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線兩個月投後估值超13億人民幣,音遇竄紅帶動全新音樂社交?

  • 流覽次數:: 66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上線兩個月投後估值超13億人民幣,音遇竄紅帶動全新音樂社交?

      201901/0906:54

    ◎音樂社交平台音遇獲數千萬美元融資,本輪融資由紅杉資本和高榕資本共同領投,投後估值超2億美元。從去年9月20日陸續在各大應用商店開始內測,到11月正式上線時一度超越微信登頂蘋果App Store社交類免費榜。QuestMobile數據顯示,截至12月16日DAU為85萬,另有第三方數據顯示其DAU峰值已超過140萬。這些數字對一個露面至今短短三個月的APP來說足夠稱得上年度的創業黑馬。

    ◎排除傳統K歌軟體中都具備的演唱錄製功能,音遇就是將具有互動參與效果的線下接歌遊戲抽象成為音樂遊戲手機應用,通過勁歌搶唱、熱歌接唱與全民領唱三種互動模式,實現其「音樂+社交」的概念,這類「音樂社交」的模式不算新鮮。不過音遇的開發方北京有三逗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個專注年輕用戶的團隊,曾開發「專為手游打造」的輸入法軟體「66鍵盤」,同音遇一樣主打年輕潮流用戶,並獲得過今日資本數百萬美元的天使輪和A輪融資。

    ◎年輕群體更多擁有的是碎片化的時間,除非是職業主播、K歌網紅,沒有誰會闢出一大段時間獨自在K歌平台認真完整地演唱一首歌。而音遇中搶唱、接唱的模式,多人匹配進入房間後,系統放出歌曲前一句,用戶進行下一句接力,更多的是給用戶一種互動式的音樂遊戲體驗。不同於唱吧、全民K歌等軟體的用戶演唱,系統評分,音遇的入門門檻低,對用戶的嗓音與演唱技巧並不設限,同時其即時互動的新型K歌社交模式也更加真實。為吸引更多年輕的粉絲群體,在熱歌接唱欄目中設置了歌手專場,將用戶選擇歌曲分類的方式以選擇粉絲名稱進行,將有共同愛好的人群聚集。這樣看來其實音遇專注的是社交而不是K歌。

    ◎音遇目前的曲庫中,抖音歌曲佔很大一部分。不同於全民K歌背靠騰訊音樂的強大曲庫資源,音遇曲庫的匱乏很容易流失部分感興趣的用戶,如何做到更廣泛的品牌輸出將是音遇接下來要面臨的問題。此次音遇獲得的千萬美元投資,可能將會用在接下來的產品技術升級和多維的聯動內容開發方面。

    詳細全文:

    12月25日消息,音樂社交平台音遇獲數千萬美元融資,本輪融資由紅杉資本和高榕資本共同領投,投後估值超2億美元。

    從今年9月20日陸續在各大應用商店開始內測,到11月正式上線時一度超越微信登頂蘋果App Store社交類免費榜。同時QuestMobile的數據顯示,截至12月16日,DAU為85萬,另有其他第三方數據顯示,其DAU峰值已經超過了140萬。甚至平安夜當天,攀上iOS應用總榜第二名、社交榜第一名。這些數字和成績對於一個露面至今短短三個月的APP來說,「音遇」足夠稱得上本年度的創業黑馬。

    其實,排除了傳統K歌軟件中都具備的演唱錄製功能,音遇就是將具有互動參與效果的線下接歌遊戲抽象成為音樂遊戲手機應用。通過勁歌搶唱、熱歌接唱與全民領唱三種互動模式,實現其「音樂+社交」的概念。客觀來說,音遇這類「音樂社交」的模式並不新鮮。2012年移動KTV唱吧的橫空出世,上線10天用戶量破百萬;兩年後騰訊旗下唱歌短視頻社交平台全民K歌的強勢入股;更不要提越來越多唱歌類的直播平台;以及比音頻多一個維度的短視頻平台。初出茅廬的音遇哪裡來的勇氣可以從這些早已佔領用戶群體高地的產品中搶到份額?

