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友、譚詠麟「下鄉」開唱,三四線成演唱會市場下一個風口?

  • 流覽次數:: 67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1/1409:18

    ◎盤點2018年娛樂圈的幾大玄學,張學友演唱會必須榜上有名。張學友的演唱會能抓住那麼多逃犯,一是他的歌太有年代感,逃犯們寧冒風險也得去聽他的演唱會;二是學友哥十分體恤民情,經常深入基層在二三四線城市廣開演唱會,什麼贛州荊州蘇州應有盡有,為流竄各地的逃犯們提供了便利的被抓入口。其實這兩年不少歌手演唱會都開到了三、四線城市,尤其是老牌歌手和網絡歌手,在流量們還苦苦爭奪一線城市市場時,他們早把目光聚焦到了小鎮青年身上,越是老牌歌手、大眾歌星,越容易出現在你家鄉的小城舞台。

    ◎演唱會市場不斷下沉,雖然一線城市仍是演唱會重鎮,但根據大麥網2017年數據,金華、寧波等二三線城市正迅速增長。人氣歌手在三、四線城市開演唱會可以說是有粉絲任性,而更多老牌歌手選擇小城是為了差異化競爭。從營銷角度看,小城市明星資源稀缺,群眾對明星更加渴望,對老牌歌手更買賬,即便不是粉絲,也可將演唱會作為一種不錯的現場娛樂消遣。比如張信哲每年都舉辦巡迴演唱,除了北京、上海,更多是在天津、長春這些二三線城市,期間還參加不少商演和拼盤演唱會,雖然新作品不多,但硬是靠著昔日代表作在三四線城市打出一片天。像他這樣的歌手還有很多,包括鳳凰傳奇、譚詠麟,鳳凰傳奇更是在大麥網的數據裡被評為開演唱會最賺錢的歌手前五名。此前林俊傑這樣的當紅歌手也到黃石這樣的三四線城市開唱,顯然是看準小鎮青年的消費力。

    ◎走穴、商演一直是藝人尤其是很多歌手們的優秀經濟來源,而商演藝人也不局限於歌手,基本是誰紅請誰,這個「紅」是針對三四線城市用戶的標準。以前這種「到邊疆去」的商演模式聽起來會比較low,但隨著三四線城市對明星的需求逐漸增大,主辦方也很捨得下本錢,不少當紅明星,像周冬雨、林志玲等都曾參加過各類品牌活動。而三四線城市的走穴商演其實更考驗明星的大眾知名度,新興的流量明星反而比不過沒什麼網絡人氣的老江湖。

    ◎自從三四線電影票房超過一二線城市且開始主導電影口碑風向,小鎮青年就成了電影圈的神秘力量。但光看電影顯然已不足以滿足其娛樂升級的需求,他們也開始向現場娛樂升級,看話劇、看演唱會、看音樂節、看live house、看體育比賽。相比其他娛樂方式,現場娛樂演出的票價相對較高,近五年來消費者客單價穩定在1200元左右。不過小鎮文藝青年們毫無壓力,不僅在自己的城市看演出,並頻繁「跨城觀演」。2018年大麥現場娛樂演出票房TOP 10城市是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成都、廣州、南京、武漢、瀋陽、天津,其中瀋陽從2017年20多名的城市一躍擠入前十。既然市場潛力巨大,也就不難理解歌手們從善如流、渠道下沉。

    詳細全文:

    盤點2018年娛樂圈的幾大玄學,張學友演唱會必須榜上有名。為什麼張學友的演唱會能抓住那麼多逃犯?學友大哥不僅寶刀未老,演唱會場場爆滿,還為和諧社會做出了卓絕貢獻!細想下來,能抓住這麼多逃犯還是有跡可尋。一是張學友的歌太有年代感,逃犯們寧冒風險也得去聽他的演唱會,在歌聲裡致青春;二來就更關鍵了,學友大哥十分體恤民情,經常深入基層,在二三四線城市廣開演唱會,什麼贛州荊州蘇州,大小城市應有盡有,為流竄各地的逃犯們提供了充分便利的被抓入口。

    其實不僅是張學友,這兩年不少歌手的演唱會都開到了三、四線城市。拼盤商演的生意更是節節攀升。如今年末演出旺季,文藝工作者們也到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撈金時刻,筆者已經在朋友圈看到不少大明星們的「慰問演出」圖。這其中,尤其是老牌歌手和網絡歌手,在流量們還苦苦爭奪一線城市市場的時候,他們早把目光聚焦到了小鎮青年身上。

    這正是:

