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亞洲舞后蔡依林如何打造自己的商業品牌?

  • 流覽次數:: 2094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揭秘亞洲舞后蔡依林如何打造自己的商業品牌?

      201504/1010:08

    這可能是今年最好的一支MV。2014年11月19日,美國《時代》雜誌專文推薦,融合了Taylor Swift的《Shake It Off》、Ariana Grande的《Break Free》、Nicki Minaj 的《Anaconda》、Iggy Azalea和Charli XCX的《Fancy》風格,更放入全裸、有氧舞蹈等橋段。只要你看了,你就會問,她是誰?

     

    西班牙《GQ》雜誌稱她為新的小甜甜布蘭妮(Britney Jean Spears),並稱讚這首舞曲融合Lady Gaga及Katy Perry的特色,整體性勝過韓國歌手朴載相2012年推出的《江南style》。

     

    她是西方躥起的新秀嗎?錯。她剛出道時曾被評為十大爛歌手,今日被《時代》雜誌譽為亞洲舞后,她是來自臺灣的歌手蔡依林。2014年11月15日,進入歌壇15年的她,全權主導唱片製作,發行第13張普通話專輯《呸》,斥資6000萬新臺幣製作,10首歌全是主打歌。首波單曲《PLAY我呸》及MV,甫一推出,很快贏得國際掌聲。《呸》也是蔡依林連續第9張普通話專輯,贏得臺灣女歌手年度銷量總冠軍。

     

    舞曲,向來是歐美日韓重要的音樂類型,但在華語樂壇裡卻非主流,蔡依林仍不斷深耕,交出亮眼成績單。每個歌手都要建立自己的品牌及特色,或許我在抒情歌方面沒有太多代表作,但舞曲就是我最擅長的。蔡依林略施淡妝,穿著白色上衣,褐色微卷長髮垂在左肩上,緩緩說著,但語氣堅定,華人一直很少創作舞曲,所以我想把西方最流行的舞曲,和華語歌壇接軌。

     

    全套文藝少女裝備,讓他非常陶醉。星期五,24小時洗衣店,讀海明威。管你小眾、大眾,我呸;管你是小清新、是重口味,我呸;我呸、都呸、都Play。蔡依林在其MV《PLAY我呸》裡不只扮成文藝青年,還有上流千金、心機女明星、韻律老師等角色,於YouTube首播,短短一個月,點閱量超過750萬次,勇奪2014年YouTube臺灣熱門MV冠軍寶座。現代人承受各種壓力,我想用一種比較戲謔的方式,帶給大家正能量,把負面情緒趕走,自娛也是娛人。蔡依林解釋。

     

    在華語歌壇裡,蔡依林和蕭亞軒、郭富城、羅志祥、潘偉柏被歸類為唱跳歌手,其中,蔡依林在金曲獎憑藉舞曲得獎最多。她因《舞孃》專輯榮獲「最佳國語女歌手」獎,而她上一張專輯的主打歌《大藝術家》則是2013年最佳年度歌曲。舞曲得到更多金曲獎肯定,讓人知道舞曲不再只是copycat(複製),可以有更多競爭才會進步。蔡依林再次堅定地告訴我們。

     

    如今,更上層樓。蔡依林這張專輯《呸》整體製作水準拉高到國際視野,未來蔡依林更廣為人知的名字可能是 Jolin Tsai。這是有頭腦的舞曲,出自一位有頭腦的天后。臺灣《聯合報》編輯部影視消費中心組長顏甫珉撰文分析。Jolin提升了華人舞曲格局,樹立難以超越的高標準,做流行媒體文化研究,講授流行音樂課程。 高雄義守大學大眾傳播系副教授侯政男說。

     

    革命,要在主流巿場發生,才有大的效果。蔡依林以天后的高度嘗試糅合新的舞曲元素,相信有機會對普羅聽眾造成影響。DJ Mykal a.k.a.林哲儀進一步分析,成熟的音樂體系,多元化是個關鍵指標,才能吸納各種人才,舞曲當然不能忽視。

