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又上線兩款App,這次瞄準的是遊戲和音樂

  • 流覽次數:: 297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快手又上線兩款App,這次瞄準的是遊戲和音樂

      201903/0516:23

    ◎春節前後,快手悄聲推出兩款產品,一款是主打遊戲直播的電喵直播,另一款是為獨立音樂人量身定做的工具產品光音Mulight。據官方資料,電喵以「享受遊戲時光」為核心理念,涵蓋遊戲直播、遊戲視頻、遊戲社區、遊戲介紹、遊戲下載等內容。光音則是專為彈唱音樂人打造的移動軟體,功能包括一鍵添加歌詞字幕,輕鬆錄製和發布MV等。目前兩者都僅在安卓應用商店上線,電喵直播的開發商顯示為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光音的開發商則為北京云掣科技有限公司。

    ◎去年以來,快手就一直在努力打造自己的產品矩陣。視頻方面先後推出了宇宙視頻、UGet與蹦迪三款方向不同的視頻功能App,遊戲方面則先後推出了快手電丸和PC端的遊戲直播工具快手直播伴侶。最近推出的電喵直播顯然就是快手直播伴侶的移動進化版,主要有直播、視頻、關注和遊戲四個區塊。從功能設置看,電喵直播顯然比鬥魚和虎牙還要聚焦,但問題在於行業已有鬥魚、虎牙和企鵝這樣的頭部玩家,且背後都有騰訊的力量,快手想分一杯羹的難度可想而知,但對快手來說,遊戲卻又是不得不佈局的一塊重點。

    ◎從去年開始,快手就已經將電商、遊戲和音樂放在業務中比較重要的位置。從產品邏輯上來看,類似光音這樣的產品其實是在幫助快手發展平台自身的PCG內容生態,而這樣的PCG內容通過短視頻傳播開來後,又能很快衍生出大量的UGC內容,對於平台生態的發展有很大好處。

    ◎雖然官方很低調,但2018年快手確實推出了不少新產品,但目前除了快手電丸,其他產品都沒能砸出聲響。從電喵直播和光音來看,快手對於新產品的嘗試依然積極,但問題在於快手缺少像頭條那樣批量化生產App的能力。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和高壓,頭條砸錢也確實出過效果,在這樣的環境下,快手還能一直穩得住嗎?無論如何,對快手來說,2019年都必須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產品矩陣方法論。

    詳細全文:

    春節前後,快手又悄聲推出了兩款產品,一款是主打遊戲直播的電喵直播,另一款則是為獨立音樂人量身定做的工具型產品光音Mulight。據官方資料顯示,電喵以「享受遊戲時光」為核心理念,涵蓋遊戲直播、遊戲視頻、遊戲社區、遊戲介紹、遊戲下載等多元內容。而光音則是一款專為彈唱音樂人打造的移動軟件,功能包括一鍵添加歌詞字幕,輕鬆錄製和發布MV等。目前電喵直播和光音都僅在各安卓應用商店上線,其中,電喵直播的開發商直接顯示為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而光音的開發​​商則為北京云掣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資料顯示,北京云掣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8年9月,法定代表人為王英傑。其旗下除了光音,還有一款名為快看點的看資訊拿紅包App。雖然從工商信息中暫時看不出北京云掣科技與快手的關係,但近日已有部分灰度用戶表示,已經能在快手實驗室中試用光音。

    去年以來,快手就一直在努力打造自己的產品矩陣。視頻方面,先後推出了宇宙視頻、UGet與蹦迪三款方向不同的視頻功能App。遊戲方面,則先後推出了快手電丸和PC端的遊戲直播工具快手直播伴侶。最近推出的電喵直播顯然就是快手直播伴侶的移動進化版。從官方介紹可以看出,電喵直播主要有四個tag—直播、視頻、關注和遊戲。用戶除了可以在直播頁和視頻頁消費一些官方推薦的內容,還可以關注喜歡的主播,定制自己的關注頁信息流。遊戲一欄則主要是一些推薦遊戲,在每個遊戲的主頁都有各自的交流區和直播區。

    從功能設置來看,電喵直播顯然比鬥魚和虎牙還要聚焦,但問題在於現在行業已有鬥魚、虎牙和企鵝這樣的頭部玩家,且背後都有騰訊的力量,快手想從這樣一個競爭激烈的戰場裡分一杯羹,難度可想而知。但對現在努力想完善商業化的快手來說,遊戲卻又是不得不佈局的一塊重點。畢竟和秀場直播相比,遊戲直播一方面是推廣新遊戲的絕佳途徑,離錢近;另一方面又能創造出源源不斷的流量和內容,有利於聚合起有相同興趣的人群。而且快手本身就已經在源源不斷的孵化遊戲主播了,再加上平台雄厚的資金基礎和外部資源,要想培養出自己的大主播其實也不難。種種因素相加,也使得快手進軍遊戲變成了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

    事實上,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從去年開始,快手就已經將電商、遊戲和音樂放在了業務中比較重要的位置。其中,快手小遊戲項目由宿華妻子領頭在做,而電商和音樂則是由程一笑親自在帶。據快手內部人士介紹,從數次內部交流中可以看出,一笑對於快手目前音樂和電商的發展還是比較樂觀的。今年年會,程一笑甚至還給快手音樂去年的發展打出了7分的高分。而光音則是一款為音樂人服務的工具型產品,從應用商店的功能介紹可以看出,光音最主要的功能就是音效處理和一鍵添加歌詞字幕。如果從產品邏輯上來看,類似光音這樣的產品其實是在幫助快手發展平台自身的PCG內容生態,而這樣的PCG內容通過短視頻傳播開來後,又能很快衍生出大量的UGC內容,對於平台生態的發展有很大好處,因此去年以來,抖音和快手也都非常注重培養平台自己的音樂人。

    事實上,雖然官方很低調,但2018年快手確實推出了不少新產品,除了上述提到的幾款,快手還曾上線過對標小紅書的豆田社區,對標Face​​u的一甜相機以及對標Vue的快影。但目前除了快手電丸,其他產品都沒能砸出聲響。從電喵直播和光音來看,快手對於新產品的嘗試依然積極,但問題在於快手缺少像頭條那樣批量化生產App的能力。「我們快手的產品價值觀是很樸素的,做任何事看的都是數據和收益,你很難想像快手會像頭條那樣為一款新產品不計成本的砸錢。」一位已經離職的快手產品經理告訴界面新聞記者。「這也造成了快手孵化一款新產品的步調總是很慢。」但問題在於,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和高壓,頭條砸錢也確實出過效果,在這樣的環境下,快手還能一直穩得住嗎?

    無論如何,對快手來說,2019年都必須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產品矩陣方法論了,而且,這將是一個不比出海優先級低多少的重要課題。

     

    界面新聞

    https://bit.ly/2GACP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