    廣闊天地有作為,下鄉慰問誰怕誰。

    你走你的流量掛,我收我的路人稅。

    渠道下沉唱多多,單位粉絲兩手推

    小鎮青年多奇志,雙肩又扛演唱會。

    陳羽凡被爆吸毒的時候,筆者正和一位音樂圈的大佬喝茶。筆者覺得羽泉這幾年也不知在幹些啥,過氣歌手也是「晚景淒涼」。立刻遭到對方too young too simple的嘲笑,「他們在三四線城市的演唱會很火很賺錢,每年跑十幾場,那裡就認老牌歌手。」曾幾何時,明星演唱會只是一線城市的專屬,想看演唱會的小鎮青年只能漂洋過海飄去大城市。雖說花不了半年積蓄,但路費加住宿,也算得上是一件大事兒了。而如今的演唱會可謂遍地開花,今天譚詠麟、明天張學友,越是老牌歌手、大眾歌星,越容易出現在你家鄉的小城舞台。

    隨著演唱會市場的不斷下沉,雖然一線城市仍然是演唱會消費重鎮。但根據大麥網2017年數據,金華、寧波等二三線城市正在迅速增長,成為演唱會票房黑馬。比如在筆者心中,金華就是火腿的定語。但事實上,這幾年張學友、譚詠麟、劉若英等歌手都曾在當地開唱,這在以前很難想像。人氣歌手在三、四線城市開演唱會可以說是有粉絲任性,而更多的老牌歌手選擇小城,則是為了差異化競爭。

    從營銷角度看,小城市明星資源稀缺,群眾對明星更加渴望,消費能力也很強。這些觀眾對老牌歌手更買賬,即便不是粉絲,也可以將演唱會作為一種不錯的現場娛樂消遣。就比如張信哲,可能在很多年輕觀眾心中,這幾年他除了上《我是歌手》的那點水花,基本可以算是查無此人。但事實上,他每年都在內地舉辦巡迴演唱會。2014年到2016年舉辦《還愛光年》演唱會,2018年到2019年舉辦《未來式》演唱會。除了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張信哲演唱會更多是在天津、長春這些二三線城市。期間他還參加了不少商演和拼盤演唱會,在河南大地留下了諸多足跡。雖然人氣是早已散去,新作品也不多,但張信哲硬是靠著昔日代表作在三四線城市打出了一片天。在一線城市已經審美疲勞的老牌歌手,在小鎮粉絲的心裡還是封神級別的大明星。

    像他這樣的歌手還有很多,包括鳳凰傳奇、譚詠麟。雖然聲勢不大、通稿不多,但其實一直活躍在演出市場。鳳凰傳奇更是在大麥網的數據裡被評為開演唱會最賺錢的歌手前五名。這樣的國民知名度和消費能力,可不是流量小鮮肉們可以媲美的。在老牌歌手的諸多業務中,「下鄉」演唱會為提高投入產出比做出了卓絕貢獻。而此前筆者也報導過,除老牌歌手外,林俊傑這樣的當紅歌手也開始到黃石這樣的三四線城市開唱,顯然是看準了小鎮青年的消費力。當地粉絲也不負所望,迅速就讓林俊傑黃石演唱會上了熱搜。從熱搜內容中不難發現,不管是粉絲還是黃石本地人,都對這樣一位一線明星的到來表示了一定程度的驚奇。

    但這種驚奇或許很快會轉為司空見慣。一位歌手的成功開路勢必帶動同行跟進。據大麥網相關人士透露,林俊傑黃石演唱會票務銷售情況良好,但如何在三線城市做演唱會宣發,他們也在摸索中。相較於方興未艾的大牌歌手「下鄉」演唱會,三四線城市的拼盤商演則是早已普及並拯救了一大批「過氣明星」。每當網友感慨知名歌手「淪落」到「農村」商演,常會有懂行人出來科普「你對商演一無所知」。一二級市場的機會大多留給了當紅明星,其他藝人則要向三四級市場下沉。但將其歸結為low顯然是對世界的認知狹隘,你有你的淘寶京東,人家有人家的拼多多,其成長還更加迅速。他們多出現在你從未去過的小城市,與你不熟悉的品牌合作,娛樂新聞中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但他們也能憑此過上不錯的生活。