     

    不少歌手已在專輯中放入舞曲。舞曲,是讓人開心的音樂類型,最能跨越國界,引起共鳴。義守大學侯政男分析,這也是為什麼韓國《江南Style》明明唱的是韓文卻能風靡歐美。我自己私底下很喜歡快歌、節奏性的音樂,聽著聽著,全身跟著搖擺,心情也變好。蔡依林也認同地說。

     

    舞曲,早是歐美日韓重要的音樂類型。去年,美國告示排行榜每週冠軍單曲共有 11 首;去年日本公信榜年度10大單曲全是快節奏的舞曲。韓國偶像團體少女時代、Super Junior,日本歌手濱崎步、安室奈美惠都以舞曲見長。 舞曲的興盛與否,和一個地區的社會開放程度息息相關。文化評論員、前臺灣學學文創副董事長詹偉雄分析,舞曲顧名思義就是跳舞的歌曲,重節奏、輕旋律(抒情歌相反,輕節奏、重旋律),通常都在夜店或舞會上播放,但臺灣在戒嚴時期,舞廳活動是被禁止的,即使當時高淩風、劉文正、崔台菁等歌手也演唱快歌,但舞曲仍非主流。相較之下,中國香港過去是英國殖民地,接觸西方音樂早,加上也有演唱會文化,在舞臺上需要載歌載舞,舞曲發展比臺灣還早。

     

    蔡依林已非昔日那位單純的歌手。她和周杰倫被稱為華語歌壇的雙J勢力,相較周杰倫一出道就是創作歌手,詞曲製作一手包辦,輔仁大學外文系畢業的蔡依林,則從原本不諳音樂的門外漢,一步一步蛻變為今日專業的音樂人,從《My Self 2010 概念專輯》開始,到《Muse》、《呸》,都由蔡依林全權主導。

     

    2009年10月是個轉捩點。當時,她對於自己的演藝工作,一度興起退出的念頭。她厭倦了成為唱片公司包裝的洋娃娃,每張專輯的10首歌曲,幾乎都由唱片公司主導,她無法給予太多意見,很想要休息,因為一直在做重複的事,覺得自己被掏空了。她的大學同學嫁到加拿大蒙特利爾,她前往當地自助旅行,也學習法文。在那個沒有太多人認識她的地方,她靜下心來想了很多,很清楚自己還是喜歡表演工作。我不是一個很會說話的人,表演是我的語言,我用表演來展現我自己的多變面貌。 她說。

     

    她決定自立門戶當起老闆。2010年初,和原本經紀公司老闆葛福鴻合資成立淩時差音樂公司(蔡依林原名蔡宜淩,之後改為蔡宜翎),專門處理她的音樂及演唱會的製作、版權。最大差別就是,我現在有音樂的主導性。她比較說。2010年8月初試啼聲之作,專輯就取名《My Self 2010概念專輯》。這張與過去很不同,10 首歌曲,只有兩首抒情歌曲,其他8首全是快板舞曲,而以往為了巿場考慮,多是5首慢歌、5首快歌。

     

    面對大環境實體唱片銷量持續下滑,她會擔心創新後銷量不佳嗎?她很淡定地回答:在做流行音樂時,應該要去引領大家接受新的曲風、新的元素,挑戰既有概念。很多事情,最忌諱害怕,怕別人不喜歡,會有恐懼。當然,我很幸運,累積的財富足夠過這一輩子,沒有銷售壓力。我只在乎作品好不好, 能帶給大家什麼。

     

    蔡依林變了,變得更有自信。 她的經紀人王永良觀察。過去的蔡依林好勝心強,太過在意他人眼光,把自己逼得很緊。你必須讓自己達到130分,才能被別人扣分。2007年10月,她接受財經媒體採訪時說。剛出道時,她的臉型太圓,被批評嬰兒肥,她因此克制食欲多年,只吃水煮食物,並堅持晚上6點以後就不吃東西。

