,已完成眾籌的主播還可以繼續完成製作流程。根據主播網友志鵬提供的信息顯示,酷狗暫停交易的日期實際是3月22日,比之前的通知還早了三天。這讓包括志鵬在內很多已經完成眾籌卻還沒有下單的主播無所適從。志鵬對音樂財經表示他非常失望,在看到3月8日的公告後,自己拼命計劃在25日前籌齊了圓夢基金,自己不惜出錢買了3w人民幣的音符,「辛辛苦苦湊了12萬,我就是想擁有屬於自己的一首歌!」

    對於緣何暫時關閉商城交易,酷狗直播CEO謝歡也發布了公開信稱,酷狗發現了一些音樂商家有標高作品價格的嫌疑,「更有商家冒充詞曲作者簽名,導致平台無法證實詞曲版權的合法性。」在酷狗方看來,為了最大程度降低用戶損失,平台不得不做出如此選擇提前結束活動,進行數據盤點並查明真相。謝歡也在公開信中承諾,對於遵守平台規則、順利完成眾籌、製作的優質歌曲,將在主播完成製作後,正常入庫結算發行。如謝歡所說,已經進入到製作環節的部分主播確有自己的困擾。

    據微博網友萌萌的描述,在去年7月把歌曲下單,按照商城聯繫方,與挑選的音樂工作室取得了聯繫後。為了完成錄製,自己甚至貼了幾千塊機票前往廣州。然而去廣州的前一天自己才拿到歌詞和伴奏,當天錄製也完全沒有專業指導,在進行了一遍拉通以及重唱了兩遍副歌之後,錄音就草草結束了。8月底,當她拿到工作室發給她的後期處理歌曲後,她的擔憂成為了現實。在萌萌看來,歌曲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單曲作品,「聽上去就是粗製濫造的流水作業,所有的伴奏都是後期編曲的,和之前進棚錄製的伴奏根本合不上,全程沒有喘氣的地方,尾音和轉音都剪掉了。」由於擔心浪費了粉絲的支持,萌萌選擇了妥協上架,然而粉絲的紛紛質疑讓她陷入了崩潰。無奈之下,她選擇了向酷狗對該工作室進行投訴。

    然而,部分音樂製作方也表示他們受到了嚴重損失。據藍鯨TMT及刺猬公社等媒體的報導,今年2月酷狗開始不按時結算,4月在暫停商城後,因不能按期結算費用,製作公司的損失相當慘烈,累計欠款甚至過億。對此,音樂財經向酷狗方求證,對方表示該說法完全沒有事實依據,只要按時提供相關材料的商家都能拿到至少70%款項,部分商家沒有收到30%結款的原因是因為歌曲沒有通過版權登記。一位在去年入駐了5sing並為眾籌成功的主播提供歌曲製作服務的商家向音樂財經透露,歌曲從小樣到製作,商家需要先墊付費用,再通過酷狗進行結算。「提交作品以及一些創作人信息後,酷狗會在15個工作日結算70%的首付,做完版權登記後才會收到尾款。」在被問及,考慮到墊付的風險為何還選擇酷狗時,對方表示,墊付製作很正常,他也確實需要較為穩定的「訂單量」。不過,據這位商家透露,單曲的製作價格基本在4-5萬元左右,除去詞曲創作、編曲、錄音、修音、混音和一些其他製作的費用,每首歌的實際利潤僅在3000-5000元之間。

    4月15日,商家收到了酷狗暫停「圓夢計劃」的通知,要求商家選擇退出方式,並要求所有商家在4月17日前做出選擇,且不提供其他方案。可以選擇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以3000元/首想平台轉讓詞曲版權;第二種是以10000元/首向平台轉讓詞曲版權及錄音版權。但這樣的價格及強制性的選擇,讓一些商家無法接受。大多數的質疑指向了酷狗方以歌曲質量為由的故意壓價。據網絡流傳的酷狗提供的歌曲製作成本評估參考表格顯示,編曲、錄音、後期製作、製作人等方向被進行了拆分細化,不同的方向,按照「頭部歌手」、「流量藝人」、「新人」等方式進行評定。這讓商家並不能接受,諸如愛樂樂團5000元的標準在他們看來,是平台方惡意壓價的直接表現。

