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點名蔡徐坤數據造假:飯圈「low」文化又破壁?

  • 流覽次數:: 267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3/1208:26

    ◎繼吳亦凡粉絲將偶像送上北美音樂榜單後,蔡徐坤粉絲又以驚人的力量將偶像送上了央視。央視新聞報導自媒體人為操作數據,直指某明星新歌微博轉發次數過億,以3.37億人的微博用戶比例來看,相當於每3人中就有1人轉發了該條微博。被央視點名的ikun(蔡徐坤粉絲)嗅到危機後緊急集合,在微博廣場怒刷蔡徐坤公益行為試圖為偶像正名。

    ◎微博就藝人數據異常一事發布公告,表示自2月3日起,微博轉評數據顯示上限為100萬+以防止數據造假。點開蔡徐坤微博可以看到他每條微博的轉發數量都是100萬+,而據艾漫的藝人活躍粉絲數榜單來看,蔡徐坤的活躍粉絲數量只有15.57萬,明顯可見數據的摻水成分。但與吳亦凡粉絲以平台未規定「一人不能多次註冊賬號」為由不承認刷榜是造假相同,蔡徐坤的粉絲也不承認掄博是造假,因為微博平台的轉評數據都是計算條數而並非人數,潛台詞就是「我們有精力有金錢一人貢獻10萬次轉發礙著誰了?」這的確是平台的漏洞,但這同時也是粉絲在環境與市場的影響下自發創立的一套規矩。

    ◎蔡徐坤粉絲只是冰山一角,隨著飯圈文化的擴散,掄博、打投、集資、應援等粉絲行為並不特屬某一位藝人,甚至也不再是某一類藝人的專屬。為了向路人賣安利,粉絲成立了個站,發布精修現場圖;為了吸引金主爸爸注意,讓偶像的事業更上一層樓,粉絲成立了打投組,手動或利用軟體大量刷數據;為了維護偶像名譽,粉絲成立反黑小組,用美言控評,用舉報消除惡語。沒有人覺得這行為有什麼不妥,粉絲一手創造了屬於自己的圈層文明並沉浸在這樣的文化世界中。

    ◎蔡徐坤被央視點名批評再次激起群眾怒氣,抨擊粉絲的不端正行為,當然聲討隊伍之中存在著不少幸災樂禍的「競品」偽裝成正義者說風涼話。大眾對所謂的飯圈文化始終嗤之以鼻,對飯圈文化發起反擊的類似事件不時出現。曾經被群嘲「畸形」的飯圈文化搭上了娛樂東風,正飛速穿越大眾與小圈層間厚厚的認知屏障。而隨著壁壘的打破,大眾甚至明星對此文化的態度也從抵製到不自覺被同化。飯圈文化這麼容易走向大眾,因為它有著絕對的共通性,粉絲破壞了規矩,同時也建立了規矩。看不慣這一切的人本來想反擊,奈何卻遭到了「反噬」。

    詳細全文:

    繼吳亦凡粉絲將偶像送上北美音樂榜單後,蔡徐坤的粉絲又憑藉著驚人的力量將偶像送上了央視。昨日,央視新聞報導自媒體人為操作數據,直指某明星新歌微博轉發次數過億,以3.37億人的微博用戶比例來看,相當於每3人中就有1人轉發了該條微博。但相信普通路人絕對不願意「背鍋」,連蔡徐坤何時發行新歌都不知道,更別提轉發微博。被央視點名的ikun(蔡徐坤粉絲)嗅到危機後緊急集合,在微博廣場怒刷蔡徐坤公益行為試圖為偶像正名。刷數據行為並不假,但蔡徐坤粉絲只是冰山一角。隨著飯圈文化的擴散,掄博、打投、集資、應援等粉絲行為並不特屬某一位藝人,甚至也不再是某一類藝人的專屬。

    微博就藝人數據異常一事發布了公告,表示自2月3日起,微博轉評數據顯示上限為100萬+以防止數據造假。點開蔡徐坤微博可以看到他每條微博的轉發數量都是100萬+,熱轉前7位也同樣是100萬+。而據艾漫發布的藝人活躍粉絲數榜單來看,蔡徐坤的活躍粉絲數量只有15.57萬,明顯可見數據的摻水成分。但與吳亦凡粉絲以平台未規定「一人不能多次註冊賬號」為由不承認刷榜是造假相同,蔡徐坤的粉絲也不承認掄博是造假,因為微博平台的轉評數據從來都是計算條數而並非人數。潛台詞就是:我們有精力有金錢一人貢獻10萬次轉發礙著誰了?這的確是平台的漏洞,但這同時也是粉絲在環境與市場的影響下自發創立的一套規矩。

