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聶心遠:借《青春有你》造勢,黑金計劃要做中國傑尼斯事務所

  • 流覽次數:: 20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4/1613:45

    ◎從華誼兄弟出身的聶心遠創立黑金經紀,團隊的優勢也受之於華誼,從2006年到2012年,聶心遠和他的團隊在華誼接連負責過多位從《超級女聲》、《快樂男聲》出道的冠軍選手,他們對素人成名後應該如何保持人氣、更為長遠地發展有著豐富的經驗。從《偶像練習生》到《創造101》,兩檔超級網綜的相繼熱播使中國偶像市場煥發新生,也讓聶心遠有重新回歸偶像賽道的決心。他與知名經紀人Kevin於2018年7月成立黑金計劃,並向全球公開招募練習生。最終,施展、李振寧、師銘澤、姚博嵐、區天瑞五名練習生代表黑金計劃站上了今年《青春有你》的舞台上。最新一期60進35的淘汰賽中,施展、李振寧、師銘澤全部進入前20名,其中施展更是擠進了出道位。

    ◎從招募、選拔,到培訓、送往節目,黑金計劃只用了不到半年時間,五名練習生能這麼快通過《青春有你》的面試考核,有些出乎聶心遠的意料。然而登上節目只是打造偶像的第一步,當三家平台皆瞄準今年上半年推出偶像選拔類網綜時,市場將迎來約300名新晉偶像且全部為男性,如何從300位偶像中脫穎而出,是各家公司需要攻克的一道難題。

    ◎雖然成立黑金計劃佈局練習生培訓體系,但聶心遠未來並沒有打造團體的計劃,而是孵化複合型偶像藝人。在已經成立的四家公司中,黑金計劃是做唱跳偶像,黑金點星是做演員練習生,黑​​金經紀是做有一定知名度的演員,黑金音樂是做唱作歌手。對他而言,日本的吉尼斯事務所是他為黑金樹立的前進方向。至於正在《青春有你》中為最後決賽努力的三位黑金計劃的練習生們,聶心遠希望他們之中能有1-2個人最終順利出道且通過今年節目的造勢,帶動黑金計劃練習生人員儲備的進一步擴張。具體而言,他希望黑金計劃在未來可以做到每年有10-20個練習生參加比賽,至少有2-3個人可以出道。

    詳細全文:

    對於聶心遠來說,成立黑金計劃並不是入局偶像賽道,而是「重返偶像賽道」。2014年,離開華誼兄弟的聶心遠瞄準新人偶像市場,創立黑金經紀並於同年推出了男子偶像團體—Fresh極客少年團。只不過,日韓偶像的強勢壟斷以及國內偶像市場的尚未成熟,使得Fresh極客少年團發展得並不順利。「當時在內地做新人男團的公司很少,大家變現都非常艱難。到2015年下半年的時候發現越做越難,年底我們就徹底停下了。」在反思這段不算成功的偶像打造經歷時,聶心遠逐漸意識到公司對於偶像這件事,在根本上存在著認知的誤區。「我們團隊都是從華誼兄弟出來的,在華誼受的教育就是一個新人丟出來就是『巨星』,沒有所謂練習生的養成思路。」而偶像對應的粉絲經紀則需要在C端創造更多內容與行為,需要讓粉絲更多的參與到偶像成長的每一步。

    但不可否認的是,團隊的優勢也同樣受之於華誼。從2006年到2012年,聶心遠和他的團隊在華誼接連負責過多位從《超級女聲》、《快樂男聲》出道的冠軍選手,他們對素人成名後應該如何保持人氣、更為長遠地發展有著豐富的經驗。從某種角度來看,這與打造偶像團體是相互貫通的,「唯一的區別就是以前是做一個人,現在是做一群人。」從《偶像練習生》到《創造101》,兩檔超級網綜的相繼熱播使中國偶像市場煥發新生,也讓聶心遠有重新回歸偶像賽道的決心。2018年7月,他與知名經紀人Kevin經過多次溝通決定成立黑金計劃,並向全球公開招募練習生。最終,施展、李振寧、師銘澤、姚博嵐、區天瑞五名練習生代表黑金計劃,站上了今年《青春有你》的舞台上。在最新一期60進35的淘汰賽中,施展、李振寧、師銘澤全部進入前20名,其中施展更是擠進了出道位。

