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團體」正當紅,簡單快捷將是未來偶像造星的出路之一

  • 流覽次數:: 105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臨時團體」正當紅,簡單快捷將是未來偶像造星的出路之一

      201806/0406:45

    ◎從韓國《Produce 101》出來的團體JBJ歷經7個月的活動後宣布解散,活動期間發行2張迷你專輯,銷量達22萬張,還舉辦世界巡迴演唱會,截止到2月份,收入達40億韓元。儘管非常成功,但最終還是解散,韓國這樣的臨時團體越來越多。
    ◎K-pop一直領跑在偶像產業的前端,而2018年臨時團體這種形式正當紅。K-pop以往的模式,大多數成員都是和經紀公司有5-7年的合約,如果發展夠好,合約到期後可以選擇繼續以團體或個人的形式活動;但人氣高的成員在團隊高峰期離開後,團隊會受到影響,團體中相對失敗的成員卻難以解除合同。臨時團體就可以避免這些問題,而且由於生命週期短,可以減少對成員職業規劃的約束,就算組合後續沒有更好的發展,解散後也可以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以往團體解散帶來的負面影響可能會使成員很難恢復名聲,影響其職業生涯,而自從臨時團體出現,反倒讓偶像們多了更多的可能性。
    ◎短期臨時團體最早出現在2016年,第一季《Produce 101》節目定位就是選出一個短期團體,出道的11人女團IOI不到兩年就解散了。2017《Produce 101》出道了Wanna One和JBJ;此外還有幫助出道過但人氣不夠的偶像回爐再造的《The Unit》節目出道的UNB等。他們都非常成功,但也沒能逃脫解散的命運,不過團體解散已經不是一件沉重的事情,人氣非常高的臨時團體Unnies和IOI都在獲得巨大的成功後解散,成員仍然單獨或是加入其他女團活躍在行業中。
    ◎儘管臨時團體看來是一個非常棒的形式,但由於粉絲們都希望團體能夠長久,這種新形式也有一些問題,比如JBJ的粉絲最近就在經紀公司門口抗議解散並要求取消演唱會,而IOI解散後各成員的發展也並不如團體時期好。其實這些臨時團體成員來自不同經紀公司,不同公司對藝人發展規劃都不同,各公司也看重個人活動多於團體活動,而人氣高低不同,成員收入分配也會是公司很大的問題。
    ◎在中國,同樣模式的《偶像練習生》也產出了不少熱點,除了不少團體出道,投資人也開始盯上偶像這個產業。對藝人和經紀公司來說,這樣的形式增加了更多機會和更多上升通道,並且能在短期獲得巨大回報。

    詳細全文:

    4月30日,從韓國《Produce 101》走出來的團體JBJ在結束了7個月的活動後宣布解散。活動期間,JBJ共發行了2張迷你專輯,銷量達到22萬張,還舉辦了世界巡迴演唱會,截止到2月份,收入達到了40億韓元。儘管非常成功,但是由於各種各樣的問題團體最終還是解散了,在韓國這樣的臨時團體越來越多。
    K-pop一直領跑在偶像產業的前端,給行業帶來很多變化,而2018年臨時團體這種形式正當紅。以往團體解散帶來的負面影響可能會使成員很難恢復名聲,影響其職業生涯,而自從臨時團體出現,反倒讓偶像們多了更多的可能性。
    短期的臨時團體最早出現在2016年,第一季選秀性質的節目《Produce 101》節目定位就是選出一個短期團體,所以出道的11人女團IOI在不到兩年就解散了。2017《Produce 101》延續這個節目性質,出道了Wanna One和JBJ。除此之外,還有幫助出道過但人氣不夠的偶像回爐再造節目《The Unit》出道的UNB等。雖然他們都非常成功,但是也沒能逃脫被解散的命運。不過,團體解散已經不是一件沉重的事情,像人氣非常高的臨時團體Unnies和IOI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後解散,成員仍然單獨或是加入其他女團活躍在行業中。
    其實這些臨時團體的成功和K-pop以往模式並沒什麼不同,大多數成員都是和經紀公司有5-7年的合約。如果發展夠好,合約到期後可以選擇繼續以團體或是個人的形式進行活動。但這樣的模式也是行業的弊端,人氣高的成員在團隊高峰期離開團體後,團隊也會受到影響,但團體中那些相對失敗的成員卻難以解除合同。
    臨時團體就可以避免這些問題,這些團體通過選秀節目出道,本身就已經積累了一定粉絲,比很多新團體人氣要高的多。而且由於生命週期短,也可以減少對成員職業規劃的約束,就算這個組合後續沒有更好的發展,解散後也可以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
    儘管臨時團體看起來是一個非常棒的形式,但是由於K-POP粉絲們都希望團體能夠長久,這種短暫的新組合形式也有不少弊端。比如,JBJ的粉絲們最近就在經紀公司門口抗議他們解散並要求取消演唱會,而IOI解散後各成員的發展也並不如團體時期好。
    但是想組團長期發展是很難實現的,這些臨時團體成員來自不同各家經紀公司,不同公司對藝人發展規劃都不同,成員所屬公司也會更加看重個人的活動多於團體活動。除此之外,人氣高低不同,成員的收入分配也會是經紀公司很大的問題。
    臨時團體模式給整個韓國偶像產業創造了不少的收益,JBJ在7個月內就進入了K-pop的Top10,收入達到70億韓元。在中國,同樣模式的《偶像練習生》也產出了不少熱點,除了不少團體出道,投資人們也開始盯上偶像這個產業。對藝人和經紀公司來說,這樣子的形式增加了更多機會和更多上升通道,並且能在短期獲得巨大回報。雖然小部分粉絲覺得不能接受,但是對大眾觀眾來說,臨時團體就像快時尚或者季節限定一樣,簡單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