    20190308 5 1

    為了向路人賣安利,粉絲成立了個站,發布精修現場圖;為了吸引金主爸爸注意,讓偶像的事業更上一層樓,粉絲成立了打投組,手動或利用軟件大量刷數據;為了維護偶像名譽,粉絲成立反黑小組,用美言控評,用舉報消除惡語。粉絲一手創造了屬於自己的圈層文明並沉浸在這樣的文化世界中。在她們眼中,規矩不是用來遵守的,而是用來改變的。微博誕生之時還只是社交平台,用著用著它就被用戶開發了一項鑑定藝人商業價值的功能。打投組成員每日都有任務在身,新作品官宣、上線的時候尤其忙碌。如果被群主發現混在組織裡卻不幹活,隨時都會被移除群聊。據加入過蔡徐坤打投組的成員描述,掄博並非手動,他們會使一款名為「星援」的APP,此款APP可以綁定10個小號,設置掄博頻率、掄博數量與轉發語。當然這並不是蔡徐坤粉絲的小秘密,而是所有打投組織的隱藏功能。起初粉絲因虛榮心作祟,希望偶像的微博數據好看一些,後來微博有了熱評熱轉功能,粉絲希望路人能夠看到正向的言論,於是奮起為偶像成就一番盛世。久而久之,掄博就行了圈內規矩。不僅是流量藝人,連林俊傑、蔡依林、趙薇這類的作品型藝人,熱轉數據也是粉絲打造的天下,但數量並沒有年輕流量那麼誇張。沒有人覺得這行為有什麼不妥,只是在順應環境而已。

    機場本沒有前線,走的明星多了,也就成了前線聚集地。不久前,屈楚蕭小號怒懟私生飯非法獲取其身份信息,其實這在飯圈中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幾乎每一位合格的前線粉絲,手中都握有一份明星證件號名單。航空APP可以用來訂機票,可以用來值機,也可以用來查詢藝人行程。雖然後來許多APP被停用或修復了這個bug,但粉絲還是有辦法知曉愛豆行程並第一時間到達現場。群眾有需求,市場有供應。販賣藝人行程的職業隨之興起,單次行程信息8元起價。365行,行行出「狀元」。粉絲並非不知道這是不妥的行為,就像學生在考場中作弊,眼前有一條能夠達成目的的捷徑,為了個人利益,他們捨棄了所謂的規矩。這並不是罪不可赦的行為,做的多了也就忘記了本質。

    「站姐」最初是韓飯圈文化,在東方神起、Super Junior時期,追星還是一種十分圈層的行為。粉絲將前線信息發佈在貼吧、官網這類同好聚集地,和外界形成次元壁,直到2012年EXO橫空出世。一位追隨EXO七年的粉絲解釋道,四子的初代粉絲大多從韓圈爬來,往上數三代都飯過SJ、東神甚至HOT。有前線經驗的粉絲立刻就為他們在微博上建立了粉絲站,四子的個站紫瀚凡星、吳亦凡的光芒首站都產出過神圖,在當時非常有人氣。起初站姐拍圖的目的很單純,只是為了分享和安利,後來粉絲站的存在開始和利益掛鉤就越發令人困擾。因站姐不能及時參與偶像所有行程,就找認識的朋友幫忙拍圖,隨便發點紅包。久而久之,拍攝市場價就形成了,大家也從中發現了新的商機。代拍事業的成立,對粉絲而言有利有弊,至少親臨現場的粉絲又多了一批搶位的敵人。而過去粉絲接送機還只停留在關外,自「帝國」(TFboys粉絲群體)時代開啟,機場廊橋圖就逐漸流傳開來。粉絲刷票退票進關追星,擾了明星,擾了路人,也擾了航空公司。使得民航局在去年發布了關於「加強粉絲接送機、跟機現像管理」的通知,整治亂現象。

