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發新歌或引中國唱片產業巨變

  • 流覽次數:: 38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周杰倫發新歌或引中國唱片產業巨變

      201910/0402:36

    ◎唱片業早已發生巨大改變。由於受到互聯網的衝擊,此前唱片業經歷一段痛苦時光,實體唱片銷量持續下滑,面對重重的困境,唱片業選擇向死而生,借助數字技術的發展找到了新的活法,迎來當下的數字音樂時代。
    ◎三大音樂平台上發現,不少粉絲並非僅購買一張《說好不哭》的數字專輯,在QQ音樂「今日鐵粉榜」上,排第一位的用戶共購買了6444張,同時還有三位用戶的購買數量超過了2000張,而購買100張及以上數量的用戶則達到百人。周杰倫及其他音樂人在數字專輯領域取得的銷售成績,在一定程度上展現了數字時代下音樂人的新活法。曾經音樂人及音樂公司獲取收入的主要方式便是銷售實體唱片,在整體收入中可佔據半壁江山,在不同的城市舉辦演唱會帶來的演出收入也是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但時代在改變,音樂的載體在改變,音樂的發行渠道也在改變。
    ◎數字技術的興起讓唱片公司以更便利、廉價的方式發揮自己的部分職能,當音樂消費流程均通過數字渠道實現時,實體唱片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性。對於實體唱片和數字唱片的未來,參考國外可以發現,目前實體唱片還存在一定的市場,但是也不可否認,它的受眾群體在減少,但還有一部分聽眾喜歡實體專輯的視聽感覺,同時把實體唱片或是黑膠唱片當做一種收藏愛好的人不在少數,因此就目前而言,實體唱片不會消亡,但比例的確在減少。

    詳細內文:

