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K歌到泛音樂,唱吧面壁七年尋求「破壁」

  • 流覽次數:: 86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2001/2104:05

    ◎唱吧宣佈「要從唱K轉向做音樂,讓音樂人站起來唱歌。」唱吧創始人陳華說道,「YouTube上第一大類視頻是音樂類,播放量Top50視頻大多屬於1-10分鐘的音樂視頻流,而中國短視頻排行中鮮見音樂類,我們瞄准的是1-10分鐘泛音樂音視頻領域空白,從K歌社交到做音樂內容社群。」
    ◎在那個處處流量紅利、工具類應用井噴的年代,市場上大多充斥著粗制濫造的手機應用,而唱吧初上線不僅擁有著一流的設計界面與成熟的產品模式,還擁有著「讓普通人也能唱出好聲音」的核心修音功能。對旺盛的K歌需求敏銳的市場洞察,與突出的技術產品優勢,讓唱吧成為當時的現象級手機應用產品。
    ◎正如創新依舊是這個時代最寶貴的品質,正如對於技術產品的專注在2020年仍如金子一般閃閃發光,正如願意俯下身子聆聽用戶需求、願意為大眾打破產業門檻的平台才具備「互聯網」的初心與本質。當門檻被打破,當生態已形成,唱吧能否變革音樂產業,再度開創「泛音樂」音視頻賽道?我們無法預測未來,但可以拭目以待。

    詳細內文:

    導語:「讓音樂人站起來唱歌」,能實現嗎?
    「唱吧」這個名字,似乎已在互聯網圈子里沈寂多年了。
    無論是轟轟烈烈的數位音樂版權爭奪戰,還是直播與短視頻的大潮流,我們都很難在已被巨頭割據的互聯網舞台上看到唱吧的身影。
    互聯網戰場向來只看新人笑,不聞舊人聲。
    這個曾在智能手機用戶大爆發的年代,首個涉足「在線K歌」賽道並迅速積累起上億用戶的平台,不久後就開始了「佛系」生涯:佈局線下麥頌KTV、咪噠minik,做智能硬件,研發聲音技術……深耕音樂偏安一隅。」
    然而,佛系多年的唱吧竟終於「激進」了。
    近日,唱吧宣佈「要從唱K轉向做音樂,讓音樂人站起來唱歌。」唱吧創始人陳華說道,「YouTube上第一大類視頻是音樂類,播放量Top50視頻大多屬於1-10分鐘的音樂視頻流,而中國短視頻排行中鮮見音樂類,我們瞄准的是1-10分鐘泛音樂音視頻領域空白,從K歌社交到做音樂內容社群。」
    如果唱吧的變革能夠成功,引發的不止是一朵浪花,而會是一股音樂產業新浪潮。
    我們不禁疑問,唱吧會成功嗎?20200121 5 1

