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韓國的選秀鬥獸場上,AKB的櫻花妹怎麼都成了楊超越?

  • 流覽次數:: 70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到了韓國的選秀鬥獸場上,AKB的櫻花妹怎麼都成了楊超越?

      201807/1608:10

    ◎韓國節目第三季《Produce48》已進行到第二期,這檔由韓國Mnet電視台製作的音樂節目,捧紅了周潔瓊、賴冠霖、崔丹尼爾等人氣選手,在第三季《Produce48》中改變玩法:集結韓國女團練習生及日本AKB48和姐妹團成員。不過在首輪分級完成後發現,遠渡重洋的日本選手幾乎全軍覆沒。韓國與日本的偶像文化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派系,韓系偶像是以唱跳俱佳為基本要求的業務型選手,在殘酷的練習生體制打磨下,能生存下來的都是一把好手。但日系偶像一直走的是元氣甜美路線,唱歌、舞蹈方面的欠缺絲毫不妨礙高人氣。當養成模式登上練習生模式的擂台,在韓國的選拔標準之下,櫻花妹們瞬間成了老師眼裡最差的一屆學生。

    ◎AKB48成立於2005年,由秋元康擔任總製作人,名字取自宅男文化聖地秋葉原AKIBA。AKB48成立時便準確地將目光鎖定崛起的Otaku(禦宅族)市場,無論是音樂編曲、歌詞創作、舞蹈服裝還是握手會,目標是最大化的滿足禦宅族群體的審美偏好和他們對未來生活的美好想像。隊員甄選完畢後僅培訓一個月就登上AKB劇場,後期所有隊伍都是參照這種半成品模式。BBC紀錄片《Sexless in Japan》中顯示,18歲到34歲的日本年輕人中,64%沒有交往對象,甚至對現實中的異性無興趣,更願意將感情寄託在虛擬角色或偶像身上。這就不難理解AKB系偶像主要核心競爭力在展現可愛,營造快樂氛圍,歌舞只是完成這個目的的方式之一。

    ◎韓國完全不同。自金大中提出「文化立國」以來,流行文化成了國家層面的戰略,偶像則是對外輸出的戰略性文化商品,歌舞等綜合實力必須是第一標準。三大公司SM、YG、JYP都有成熟的選拔培養體系,通過線下選秀發掘優秀的年輕人,經歷3-5年甚至更久的練習生階段才可出道,公司內部也有殘酷的淘汰機制,最後能生存下來的都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競爭激烈的韓國偶像行業更新換代速度極快,僅去年就有57個男女團體出道,本國市場消化不了,這也是為什麼韓國經紀公司很早就開始拓展海外,21世紀的第二波出海戰略主打的地區就是日本。

    ◎在日本這一方,今年AKB總選舉第一名和第三名的松井珠理奈和宮脇咲良都參與這次選拔,可見AKB對此次合作的重視。宮脇咲良雖已是新一屆的王牌,知名度卻不夠響亮,AKB給她的資源可能已到達天花板,她需要《Produce 48》這樣的機會來提升知名度。且此次節目的投票規則是韓國觀眾只能投日本選手,日本觀眾只能投韓國選手,透過節目提高曝光的同時又打開韓國(日本)市場。對危機意識強烈的AKB創始人秋元康來說,韓國在造星產業上的成績有目共睹,Twice不捆綁選票和握手券在日本一樣賣出雙白金。當有一天韓國學會了秋元康包裝偶像的那套路數,AKB偶像們將沒有優勢和年輕漂亮還更擅長歌舞的韓國偶像競爭。

    詳細全文:

    這一屆的網友們完全沒有空窗期。當中國網友們還在追愛管閒事的王思聰實名diss楊超越的時候,軟萌甜美的櫻花妹們正在韓國的選秀鬥獸場遭遇滑鐵盧。

    《創造101》才剛剛收官,韓國原版節目第三季《Produce48》已經進行到了第二期。遠渡重洋的日本選手幾乎全軍覆沒,不是勢均力敵的PK,而是日系被韓系花式吊打。這檔由韓國Mnet有線電視台製作的音樂節目,捧紅了周潔瓊、賴冠霖、崔丹尼爾等人氣選手,在第三季《Produce48》中改變了玩法:集結韓國女團練習生以及日本的AKB48和姐妹團的成員。目前節目首輪分級已經完成,按照此前兩檔節目的流程,很快將進入第一次主題曲考核然後再次分級。

