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砸」出一個IP?一家西北主辦方的沙漠電音節養成記—創業觀察

  • 流覽次數:: 111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三年「砸」出一個IP?一家西北主辦方的沙漠電音節養成記—創業觀察

      201811/0403:30

    ◎名為Dreamland的中國電音節在十一期間引起注目,除了好看得不真實的煙花,音樂節還邀請了Moksi、Headhunterz、Lost Frequencies等藝人參與演出,在沙漠中佈置了巨大的藝術裝置,在主舞台演出結束後設置了深夜到凌晨的室內舞台。另外,作為阿拉善英雄會項目配套娛樂的一部分,樂迷還能在電音節舞台附近的沙漠中安營扎寨,參與和觀看越野比賽、航空比賽、車展等多項賽事和文娛活動。

    ◎和同期的音樂節活動比起來,Dreamland音樂節知名度不算高,位於寧夏銀川的主辦方喚希文化表示,為了讓Dreamland成為完善的音樂節IP,確實沒花太多成本進行宣傳,而是將精力和資源完全投入到舞台設計、現場執行等核心環節。喚希文化的主要業務為電子音樂節及戶外大型活動的策劃製造及執行,旗下擁有傳媒公司、音樂廠牌、Club、Lounge酒店等資產,從2014年成立至今,不同程度地主導或參與了百事可樂彩色跑、騰格里國際音樂節等現場活動。在執行業務的過程中,團隊發現中國的電子音樂節同質化嚴重,樂迷們對城市化的場景已有審美疲勞,因此決定打造一個有宏大場景與綜合體驗的音樂節,而從2006年開始舉辦的越野活動「阿拉善英雄會」也正為缺乏多元化的文娛內容煩惱,二者一拍即合,Dreamland沙漠音樂節於2016年在英雄會所在地騰格里沙漠夢想公園正式落地。

    ◎從今年抖音發布的國慶旅遊大數據看,通過Dreamland等多元化娛樂內容的運營和傳播,阿拉善英雄會沙漠地質公園較平時的視頻數量增長了17倍,總播放量接近4000萬,讓阿拉善盟成為國慶期間的抖音「黑馬城市」,是抖音上除了天安門之外最火的景區。經過三年打磨,Dreamland的音樂節IP目前已有一些穩固的、可輸出的差異化元素,喚希文化也會在綜合考量並保證現場體驗自由的基礎上,落地更多自然場景,舞台、體驗和藝人陣容也會因地制宜進行設計。音樂節結束後已有不少國內外的合作方來接洽Dreamland的引進與落地,公司也積累了一定業務資源與經驗,對音樂節IP的初步梳理工作已經完成,做好了向外擴張的準備。

    ◎總的來看,西北演出市場和資源相對凌亂與匱乏,喚希文化自給自足地「養」出一個音樂節IP實屬不易。沙漠場景就像一把雙刃劍,雖然讓主辦方付出了相比城市音樂節來說更多的各類成本,卻也給足了Dreamland能夠獨當一面的自由和多元,也有媒體寄希望於其能成為「中國的科切拉」或「中國的火人節」。

    詳細全文:

    國慶假期期間,許多音樂和現場愛好者都在朋友圈密密麻麻的出遊狀態中刷到一組如夢似幻的煙花秀照片:在一個巨大、充滿未來感的舞台周圍,配合著不同色調與主題燈光的效果變換,各式各樣恢弘的煙花組合在半空綻放,轉瞬即逝的光影與舞台輝映,配合照片濾鏡,很容易讓人產生不真實感。很多看到圖片的網友心生嚮往,耐不住在社交平台上發問「這是在哪?我想去!」的確,現場圖片看上去很酷,更酷的是,這些煙花秀就發生在離銀川市區車程4小時的騰格里沙漠深處,一個名為Dreamland的國內電音節上。除了這些好看得不真實的煙花之外,音樂節還邀請了Moksi、Headhunterz、Lost Frequencies等藝人參與演出,在沙漠中佈置了巨大的藝術裝置,還在主舞台演出結束後設置了深夜到凌晨的室內舞台。另外,作為阿拉善英雄會項目配套娛樂的一部分,樂迷還能在電音節舞台附近的沙漠中安營扎寨,參與和觀看越野比賽、航空比賽、車展等多項賽事和文娛活動。