    據悉,音遇的開發方為北京有三逗科技有限公司,團隊核心成員為頭條系創業者。該公司曾開發「專為手游打造」的輸入法軟件「66鍵盤」。這款軟件同音遇一樣,主打年輕潮流用戶,並獲得過今日資本數百萬美元的天使輪和A輪融資。

    一個專注年輕用戶的團隊總是了解年輕人心思的。如今的年輕群體更多擁有的是碎片化的時間,除非是職業主播、K歌網紅,或極少數的音樂發燒友,沒有誰願意闢出一大段的時間,獨自在K歌平台認真、完整地演唱一首歌。而音遇中搶唱、接唱的模式,多人匹配進入房間後,系統放出歌曲前一句,用戶進行下一句接力,更多的是給用戶一種互動式的音樂遊戲體驗。

    接歌不同於唱吧、全民K歌等K歌軟件,用戶演唱,系統評分。音遇的入門門檻低,對用戶的嗓音與演唱技巧並不設限。同時,其「RealTime」(即時互動)的新型K歌社交模式也更加真實。類似YY語音,聽過聲頻給用戶帶來最直接、快速的反饋。互動中不乏一些有表現欲的用戶會產出「沙雕接唱」,這會成為現成的素材,這一傳播優點更像是頭條系的另一大熱APP抖音。另外,為了吸引更多年輕一代裡的粉絲群體,在熱歌接唱欄目中,設置了歌手專場,將用戶選擇歌曲分類的方式以選擇粉絲名稱進行,例如「傑迷」、「JJ迷」、 「五迷」等,將有共同愛好的人群聚集。

    這樣看來其實音遇專注的是社交而不是K歌。這種與成人社交不同的遊戲化社交,也許相比傳統的人際關係,更能抓住「95後」、「00後」一代「社恐」的心理。但這種並不牢靠的社交關係,使得音遇與用戶的粘合度與尚未顯露的增值空間,暴露在日益受到的關注度下。

    遊戲玩法單一,而且接唱看似容易,其實對聽歌量、記憶力要求也很高。此外,音遇目前的曲庫中,抖音歌曲佔了很大一部分。不同於全民K歌背靠騰訊音樂的強大曲庫資源,音遇曲庫的匱乏也很容易流失部分感興趣的用戶。如何做到更廣泛的品牌輸出,也將是音遇接下來要面臨的問題。在全民娛樂的時代,與綜藝聯動或將成為音遇下一個潛在的新出口。

    浙江衛視曾經有一檔火遍全國的音樂遊戲類綜藝節目《我愛記歌詞》,接歌、領唱等環節與音遇的遊戲模式並無二致,播出當時也捧紅過一批節目中的領唱歌手。唱吧和全民K歌也都曾與湖南衛視聯合推出互動音樂綜藝《我想和你唱》,播出後廣受好評。以歌手在K歌平台發起與素人合唱,用戶投票的方式,選拔出優秀選手錄製合唱節目。舉例《我想和你唱》第三季,所有嘉賓吸引的全民K歌合唱人數累積高達5000萬。著實為這些平台帶起一波流量。

    除了擁有以「樂趣」為主的輕鬆互動,傳統K歌應用中演唱錄製的功能在音遇中同樣可以實現。另外用戶也可以為喜歡的音樂片段投票。所以音遇在一定程度上還是擁有其音樂上的專業度。此外,應用中的領唱版塊以及每週更新的「音遇HIGH唱榜」也將開啟平台的造星模式。某個端口的被發掘勢必會引來越來越多的「音遇」介入。此次音遇獲得的千萬美元投資,可能將會用在接下來的產品技術升級和多維的聯動內容開發方面。

     

    中國音樂財經

    https://bit.ly/2TsOq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