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歌節目會成為音樂行業的救世主嗎?

  • 流覽次數:: 167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打歌節目會成為音樂行業的救世主嗎?

      201811/0806:04
    重點摘要 ◎《中國音樂公告牌》播至第四期悄然更替了冠名商,這讓前景本來就不太被看好的「打榜節目在中國」更添了幾分不確定。同時,騰訊出品的《由你音樂榜》也於近日正式與觀眾見面,有消息稱優酷也有計劃製作打歌節目。映襯著中國國內整個音樂行業大環境,當那些標榜著「為音樂」的選秀類節目虎虎生風地冒頭、甚至醞釀出「爆款」的時候,打歌節目卻並未如市場期盼的那般,風生水起。

    ◎《中國音樂公告牌》節目已經播出近兩月,導演陳剛坦言每期都仍然在根據反饋不斷調整。曾參與《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前期製作的一名主力工作人員談及打榜節目也並不樂觀,她認為最根本的問題出在大環境,節目真正靠的還是「好看且好聽」,但想要有好的音樂,一方面是好的作品支持,一方面也考驗節目製作單位自身的音樂審美和把控能力。「音樂內容不夠優質」其實才是影響節目可看度的一大真實原因,但這又不是節目組的「鍋」。這個問題也出現在騰訊的《由你音樂榜》,第一期現場,歌曲榜單排名前三位裡只有第三名的新人歌手陳碩子來為新歌打榜,其他男團如坤音ONER、TGM都剛出道不久,伍嘉成、HUSH、MIKE幾位歌手也均不在大流行前列,歌曲實際也未到令人觀後喜出望外的質感。

    ◎單從節目形態來看,愛奇藝和騰訊的節目都各自有韓國打榜節目的影子,只是各有側重,比如都擁有精緻的舞台,而愛奇藝會請歌手錄製上班下班部分,騰訊則保留了直播模式和實時投票。但這一切看起來只是剛好「形式」到位。海外的打榜節目是以存在於電視台的平台性節目而得以生存維繼,網生的打榜節目沒有如此強勢保障,確實面臨更大風險。

    ◎愛奇藝和騰訊的兩檔打歌節目往後皆是周週見,現在已經有同時上過兩檔節目的歌手出現,看來平台方沒有在藝人邀約這環排他。而兩檔節目最大的不同是非直播無實時投票和直播且實時投票,如何在規則內更具公正與榜單效應則是大家關心的。姜濱亦認為兩檔節目不存在競品關係,反而是補充和相互支持的關係,因為一旦節目得以在各自平台存活下去,幾檔節目就能形成比較穩固的通告路線,這個鏈條的順利打通無論對於節目長期發展還是音樂行業來說都更有益處。

    ◎雖前景尚未明朗,但《中國音樂公告牌》在微博話題閱讀量突破26億,討論超4400萬,數字不算差。就上節目打歌的歌手而言,節目對歌曲推廣的作用也並非微弱不計。爛了多年的音樂行業誠然不是靠一檔打榜節目能挽救的,但節目對於連宣傳通告都不知該往哪跑的歌手來說,至少是對他們音樂推廣和表現的正向彌補,即使業內對節目的發展態度不算樂觀,但仍然從理想的層面希望它能辦下去。

    詳細全文:

    《中國音樂公告牌》播至第四期,已經悄然更替了冠名商,這讓前景本來就不太被外界看好的「打榜節目在中國」更添了幾分不確定。與此同時,騰訊出品的《由你音樂榜》也於近日正式與觀眾見面,而有消息稱,優酷也有計劃製作自己的打歌節目。映襯著國內整個音樂行業大環境,當那些標榜著「為音樂」的選秀類節目虎虎生風地冒頭、甚至醞釀出「爆款」的時候,打歌節目卻並未如市場期盼的那般,風生水起。

    這段期間我們找到了《中國音樂公告牌》的總製片人姜濱和導演陳剛,也同時與錄製過節目的歌手及其團隊,包括對海外打歌節目有深入了解的海外業內人士、樂評人一一對談,試圖去了解和探索打歌節目一切前進的可能。「三個最現實的問題,音樂、商業,還有你對它的耐心。」《中國音樂公告牌》導演陳剛在與我們話聊打榜節目時,把其面臨的棘手問題直接攤開,他甚至表示已經做好節目只有一季的準備;另外,業內對打榜節目的未來更多是不樂觀和不確定。現實與矛盾的重疊,雷聲大雨點小的背後,其實是在這片市場上開拓、立足與續航之艱難。