    眾所周知,韓國與日本的偶像文化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派系,所以不是日本偶像不努力,而是大家努力的方向不太一樣。韓系偶像是以唱跳俱佳為基本要求的業務型選手,在殘酷的練習生體制打磨下,能生存下來的練習生都是一把好手。但日系偶像一直走的是元氣甜美路線,唱歌、舞蹈方面的欠缺絲毫不妨礙她們的高人氣。但是,入鄉就必須隨俗。當養成模式登上練習生模式的擂台,在韓國的選拔標準之下,日本選手們的首次分級就變成了一場公開處刑。霓虹國的佛系造星與泡菜國的魔性造星正面對撞,幾十個「楊超越」在「孟美岐」們攻勢之下毫無反擊之力,櫻花妹們瞬間就成了老師眼裡最差的一屆學生。

    談到AKB48和姐妹團,腦海裡會浮現什麼樣場景?穿著制服的女學生、握手會、看似簡單的集體操、勵志洗腦的舞曲還是冒粉紅泡泡的小黃歌?作為《Produce101》系列的第三季,這一次的《Produce 48》開闢了新玩法,將日本的48系偶像和經過工業化培訓的韓國偶像放到了一起,決賽出道人數由原來的11人增加為12人,口號也升級為打造「超大型世界級女團」。在前兩季之中,整個節目的推進全靠現實與夢想之間的衝突,但到了第三季,日韓偶像文化的差異成為了最大的猛料。

    作為偶像團體的AKB48成立於2005年12月,是由秋元康擔任總製作人的日本大型女子偶像組合,AKB48名字取自宅男文化聖地秋葉原(AKIBA)。製造業發達的秋葉原,從95年的2d美少女成人遊戲開始往宅人聖地轉變,2000年起,日本經濟持續低迷,宅文化受眾猛增,秋葉原轉型成功,成為了AKB系偶像的核心大本營。事實上,AKB48在東京秋葉原正式成立時,便準確地將目光鎖定在新崛起的Otaku(禦宅族)市場。可以看出,無論是音樂編曲、歌詞創作、舞蹈服裝還是握手會、綜藝節目,AKB48的所有舉動的目標便是最大化的滿足禦宅族群體的審美偏好和他們對未來生活的美好想像。

    在選擇隊員完畢後僅僅培訓了一個月,這些姑娘就登上了AKB的劇場,後期的所有隊伍幾乎都是參照這種半成品模式。至於業務能力,對於她們而言,韓國體系中的基本功並不是標配,全靠自己看著學的。在最新一期的《Produce 48》中,韓國1年的練習生所展現的實力就讓大部分的日本選手們驚呼「好像在看電視節目」。AKB48唱歌第一的小田繪里奈和跳舞第一的中野鬱海,跳舞的樣子像是過年時被家長強迫在大人們面前表演,每個動作都實力詮釋著什麼叫力不從心和硬著頭皮。在一片質疑聲中,導師不解的提出了疑問:「你們都是已經有過表演經驗的藝人,當初是為什麼會被選中的?」

    根據矢野經濟研究所的數據,2017日本的御宅一族偶像產業的市場規模已經突破2000億美元。值得強調的是,該報告統計的是有正規經紀公司的真人偶像,不包括動漫偶像和虛擬偶像。BBC今年7月播出的紀錄片《Sexless in Japan》中顯示,目前18歲到34歲的日本年輕人當中,64%沒有交往對象,甚至對現實中的異性並無興趣,更願意將感情寄託在虛擬角色或者偶像身上。這就不難理解為何日本選手的唱跳能力如此稚氣,AKB系的偶像主要核心競爭力在於展現可愛、與粉絲互動,營造快樂的氛圍,而歌舞只是完成這個最終目的的一種方式之一。

    而韓國則完全不同。對於韓國而言,自金大中提出「文化立國」以來,流行文化就成了一種上升至國家層面的文化戰略,是正兒八經的嚴肅做派,而偶像則是一種戰略性的文化商品。數據顯示,從2012—2017年,韓國文化產業產值的平均增速為4.8%,去年韓國文化產業出口額達到68.9億美元。所以,換句話來說,偶像對於韓國而言是對外文化輸出的門面,綜合實力必須是練習生培養體系的第一標準,歌舞是核心。