    不過和其他同期的一些音樂節活動比起來,Dreamland音樂節的知名度在國內並不算高。樂迷KKyo就向音樂財經表示,沙漠裡的現場體驗帶給她超出預想的震撼,但她之前並不知道這個音樂節,還是在朋友的推薦下才買了票,不遠千里前往參加。「我不懂越野,所以之前根本不知道沙漠裡有一個大型音樂節」KKyo表示,買票前搜索了一下才知道這個音樂節從2016年就已經開始舉行,她發現Dreamland前兩年的煙花秀照片也非常美,但是有關這個音樂節的信息真的不多。「我有個銀川的朋友,看到音樂節第一天之後我在朋友圈發的煙花和定位才知道有這樣的活動,和我說他想開車來玩,這也算是幫著主辦方安利了一把吧。」KKyo說。

    體驗不錯但信息不多,這並非KKyo的錯覺。Ddreamland音樂節的主辦方,位於寧夏銀川的喚希文化向音樂財經表示,為了讓Dreamland成為更完善的音樂節IP,公司這幾年確實沒有花太多成本進行宣傳,而是將精力和資源完全投入到舞台設計、現場執行等核心環節。經過三年的全力付出,今年Dreamland也迎來了一個發展拐點。據喚希文化推廣總監熊玥介紹,今年音樂節結束後已經有不少國內外的合作方來和公司接洽Dreamland的引進與落地,公司也積累了一定業務資源與經驗,對於音樂節IP的初步梳理工作基本已經完成,做好了向外擴張的準備。

    或許很多人會對喚希文化這個名字感到陌生,但其實能在許多近幾年熱門的電音和現場項目中找到這家公司的身影。根據其官網和公開信息,喚希文化的主要業務定調為電子音樂節及戶外大型活動的策劃製造及執行,旗下擁有傳媒公司、音樂廠牌、Club、Lounge酒店等綜合資產,從2014年成立至今,除了自有音樂節品牌Dreamland之外,也不同程度地主導或參與了百事可樂彩色跑、騰格里國際音樂節等現場演出活動。據熊玥介紹,喚希文化董事長兼聯合創始人吳冰是入行15年的DJ,公司核心團隊氣質相投,內部共設有七個部門,業務功能全面且分工明確,項目推進能力強,基本覆蓋了從內容產出到執行推廣等一系列現場演出業務。

    隨著近幾年國內現場演出市場的進一步擴大,穩定且熟練的執行團隊為喚希文化創造有效的收入來源。但在執行業務的過程中,吳冰和團隊也發現國內的電子音樂節同質化嚴重,樂迷們對城市化的場景已經有些審美疲勞,業內缺乏更多場景化的體驗。基於這樣的想法,吳冰和另一位聯合創始人兼CEO王琨決定打造一個有宏大場景與綜合體驗的音樂節,與此同時,從2006年開始舉辦的老牌越野活動「阿拉善英雄會」也正為缺乏多元化的文化娛樂內容煩惱。二者接觸後一拍即合, Dreamland沙漠音樂節於2016年在英雄會所在地騰格里沙漠夢想公園正式落地。

    在談到Dreamland這三年的IP打造過程時,喚希文化向音樂財經數次提到了「自有」和「自由」的概念。毫無疑問,從目前Dreamland向樂迷呈現的狀態來看,這是一個提倡「自由」體驗的音樂節,打破了以往在城市舉辦音樂節的很多體驗限制,英雄會的娛樂資源也為Dreamland提供了更多增值項目,樂迷可以在夢想公園裡徹夜看演出、揮旗互動、露營、體驗沙漠賽事等。樂迷KKyo甚至表示,從她飛機落地銀川,驅車前往沙漠時,音樂節的體驗就已經開始了,「四個多小時的自駕游,有音樂,還可以隨時停下來玩沙、拍照,這些都算是我的活動體驗。」