    (Questmobile數據顯示短視頻內容top10中不含音樂類)
    七年「面壁」:永恆的音樂需求滿足者
    唱吧是21世紀第二個十年之初智能手機應用大爆發之時,走在互聯網最前沿的那一個。
    當時的唱吧,出道即頂流。
    「2012年5月,「唱吧」正式上線,上線第5天就奪取蘋果應用商店第一位,第10天就擁有100萬下載量,1年就迅速積累起破億用戶,並穩居移動K歌市場第一的寶座兩年,用戶高峰期破3億。」
    這樣的成功並不是偶然。
    這與唱吧創始人陳華直接相關,這位曾經的理科高考狀元、北大計算機系學霸,互聯網早期大熱的FTP天網開發者,曾一手創辦了走出諸多互聯網領軍人物、具有「創業屆黃埔軍校」之稱的酷訊網。他擁有著那個年代互聯網創業者身上罕見的技術產品實力、創業經驗以及創投資源。
    唱吧是在線K歌賽道的開創者,開創者代表的「創新」二字在那時還意味著「流量湧入」。
    在那個處處流量紅利、工具類應用井噴的年代,市場上大多充斥著粗制濫造的手機應用,而唱吧初上線不僅擁有著一流的設計界面與成熟的產品模式,還擁有著「讓普通人也能唱出好聲音」的核心修音功能。
    對旺盛的K歌需求敏銳的市場洞察,與突出的技術產品優勢,讓唱吧成為當時的現象級手機應用產品。
    然而,唱吧也抵不住互聯網新潮流的衝擊。
    在線K歌賽道上蜂擁而至的山寨品衝擊之下,用戶對唱吧這一「首創品「的新鮮感衰退得迅速。儘管唱吧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磨產品,以求最好的在線K歌音質效果,卻留不住大眾。因為,大眾在唱吧仍執著於唱K效果時,又紛紛轉向了抖音、快手為代表的短視頻。
    不過,好在真正熱愛唱歌熱愛音樂的用戶對「音質」永遠挑剔而敏感。潮漲潮落間,唱吧用7年的產品沈澱了數千萬的活躍用戶,創建起基於聲音的社交網絡,其中20%-30%是音樂專業相關人士,甚至有不少後來當紅的音樂人,比如毛不易。
    正如出身於技術的互聯網創業者們的一貫執著通性,唱吧創始人陳華,也執著了唱K這個賽道7年。
    2014年,唱吧瞄准音樂產業中產值佔比最大線下KTV產業,推出了「唱吧麥頌KTV」佈局線下,填補了以2-3人聚會為主的年輕化市場空白。目前,麥頌KTV數量已有700多家,在市場上遙遙領先,同20000余個唱吧咪噠minik共同構建線上線下全場景音樂體驗。
    2015年,唱吧做起了「麥克風」智能硬件,還贏得了紅點設計大獎。唱吧的小巨蛋麥克風目前已賣出170萬支,「在天貓與京東的銷量都領先,是該品類第二名產品的5倍」,陳華表示,「儘管這不是唱吧的主營業務,但產品很酷。」
    無論是線下KTV,還是智能硬件,唱吧都是賽道上的率先發力者。唱吧雖然佛系,但穩中求進,並做到了互聯網時代難得的持續「盈利」狀態。這為唱吧創造了音樂產業上的良好生態,唱吧在為未來蓄力。
    唱歌是剛性需求」,陳華始終認為對大眾而言,「音樂需求永遠都在」。
    所以,在面對短視頻衝擊時,陳華第一步是選擇做更好的產品,潛心研究用戶的需求。但當他在推出一次次更好的K歌功能之後,發現簡單的唱K功能技術提升對於大眾而言已經「沒有新鮮感」,唱吧「需要做不一樣的東西。」
    用戶究竟想要什麼?
    根據多次用戶調研,唱吧發現,他們的核心用戶存在相當大比例的音樂專業人員,並會在線下玩樂器、舉行音樂聚會。陳華在思考,這類用戶「能否成為種子用戶?唱吧能否承接更多人進入?」
    「我們不能只做K歌產品,要從K歌走向音樂,開創泛音樂賽道。」陳華說道。
    邊界「激進」:打破壁壘的縫隙生長者
    唱吧正在音樂產業邊界上激進。
    音樂產業在互聯網的衝擊下沒落,又通過數位音樂與流媒體在復興。據《2019年中國音樂產業發展報告》,「2018年中國音樂產業總規模達3747.85億元,同比增長7.98%,創近五年增速新高。」
    曾經改行「賣水餃」的音樂人,也要回來做音樂了。20200121 5 2

    (全球音樂產業產值回暖,15年大崩盤後已連續上漲4年)
    「YouTube上Top50的視頻大多是音樂視頻,而國內短視頻多為搞笑、生活類視頻,音樂類視頻被邊緣化。」陳華說道,「短視頻在15秒內就能快速進入高潮,而音樂並非是純粹的高潮式作品,而是欣賞沈浸式的,所以音樂視頻長度在1分鐘到10分鐘最為適合。」
    唱吧瞄准了1-10分鐘的「泛音樂」音視頻這一市場空白縫隙,在1月11日發佈了戰略轉型計劃,推出唱吧10.0,率先邁入泛音樂視頻賽道。
    唱吧10.0是一場徹底的革新,從K歌社交走向了音樂內容社群。
    一是破除產業壁壘要走向「大眾」。一方面,唱吧打開了視頻發佈權限,提供更好的創作工具,打破創作壁壘期待形成「眾創」局面;另一方面,根據算法篩選出優質視頻進行流量智能分發,破除唱片公司的宣發壟斷壁壘,讓大眾成為具有音樂曝光選擇權的評審員。