    25分鐘,總銷量破200萬張,周杰倫憑借新歌《說好不哭》再一次展現了自己強大的號召力。儘管周杰倫在歌壇的影響力仍居高不下,新歌銷量也在快速增加,但當下的唱片業早已發生巨大改變。由於受到互聯網的衝擊,此前唱片業經歷一段痛苦時光,實體唱片銷量持續下滑,面對重重的困境,唱片業選擇向死而生,借助數字技術的發展找到了新的活法,迎來當下的數字音樂時代。
    超強吸金力
    9月16日23時,周杰倫新歌《說好不哭》在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準時上線,25分鐘內,總銷量便達200萬張,上線2小時,三大音樂平台的銷售額突破1000萬元。截至9月17日15時,《說好不哭》在QQ音樂、酷狗音樂和酷我音樂上的銷量已分別達580.78萬張、78.97萬張和7.31萬張,累計銷量達667萬張。按照3元/張的價格進行計算,該單曲的銷售額已達2001.2萬元。
    持續增長的銷量再一次證明瞭周杰倫的市場號召力。但在唱片市場,周杰倫卻不是唯一一位實現數字專輯高銷量的歌手。據微博簽約自媒體「電影票房」發佈的「2019年數字專輯銷售數據」顯示,目前位列榜單首位的是蔡徐坤於今年7月發佈的《YOUNG》,總銷售額3599.37萬元,隨後是R1SE在今年8月上線推出的《就要擲地有聲的炸裂》,目前總銷售額為3516.91萬元,排在第三的是張藝興的《HONEY》,已實現總銷售額2586.7萬元。而《說好不哭》暫列第四位。
    北京商報記者在三大音樂平台上發現,不少粉絲並非僅購買一張《說好不哭》的數字專輯,在QQ音樂「今日鐵粉榜」上,排第一位的用戶共購買了6444張,同時還有三位用戶的購買數量超過了2000張,而購買100張及以上數量的用戶則達到百人。
    一米觀察創始人王毅表示,包括周杰倫在內的歌手,本身有著很高的話題性,因此歌曲一經上線便很容易引起社會討論。此外,在樂評人流水紀看來,這類歌手擁有較為強大的粉絲基礎,且現在正處於一個流量的時代,大眾對於只有流量沒有作品的藝人有很多負面情緒,一旦像周杰倫這樣本身有能力的歌手發佈作品,人們就會容易以一種報復性的心態去支持他,這是一個很正常的現象。
    音樂人的新活法
    周杰倫及其他音樂人在數字專輯領域取得的銷售成績,在一定程度上展現了數字時代下音樂人的新活法。曾經音樂人及音樂公司獲取收入的主要方式便是銷售實體唱片,在整體收入中可佔據半壁江山,在不同的城市舉辦演唱會帶來的演出收入也是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但時代在改變,音樂的載體在改變,音樂的發行渠道也在改變。
    早在2007年,電台司令部樂隊在發行《彩虹里》這張專輯時,就通過在官方網站開放數字下載通道並由歌迷自行定價購買的方式顛覆了整個唱片業。12年後的今天,數字專輯、數字付費早已成為一種常見的音樂發行方式。
    儘管在數字技術出現之初,唱片業確實曾飽受盜版等侵權事件的煩擾,不僅令實體唱片的銷售量迅速下滑,也令音樂人和音樂公司的收入大受影響。但如果說因為數字技術的出現,讓聽歌與「享用免費的午餐」畫上等號,致使音樂人賣不出去唱片,日子不好過,這一定是個偽命題。
    現階段各種打擊盜版的行動早已相繼展開,業內各方的版權也意識逐漸增強。樂評人王樂認為,數字技術的進步,主要從降低產品的銷售成本、購買成本、製作和複製成本,降低整體商業成本。對音樂人而言,也降低了門檻。
    但與此同時,數字化會削弱人們購買娛樂產品的意願的聲音也有出現,迪士尼高管阿蘭·霍恩曾說:「新技術讓蛋糕越做越小,如電影流媒體和租借業務擠掉了盈利更高的DVD的銷量。」
    王毅認為,在當下的時代,唱片公司需要積極轉型,「以往專注於版稅的音樂公司,在數字唱片行業快速發展的當下,更加需要關注和平台合作、歌曲的宣發,以及製作上的新突破。對於音樂人而言是利好的,尤其是一些草根音樂人,他們可以自己原創音樂,直接跟平台對接,從而減少中間的環節,對音樂的流通也有好處」。
    向死而生的唱片業
    儘管當數字渠道成為音樂消費的主要渠道時,實體唱片漸漸失去了普遍存在的必要性,但數字技術的出現和興起,讓唱片公司以更加便利、廉價的方式發揮著自己本應擁有的職能。
    在音樂行業,唱片公司的職能向來反復多樣:挖掘藝人,幫助他們培養演唱技巧;給予職業指導;尋求與製作人、音樂視頻導演各方協作;提供錄音費用;完成實體專輯和單曲製作等。
    「我們已經完成了一個載體革命,從實體到MP3,再到數字專輯,但現在的數字唱片市場跟曾經的實體唱片年代還有一些區別」,在流水紀看來,實體唱片年代,大家選購唱片基本處在一種正常的音樂消費狀態,喜歡哪個歌手,被哪首歌曲打動了,便會購買實體唱片,當然也會有歌迷的心態,很喜歡某位歌手便去支持他的唱片。而到數字唱片時代,流量現象的存在可以讓人們看到,有的數字專輯銷量非常驚人,但這並不一定代表這首歌真的火了,或是有很高的藝術價值讓路人皆知。其實不管是經歷了什麼樣的載體革命,還是要保持以內容為王的心態,沈下心創作有質量的作品,此外人們也需理性看待高銷量。
    數字技術的興起讓唱片公司以更便利、廉價的方式發揮自己的部分職能,當音樂消費流程均通過數字渠道實現時,實體唱片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性。電台司令部的經紀人曾表示,即便算上全部費用,將《彩虹里》推廣到全球各地的單張成本不過幾便士而已。
    王毅表示,對於實體唱片和數字唱片的未來,參考國外可以發現,目前實體唱片還存在一定的市場,但是也不可否認,它的受眾群體在減少,但還有一部分聽眾喜歡實體專輯的視聽感覺,同時把實體唱片或是黑膠唱片當做一種收藏愛好的人不在少數,因此就目前而言,實體唱片不會消亡,但比例的確在減少。

     

    鳳凰網
    https://bit.ly/2meRk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