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觀眾為導向,能否打開中國音樂劇市場?

  • 流覽次數:: 144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以觀眾為導向,能否打開中國音樂劇市場?

      201906/2604:24

    ◎大型音樂劇運營團隊北京環球百老彙在官博宣布,選擇演員白百何作為李宗盛音樂劇女主角,由東尼獎最佳導演得主John Rando執導並參與編劇工作,旨在打造最優質的原創頭部華語音樂劇作品。而自湖南衛視的音樂綜藝《聲入人心》播出後,一批優秀的音樂劇演員逐漸進入大眾視野。音樂劇這個在中國之前相對來說較小眾的領域,漸有「門庭如市」的趨勢。該節目組聯合保利演出進行演唱會巡演,在開票後迅速被一搶而空,衍生微博討論額達60萬。

    ◎中國音樂劇商業模式目前主要有三種:引入國外劇團駐演、原創音樂劇及引入製作中文版音樂劇,然而當前無論是觀眾還是市場都遠遠談不上成熟。音樂劇演員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中國市場這樣的趨勢也越來越明顯,在卡司選擇時愈加傾向一些具有更高知名度、擁有廣大粉絲群體的明星演員。《聲入人心》的爆紅將一批優秀的音樂劇演員推到大眾的視野範圍內,幾位演員鄭雲龍、阿雲嘎等在節目播出後,微博關注量幾乎直線上升。

    ◎音樂劇偶像化或許在一定程度上稀釋了音樂劇的質量,但對整個音樂劇產業來說,這是一種市場必須經歷的、以觀眾為導向的發展之路。對觀眾來說這本就不是一個低門檻娛樂方式,而對製作方來說,吸引觀眾進入市場,培養觀眾養成觀看音樂劇的習慣只是一個開始。評判一部音樂劇作品是否成功要看它能演多久,一部持續上演的作品,好故事是最核心的;在此基礎上,看能不能有觀眾走出劇場哼的歌;能不能對中國觀眾有共鳴和普世價值。

    ◎面對以觀眾為導向的趨勢,尤其是音樂劇演員日益偶像化的現象,有人隱隱擔憂這對音樂劇的發展是一件好事嗎?其實觀眾的不成熟,尤其是為知名度而來的這群觀眾的不成熟帶來最大的一個問題,是行業評價系統的紊亂。小到一個劇目的質量評判,大到觸犯行業底線的行為,沒有辦法有一個明確的體系和標準。但其實所有的行業標準都是慢慢試探;所有的觀眾培養都是從不成熟到成熟。作品與事件的爭議聲,其實就是行業不斷試探、不斷規範的過程寫照。

    詳細全文:

    5月7日,大型音樂劇運營團隊北京環球百老彙在官博宣布,將選擇演員白百何作為李宗盛音樂劇的女主角。在製作團隊上,選用了由「戲劇界奧斯卡」托尼獎最佳導演得主—美國百老匯導演John Rando執導並參與編劇工作。旨在打造最優質的原創頭部華語音樂劇作品。官方宣傳稱,目前團隊正傾力打造「超級明星版」李宗盛作品音樂劇:「邀請業內一線藝人加盟,讓更多的觀眾了解,音樂劇是一個大家都可以走進去,去欣賞的精神享受。

    而自湖南衛視的重磅音樂綜藝《聲入人心》播出後,一批優秀的音樂劇演員逐漸進入大眾視野。音樂劇這個在國內之前相對來說較為小眾的領域,漸有「門庭如市」的趨勢。近日,該節目組聯合保利演出進行了演唱會巡演,除了六名首席,其他人氣選手也作為嘉賓參與到巡演中來,在開票後迅速被一搶而空,僅衍生微博的討論額就達60萬。聚橙集團的董事長在採訪中聲稱:作為音樂劇在中國才剛剛開始起步。要得到很多一般人的關注,讓他們走近關注音樂劇,沒有人會排斥用明星去引導觀眾進入劇場。

    國內音樂劇商業模式目前主要有三種:引入國外劇團駐演、原創音樂劇以及引入製作中文版音樂劇。然而,不可否認的現狀是,當前無論是觀眾還是市場都遠遠談不上成熟:國內音樂劇教育存在著不少盲區與誤區,對音樂劇的認知過分局限,僅限於一般熟識的四大名劇《貓》、《歌劇魅影》、《悲慘世界》和《西貢小姐》。在綜藝《聲入人心》的播出期間,上海文化廣場曾舉行過一個隨機採訪,詢問「歌劇」與「音樂劇」的區別,回答正確的受訪者寥寥無幾。在大部分觀眾還處在懵懂的階段時,如何吸引觀眾走進劇場成為了「長夜漫漫路迢迢」的第一步。