    事實上,從招募、選拔,到培訓、送往節目,黑金計劃只用了不到半年時間。對於聶心遠而言,五名練習生能這麼快通過《青春有你》的面試考核,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其實今年三家視頻平台都來找過我們,但是目前黑金計劃只有這五位練習生,各家面試的時間也不一樣,沒想到剛面試第一家愛奇藝的時候就全都被留下了。」然而登上節目只是打造偶像的第一步,當三家平台皆瞄準今年上半年推出偶像選拔類網綜時,市場將迎來約300名新晉偶像且全部為男性。如何從300位偶像中脫穎而出,是各家公司需要攻克的一道難題。「他們比賽結束後,無論比到什麼位置,回公司我們都會迅速做一個初期定位,到底是選擇唱歌、跳舞還是演戲,確定了之後再進行下一步的規劃。」在聶心遠看來,這是黑金計劃與其他公司的不同之處,也是未來兩年把旗下新人做成一線明星的一個最重要的選擇。

    不過,雖然成立黑金計劃佈局練習生培訓體系,但是聶心遠未來並沒有打造團體的計劃,而是孵化複合型偶像藝人。整體而言,在已經成立的四家公司中,黑金計劃是做唱跳偶像,黑金點星是做演員練習生,黑​​金經紀是做有一定知名度的演員,黑金音樂是做唱作歌手。「我之所以把公司做成現在這個結構,就是想更好地適應市場的變化。現在很多公司上上下下都是為一個節目和下一個節目忙碌,而黑金現在有兩個練習生公司和兩個成熟公司。一旦我們的練習生跑出流量後,公司內部有自己的晉升渠道,會有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聶心遠補充道。

    對他而言,日本的吉尼斯事務所是他為黑金樹立的前進方向。「吉尼斯事務所在2016年的時候已經有14個分公司了,我現在才4個。在我看來,想要達成這個目標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合適的合夥人。」至於正在《青春有你》中為最後決賽努力的三位黑金計劃的練習生們,聶心遠希望他們之中能有1-2個人最終順利出道,並且通過今年節目的造勢,帶動黑金計劃練習生人員儲備的進一步擴張。具體而言,他希望黑金計劃在未來可以做到每年有10-20個練習生參加比賽,至少有2-3個人可以出道。「我非常看好偶像市場,當初從華誼出來創業也是因為想要做偶像、做新人。每個時代的巨星都是十年前的小鮮肉,所以我覺得這個業務在任何時代都是經久不衰的,全世界都一樣。」

    以下是《三聲》和黑金計劃創始人聶心遠的對話摘錄:

    三聲:為什麼選擇在2018年7月這個時間點啟動黑金計劃、公開招募練習生?

    聶心遠:黑金其實在2014年成立的時候就有做練習生招募,同年10月推出了Fresh極客少年團。但是那個時候通過偶像團體變現不太容易,市場沒有這塊土壤,到2015年下半年的時候就發現越做越困難,等到年底我們就徹底停下了。直到後來有了所謂的流量,有了客戶、粉絲的支持,國內偶像市場才有了轉機。而《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的熱播使2018年成為網絡選秀元年,市場已經形成了,我們去年一整年都在尋找一個適合做這個業務的合夥人。所以當我們找到了非常有經驗的、也是現在黑金計劃的總經理Kevin之後,就正式成立了黑金計劃。

    三聲:當時決定停止運營Fresh極客少年團的時候,自己猶豫過嗎?

    聶心遠:基本還是很果斷就決定了。因為2014-2015年是韓團的天下,他們有固定的粉絲群體和穩定的商業模式,內地市場只有我們和時代峰峻(TFBOYS)、樂華娛樂(UNIQ)在做新人男團,變現非常艱難。我們團隊都是從華誼兄弟出來的,在華誼受的教育就是一個新人丟出來就是「巨星」,沒有所謂練習生的養成思路。所以到今天我會反思當時做Fresh的時候,讓他們出道就已經像是成熟的明星了,這個思路不太對。團體偶像所對應的粉絲經紀是我先拋出來一個普通人,他努力,粉絲陪伴他成長,參與他的事業甚至是掌握著絕對的投票權。這是我這幾年一邊工作一邊學習,根據整個市場在做調整。

    三聲:在你看來,現在做黑金計劃和之前在華誼兄弟推新人歌手有何不同?