    對此,音樂財經也詢問了酷狗方,相關負責人表示,在商家與酷狗方的合同中有明確提及,乙方(商家)在交付作品及協助進行版權登記時,乙方(商家)應出具必要之文件和相關資料,即「音樂作品質量承諾書」和「音樂作品製作明細」,「愛樂樂團的標準不是強制性的,不代表所有商家必須低於這個價格,只是一個參考標準。好比一首歌配樂用了5個大提琴、3個中提琴、2個貝斯、1個鋼琴,另一首歌從頭到尾只用了1個吉他,兩首歌在製作費用結算上如果一樣,對於製作精良的商家來說是不公平的。」

    酷狗相關負責人表示,之所以規定讓商家把成本列清楚只是起到輔助參考作用,而不是一個定價的標準。「重要的是給消費者一個參考,不讓買方一無所知。」也是因為酷狗需要依據去評估商家的定價是否合理。「在活動中我們聽到很多歌曲,效果不好,配樂和人聲都對不齊。這樣的所謂成品標價還是5萬元的話,那平台肯定會進行一個評估,有硬傷的必須駁回修改,製作簡單明顯價格虛高的,要對標價進行權衡。」然而據酷狗方回應,許多商家拒絕提供這兩份材料。為了順利拿到這3-5萬元,一些製作方與主播或公司私下交易,表面是主播挑選到心儀曲目,實則商議好批量購買流水線作業小樣,再低成本粗糙製作,獲得酷狗平台的版權購買金額後,再進行分成。

    至於「惡意壓價」一說,酷狗方也進行否認。「分成兩種模式進行處理,其實也是為了彌補商家的製作成本。」據該負責人說明,簡單來說,如果歌曲已經做完,酷狗會結算70%的首付,如果版權登記通過,另外30%也會給到商家。不過如果商家只是把詞曲寫完,還沒有進入後面的流程,只有詞曲成本的話,酷狗方就以3000元的價格把詞曲買下來由酷狗方另行錄製;如果已經做出了demo,沒有進入正式的後期錄製,酷狗方承擔demo的1萬元製作費用,同樣由酷狗方另行錄製。

    除了商家方面,主播對於酷狗暫停「圓夢計劃」的通知也頗有質疑。據微博網友@Felix_Official的描述,有餘額未使用且未選歌製作的主播可以選擇2種退出方式。一種是原路退回(主播長時間以來的努力作廢);另外一種是折成「火箭」(一種禮物道具),折算為現金後僅為主播眾籌目標的1/4。這樣的結果對於主播來說,尤其是因為日期原因而未能進行歌曲下單的主播,顯然不能使他們滿意。至於如何解決目前這種情況,謝歡此前的公開信透露,商城的2.0版本正在開發中,新的版本將會更好地防範刷單、造假的行為。

    截至目前,這個持續了近一個月的風波仍未結束,酷狗方表示對於相關爭議及沒有依據的傳聞將訴諸法律。從目前事件的發酵程度來看,在這場另類音樂眾籌遊戲的各方中,都存在部分受害者,粉絲質疑主播,主播投訴製作,製作不滿平台,平台又受困於一些不良商家。談及緣何至此時,酷狗方的負責人承認,「圓夢計劃」在規則制定上存在漏洞,首次做音樂商城確實存在經驗不足的情況。

    從目前發展來看,一方是真金白銀投向主播的用戶群體,一方是在音樂製作上沒有經驗而依賴製作方的主播,一方是急需實現商業目標的商家,一方是希望以此提升內容產量升級的平台。如何平衡好關係微妙的各方,在保護一方利益的同時又不影響其他各方的權益,將包括歌曲質量、製作成本在內等因素進行更加合理的量化和標準化,做好風險控制,並能最大程度地使目前已經成功實現音樂目標的主播和商家推動活動發展,這套眾籌模式顯然需要調整和規避的地方還有很多。

     

    中國音樂財經

    https://pse.is/FSZR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