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解讀:《歌手》翻唱皇后樂隊歌曲到底侵權了嗎?

  • 流覽次數:: 140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4/2315:57

    ◎在2019年4月5日湖南衛視播出的熱門綜藝節目《歌手》中,聲入人心男團和迪瑪希共同演唱了皇后樂團(Queen)的《Love of My Life》、《We Will Rock You 》、《Bohemian Rhapsody》及《We Are The Champions》四首經典歌曲。此後,上述四首歌曲的版權管理方索雅音樂官方回應,並未向湖南衛視《歌手》節目發放任何授權許可。因為皇后樂團的巨大影響力及近期熱映奧斯卡獲獎傳記電影《Bohemian Rhapsody》的原因,這個新聞被推到了大家的眼前。為什麼這麼多年這種問題一直出現?趙智功律師從法理、法律條文和現實原因三個角度進行解讀。

    ◎趙智功律師指出《我是歌手》是湖南廣播電視台製作的綜藝節目,在網路平台和移動運營商平台播放。湖南衛視不可以依據著作權法所賦予廣播電視台的法定許可特殊權利,在背景實踐中的情況下直接使用皇后樂團的歌曲。法定許可的範圍非常明確,僅包括播放作品,並不包括商業使用、信息網絡傳播、錄製或改編。著作權法釋義對於播放的定義是:指供公眾接收的聲音或接收圖像和聲音的有線或無線傳播。播放,明顯與通過電視台全資娛樂子公司製作、策劃及錄製,並對作品進行重新表演、編曲、串燒(保護作品完整權、表演權、彙編權),並通過互聯網及移動運營商進行傳播的使用存在區別。具體使用已遠超過法定許可(播放)的範圍。這樣範圍的使用,必須經過著作權人許可並支付費用才可以。

    ◎提到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就是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音著協),這是根據《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設立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根據權利人授權、對權利人的著作權或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進行集體管理的社會團體。一期節目十幾首歌,直接找著作權管理組織授權,這種情況在美國是常態,但在中國幾乎屬於奢望。中國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只有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中國電影著作權協會。其他機構或公司不論多專業或充滿藝術情懷,都無法從事這項著作權集體管理業務。

    ◎湖南衛視每年應有向音著協繳納金額不菲的會員費,會員費的目的在於通過音著協的官方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的職能,處理例如《歌手》中各類涉及多家音樂版權公司的聯繫及獲取許可的問題,讓湖南衛視可以在短期內高效集中地獲取原本分散的版權許可。湖南衛視繳納了會員費依然要被網友們攻擊侵權,版權方們自始至終沒有得到授權許可申請,音樂人們更感覺自己沒有得到應有尊重,著作權集體管理這個可說是整個行業發展最重要的基礎顯然沒有獲得良好的執行。

    詳細全文:

    在2019年4月5日湖南衛視播出的熱門綜藝節目《歌手》中,聲入人心男團和迪瑪希共同演唱了皇后樂隊(Queen)的《Love of My Life》、《We Will Rock You 》、《Bohemian Rhapsody》及《We Are The Champions》四首經典歌曲。此後,上述四首歌曲的版權管理方索雅音樂官方回應,並未向湖南衛視《歌手》節目發放任何授權許可。因為皇后樂隊的巨大影響力及近期熱映奧斯卡獲獎傳記電影《Bohemian Rhapsody》的原因,這個新聞被推到了大家的眼前。可是仔細想想,對於這樣的新聞,大家已經看太多了,對於這樣的事件也算不上中國音樂圈裡的新鮮事​​。為什麼這麼多年這種問題一直出現?我想從我的角度為大家解讀一下,也想盡力從最根本的出發點去好好回答這個問題。本文會從三個角度進行解讀:法理、法律條文和現實原因。