    這是一張來自三線小城的巨星演唱會海報。年輕觀眾可能一頭霧水,雖然不好意思承認,但上了年紀的筆者還是認出了唱《求佛》的誓言、唱《好男人不會讓心愛的女人受一點點傷》的張鎬哲。別看這些歌手可能人氣不再,但還是可以吸引到不少湊熱鬧的觀眾,而且價格公道是很多商家的必備人選。走穴、商演一直是藝人尤其是很多歌手們的優秀經濟來源。現在的公司都深諳注意力經濟,請的明星咖位也越來越大。年底了,公司年會請明星助陣是常規操作,早年還流行過請AV女優。商演的受眾還有舉辦活動的商家。據某唱歌主播透露,邀請者多是房地產商、地方企業等等,演出類型一般都是拼盤演唱會或是公司年會、招商會演出。

    而商演藝人也不局限於歌手,基本就是誰紅請誰。這個「紅」是針對三四線城市用戶的,就像你在三四線城市搞商演,請《娘道》的主演沒準比請偶像練習生來得更熱鬧,更容易造勢。選秀歌手也在商演中成功變現,一般都是藉著節目的熱度快速接些演出、剪彩、甚至為不知名的「三無」產品站台。但因選秀節目的熱度更迭快,大多數主辦方還是更喜歡港台的老牌明星。像蕭亞軒雖然許久沒有新作品出現,仍舊參加了不少商演。其中不乏舞美簡陋的小演出、地產開盤等活動。

    這類商演新聞也經常能成為八卦群眾的心頭好。比如關之琳穿著露腿性感禮服到山東某縣城走穴,溫碧霞到重慶某浴足城表演,據稱前排門票高達兩千多元。2017年張衛健下鄉商演,也掀起了一波「淪落至此」的議論。以前這種深入三四線城市「到農村去,到邊疆去」的商演模式聽起來會比較low,但隨著三四線城市對明星的需求逐漸增大,主辦方也很捨得下本錢。不少當紅明星,像周冬雨、林志玲、白宇等都曾參加過各類品牌活動。而三四線城市的走穴商演,其實更考驗明星的大眾知名度,新興的流量明星反而比不過沒什麼網絡人氣的老江湖。

    歌手演唱會和拼盤商演俘獲三四線市場,背後其實是兩股強勁的消費力量。年底商演扎堆,是此時集中爆發的請客、聯誼、答謝催生的消費需求。節假日時將演出門票當做送禮佳品,既有品位又有價格,甚至已經變成了一種公關手段,由此對商演市場的推動可想而知。既然是送禮,那麼對檔次和逼格就有要求,而價格是最直觀的體現,「天價演出」應運而生。這種演出「套餐」的主辦方大多是高級酒店,明星表演只是一部分,主要目的是將住宿、餐飲等服務打包售出。

    「單位消費正成為演出票的一個重要推手。」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表示。這點小城青年筆者是深有體會,越是在三四線城市,大家越講究個「有裡有面兒」,人情往來的頻度和強度常常更勝一線城市。粉絲不是這類商演的主要受眾,公司增票、客戶送票、子女帶父母來「熱鬧熱鬧」,支撐起了這類商演高達九成的上座率。而歌手演唱會下沉則是值得注意的新趨勢。比起生活壓力巨大、已然淪為社畜的一二線城市青年,三四線城市的生活還是相對滋潤的。小房住住、小車開開、工作不忙、有錢有閒,而小鎮青年同樣精神世界豐富,是娛樂產業的中堅力量。

    自從三四線電影票房超過一二線城市、並且開始具有主導電影口碑風向性,小鎮青年就成了電影圈的神秘力量。但光看電影顯然已不足以滿足其娛樂升級的需求,他們也開始向現場娛樂升級。他們看話劇、看演唱會、看音樂節、看live house、看體育比賽,生活不僅越來越豐富還越來越小資。其實相比其他娛樂方式,現場娛樂演出的票價相對較高,近五年來消費者的客單價也穩定在1200元左右。不過小鎮文藝青年們毫無壓力,不僅在自己的城市看演出,並頻繁「跨城觀演」。

    2018年大麥現場娛樂演出票房TOP 10城市是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成都、廣州、南京、武漢、瀋陽、天津,其中瀋陽從2017年20開外的票房城市一躍擠入前十。中國演出市場正在迅速向二三線城市下沉,既然市場潛力巨大,也就不難理解歌手們從善如流、渠道下沉、「飛入尋常百姓家」。不過隨著小鎮文藝青年的消費升級,頻繁的懷舊和情懷勢必引起一定的審美疲勞,很多城市巡演一次可能會引起轟動,巡演第二次就沒太多人買賬了。但好在我國「地大物博、幅員遼闊」,有無盡的小城等待開拓,這個市場遠沒有飽和。一波人的消費降級伴隨著一波人的消費升級,不變的是娛樂產業的蓬勃發展,畢竟生活不易,且樂且珍惜。

     

    藝恩網

    https://bit.ly/2TLgtZ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