    《中國音樂公告牌》節目已經播出近兩月,導演陳剛坦言幾期下來像是做了幾檔不同的節目,因為每期都仍然在根據反饋不斷調整。「我們想要給大家呈現最精緻的打歌,讓每一個歌手帶著自己的音樂作品來到這兒都會覺得,你們在禮遇我,在禮遇我的音樂作品。」陳剛用「禮遇」來概括他們對內容的把控。然而第一期,節目卻因真人秀比例過高而慘遭觀眾吐槽,認為這是本末倒置。陳剛自己覺得是「第一次」步子邁得太大,於是第二期急急往回收,把重心放回舞台,「中國的市場很長一段時間內,大家已經不知道打歌是什麼了,首先歌手到一個舞台上打歌,具體到底要怎麼做不是很清楚。其次,觀眾還沒有達到用真人秀來解構打歌的認知,大家非常熟悉海外的打榜節目,認為打榜就應該像海外平台那樣。」而就在節目組保證會傾力打造舞台以「禮遇」歌手的同時,我們也注意到節目播出至第四期時已悄然更替了冠名商。這意味著節目從最初聲勢浩大的官宣之時就伴隨著隱隱焦慮以及那所謂潛在的不確定、不安定因素已然在醞釀和小小爆發,其正面是前期消耗與收穫價值比的關係,背後實質就是各方利益與投入產出的關係。

    曾參與《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前期製作的一名主力工作人員談及現在的打榜節目,態度也並不樂觀,她認為最根本的問題出在大環境,節目要想做得好看光投入資本做好舞台是不夠的,真正靠的其實還是「好看且好聽」。但想要有好的音樂,一方面是好的作品支持,一方面也考驗節目製作單位自身的音樂審美和把控能力。觀眾和歌迷想看的並不僅是一個美輪美奐的舞台,他們更想感受到舞台上多組旗鼓相當的歌手同台競技,只有這樣「比試」才達到效果。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音樂內容不夠優質」其實才是影響節目可看度的一大真實原因,但這又真真實實不是節目組的「鍋」。談到這點,《中國音樂公告牌》幾期之後的陳剛也頗感現實刺骨,數次表示「心累」,「現在音樂作品不濟,匱乏。當然這個也可以回歸到為什麼我們要做這件事。做這件事很艱難,也會讓你去面對撕皮的問題,就是這層皮被撕下來的時候,你看到那個潰爛點和噁心度。」當然,這個問題也同樣出現在騰訊的《由你音樂榜》之上。第一期打榜現場,歌曲榜單排名前三位裡只有第三名的新人歌手陳碩子前來為新歌打榜,其他男團如坤音ONER、TGM都剛出道不久,伍嘉成、HUSH、MIKE幾位歌手也均不在大流行前列,而類型和風格不夠多元是一方面,歌曲實際也未到令人觀後喜出望外的質感。

    無論是愛奇藝的《中國音樂公告牌》,還是騰訊剛結束第一期錄製和直播的《由你音樂榜》,兩檔打榜節目之所以能快速上馬,其實是因為各自平台先成功做出了《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兩檔大型頭部綜藝,換句話講,國內的偶像製造到了2018年,才算是真正打開了「開關」,才算是真正走進了「元年」。打榜節目從窄視角而論,是平台方為了這些偶像的可持續和之後的偶像綜藝可持續,進行更進一步的「基礎工程搭建」,是力求上下游打通的目標性策略。

    從樂評人到歌手一路走來的梁歡,就直率表示這樣的節目完全是各方面不成熟的條件下「強弩」。他回憶自己此前做的一檔脫口秀節目中為保留一個現場演出環節,特意撥出一筆經費為歌手闢出一隅小舞台,這個形式的靈感來自美國脫口秀節目。然而事後他傷心地發現,每每節目進行到這個環節,觀眾的「拖拽率」就直線升高,是全節目時段裡最高的(就是拖動進度條跳過這個部分)。梁歡坦言現在觀眾不僅不怎麼聽歌,甚至大都不關注歌手發新歌、音樂動態,國內已然沒有供給新音樂的氛圍。如此一來,一檔以歌手新歌打榜為主題的節目就更顯局促。

