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民謠咖啡館到音樂餐館,蝸牛這一次把目光投向了1800平米的綜合空間

  • 流覽次數:: 89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從民謠咖啡館到音樂餐館,蝸牛這一次把目光投向了1800平米的綜合空間

      201807/0906:32

    ◎名為蝸牛LIVE的Livehouse即將於8月28日在北京朝陽區中國樂勢力廣場開業,面積約1800平米,負責人小偉說「這將是北京最大的一間Livehouse」。目前蝸牛LIVE正在秀動網眾籌,目標金額100萬元,現在已籌集61.59萬元。

    ◎從目前的情況看,蝸牛Live的共建人分為三檔,初級共建人5萬元,中級共建人10萬元,高級共建人20萬元,除了享有不同等級的權益外,還有0.1%、0.3%和1%的分紅權,均可在第三年協商退出。小偉表示蝸牛Live做的不是股權眾籌,而且可以退款,這和之前也是眾籌但經營不善而倒閉的落網空間是完全不同的。以落網北京店的眾籌為例,共建人出資6萬,享有股權1%,3萬是0.5%,除去消費類權益眾籌所得的款項,北京店當時通過股權眾籌獲得147萬元,一共出讓了約24.5%股份。同樣是發起眾籌的音樂公司,樂空間共募得200多萬元的資金,分為2.5萬元的共建人和5萬元的金牌共建人。項目結束後,樂童會與共建人簽署代持協議。兩年的實操運營後,2018年,樂空間宣布擴展到成都。

    ◎在蝸牛LIVE的經營上,團隊將之打造成全天四個時段的音樂主題空間。在其的設想中,中午可以推出時尚化的工作間隙套餐;下午打造音樂光影的咖啡空間,同時開放音樂培訓室、音樂錄音室與音樂排練室服務;夜晚開啟現場演出;演出結束後場地又變身成為精釀酒吧。如何在「現場演出」+「生活方式」空間之間很好的結合並且平衡好各個功能在空間裡的作用而不違和,其實也很考驗營運。

    ◎之前蝸牛的家咖啡館一直在硬撐,2012年5月聽從民謠音樂人的建議辦了一場演出帶來了收入,才找出一條「音樂」+「咖啡」的差異化競爭路線。過去7年來,這家音樂咖啡館已經組織演出超過1800場,舉辦了2000餘場電影放映活動,2016、2017年舉辦室內大型音樂節《蝸牛民謠音樂節》,合作的音樂人超過千位。2017年還成為網易云音樂「雲豆現場」場地合作方之一,在每週四晚上打造雲豆現場之蝸牛de談唱會,每週邀請一名獨立音樂人彈唱介紹自己的作品,分享創作的故事及心情,回答歌迷提出來的問題。目前蝸牛LIVE已經排了十幾場演出,由於之前蝸牛的家民謠標籤太重,他希望以後蝸牛LIVE的演出可以更加多元化。

    詳細全文:

    2018年8月28日,一個名為蝸牛LIVE的Livehouse即將在北京朝陽區霄雲路中國樂勢力廣場開業,面積約1800平米,負責人小偉說「這將是北京最大的一間Livehouse」。目前蝸牛LIVE正在秀動網眾籌,目標金額100萬元,目前已籌集61.59萬元。「從建造初期開始,我們就遵守一切法律法規,辦理好所有的手續和批文,保證演出場館的穩定性,成為音樂人們更堅固的演出基地。」在眾籌的宣傳文案中,蝸牛的家這樣寫道,「一個Livehouse的發展不能只依靠情懷,合理的經營模式才能實現自身的良性運轉。」 音樂財經去採訪的當天正好遇上一筆10萬的款進來,在小偉私信宣傳眾籌消息時,還遇到一位落網空間的共建人,對方建議他,對所謂的音樂情懷已經失望了,建議找大機構去融資,不要用股權做眾籌。2016年起,主打音樂情懷的落網空間在廣州和北京兩家店的眾籌分別在開始眾籌和多彩投各自完成100多萬資金的募集,2017年底,因經營不善、財務帳一塌糊塗關店而被30多位共建人告上法庭。

