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眼銷量數位之外,數位專輯為音樂行業帶來了什麼訊息

  • 流覽次數:: 73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2001/3009:02

    ◎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2019年音樂行業,付費意識覺醒應該是不二之選。從年初各大平台推行付費試聽,再到年末周杰倫發行付費單曲引爆社交網絡。不難看出,在被盜版產業侵襲多年以後,國內用戶付費意識正在從養成變得越發普及。從近期第三方公佈的一份2019年數位專輯銷售數據統計也能略窺一二。
    ◎數位專輯的推出行之有效的拓展出一條全新的音樂行業變現路徑,改變了以往音樂行業單一付費模式。更重要的意義在於相比以往的訂閱制,在數位專輯模式中用戶的付費指向性更加明確,給藝人與粉絲之間搭建了一條更深的紐帶。實體唱片行業下行後,音樂邁入了數位時代,多數用戶不會再去音像店為了一張專輯排隊等候,科技給我們帶來便利的同時也讓我們失去對藝人和音樂的參與感。無疑,數專的出現給歌迷提供了這樣一片土壤,延續了粉絲和藝人從唱片時代起的情感維繫。
    ◎中國國國內音樂行業自唱片時代到數位串串流媒體,一直遵循的國際路線。而隨著以「數位專輯」等帶有中國特色的創新模式推動下,不僅多元化拓展國內的音樂產業,也進一步帶動海外串串流媒體音樂的發展。這或許也是中國音樂產業的一次絕地反擊。

    詳細內文:

