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被罰10億美元,我們何時能與國際接軌?

  • 流覽次數:: 238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侵權被罰10億美元,我們何時能與國際接軌?

      202001/0203:03

    ◎美國弗吉尼亞州電信服務公司Cox Communications,因用戶的侵權盜版超過1萬首音樂作品而產生的連帶責任,被判罰必須向原告,即被侵權音樂公司索尼、華納、環球以及EMI等在內53家唱片公司,支付1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70.2億元)的賠償金。
    ◎RIAA(美國唱片業協會)在此次訴訟過程中,為其許多成員處理此案提供了幫助,RIAA希望這個判決可以刺激其他互聯網服務提供商改變其反盜版政策。協會首席法務官Kenneth Doroshow指出:「陪審團的裁決傳遞了一個明確的信息——Cox和其他互聯網提供商如果未能履行其處理網絡盜版的法律義務,將被追究責任。」
    ◎目前中國國內行業背景下,更多的是沒有專業團隊管理和指導、沒有經濟支持、無法對自己的音樂作品進行全面監測的獨立音樂人。很顯然,被侵權方起訴流程繁瑣、起訴時間跨度大、侵權方違法成本低,這些都是音樂人維權困難的主要原因。對比海外類似案件中動輒幾十萬美元的賠償,中國國內的侵權成本真的太低了,維權環境真的太難了!

    詳細內文:

    如果有一天,成本變成10億美元,「白嫖」們還會選擇侵權嗎?
    12月20日消息,美國弗吉尼亞州電信服務公司Cox Communications,因用戶的侵權盜版超過1萬首音樂作品而產生的連帶責任,被判罰必須向原告,即被侵權音樂公司索尼、華納、環球以及EMI等在內53家唱片公司,支付1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70.2億元)的賠償金。
    案件描述中,利益相關人士抱怨,Cox不僅對平台上盜版音樂的出現不予管理,沒有終止侵犯版權的行為,還從這一持續的侵權行為中獲得了實質性的利益。而與此同時,唱片公司和其他權利人承擔了損失和費用。
    在本月初該案的庭審階段,各方積極捍衛自己的立場。原告稱,Cox對其盜版侵權用戶的行為視而不見,而Cox反駁,這一審判並沒有責怪到真正侵權的人。裁決認為,Cox的連帶責任適用於原告唱片公司聲稱受到侵犯的所有10017個受版權保護的作品。每個侵權作品獲賠99830美元,因而總賠償金額為10億美元。
    RIAA(美國唱片業協會)在此次訴訟過程中,為其許多成員處理此案提供了幫助,RIAA希望這個判決可以刺激其他互聯網服務提供商改變其反盜版政策。協會首席法務官Kenneth Doroshow指出:「陪審團的裁決傳遞了一個明確的信息——Cox和其他互聯網提供商如果未能履行其處理網絡盜版的法律義務,將被追究責任。」
    這已經不是該平台第一次因侵權被告。去年,Cox剛解決了與BMG的盜版責任訴訟官司,被要求賠償對方25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75億元)。Cox目前已經宣佈上訴,認為這樣的判決結果「不公正且賠償金額過高」。
    一首歌賠10萬美金,約合人民幣70.2萬元,1萬首歌,賠10億美金。
    在美國,一場版權官司會讓侵權者賠得輸掉「底褲」。但是在國內,維權難、侵權成本低依然困擾著音樂行業的發展。20200102 5 1