    聶心遠:我們團隊是2006年進的華誼,本身都是做《超級女聲》、《快樂男聲》的冠軍出身,知道這些素人成為冠軍後應該如何保持人氣、更為長遠地發展,這是我們積攢下來的最值錢的經驗。對我們來說操作上沒有太大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以前是做一個人,現在是做一群人。2006年是中國衛視選秀的元年,2018年是中國互聯網選秀的元年,但是互聯網選秀所有的模式、製作團隊都是2006年那套體系和班底。所以其實我們都認識十幾年了,套路是一樣的。

    三聲:僅用半年時間就向《青春有你》輸送了5位練習生,這麼快速的選拔、培養過程是如何實現的?

    聶心遠:首先,我們黑金計劃總經理本身很有經驗,有資源;其次,黑金四年以來一直在做新人培訓包裝,已經形成了一套系統,我們自己就有排練室、聲樂老師、形體老師,與其他培訓機構也建立了合作,針對我們最終確定的這5個人制定了培訓方案。而市場上很多公司是把練習生送到外面的培訓學校,從而需要一定的磨合和了解。其實這5個人裡面有的已經在公司培訓2年了,拍戲拍了一段時間,不是完全的素人。但是像現在熱度比較高的施展,他真的完全就是一個普通大學生。

    三聲:我們對於練習生的選拔標準是怎樣的?

    聶心遠:當時公開招募一共有一、兩千人報名,拋開常規的顏值、技能、家庭背景,我們公司最重視兩點,一是學習能力,二是敬業精神,就是刻苦、努力的這種品質。李振寧就是非常典型的一個案例。他以前也不是做這行的,也是一個普通大學生,但是他的學習能力和努力意識特別強。我們通過對他個人經歷和家庭情況的了解,發現這個人足夠具有野心,足夠勤奮,又足夠聰明,這可能也是潮汕人的特質之一。所以,我們就認定他在節目中一定會是一匹黑馬。

    三聲:目前來看,你對他們5個人在節目中的表現滿意嗎?

    聶心遠:我很難滿意,我是一個對自己都很難滿意的人。我只能說還能更好,因為他們在一起練習的時間確實不夠長。每次節目公演其實經紀公司老闆是可以去的,我一次也沒有去過,哪怕他是C位,我始終對他們有更高的要求。我希望他們之中能有1-2個人最後擠進出道位。

    三聲:今年三家視頻網站都做男團選拔,為什麼最終選擇去愛奇藝的《青春有你》?

    聶心遠:其實三個平台都有找過我們,但是我只有5個人,各家面試時間也不一樣,我完全沒想到他們面試第一家愛奇藝的時候全都通過了。我這人比較信命,也不想很高調地跟人家說等我們都面試完了再決定,所以就順其自然吧。我們現在沒那麼多練習生,這一點確實有些遺憾。本身我也看好今年《創造營》採用的軍事化管理路線,這個對練習生來說很重要,能磨煉他們的團隊意識。但是我覺得沒關係,節目不會只做兩季,黑金也不可能只做這一期練習生。所以來日方長。

    三聲:在你看來,平台節目的製作週期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公司的培訓週期?怎麼解決這樣的裹挾?

    聶心遠:現在很多公司上上下下都是為一個節目和下一個節目忙碌,而黑金現在有兩個練習生公司和兩個成熟公司,黑金計劃是做唱跳偶像,黑金點星是做演員練習生,黑金經紀是做有一定知名度的演員,黑金音樂是做唱作歌手。我之所以把公司做成現在這個結構就是想更好地適應市場的變化。一旦我們的練習生跑出流量後,公司內部有自己的晉升渠道,會有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2015年在公司很不賺錢的時候,我把自己關在辦公室整整半年,天天跟每個人聊。半年之後,我就把公司管理系統全部改了,改成具有互聯網思維的扁平化管理。因為我覺得之前的方式跑不動,創業公司要跑得快。所以我覺得黑金可能是通過公司結構來解決和調整這種局促感、不安全感。今年下半年我們還會官宣黑金影業,定下來的slogan是「青春未來物語」,專做日劇風格的青春懸疑網劇。我不做頭部網劇只做細分市場,但是我三千萬成本做出來也要達到人家七八千萬、一個億的效果。

    三聲:這種公司內部的協同聯動目前看來是黑金最大的優勢嗎?