    傳統MV製作成本高,要通過專業團隊拍攝與後期製作才能上線,一位知名度高的頂尖歌手專輯也通常只有兩到三首主打歌擁有拍攝MV的資格。
    「能不能讓草根也能創作出各種各樣的音樂視頻?」陳華說道。
    為此,唱吧10.0推出了系列功能來破除音樂視頻的創作壁壘。
    例如「智能混剪」功能,用戶只需要上傳自有的視頻與圖片,便能一鍵生成帶有片頭片尾字幕以及轉場的精美MV,讓音樂視頻的製作門檻大大降低,宛如年輕人的「小年糕」和年輕人的「美篇」。
    此外,唱吧還具備強大的對口型視頻支持能力,自帶特效的攝像工具,以及彈唱功能等一系列特色功能,利用「AI+智能」,讓用戶的音樂視頻創作需求能以最簡易的方式得到最大化滿足。
    當然,唱吧並非只專注於更好地「剪」視頻來做「音樂類」抖音,更不是想去在線數位音樂市場分一杯殘羹,而是想打造一個音樂專業要素自由流動的大眾創作生態圈。
    為此,唱吧推出了「音樂超市」等創作服務,將曾經被唱片公司壟斷的詞曲、修音、發行等專業要素擺在了互聯網開放平台之上。
    通過「音樂超市」,普通音樂愛好者能購買到法律上擁有完整版權的詞曲伴奏,並能通過「人工修音」讓手機錄制的音樂擁有錄音棚效果,還能通過「水星發行」一鍵把自己的歌發佈在各大音樂平台並覆蓋70%的線下KTV,优质内容还能获得麥頌KTV的聯合推廣…….
    更多的音樂愛好者能在千元以內就擁有一首能在KTV點唱的屬於自己的歌,而不是只能通過翻唱的形式秀出好聲音。創作的專業門檻被徹底打破了。
    二是提供內容扶持激勵讓創作者更好生存。讓音樂愛好者只需要潛心創作好內容,唱吧來做幫其變現,為其做商業賦能。
    一方面,唱吧推出音樂創作者分成計劃,打出「不玩套路,0門檻直分1個億「的口號,讓音樂視頻的播放次數與現金激勵直接掛鈎,「5000多次的播放量就能兌換50多元現金。」
    不同於在線音樂平台被頭部歌手瓜分的版權費,不同於頭條系的信息流廣告,唱吧決定讓音樂愛好者僅靠創作好內容吸引流量就能獲利。此外,音樂視頻創作者還擁有廣告植入、禮物贈送、直播等十大掙錢工具。

    另一方面,唱吧想要打造創作者與觀眾的粉偶關係,幫助創作者建設自己私域流量,形成「1000個鐵粉養活音樂人」的理想局面。
    此外,唱吧還打造了音樂愛好者服務平台,希望借由創作要素的自由流動形成音樂共創平台,讓詞曲創作、專業修音等都進入平台市場交易,在共創過程中產生要素交易,解決音樂愛好者的生存問題,讓音樂愛好者能「站著掙錢」。
    「我們想讓音樂愛好者安安心心做音樂,讓音樂不止是信仰。」陳華說道,「成就音樂夢想的路上,唱吧一直陪著你。」
    內容社群:泛音樂賽道的未來生態
    「音樂需求永遠存在,玩法不斷推陳出新。」陳華表示。
    作為音樂產業未來生態變革之路上的勇者,唱吧從K歌社交工具向音樂內容社群轉變,集內容發佈、智能流量分發、內容扶持激勵三位一體。
    「大眾」成為音樂內容的生產者與傳播者,也成為其內容曝光量的決策者,傳統音樂產業從內容生產到宣發的壟斷門檻被「鏟平」,更佳的流量與激勵分配體系讓優質內容如源頭活水,注入唱吧這一嶄新的音樂內容社群之中,形成可自循環的良好音樂生態體系。
    在泛音樂視頻這個領域,唱吧又如7年前一般,邁出了第一步,成為賽道的第一個進軍者。
    我們可以將其定義為「先行者」,儘管前途未知,但唱吧「面壁」七年之後,依舊能在縫隙中感知機遇,跳出舒適圈,這本身就值得人尊敬。
    正如創新依舊是這個時代最寶貴的品質,正如對於技術產品的專注在2020年仍如金子一般閃閃發光,正如願意俯下身子聆聽用戶需求、願意為大眾打破產業門檻的平台才具備「互聯網」的初心與本質。
    當門檻被打破,當生態已形成,唱吧能否變革音樂產業,再度開創「泛音樂」音視頻賽道?
    我們無法預測未來,但可以拭目以待。

     

    黑馬網
    https://bit.ly/2u2IZx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