    首先,什麼是法理?(如果希望直接查看本文結論,請跳過第一和第二部分,直接閱讀現實情況部分。) 法理依據是一種抽象的、概括的法的形式,是形成某一國家全部法律或某一部門法律的基本精神和學理。法理學也是任何一個法學院或法律專業學習的第一門課。為什麼我們要先討論法理,而不是具體的法律?用一個例子就很好解釋:法理類似武俠小說中的內功心法,法律技能類似於武功招式。只有先學習內功心法,才懂得在何時運用何種招式最厲害,這個因果關係只能是順序,是無法反過來倒推的。因為法律無論如何詳盡,也不可能把錯綜複雜、千變萬化的社會現像都毫無遺漏地加以規定。法理可以補充法律的不足,因此法理一些特殊情況下,被當做法律使用或作為某一案件判決的參照。法理不是成文法,因此在很多時候具有爭議,一般用於學理研究,指導法律的改進和提升。

    法律在商業社會中偏重於實踐運用,在分析具體問題時直接把法條羅列上去也是現在普遍習慣的做法,但背後重要的原理:法理常常被忽略,法理其實很重要。「趙律師為什麼你不直接告訴我到底是不是侵權?趙律師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應該適用哪部法律的哪一條?我又不是專業學法律的,為什麼要理解法理這種枯燥的東西?」看到這裡還是希望您耐心。我們國家音樂著作權方面並沒那麼多的案例基礎支撐,各國國情不一樣,直接參考國外判例又不是很合適。我還是想從根本回答問題,而非只回答表面的問題。法律是公開的,一上來直接把所有相關的法條丟上來,其他朋友們都可以做到,但是具體應該用哪一條法律,為什麼這條法律應該這樣理解,這些問題就需要用到法理,這也是我從我的角度進行的補充。

    首先必須介紹一個法理概念:權利的窮竭(Exhaustion of Rights)。權利的窮竭是對知識產權專有權利限制的一種典型制度,是指知識產權所有人或經其授權的人製造的知識產權產品,在第一次投放到市場後,權利人即喪失了在一定地域範圍內對它的進一步的控制權,權利人的權利即被認為用盡、窮竭了。

    第二個法理概念:專有權的限制。音樂著作權是對世權,簡單解釋就是:「我的東西是我的,誰使用都要經過我的許可。」這是一項非常強的專有性權利。但是如果對專有權不進行限制,會出現的情況是:一首好歌被平台發現,本可以通過平台非常好的資源得到推廣,但是因為平台找不到版權所有人,這首歌沒有人敢使用。最後導致音樂人、平台和聽眾都錯過了一次很好的機會。

    第三個法理概念:法定許可。是指在某種特定情況下,法律允許他人可不經著作權人同意使用已發表的作品,但應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說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稱和出處,並不得侵犯著作權人依照著作權法享有的其他權利的制度。法定許可是專有權限制的體現。法定許可使用作品必須具備以下條件:第一,許可使用的作品必須是已經發表的作品;第二,使用作品應當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第三,著作權人未發表不得使用的聲明;第四,不得損害被使用作品和著作權人的權利。

    我國的法定許可情形包括以下四種,分別應對出版、錄音製作和廣播電視台(對應湖南衛視等省級廣播電視台)這幾種特殊的傳播平台。

    (一)教科書的法定許可

    (二)報刊轉載的法定許可

    (三)製作錄音製品的法定許可

    (四)播放已發表作品的法定許可

    法定許可的法律條文我會放在文末供大家參考閱讀。

    我是歌手是由湖南廣播電視台(芒果傳媒有限公司及湖南快樂陽光互動娛樂傳媒有限公司均為其集團子公司)製作的綜藝節目,在互聯網平台和移動運營商平台播放。那麼湖南廣播電視台(簡稱「湖南衛視」)是否可以依據著作權法所賦予廣播電視台的法定許可特殊權利,不經索雅音樂的授權,在背景實踐中的情況下,可以直接使用(注意,這裡使用的詞彙是使用)皇后樂隊的歌曲呢?第四十三條 廣播電台、電視台播放他人未發表的作品,應當取得著作權人許可,並支付報酬。廣播電台、電視台播放他人已發表的作品,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但應當支付報酬。第四十四條 廣播電台、電視台播放已經出版的錄音製品,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但應當支付報酬。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規定。