    聶心遠:我們自己已經形成了在經紀領域的小產業鏈。一旦他們比賽結束,無論比到什麼位置,回公司我們都會迅速做一個初期定位,到底是選擇唱歌、跳舞、還是演戲,確定了之後再進行下一步的規劃。這個是未來2年我要把他做成一線明星的最重要的一個選擇,這可能是黑金跟別的公司不一樣的地方。

    三聲:所以打造團體偶像是我們公司未來的重點嗎?

    聶心遠:我們目前可能會更針對個人一些,黑金的新人必須是複合型人才。黑金到今天都沒有做團的計劃。

    三聲:今年各家平台都在強調對限定團的運營,如果練習生進入限定團,平台勢必會壟斷其人氣上升期、瓜分掉部分利益,作為經紀公司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聶心遠:我認為應該尊重遊戲規則。我在這個項目上最先考慮的不是盈利和賺錢,因為我並不覺得他出道的前兩年是他賺錢最多的兩年。我的經驗告訴我,能走向超一線的藝人,他賺錢的最佳時機絕對不是前五年。如果我們認定一個人只能在前五年賺錢,那這個人幾乎沒有未來,就是所謂的「出道即巔峰」。所以我需要做的就是全力配合平台,平台對黑金的練習生好一點對我來說是好事。如果他們真的在節目中出道了,我可能還會動用更多公司的資源,貢獻更多自己的力量。

    三聲:由於平台提供了較大的流量曝光入口,更多公司湧入偶像賽道,你認為這是一個行業健康的運行模式嗎?

    聶心遠:對經紀公司來說,借助網綜會比自己做新人更加高效,但同樣挑戰也更大。當熱錢進入市場,會有很多盲目的圈外人進入到這個領域,我相信可能最多再有一年,到2020年的時候偶像市場就會趨於穩定。就像頭部的影視公司、電視公司不超過5家,中國偶像這個領域會最後跑出3家,希望黑金可以是其中之一。

    三聲:今年平台一共會誕生300位偶像,如何保證黑金的練習生能夠脫穎而出而不是成為一閃而過的流星?

    聶心遠:黑金要做的事情一直是長期的、長久的。說實話,能夠像尚雯婕、張靚穎這樣從選秀時代走到今天這個位置的人沒有幾個,等於是大海撈針。但是尚雯婕一開始也很不被看好,甚至她自己都很迷茫沒什麼信心,等到我們確定了這個市場有一片藍海,認定要讓她做時尚的電子唱作人,她的學習能力及刻苦程度使她今天成為中國第一個電子唱作人,並且從2011年定義這個目標到現在已經8年了,沒有任何人超過她,甚至也沒有出現第二個。還有像之前從Fresh極客少年團出道的候明昊、曾舜晞,他們兩個都是1997年出生,16歲簽進了黑金做練習生,男團出道再轉演員,到今天他們都成為了頭部劇集的男一號。我相信可能再過個三、五年,公司也步入第十個年頭的時候,他們會成為那時中國年輕演員中排行前五的人。正因為有他們這些成功案例,我覺得我有理由相信兩、三年後的李振寧、師銘澤、施展、姚博嵐、區天瑞,任何一個今天公司的新人,都有可能在未來跑得更遠。但一定不是所有新人,會是大海撈針後只留下幾顆珍珠,留下的珍珠就是從我們這個方法論裡最後篩選出來的、具有可以成為珍珠特質的人。

    三聲:你希望黑金在未來成為一個怎樣的經紀公司?

    聶心遠:整體而言,我希望黑金未來能夠成為中國版的傑尼斯事務所。傑尼斯事務所在2016年的時候已經有14個分公司了,我現在才4個。在我看來,想要達成這個目標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合適的合夥人。具體到黑金計劃,我希望一年可以有10-20個練習生參加比賽,一年至少有2-3個人可以出道。我非常看好偶像市場,當初從華誼出來創業也是因為想要做偶像、做新人。每個時代的巨星都是十年前的小鮮肉,所以我覺得這個業務在任何時代都是經久不衰的,全世界都一樣。

     

    界面

    https://pse.is/GLSZ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