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節跳動與spotify一較高下前,需要解決的三大難題

  • 流覽次數:: 21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字節跳動與spotify一較高下前,需要解決的三大難題

      201904/3008:53

    ◎日前有消息稱,抖音、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打算向海外市場推出一款類Spotify的音樂串流產品,還透露字節跳動為該產品組建了超100人的團隊,很快就會上線該產品。字節跳動如今已有760億美元估值,也在向音樂等更多業務領域滲透。目前字節跳動還未做出明確的回應,不妨先看看它的出海之路會面臨哪些難題。

    ◎難題之一為選擇哪些市場,在中國國內以騰訊音樂系為代表的在線音樂平台已經將市場瓜分殆盡,新入局者想殺出一條血路機會太渺茫,對有「出海」經驗的字節跳動,海外或許才是展拳腳的最佳去處。國外競爭相比國內更激烈,目前整個海外音樂串流媒體格局主要還是Spotify與Apple Music來競爭,在像美國這樣音樂付費已經達到一定程度的國家肯定難以成為新玩家的目標,但像印度這樣的市場情況卻大有不同,數位音樂串流媒體目前為止在印度尚未真正發展起來,必然會吸引更多的行業巨頭入場。所以字節跳動避開國內音樂市場轉戰出海尋求新市場是意料之中的舉動,但選擇什麼樣的市場至關重要。

    ◎難題之二為如何降低成本,創造盈收。對字節跳動來說,海外音樂新產品勢必將會成為繼TikTok之後第二個燒錢的項目。為在短時間內獲得用戶,TikTok在不同國家的媒體、社交網絡做推廣,高推廣成本與低回報造成了TikTok的在海外嚴重的虧損,而在線音樂平台要面對的依然是前期巨額的投入問題,對字節跳動來說,現金流將會成為非常大的考驗。想做音樂串流媒體產品首先就要過版權這一關,就算成功拿到版權,也將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另一方面,在一些處於發展初期的新興市場,沒人敢輕易嘗試付費,所以如何盈利也是問題。

    ◎難題之三為採取哪種打法,這將直接關係到新產品的成敗。對比中外的音樂串流媒體軟體,雙方在會員服務和應用中的內容理解是完全不同的。國外的音樂串流軟體功能更加簡潔,不會加入短視頻及文章之類的功能,會員服務也是非常的直接,音樂版權、高音質資源及提供下載功能。由於中國國內正版意識依舊處於初級階段,因此會員服務就需要在一些其他的地方動腦筋,同時也加入了許多不必要的功能。在這方面,字節跳動或許可以精簡掉一些雞肋的功能的同時適當加入一些與音樂相關的外延服務,完善會員服務,綜合中西的優勢打開新市場。

    詳細全文:

    前幾日有消息稱,抖音、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打算向海外市場推出一款類Spotify的音樂流媒體產品。消息還透露,字節跳動為該產品組建了超100人的團隊,而且很快就會上線該產品。如今,字節跳動已經擁有760億美元估值,已經完全是一家大公司的體量,而它也在向音樂等更多業務領域滲透。儘管目前字節跳動還未做出明確的回應,但我們不妨先來看看它的出海之路都會面臨哪些難題。

    難題之一:選擇哪些市場

    一直致力於全球化之路的字節跳動,此次將目光繼續瞄準海外市場也是在預料之內,一方面海外市場尚有許多可以一爭高下的機會,但在國內以騰訊音樂係為代表的在線音樂平台已經將市場瓜分殆盡,新入局者想要殺出一條血路機會太過渺茫。而有「出海」經驗的字節跳動,海外或許才是展拳腳的最佳去處。

    在國內,自2017年QQ、酷我、酷狗三家品牌音樂正式合併為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後,在線音樂寡頭化趨勢已然十分明顯。在線音樂前十大APP中,用戶逐漸向酷狗、酷我、QQ音樂、網易云音樂、蝦米音樂幾家頭部平台集中。而從佈局、月活用戶、月活率、付費用戶、滲透率、獨家版權等來看,騰訊音樂毫無疑問成為國內音樂流媒體最大贏家,有望引領中國音樂行業發展。所以,就算字節跳動有心作為,但目前三足鼎立的格局短時間內難以打破。