    什麼樣的市場培養什麼樣的觀眾形態。單從節目形態來看,愛奇藝和騰訊的節目都各自有韓國打榜節目的影子,只是各有側重,比如都擁有精緻的舞台,而愛奇藝會請歌手錄製上班下班部分,騰訊則保留了直播模式和實時投票。但這一切看起來只是剛好「形式」到位。在韓國服務偶像團體的小A對韓國打榜節目如數家珍,這些節目長壽的秘訣是電視台與大公司的「雙劍合璧」。以KBS《音樂銀行》、SBS《人氣歌謠》、Mnet 《MCD(M!Countdown)》為代表的幾檔韓國最重要的打榜節目,無一不是背靠強硬的電視台,而往往處在韓國上位圈的娛樂公司,旗下藝人的舞台表演規模和時長會更被優待,這是與電視台長期牢固合作關係與博弈的結果,「他們打榜的時候可以表演兩首歌,這要除去歌手發佈單曲音源的情況,一般是一首主打歌+一首與主打歌風格迥異的音樂作品。」幾個榜單主要依托音源、銷量、投票(實時)、放送數(電視和電台)幾個主要維度,除了期播打榜,年度還設常規頒獎禮和歌謠祭。小A強調稱,歌手打榜會直接影響他們的年度成績,比如在打歌節目中拿一位多,年末可以多拿人氣獎項以及音源獎項;此外,打榜節目亦最充分地體現了韓國偶像粉絲經濟的成功。

    在日本,除了擁有超三十年歷史的純音樂節目《Music Station》,還有《Hey!Hey!Hey!》、《Music Japan》、《Music Fair》、《Comeing Soon!!》、《我們的音樂》等多種形式的音樂節目,此外,年度歌謠祭,享譽國際的不同類別的大小音樂節,一年到頭不同規模的現場LIVE和演唱會,與電視劇、電影、動漫、品牌廣告、大型活動等相結合的聯合發歌(tie up),以及至今還分類清晰、認真鋪架的實體唱片店、嚴格執行的音樂付費下載......無論是形式還是渠道,日本是全行業打通的基礎上為音樂創造非常有力的共贏空間。

    姜濱當然明白海外的打榜節目是以存在於電視台的平台性節目而得以生存維繼,網生的打榜節目沒有如此強勢保障,確實面臨更大風險。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是對於只看自己偶像的一些觀眾來說,cut版甚至可以取代節目。但對節目本身來說,這就意味著失去播放量。

    現階段藝人也沒有完全做好接受打榜節目的準備。長期在大型唱片公司工作的阿花告訴我們,以前歌手做一輪專輯或者單曲宣傳大多以地面為主,有各城市專輯簽售、電台、歌友會、live演出、媒體通告、節目錄製等,現在,歌手發片更多依賴線上,推廣也向著線上多渠道傾斜,相對保留的落地是演出,但難以在配備和質量上得到保證。陳粒經紀人奚韜則認為,以前宣傳渠道較為集中,現在互聯網的多渠道、多維度雖然可以分散信息傳播,也同時導致信息的碎片化,「音樂性會被大大削弱,會被打折扣,大家會被多種信息吸引,而音樂本身的吸引反而比較弱。」因此與海外打榜節目不同的是,國內很多歌手本身已經淡化了上固定節目進行新歌推廣的概念,所以當一檔首先看似向著偶像的打榜節目推出之後,一些歌手選擇了觀望。另外,海外的打榜節目並不會給出藝人較高的出場酬勞,而國內想要邀請較有影響力的歌手,這還是必不可少的部分,一方面也直線加大了節目製作成本。而這個反差也側面印證了,全新打榜節目的起步階段,歌手仍然沒有把其當做常規音樂宣傳通告,而是一檔綜藝。先是帶著歌手陳粒來支持節目、而後又帶好妹妹上場的經紀人奚韜擔心的是如果節目以收視率這些指標為參考,如若達不到,可能就會失去生存可能性。而追逐收視率、點擊率這些音樂性之外的指標,那以後就很難體現出節目的本質和功能。

    導演陳剛的態度很明確,「我們是在做一個行業需求的事情,也希望接下來不光是做一個簡單的內容追求,而是內容能夠跟行業,或者能跟某一個領域的需求產生關係。」也就是關乎音樂行業的需求。陳剛曾是「湘軍」隊伍中的一員,當年他在湖南衛視製作《音樂不斷歌友會》,1998年,《音樂不斷》在湖南衛視開播,次年3月,《音樂不斷歌友會》作為其姊妹欄目跟著亮相屏幕,是全國第一檔常規節目和歌友會並行的綜合音樂節目,也是那些年華語歌壇歌手發片宣傳的重要陣地之一。而因《我是歌手》名聲大振的導演洪濤,當年亦是這兩檔節目的核心人物。2007年後,節目停播。《音樂不斷歌友會》不是唯一一檔被停播的音樂節目,千禧年創立並在央視播出的《同一首歌》,光線傳媒當年的王牌節目《音樂風云榜》等等,再往後,除了《我是歌手》、《蒙面歌王》等以歌手競技為主的大型音樂綜藝,和《中國好聲音》、「超女」、「快男」這樣的大型選秀節目,實際上已經沒有歌手純演唱的音樂節目在大台存活。