    有意思的是,Dreamland不僅想成為樂迷的烏托邦,同時也是喚希文化自身「烏托邦」的具象。熊玥表示,公司團隊內部對現場演出的舞台設計、執行等已經相對成熟,為了最大程度實現團隊對於一個綜合體驗音樂節的想法,喚希文化沒有接受任何項目或整體融資,基本上算是公司用其他項目的收入在「養」 Dreamland。而音樂節前兩年甚至沒有設置門票,從今年開始才開始賣票,這也是源於團隊「不想在音樂節調性還沒有打磨好的時候就用門票框住樂迷的想法」,而是想吸引更多樂迷先參與到活動中,獲得更多現場反饋與消費經驗。

    經過三年打磨,Dreamland的音樂節IP目前已有一些穩固的、可輸出的差異化元素。一方面,煙花秀、主舞台和今年新增加的室內舞台已經形成音樂節標準配置,喚希文化去年也與荷蘭老牌主辦方Q-Dance旗下Defgon.1音樂節的舞美團隊合作,進一步打磨主舞台的舞美燈光效果。另一方面,考慮到沙漠本身的「硬派」與「神秘、浪漫」氣質,Dreamland的藝人陣容也主要配合這兩種元素進行設置,例如這次兩天的壓軸Headhunterz和Lost Frequencies就分別對應了「硬派」和「浪漫」。據悉,Dreamland主舞台成本目前已經達到千萬量級,今後也會成為IP授權的重要主體,喚希文化也會在綜合考量並保證現場體驗自由的基礎上,落地更多自然場景,舞台、體驗和藝人陣容也會因地制宜進行設計。

    除了內容差異化帶來的IP預期之外,Dreamland也有一些不能忽視、急需解決的問題。例如有樂迷反饋說因為沙漠比較大,有時候一些服務要求無法得到及時滿足。在與團隊的探討中,喚希文化表示將進一步加強在沙漠等大範圍、氣溫變化較大的自然場景下的有效物流運輸,保證工作團隊物料後勤,使內外對接流程更流暢。音樂財經也在體驗過程中發現,阿拉善英雄會每年流量龐大,難免遇到堵車、停滯等現象,而許多樂迷對於自駕游模式的沙漠旅行體驗還比較陌生,在堵車時很容易無聊、焦躁。針對這個問題,音樂財經也建議場景化現場活動主辦方有效利用樂迷的路途時間和空間,通過提供預熱歌單、途中設置展位或演出台等方式,幫助樂迷完善現場體驗。

    瑕不掩瑜,在演出內容依舊表現出同質化趨勢的當下,「砸」了三年錢的Dreamland已形成自由狂野的IP氣質,需要做的就是繼續往前狂奔。從今年抖音發布的國慶旅遊大數據看,通過Dreamland等多元化娛樂內容的運營和傳播,阿拉善英雄會沙漠地質公園較平時的視頻數量增長了17倍,總播放量接近4000萬,這也讓阿拉善盟成為國慶期間的抖音「黑馬城市」,是抖音上除了天安門之外最火的景區。

    喚希文化向音樂財經表示「我們對Dreamland的願景是,打造一個以電子音樂為基礎、非常具有包容性的音樂節,包容性指的是音樂內容可以涵蓋電子音樂以外的其他音樂,以及還可以包含各種文化娛樂活動,例如電子競技、極限運動、塗鴉藝術、藝術裝置和藝術展等。」而在接收到許多合作方拋出的橄欖枝後,公司現在也已有信心開放對接更多資本和合作資源。熊玥透露,Dreamland還是會長期與阿拉善英雄會合作,將沙漠作為大本營,但也會把它做到更多國家和地區,比如泰國和日本等現在都有在接洽,未來也將考慮以IP授權作為Dreamland主要收入來源,還想和比較成熟的旅行社合作,專門為Dreamland打造適合的文旅線路。

    總的來看,西北演出市場和資源相對凌亂與匱乏,喚希文化自給自足地「養」出一個音樂節IP實屬不易。沙漠場景就像一把雙刃劍,雖然讓主辦方付出了相比城市音樂節來說更多的各類成本,卻也給足了Dreamland能夠獨當一面的自由和多元,也有媒體寄希望於其能成為「中國的科切拉」或「中國的火人節」。將來或未可知,但我們大可拭目以待。

    中國音樂財經

    https://bit.ly/2Sqp1V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