    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2019年音樂行業,付費意識覺醒應該是不二之選。
    從年初各大平台推行付費試聽,再到年末周杰倫發行付費單曲引爆社交網絡。不難看出,在被盜版產業侵襲多年以後,國內用戶付費意識正在從養成變得越發普及。
    從近期第三方公佈的一份2019年數位專輯銷售數據統計也能略窺一二。
    根據榜單顯示,2019年數位專輯銷售額排名前十位的藝人分別是蔡徐坤、華晨宇、張藝興、李宇春、R1SE、王一博、周杰倫、Taylor Swift、火箭少女101、張雲雷,前十位銷售總額達到3.38億人民幣,相比去年1.18億的成績上漲近190%。
    顯然,數位專輯的熱銷除了用戶對於模式的認可之外,也能看出用戶為優質內容付費意願正在變得越來越強。
    另外,據統計,2019共發行數位專輯(未包含咪咕、蝦米數據)的歌手藝人為143位,而這一數位在2018年時僅為65,同比漲幅一倍有餘。說明付費數位專輯正在成為新的變現方式而被更多音樂人認可,甚至影響一些海外歌手/唱片公司的發行思路。今天日本殿堂級藝人木村拓哉數位專輯一經上線便迅速登上微博熱搜。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三方盤點的數位專輯銷量榜單中,排名前十的歌手中有八位均在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以下簡稱TME)平台發行上架。拉回到總榜來看,在TME平台上發行的數專銷售成績也要遠高於其他平台。
    TME是如何辦到的?
    我們為什麼需要數位專輯?
    不得不承認,過去國內的音樂環境並不健康,音樂人想通過音樂作品賺錢十分艱難。
    線上渠道單純的變成了宣發入口,音樂人只能通過線下演出賺錢,收入極不穩定。用戶付費環的缺失,長期來看並不利於行業發展。
    此前一位音樂人向娛樂資本論透露,音樂行業的核心問題在於,大部分從業者特別是音樂人,錢只有出沒有進,用戶不為音樂付費,音樂人沒錢賺,長此以往的結果勢必會對音樂創作有所影響。
    不過目前來看,音樂付費的渠道還相對單一,付費會員以及付費音樂包依然是各大音樂平台推行的主流。行業需要一個新的商業模式出現,而音樂人也需要豐富自身的變現方式。
    直到2014年年底,從周杰倫《哎喲,不錯喲》開始,TME嘗試跟周杰倫合作開始推出一種全新的數位音樂消費模式,即數位專輯。
    數位專輯的推出行之有效的拓展出一條全新的音樂行業變現路徑,改變了以往音樂行業單一付費模式。更重要的意義在於相比以往的訂閱制,在數位專輯模式中用戶的付費指向性更加明確,給藝人與粉絲之間搭建了一條更深的紐帶。
    實體唱片行業下行後,音樂邁入了數位時代,多數用戶不會再去音像店為了一張專輯排隊等候,科技給我們帶來便利的同時也讓我們失去對藝人和音樂的參與感。無疑,數專的出現給歌迷提供了這樣一片土壤,延續了粉絲和藝人從唱片時代起的情感維繫。
    在TME首創「數位專輯」的模式後,隨著發行數量和銷售額的激增,目前已經得到行業和用戶間認可,成為了當下主流。自2014年周杰倫伊始,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歌手藝人加入了數位專輯行列,風格類型也越發多樣化。
    簡單概括來說,數位專輯的出現給藝人和歌迷提供了更深的紐帶連接,同時也間接完成了對用戶付費意識的培養,讓用戶開始為好的內容付費,也給音樂人樹立起好的內容是有市場價值的信心,更直觀的收益帶給相關從業者以正面鼓勵。
    綜合能力是賦能數位專輯的關鍵
    在第三方盤點的2019年數位專輯銷售額榜單,排名前十的專輯/單曲,TME發行的佔據了八席;從另一個緯度來看,在數位專輯銷量榜單,排名前五的作品,TME發行佔據其中四席。
    這也從側面反應出在當下數位專輯領域,TME更具有優勢。作為數位專輯模式開創者,TME的曲庫風格更加多元,覆蓋用戶規模也更廣闊,一定程度上給了數位專輯生長的沃土。
    另外針對粉絲用戶群體的運營上,TME也率先制定出了一套玩法。比如在2014年最早上架周杰倫數位專輯《哎喲,不錯哦》中,用戶付費購買後不僅可以收聽下載新專中的歌曲,而且還可以獲得專屬銘牌給予其群體認可,除此以外還有歌手獨家告白、寫真以及內幕花絮供粉絲解鎖。
    再如,今年《陳情令》影視OST的大獲成功也離不開平台方TME的運營,在購買了相應的數位專輯之後,粉絲也能隨之獲得高清劇照、配音演員CV以及藝人獨家花絮等音樂專屬外的「福利」。
    不僅對歌迷粉絲運營精耕細作,對於歌手藝人方面,TME同樣不遺餘力。
    比如在今年「數專」銷量冠軍蔡徐坤上架《YOUNG》之前,已經在TME各個平台中多有宣推;海外歌手Taylor Swift新專上架前夜,TME也為其與中國樂迷搭建了表達和互動平台,並為新專輯《Lover》在廣州組織了面對面的歌迷見面會;也進而推動《Lover》在24小時內銷量達到近600萬首。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佟雪娜在此前活動中表示,TME通過數位專輯形成了一個‘數位專題+’的戰略,形成了多元化的音樂娛樂生態。」從而也證明中國數位音樂的用戶會傾向於為優質內容的資源和用戶體驗的付費,「數位專輯銷售成為數位音樂營收的增長點,這是未來的發展趨勢。」