    反觀國外,其實音樂流媒體軟件更多,競爭相比國內也更加激烈。不過,隨著市場的不斷洗牌,目前整個海外音樂流媒體的格局主要還是Spotify與蘋果的Apple Music來競爭。此前《華爾街日報》有提到,蘋果音樂在美國有2800萬付費用戶,而Spotify有2600萬付費用戶。所以在像美國這樣音樂付費已經達到一定程度的國家,肯定難以成為新玩家的目標。

    但像印度這樣的市場情況卻大有不同。我們已經看到了智能手機的普及以及數據和視頻消費的爆炸式增長,但到目前為止,還有一個垂直領域處於低迷的狀態。這就是數字音樂流媒體行業,到目前為止其在印度尚未真正發展起來。預計未來幾年將以3.8%的年復合增長率逐步增長,到2020年市場規模將達到1.17億美元。預計到2022年,用戶數量將達到9400萬。像印度這樣的市場,必然會吸引更多的行業巨頭入場,例如先後入局的Spotify、YouTube。所以,字節跳動避開國內音樂市場轉戰出海尋求新市場是意料之中的舉動,但選擇什麼樣的市場至關重要。

    難題之二:如何降低成本,創造盈收

    儘管有相對空白的海外市場,但對字節跳動來說,海外音樂新產品勢必將會成為繼TikTok之後第二個燒錢的項目。高推廣成本與低回報,是在線音樂平台與短視頻都會面臨的問題,所以不妨先看看TikTok的出海情況: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2018年,字節跳動為TikTok的海外擴張投入重金,因此虧損了12億美元。所以儘管2019年第一季度,其用戶數據再創新高,但依然會面臨眾多阻礙和難題。為了在短時間內獲得用戶,TikTok在不同國家的媒體、社交網絡做推廣,高推廣成本與低回報造成了TikTok的在海外嚴重的虧損,而在線音樂平台要面對的依然是前期巨額的投入問題。這對於不斷向海外推出新產品的字節跳動來說,現金流將會成為非常大的考驗。

    因為想做音樂流媒體產品,首先就要過版權這一關。儘管日前有消息稱字節跳動正在與三大唱片公司接觸,就算能成功拿到版權,這也將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另一方面,在一些處於發展初期的新興市場,沒人敢輕易嘗試付費,所以如何盈利也是問題。兩者相加就必然會造成高投入,低回報的困局。而在這場客戶爭奪戰中,運營成本不過是個開始。

    難題之三:採取哪種打法

    對於想要殺出血路的字節跳動來說,採取什麼樣的打法顯的尤為重要,這將直接關係到新產品的成敗。對比中外的音樂流媒體軟件,雙方在會員服務和應用中的內容理解是完全不同的。國外的音樂流媒體軟件功能更加的簡潔,這些廠商不會加入短視頻以及文章之類的功能。同時,會員服務也是非常的直接,音樂版權、高音質資源以及提供下載功能。由於國內正版意識依舊處於初級階段,因此國內廠商的會員服務就需要他們在一些其他的地方動腦筋,同時也迫使他們加入了許多的本不必要的功能。在這方面,中國的在線流媒體發展歷程或許可為字節跳動提供一些新思路,讓入局的企業在新市場更能「吃得開」。比如可以在精簡掉一些雞肋的功能,避免追求大而不精的同時適當加入一些與音樂相關的外延服務,完善會員服務,綜合中西的優勢打開新市場。

    所以字節跳動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印度市場雖然認可度高,但未到盈利階段;美國市場利益頗豐,但未必能吃得進去。當然,在出海的過程中,企業往往會遇到的問題是水土不服,而如何做好本地化,對這100人的團隊來說或許將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pse.is/EBDV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