    不可以。法定許可的範圍非常明確,僅包括播放作品,並不包括商業使用、信息網絡傳播、錄製或改編。著作權法釋義對於播放的定義是:指供公眾接收的聲音或接收圖像和聲音的有線或無線傳播。播放,明顯與通過電視台全資娛樂子公司製作、策劃及錄製,並對作品進行重新表演、編曲、串燒(保護作品完整權、表演權、彙編權),並通過互聯網及移動運營商進行傳播的使用存在區別。具體使用已經遠遠超過了法定許可(播放)的範圍。這樣範圍的使用,必須經過著作權人許可並支付費用才可以。

    排除了不適用權利的窮竭以及法定許可的豁免後,湖南衛視確實涉嫌構成了侵權。那麼這個責任一定完完全全就應當由湖南衛視負責嗎?音樂的版權歸屬幾乎是知識產權領域最複雜的問題,不同的廠牌、區域代理、各種轉讓及許可,即使是湖南衛視這樣級別的省級電視台也沒辦法在短時間內處理(Clear)所有版權問題。此處必須提到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用大家非常熟悉的名稱來說,就是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以下簡稱「音著協」)。

    音著協是根據《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設立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根據權利人授權、對權利人的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進行集體管理的社會團體。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經權利人授權,集中行使權利人的有關權利並以自己的名義進行的下列活動:

    (一)與使用者訂立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許可使用合同(以下簡稱許可使用合同);

    (二)向使用者收取使用費;

    (三)向權利人轉付使用費;

    (四)進行涉及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訴訟、仲裁等。

    依靠官方的背景,統一集中管理版權,一期節目十幾首歌,直接找音著協授權不就可以了嗎,湖南衛視也不用去一家一家找索尼、環球、華納以及成千上萬的廠牌們去獲取歌曲的版權許可。這種情況在美國是常態,而在我們國內幾乎屬於奢望。如果以比較時髦的名詞,牌照來解釋,我們國家到現在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只發放了以下幾張牌照: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中國電影著作權協會。不管其他機構或公司多麼專業、有錢或者充滿藝術情懷,都無法從事這項著作權集體管理業務。貌似每個行業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在行業中的口碑都不是很好。

    湖南衛視作為一家省級電視台或者說是一家國內頂級娛樂公司,沒有法務部或版權部是不可能的,更不可能不具備相應的法律意識。那麼為什麼一再出現未經許可擅自使用的問題呢?因為沒有直接的公開資料可供查詢,但是經過合理推斷,湖南衛視每年應當向音著協繳納金額不菲的會員費。會員費的目的在於通過音著協的官方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的職能,處理例如《歌手》中各類涉及多家音樂版權公司的聯繫及獲取許可的問題,讓湖南衛視可以在短期內高效集中地獲取原本分散的版權許可。湖南衛視屬於音著協的會員。獲取版權授權許可,原則上是音著協給湖南衛視提供的一項服務才對。

    本人處理過與湖南衛視相關的類似案件(綜藝節目背景音樂許可使用),在跳開音著協後,律師與湖南衛視負責人直接對接過程中,湖南衛視誠懇及高效的處理,給我留下了很好印象。音樂人不但收穫了道歉,也收到的相應的授權版權費用。那麼,湖南衛視繳納了會員費依然要被網友們攻擊侵權,版權方們自始至終沒有得到授權許可申請,​​音樂人們更感覺自己沒有得到應有尊重。錢,都去哪了呢?音樂娛樂產業發達的國家,集體許可製度是促成其產業成功的重要因素,優秀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如ASCAP和BMI(相互競爭關係)也獲得了不錯的口碑。隨著技術的發展,音樂製作的成本在不斷降低,音樂內容的產生在不斷加快,音樂傳播的方式越來越多元化。著作權集體管理可以說是整個行業發展最重要的基礎。

    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在指出真正的問題,解決方案其實也很多(很多專家學者都提出過建議),執行才是最重要的。用李志的話講,我們這麼辛苦維權是為了什麼,不是為了自己的面子或者多賺點錢,是為了給後代創造一個更公平自由的環境。

    文章來源—趙先生的事務所,作者—趙智功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pse.is/FVB2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