    從目前了解的情況看,蝸牛Live的共建人分為三檔,初級共建人5萬元,中級共建人10萬元,高級共建人20萬元,除了享有不同等級的權益外,還有0.1%、0.3%和1%的分紅權,均可在第三年協商退出。「可以退款」,小偉表示「蝸牛Live做的不是股權眾籌,而且可以退款,這和落網是完全不同的」。以落網北京店的眾籌為例,共建人出資6萬,享有股權1%,3萬是0.5%,除去消費類權益眾籌所得的款項,北京店當時通過股權眾籌獲得147萬元,一共出讓了約24.5%股份。同樣是發起眾籌的音樂公司,樂空間一共募得200多萬元的資金,分為2.5萬元的共建人和5萬元的金牌共建人。當時的資料顯示,項目結束後,樂童會與共建人簽署代持協議。兩年的實操運營後,2018年,樂空間宣布擴展到成都。

    在蝸牛LIVE的經營上,小偉團隊將之定義為一個立體音樂主題空間,有音樂演出、音樂培訓、餐飲、手工啤酒等業務,將這裡打造成全天四個時段的音樂主題空間。小偉的設想中,中午可以推出時尚化的工作間隙套餐;下午打造音樂光影的咖啡空間,同時開放音樂培訓室、音樂錄音室與音樂排練室服務;夜晚開啟現場演出;演出結束後場地又變身成為精釀酒吧。「一年房租400萬元,還有人員開支,光辦演出肯定支撐不了成本。我們原來規劃中午賣餐,因為那邊吃飯的人特別多,但是Livehouse不能有明火,演出的人可能也不喜歡餐的味道。」小偉說。

    在經營蝸牛的家咖啡館時,其實也面臨著同樣的取捨,喜歡喝咖啡談事情的人不會把蝸牛的家當成咖啡館,特別是演出下午經常要調音試音,為了咖啡而來的人下次可能就不來了,咖啡對蝸牛的家的營收貢獻很小,主要還是靠演出賣票。所以,如何在「現場演出」+「生活方式」空間之間很好的結合並且平衡好各個功能在空間裡的作用,做到不違和,其實也很考驗運營。那麼餐飲方面,可能會是「小吃+冷餐+咖啡+酒水」的形式。整個蝸牛LIVE的運營由小偉兄弟及另一位新加入的合夥人,一家精釀啤酒廠商全部一起操盤。團隊的運營操作經驗上,小偉不擔心,從餐飲和民謠演出的兩個領域來說,團隊都已經走過了很長的路。

    小偉生於1988年,是一位木匠,2010年底,小偉的哥哥皇子要在北京開咖啡館,讓他從老家內蒙古過來裝修,後來咖啡館沒人看店,他就臨時上馬做了咖啡館的負責人。小偉的哥哥嫂子一直從事餐飲行業,護國寺的音樂餐廳和慈雲寺的音樂酒館就是哥哥的主意,「我哥就喜歡做餐飲,像以前做安定門的蝸牛食堂什麼的。後來做護國寺的餐館,加了一點音樂進去,其實和胡桃裡的性質差不多。」

    來北京之前,小偉從沒有想到自己會走上經營音樂空間這條路。2011年,蝸牛的家正式開業,但作為純粹的一間咖啡館,一直在硬撐,直到2012年5月26日,小偉聽從民謠音樂人小猛的建議辦了第一場演出,人帶來了收入,這才給他找出了一條「音樂」+「咖啡」的差異化競爭路線。民謠演出做久了,小偉自己也學會了彈吉他,他和音樂的緣分也越來越深,在過去的七年時間裡,蝸牛的家這家小小的音樂咖啡館已經組織演出超過1800場次,舉辦了2000餘場電影放映活動,2016年、2017年舉辦自己的室內大型音樂節《蝸牛民謠音樂節》,合作過的音樂人超過千位,人數最多的一場是齊一的演出,站了滿滿噹噹214人。

    2017年,蝸牛的家還與網易云音樂達成合作,成為網易云音樂「雲豆現場」的場地合作方之一,在每週四晚8點到10點,打造雲豆現場之蝸牛de談唱會。每週邀請一名獨立音樂人在現場一邊介紹自己的作品,一邊給大家彈唱,分享創作歌曲時的故事及心情,在現場回答歌迷們提出來的各種問題。但由於隨之而來的胡同改造,蝸牛的家無法繼續演出。儘管一些演出調整到護國寺的音樂餐廳和慈雲寺的音樂酒館,但因為一個是餐廳,一個是酒館,主營業務不一樣,還是很難提供優質的音樂演出服務。在過去的7年時間裡,小偉已經越來越堅定的要做原創音樂的推廣者和守望者。

    小偉說自己想得比較簡單,店要慢慢養,一步一步來。目前蝸牛LIVE已經排了十幾場演出,由於之前蝸牛的家民謠標籤太重,他希望以後蝸牛LIVE的演出可以更加多元化。

    中國音樂財經 https://bit.ly/2KRwj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