    大家所熟知的頭部三大公司——SM、YG、JYP,都擁有著成熟的藝人選拔培養體系:公司通過線下選秀的方式發掘優秀的年輕苗子,經歷3-5年甚至更久的練習生階段才可出道。這個階段是出了名的艱苦。無論是歸國四子吳亦凡等人還是早年留韓的宋茜、韓庚都曾表達過練習生歲月的不易,藝能訓練幾乎是從早到晚全時段進行。同時這些公司內部也有非常殘酷的淘汰機制,最後能生存下來的練習生,自然都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Produce 48》是Mnet蓄謀已久的野心,從兩季的《Produce 101》、《偶像學校》以及《少年24》,Mnet的養成模式以及劇場模式等,似乎都像是在為PD48做準備。競爭激烈的韓國偶像行業,偶像組合更新換代速度極快。數娛夢工廠統計,僅去年一年韓國就有57個男、女團體出道,本國市場容量完全消化不了持續發展的偶像產業。這就是為什麼從很早開始,韓國偶像經紀公司就著手拓展海外活動。這當中,21世紀初的第二波出海戰略主打的地區是日本。

    當時的偶像團體大多會在韓國、日本兩地出道,同步推出韓文、日文專輯。這一時期的內容載體已經從實體唱片變為數字唱片,變現渠道也從單一的音樂輸出擴展至IP衍生授權、廣告代言、影視劇等。以東方神起為例,2005年4月27日發布第一張日文單曲,宣布日本出道。事實上,此時的東方神起在韓國正是如日中天的時期,卻要被迫轉戰日本,可見韓國偶像產業的海外野心。

    和前兩季出道團體不同,最終從《Produce 48》出道的團體經紀約將長達兩年半。CJE&M透露「畢竟是國民製作人選出的首個日韓女團,在完成日韓兩國的活動後將進行充分的全球活動」。這個時長遠超過了八個月的IOI以及一年半的WANNA ONE,同時團體規則也相應作出了調整「可以同時兼任其他團體」。而日本一方,AKB48的兩大「王牌」松井珠理奈和宮脇咲良都參與了這次的女團選拔,她們分別是今年AKB總選舉第一名和第三名,可見AKB對此次跨國合作的重視。

    如果你不能明白這兩位選手的參與意味著什麼,知乎回答中有一個類比或許可以幫助你完成這道閱讀理解:「按照天朝圈來說:約等於TFBOYS要去參加偶像練習生」至於為什麼派出Top級別的選手,頗有幾分王者呈現頹勢不得不開小號的味道。以「小櫻花」宮脇咲良為例,她目前已經算是新一屆的王牌,知名度卻沒有打響(日經女idol榜前20不入),那麼AKB團內給她資源是不是已經到達天花板?在日本,外部資源獲取也並不容易。隔壁團現世代早已自力更生,白石麻衣雜誌代言遍地開花,連最小的平手友梨奈都拿到電影offer,相比之下她的現狀確實嚴峻。她需要《Produce 48》這樣的機會來提升自己的知名度。

    況且此次節目的投票遊戲規則是,韓國觀眾只能投日本選手,而日本觀眾只能投韓國選手,在通過節目提高曝光的同時又打開了韓國(日本)市場。從韓網的個人播放數據排名來看,一向嚴苛的韓國網友果然也避不開霓虹國妹子的顏,節目推廣效果顯著。

    另外,對危機意識強烈的AKB創始人秋元康來說,韓國在造星產業上的成績有目共睹。「48系」的核心盈利模式是「劇場+握手會+總選舉」的粉絲經濟。但K-POP卻不斷在挑戰這個市場,Twice不捆綁選票和握手券在日本一樣賣出雙白金銷量,在紅白、日網的熱搜榜單上居高不下。用一句粗暴的話說,當有一天韓國團隊學會了秋元康包裝偶像的那一套路數,AKB的偶像們有沒有優勢和不僅年輕漂亮還更擅長歌舞的韓國小姐姐競爭?畢竟從什麼都不會到很弱的「楊超越」根本算不上養成,從弱到強才叫養成。

    36氪 https://bit.ly/2Le6f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