    隨著互聯網和數字音樂的兇猛起勢,實體唱片市場轟然坍塌,中國音樂行業在未能得到版權保護的情況下,被猖獗肆虐的盜版勢力直接沖垮。音樂人無以靠音樂為生,短期內創作力嚴重縮水,金曲年代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人們的娛樂生活多樣化,音樂在這個階段逐漸被捨棄被末位。現狀與矛盾攤開,陳剛甚至表示已經做好了節目只有一季的準備。從內容製作者的視角來看,每一次舞台都在燒錢,卻還不知道這樣用心去做的舞台,能夠發出多少及時的光和熱。但節目製片人姜濱卻不這麼認為,他果斷表態一定會讓節目續航,需要考慮的只是方式問題,「我可以肯定,我們一定要續航,至於續航的內容設計方式、設計邏輯,還有商業平衡手段到底是什麼,這個我們一直在思考。」

    愛奇藝和騰訊的兩檔打歌節目往後皆是周週見,現在已經有同時上過兩檔節目的歌手出現。從這點來看,平台方沒有在藝人邀約這環排他。而兩檔節目最大的不同是非直播無實時投票和直播且實時投票,如何在規則之內更具公正與榜單效應,則是大家關心的。關於兩檔節目,姜濱亦認為並不存在競品關係,非但不是非此即彼,反而是補充和相互支持的關係,因為一旦節目得以在各自平台存活下去,幾檔節目就能形成比較穩固的通告路線,這個鏈條的順利打通無論對於節目長期發展還是音樂行業來說都更有益處。

    《中國音樂公告牌》正式啟動近兩月,參與錄製的歌手陣容比起頭兩期有了較為明顯的變化。最新一期錄製現場,不僅有張信哲、容祖兒這樣的專業唱將,還有舞台實力超群的張藝興、歐陽靖加盟,人氣團體火箭少女、人氣團體NINEPERCENT成員陳立農也帶著新歌前來。談到打榜節目,歌手們更多展現出了支持的態度,並希望這樣的節目能穩定走下去。歌手汪蘇瀧還向我們給出了自己最為直觀的舞台感受,「我的歌這次會稍微難操作一點,因為它並不是一個在真實世界的故事,有一個女孩現場畫了兩個小時的妝,因為她在裡面扮演一個女神。這個打榜也是我覺得這一兩個月以來最重要的事情。因為我終於可以唱自己的歌了,並且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呈現了。可能原來國內一直沒有舞台這個概念,其實新歌除了要有MV之外還要有舞台。」

    騰訊的《由你音樂榜》當晚在QQ音樂線上直播,「地理位置」直接貼近音樂平台的腹地,隔天登陸騰訊視頻播放,週六還會登陸東方衛視午間時段,呈幾何構建的平台聲勢無疑已經在行動上表明了對該節目的支持力度。雖前景尚未明朗,但兩大平台對打榜節目的執著可見一斑。現在,《中國音樂公告牌》在微博話題閱讀量突破26億,討論超4400萬,數字不算差。單就上節目打歌的歌手而言,節目對歌曲推廣的作用也並非微弱不計。經紀人奚韜證實,「參加節目後確實拓寬了一些聽眾渠道,這是非常明顯的作用。」

    誠然,國內爛了多年的音樂行業不是靠一檔打榜節目能挽救的,大家的憂慮亦正如梁歡所言,「在國外,純做音樂能給他們帶來足夠多的收益。我們這裡音樂本身不帶來收益,音樂人們都靠上綜藝或其他來獲取收入,來反哺自己的音樂,這個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循環。在成熟的市場裡,產生這樣的節目是因為市場主動推進的,而我們現在市場還非常地慘淡,等於在慘淡的市場要去硬做一個成熟市場裡的東西。」只是大家也希望打榜節目能持續並且做得更好。因為節目對於連宣傳通告都不知該往哪兒跑的歌手們來說,至少是對他們音樂推廣和表現的正向彌補。從這個層面出發,即使業內對節目的發展態度不算樂觀,但仍然從理想的層面希望它能辦下去。

    新浪

    https://bit.ly/2AJ9dX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