    音樂劇演員作為劇目的表達者,在一部作品的完成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音樂劇演員需要具有聲樂、舞蹈、表演等綜合技能,對演員的綜合素質要求極高,因此演員的選擇往往關乎到一個劇目的成敗。在韓國,最常見的方式是邀請娛樂界的明星跨界參加音樂劇的演出。韓國嚴格成熟的藝人培養模式,讓每一位出道的韓國藝人都具備演、唱、跳全方位的專業素養,能夠滿足音樂劇行業對演員聲樂、舞蹈、表演的專業素質要求。同時韓國音樂劇的發展主要依託大型娛樂公司,這些娛樂公司擁有橫跨傳媒、電影、電視的完整生產鏈,能在很大程度上為音樂劇目提供票房號召力度,節省製作與宣傳成本。

    國內市場中這樣的趨勢也越來越明顯。目前在國內中文版音樂劇或是原創音樂劇的製作時,在卡司選擇時愈加傾向於選擇一些具有更高社會知名度、擁有更廣大粉絲群體的明星演員,來為劇目贏得更多的市場。2000年之前的香港地區音樂劇的發展,其中就少不了流行樂壇歌手的貢獻,香港和華人地區第一套廣為人知的原創現代音樂劇《雪狼湖》由張學友參演,《我和春天有個約會》金牌作曲人鍾志榮在幕後參與製作。經常為TVB唱主題曲的羅文,曾參演音樂劇《柳毅傳書》。2018年的音樂劇市場中,不少在歌壇、螢幕中活躍著的藝人們出現在音樂劇舞台上:中文版音樂劇《週日戀曲》的主演譚維維、婁藝瀟;IP改編劇《白夜行》的主演韓雪;中文版《媽媽咪呀》主演TVB演員陳松伶。

    在音樂劇發展成熟的地區如百老匯、倫敦西區等地,音樂劇演員的選拔與競爭體系非常健全。音樂劇演員更像是一種「自由職業」,每部劇在籌備初期會發布演員招募信息,演員通過面試來獲取角色。這幾年西區音樂劇演員的選拔也出現一種新趨勢:即「人氣選手」和普通人參演的「電視選秀」。雖然這種做法也有爭議,但吸引很多首次進劇院的年輕人。2006年底至今上演的幾個大型音樂劇《邪惡女巫》、《音樂之聲》、《霧都孤兒》等,主角都是通過BBC電視選秀選出的。

    《聲入人心》的爆紅,將一批優秀的音樂劇演員推到了大眾的視野範圍內。在綜藝中表現出眾幾位的演員鄭雲龍、阿雲嘎等人,在節目播出後,微博關注量幾乎直線上升,主演的幾部劇目在開售後屢遭秒空,從連刷二三場為起步,到樂池票區最貴的座位也一搶而空,粉絲們幾乎上演了一齣「迷戀式消費」。在不久前剛剛落下帷幕的「演藝大世界—2019上海國際音樂劇節」中,上海文化廣場舉辦了為期三個月的音樂劇歌唱大賽。該比賽在各大社交平台進行宣傳,並聲稱人氣演員將參與《演藝大世界—2019上海國際音樂劇節》的閉幕式演唱,選拔出的優秀選手將有機會參與文化廣場未來兩年製作的音樂劇目,入圍決賽的選手將全部吸納進入文化廣場音樂劇人才庫。可以預想到,在這樣「參與式」的方式下,觀眾會產生一種強烈的參與感與歸屬感,或者說,是一種內心認同感。

    說是立杆見影也好,厚積薄發也好,這樣的方式在今年取得了顯而易見的豐收:上海文化廣場2019年第一季度會員增長達3萬人;原創華語音樂劇六劇套票在一小時內售罄;下半年的引入劇目《巴黎聖母院》經三輪開票之後依然供不應求。18年前《悲慘世界》第一次走進上海,為中國觀眾打開了海外音樂劇的大門,當時《悲慘世界》節目冊上的廣告語寫得比較模糊,把這齣誕生於英國倫敦西區也曾在美國紐約百老匯上演過的音樂劇,籠統稱呼為「百老匯之王」。哪怕到了現在,這樣的現象也很明顯,「大家都知道百老匯,但是100個人當中95個人根本說不清楚什麼是百老匯,這只是一個文化標籤。」甚至即便是「百老匯」的抬頭,在一些音樂劇市場尚未完全打開的地區也會遭遇「遇冷」,2018年原版《吉屋出租》巡演到四川地區時,遭遇「售票難」的情況,不少四川當地演出管理人員表示,觀眾「只認大IP」的現象尤其明顯。而在今年,不久前世界經典原版音樂劇《貓》在四川首輪開票時,不出半個小時便售罄,多價位門票不出兩分鐘被搶光。