    但粉絲是非常堅韌頑強的群體,她們始終堅守一個原則:不要在乎別人怎麼看,我們只管做好自己。阻我追星者,雖遠必誅。於是在粉絲不顧一切的為愛發電的同時,路人已經自動抱成一團反對「邪惡勢力」。9年前著名的「69聖戰」中,數千名未拿到門票的Super Junior粉絲聚集在世博演藝中心抗議,現場混亂不堪甚至發生踩踏。新聞曝光後,憤怒的網友以「魔獸世界吧」為發源地,採取大規模爆吧行動,在天涯、貓撲等網站發起反對Super Junior及其粉絲的活動,甚至波及到其他大量韓星。去年,虎撲直男強烈反感粉絲上門大量發表維護吳亦凡的言論,憤怒的向追星女孩發起進攻。與此同時,粉絲北美刷榜一事也遭到歐美粉絲的嚴重抗議,甚至讓吳亦凡成為了全網群嘲的對象。

    這次蔡徐坤被央視點名批評再次激起了群眾的怒氣,抨擊粉絲的不端正行為。當然聲討的隊伍之中還存在著不少幸災樂禍的「競品」,偽裝成正義者說風涼話。每一句都像是在說:看,你們被發現了吧。大眾對所謂的飯圈文化始終嗤之以鼻,無論是當局者還是局外人,粉絲首先無法做到整體的自我認可,更別提讓別人認可。對飯圈文化發起反擊的類似事件過去有,現在有,以後還會有。粉絲個體或許是勵志、有夢想、有才華的女孩子,但粉絲群體始終是不理智、不冷靜的。每份綿薄之力集結到一起就成了洪荒之力,洪荒之力不僅能破壞環境也能改變環境。

    半個月前,春節檔收穫票房近40億的沈騰喜提站姐一枚。名為「三冘一騰」的微博賬號模仿飯圈粉絲個站的操作模式,為沈騰產出一組精修圖,轉贊評數量瞬間跌破十萬,不輸任何流量愛豆。與此同時,王思聰也關注了自己的粉絲個站「限定熱狗」。《流浪地球》的主演兼投資人吳京也一夜之間冒出了三個粉絲站,成為「流量吳京」。這不禁讓人聯想到去年在《我不是藥神》上映期間,46歲的徐崢憑藉一組機場圖,成為了網友口中的山爭哥哥、奶崢、我崽,超話排行迅速擠進前十,和一眾流量小鮮肉並列。

    曾經被群嘲「畸形」的飯圈文化搭上了娛樂東風,正飛速穿越大眾與小圈層之間厚厚的認知屏障。而隨著壁壘的打破,大眾甚至明星對此文化的態度也從抵製到不自覺被同化。但為沈騰、王思聰成立個站的人,他們又有幾分真心。沈騰的一位資深影迷告訴明星資本論:「粉絲站出圖的目的是為了吸引顏粉,但我們並不是偶像的顏粉。」一針見血。只要網友願意,他們隨時都能將國民藝人「轉型」為全民流量,而這類藝人真正的粉絲,卻不甘與其為伍。

    但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攔飯圈文化擴散的腳步。在虎撲大戰吳亦凡事件中,虎撲直男大量使用飯圈用語,試圖用對方的標誌性語言進行反擊,證明網絡文化正逐漸被飯圈文化同化,即便最開始,反對的人只是將它當做貶義詞。Skr skr最開始只針對吳亦凡,不知不覺中已張口就來。在2016-2018年的流行網絡用語中,官宣、C位、彩虹屁、打call、ky等詞彙都來源於飯圈。但當這些梗被頻繁使用後,他們還屬於圈層詞彙嗎?不久前,某微博發起討論:「真有某個圈是歲月靜好的嗎?」數萬條評論聊的熱火朝天。霸王龍和三角龍的粉絲爭論誰更厲害,熊貓的粉絲因竹子鹹甜而引發爭執,連張家界和九寨溝的粉絲也爭論的喋喋不休。

    每個圈層都有說不完的家長裡短。而糊地穿心、zqsg(真情實感)、白嫖、捆綁等在飯圈發揚光大的詞彙,在文化圈、寵物圈、遊戲圈,乃至廣場舞圈都同樣適用。歸根結底,無論是飯圈還是任何圈,大家對所喜愛事物的安利、維護、對比的本質都是類似的。虎撲直男看不上追星女孩,但若轉移到體育圈他們也同樣失去理智。為什麼飯圈文化這麼容易走向大眾,因為它有著絕對的共通性。粉絲破壞了規矩,同時也建立了規矩。看不慣這一切的人本來想反擊,奈何卻遭到了「反噬」。何為飯圈文化,何為大眾文化,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娛樂資本論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E8S6TELR051284V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