    在數位媒體時代Z世代勢必成為內容消費主流,而根據中國音像與數位出版協會音樂產業促進工作委員會今年發佈的《2019中國音樂產業發展報告——數位音樂產業發展專題報告》中指出,90後的消費群體注重精神需求、時間效率和自我提升,消費傾向於高共鳴、國際化、融合化的音樂風格,更顯著的特點在於這一代消費者的社交傾向更強,年輕用戶更願意為了帶有社交屬性的優質內容付費。
    可以明確的是,中國未來數位音樂的發展將會越來越偏向於社交娛樂屬性。而TME以「音樂」為核心,滿足用戶聽、唱、看、玩等多種需求的文化娛樂生態無疑更能得到年輕用戶的認可。
    付費搭建、產業聯動,中國音樂產業價值凸顯
    正是得益於TME多年來在數位專輯上的深耕佈局,所以在其平台上動輒出現銷量上千萬的作品也就不足為怪了。而對於TME更重要的點在於,數位專輯在拉近用戶距離的同時也作為觸點創造出更大的價值。
    以上述《陳情令》OST為例,結合彼時影視劇的大熱,這張數位專輯在上線伊始便引發購買熱潮,發佈九個小時以後,銷量突破了270萬首。截至12月銷量突破3118萬首,創造了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影視音樂專輯類別中歷史最好成績。
    影視以外,TME也在探索音樂與其他領域的結合。比如在和目前大熱的手游《王者榮耀》的結合上,TME促成超人氣天後張靚穎為遊戲中西施英雄演繹了主打歌《幻紗之靈》,空靈的海豚音與古典樂器交融協奏,逐漸勾勒出一首少女英雄的成長史詩。此外,還有霍尊演唱的英雄同名主打歌《莊周》,陳雪凝演繹的《王昭君》。
    遊戲和音樂聯動背後,也激發了粉絲的參與熱情。在虛擬男團無限王者團推出王者榮耀四週年主題曲《千燈之約》不久,評論區便迅速被粉絲「攻佔」。在近期公佈的《2019騰訊娛樂白皮書》中顯示,《千燈之約》的熱評度名列榜首。
    通過深入挖掘各遊戲IP內核,TME聯合遊戲IP推出多首不同維度的跨界作品,如《王者榮耀》英雄主打歌、《天涯明月刀》門派主題曲、《亂世王者》玩家故事主題曲等,這一系列音樂作品深度加持各大遊戲IP,將遊戲世界觀進一步豐滿,逐步形成了立體化的遊戲音樂矩陣。
    《陳情令》OST和《王者榮耀》主題曲的成功並不是個例,背後則是TME通過「內容共創」策略,以遊戲、影視等行業帶動音樂相互賦能「TME+」正在構建以優質音樂內容為核心、深度連接音樂與相關文化娛樂行業的整體化產業體系。以上半年劉宇寧發佈的《乞丐》為例,新歌一經上線便迅速霸佔了各大音樂排行榜,歌曲的分享數、評論數一次次刷新著記錄。
    同時為了構建起良性內容生態,激勵音樂人創作,TME也搭建了一整條原創音樂人扶持計劃,其中就包括針對原創音樂人宣發包裝的原力計劃、偏向產業向的月亮沙龍、聚焦線下演出原力派對等。除此以外,TME也為原創音樂人在作品發行、宣傳推廣、數據管理、演出支持、作品收益、版權管理與維護、教育培訓帶來服務,幫助音樂人在線上/線下全方面賦能,使其更專注於創作,為國內音樂行業帶來一系列良性循環。
    根據國際唱片協會IFPI發佈的《2019年全球音樂產業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已經躍居成為排名第七的音樂消費市場,這無疑對國內音樂產業發展提出了更高要求。過去在盜版、國民付費意識、唱片下滑等種種問題的困擾下,中國的音樂行業缺失的不止於商業層面,而是一整套行業規範。只有樹立起一個規範模板,並以音樂為核心拓展出新的場景、模式,才能真正激活國內音樂市場的發展潛力。無疑,這也是TME正在做的事情。
    數位專輯的出現便是TME等平台作出的「特色化」的創新嘗試,甚至影響了海外音樂產業的發行思路。以日本為例,長久以來,日本唱片行業與全球」數位化」趨勢相反,實體唱片銷售仍佔大頭。據日本唱片協會(RIAJ)數據顯示,2018年日本實體音樂銷售額是數位音樂銷售額的3倍,這也導致日本唱片公司以及歌手藝人對數位專輯並未引起足夠關注。
    而在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的不斷推動下,隨著中國串串流媒體市場的日漸蓬勃,日本唱片行業也開始越來越多的擁抱數位專輯模式。今天日本代表性藝人木村拓哉首張個人專輯《Go With The Flow》透過中國串串流媒體平台上架發售,便是其中的最佳例證。我們相信,這也將會促進更多國際化的優質內容通過音樂串串流媒體平台,與廣大中國樂迷「見面」。
    長久以來,中國國國內音樂行業自唱片時代到數位串串流媒體,一直遵循的國際路線。而隨著以「數位專輯」等帶有中國特色的創新模式推動下,不僅多元化拓展國內的音樂產業,也進一步帶動海外串串流媒體音樂的發展。這或許也是中國音樂產業的一次絕地反擊。

     

    騰訊網
    https://bit.ly/2FUQHg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