    《聲入人心》之後,很多人都覺得:現在無論是演員還是劇目本身,都越來越呈現一種「偶像化」的現象。其實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一個劇目如果本身不具備一定的知名度,演員缺少名氣,在市場沒有完全打開,很多觀眾尚不了解這個領域時,怎樣吸引他們進入劇場呢?尤其相對於其它娛樂方式來說,音樂劇高昂的票價和兩三個小時的觀劇時間,帶來了相當的時間成本和金錢成本。音樂劇偶像化或許在一定程度上稀釋了音樂劇的質量,但對於整個音樂劇產業來說,這種稀釋是一種市場必須經歷的、以觀眾為導向的發展之路。弊有之,但利也許更多。

    對觀眾來說這本就不是一個低門檻娛樂方式。而對製作方來說,吸引觀眾進入市場,培養起觀眾養成觀看音樂劇的習慣只是一個開始。我們必須承認,音樂劇這種藝術形式:且唱,且舞,且演,是一種非常有感染力的表現方式,「情動於中而言於行,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如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當觀眾親臨感受過這樣的表達方式,他們會用這樣方式表達出來的故事產生一種情緒共鳴,這也是吸引觀眾反覆走進劇場的關鍵所在。評判一部音樂劇作品是否成功要看它能演多久,那麼一部持續上演的作品就不能僅僅停留在是否能講一個明白的故事:在社交網站、垂直興趣平台如此發達的當下,要得知一個劇目的情節實在太過容易。當好故事已經不足以支持下去的話,一部劇目應該怎樣做到餘音繞樑?

    七幕人生音樂劇的創始人楊嘉敏曾在採訪中表示,如果一個劇的生命力在中國市場可以達到五年以上才會去選擇這個作品。因此好故事是最核心的;在此基礎上,看能不能有觀眾走出劇場哼的歌;能不能對中國觀眾有共鳴和普世價值。我們可以大膽地總結,國內音樂劇市場的「長治久安」需要具備的是一種「中國式娛樂精神」,尤其是面對音樂劇這樣一種集唱、跳、演於一身的表演藝術,它是一種解放天性的娛樂方式。我們有那麼悠久的人文歷史的積澱,如果能用這樣的方式喚起並且感知,才算是真正回到本源去探討問題。

    面對以觀眾為導向的趨勢,尤其是音樂劇演員日益偶像化的現象,有觀眾隱隱擔憂:大量尚未成熟的觀眾湧入市場,對音樂劇的發展真的是一件好事嗎?其實觀眾的不成熟,尤其是為知名度而來的這群觀眾的不成熟帶來最大的一個問題,是行業評價系統的紊亂。小到一個劇目的質量評判,大到觸犯行業底線的行為,沒有辦法有一個明確的體系和標準。但其實反過來想想,所有的一個行業標準都是慢慢試探;所有的觀眾培養都是從不成熟到成熟。藝術作品本無對錯,英國音樂劇文本的考究、法國音樂劇的浪漫灑脫、美國音樂劇的華麗炫目,在不對胃口的觀眾眼裡,可能都有「質量問題」。作品與事件的爭議聲,其實就是行業不斷試探、不斷規範的過程寫照。

    至於因為觀眾湧入帶來的種種行業弊端和缺乏專業度的事件,須知在一個行業奔向市場,野蠻生長的過程中,永遠不可能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之前沒發生過,要麼是圈層外的觀眾不知道,要麼是市場太年輕未經歷這些。一個劇目是否能經受住市場考驗,關鍵還是在於觀眾是否允許這樣的作品存在於市場。面對這樣的趨勢,觀眾與市場一起經歷這些爭議,這些挫折,不良的現象與問題一定會得到反制,這是一個共同成長的過程。音樂劇市場的成熟之路道阻且長,需要長久的關注度和從始至終的正義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觀眾。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pse.is/JYG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