    20200102 5 2


    △侵權案例不完全統計,來源:新聞報道、法院判決
    音樂財經(ID:musicbusiness)蒐集了2000年至今,海內外公開的音樂侵權判決案例。從數據來看,海外版權市場較為健全,近20年公播侵權訴訟為數不多,更多的是個人音樂作品的侵權,國內典型訴訟類型則與之不同。
    眾所周知,國內曾經很長一段時間處於盜版CD\VCD泛濫、音樂免費下載的版權混亂時期。
    在大街小巷音像店、小超市充斥著盜版CD傳出的「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之後,2007年,因《兩只蝴蝶》《你是我的玫瑰花》等歌曲火遍大江南北的龐龍開啓維權之路。其經紀公司鳥人藝術推廣有限公司起訴齊魯電子音像出版社、桂林鴻瑞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等單位的11起著作權侵權糾紛集中宣判,共判決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44.5萬元。
    2007年,科藝百代股份有限公司、EMI集團香港有限公司、環球唱片有限公司、環球國際唱片股份有限公司、新力博德曼音樂娛樂股份有限公司、正東唱片有限公司、華納唱片有限公司、華納唱片公司、百代唱片有限公司、索尼博得曼音樂娛樂和水星唱片有限公司11家國際知名唱片公司,曾聯合起訴雅虎中文網站,向公眾侵權提供他們享有錄音製作者權的47張專輯共計233首歌曲。
    十幾年前的這起案件,最終判決雅虎刪除與原告主張權利的229首涉案歌曲有關的搜索鏈接,賠償原告人民幣21萬余元。(平均每首侵權作品900余元)
    其實在「雅虎案」前後,也曾出現過類似案件,結果則更為不同。2005年,國際唱片協會以百度MP3侵權為由,將百度訴上法庭,最終法院以證據不足判處國際唱片協會敗訴。2008年,國際唱片協會收集了新的證據後,再次與百度對簿公堂。最終法院認為,百度向大眾提供的是搜索引擎服務而非侵權MP3音樂,搜索合法,因此不承擔任何賠償責任。
    隨著國內知識產權保護與音樂內容付費意識的不斷增強,大眾對於音樂版權的認識早已不局限於是否存在「詞曲抄襲」。更多音樂人開始認識到,保護自己作品被傳播和被使用的權益也是在當今串流媒體信息時代,不可忽視的重要維權方面。
    侵犯版權是指不經作者或其他版權所有者許可,擅自使用他人受版權保護的作品的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七條,有下列侵權行為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一)未經著作權人許可,發表其作品的。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五條的規定,承擔侵權責任的方式主要有: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返還財產、恢復原狀、賠償損失、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以及恢復名譽。
    商業廣告改編歌詞侵權
    2016年,「董明珠自媒體」公眾號發佈文章,推出改編《因為愛情》電飯煲篇,還配以1分零3秒的音頻。隨後歌曲詞曲作者小柯在微博怒斥對方不尊重音樂,並起訴格力集團董事長董明珠侵權《因為愛情》歌詞,要求賠償500萬元。
    小柯也同時承諾,獲賠款項將全部捐贈給音樂維權機構華樂成盟。事發後該公眾號刪除了文章併發微博致歉,承諾承擔相關法律責任。然而究竟500萬有沒有賠公眾卻也不得而知。
    綜藝節目的翻唱侵權
    近年來,隨著音樂綜藝節目的爆發,節目中改編演繹版本的歌曲層出不窮。但節目中使用歌曲的版權問題也一直隱患不斷。
    今年的《一起樂隊吧》節目中,錢正昊、蔣敦豪翻唱哪吒樂隊《環形公路》涉嫌侵權。《跨界歌王》《歌手》《中國新歌聲》等都曾發生過侵權事件。音樂綜藝節目侵權頻頻發生,是難獲授權還是節目製作方版權意識差?創作者為什麼總是在微博維權,卻又總是不了了之?
    運營商侵權
    2018年,中國電信彩鈴網站「愛音樂」採取「先使用,後認領」的方式,嚴重損害著作權人權益,被音著協狀告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4萬余元。
    短視頻MCN音樂侵權
    今年,VFine Music起訴papitube短視頻配樂侵權被稱為「MCN商用音樂侵權第一案」。該案一審宣判後,VFine Music也原因4000元的經濟損失及3000元合理支出,甚至無法覆蓋取證成本而繼續上訴。
    商業空間背景音樂侵權
    商業空間背景音樂早已是歷年侵權事件的重災區。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音樂產業促進工作委員會首次發佈的《2019中國音樂產業發展報告音樂表演權收入與音樂播放同步收入專題報告》中顯示,2018年背景音樂侵權的訴訟案件佔年度案件總量的34.68%。
    「每一次裝無辜,每一次對不起,都是一次寒心,都是逼音樂行業去死……沒有版權,音樂之路又在何方。」2018年6月,林海在微博中這樣寫道。
    這起「林海狀告海底撈」的熱搜事件中,海底撈未經允許在店內循環播放了林海創作的多首古風音樂作品。最終也隨著海底撈一紙「已停止播放,這樣可否?」的荒唐回應而不了了之。
    直播行業興起,主播在直播間通過唱歌等才藝展示的方式獲得粉絲打賞,商業空間也隨之從線下向線上延伸。
    上周剛「落戶」B站的馮提莫,去年在鬥魚直播間直播互動期間,侵權播放了歌曲《戀人心》片段。之後,音著協將鬥魚訴至法院,鬥魚被要求賠償經濟損失2000元及因訴訟支出的合理費用3200元。
    「維權太難了。」時任某維權男歌手經紀人的遲斌曾感嘆過。他們與《明日之子》的侵權糾紛從2018打到了2019。300萬的訴求最終也被法院「砍」到20萬。
    美國作為全世界音樂產業最發達的地方之一,public performance organizations(公開表演管理權集體管理組織)在整個產業鏈條中功不可沒。
    大多數音樂人或版權所有人會將自己版權的監管工作委託給PROs,由它們代表自己徵收第三方公開表演等場合中產生的版稅,再通過透明渠道進行分配。而多家PRO都受consent decrees(和解協議)約束,也防止了一家獨大的局面,容易形成良性競爭。
    目前中國國內行業背景下,更多的是沒有專業團隊管理和指導、沒有經濟支持、無法對自己的音樂作品進行全面監測的獨立音樂人。
    很顯然,被侵權方起訴流程繁瑣、起訴時間跨度大、侵權方違法成本低,這些都是音樂人維權困難的主要原因。
    對比海外類似案件中動輒幾十萬美元的賠償,中國國內的侵權成本真的太低了,維權環境真的太難了!

     

    中國音樂財經
    https://bit.ly/3539Yp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