     

    2007年6月,她贏得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演唱人」獎時致詞:得這個獎,我要謝謝很多人。謝謝曾經很不看好我的人,謝謝你們給我很大的打擊,讓我一直很努力,一直維持在最好的狀態。2001年,她當時出道兩年,雖已躋身暢銷歌手,卻被創作歌手陳珊妮和林暐哲評為臺灣十大爛歌手。

     

    走過這段歲月,蔡依林心境有所轉變。人學會愛自己,當我真心認為自己是世界唯一的珍寶,別人也會對我好,這是吸引力法則。如果我一直挑剔我自己,別人也會挑剔我。她感性地說,人到了一個階段就會對心靈成長的議題有興趣,開始接觸相關書籍及課程,慢慢打開很多視野;人在嬰兒時期,最是做自己,之後社會化過程有了包袱,接著漸漸找到平衡點,再做回最舒服的自己。

     

    2013年4月13日,《MySelf 》世界巡迴演唱會最終場後,蔡依林被媒體問到為自己的表現打幾分?曾經以130分為標準的她回答:享受表演,不給自己打分數。 知名樂評人、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主持人黃子佼主持蔡依林《呸》發片記者會後,也撰文點出:我看到的蔡依林,自信大方,樂在工作,帶著少女赤子心及發揮娛樂精神的業界良心。

     

    蔡依林主導專輯走向,做法不同。以往都是先去收歌,再決定主題;但她反其道而行,先定主題再去邀歌。如果主題定得太過狹隘、太過明確,反而有所局限。 她說,她每次做專輯,腦中就有很多靈感,因此選定一個大的主題,《Muse》出的題目是「藝術」,《呸》則是「女演員」。每次她的企劃都說,範圍太廣、難度太高,她則響應我可以的,最後成品出來時,就會很有趣。

     

    從《Muse》開始,蔡依林會很細微地去觀察周邊的事物。2014年初,她有天接觸到靈性彩油,直覺挑選了第66號,淡紫淡粉紅色,這瓶主題正是女演員,而她自己也很喜歡美國Maryl Streep演什麼像什麼。每個人在臺上都是一個演員,怎樣寫自己的劇本?你就是一個導演。2013年4月《MySelf》演唱會最終場,她也曾寫過這麼一段話給自己。好似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她的第13張專輯《呸》,主題便鎖定女演員,10 首歌便是一套劇本。

     

    貫穿這套女演員劇本的核心概念就是做自己。「只有你可以做好自己的角色,寫好自己的劇本。」蔡依林說,「每人的故事不一樣。我可以感受你的感受,給予力量。」蔡依林認為,因為她經歷過那段在乎他人意見的階段,如今的她想要借由歌曲,傳遞信心給每個正在努力的人,找到自己獨一無二的價值。

     

    詞,是蔡依林舞曲的重要特色。從《大藝術家》開始,Jolin的歌詞越來越有深度,帶有人文色彩。義守大學侯政男觀察。華語舞曲的歌詞不能太淺,要有深度,不能一直重複baby、my love。蔡依林分析,太簡單的歌詞,也不適合我現在的年紀。

     

    除了字字要求完美之外,蔡依林的舞曲也往往能重新賦予既定人物新的意義。最新專輯另首主打歌《美杜莎》就是一例。在坊間很多電影、電視或小說創作裡,美杜莎都給人負面形象,希臘語美杜莎一詞更有極度醜怪的女子含意。但在蔡依林的歌詞裡,卻讓人看到了美杜莎的另一面。一旦將這角色放進愛情裡,美杜莎其實是個無辜的受害者。 作詞者嚴云農解釋。

     

    但曲,更是重中之重。我沒有限制一定要由華人寫曲,好聽比較重要。維持一個高標準,大家向這個高標準接近。蔡依林雙管齊下,同時向華人及海外作曲者邀歌,然後比稿,從中選出最適合的曲。但不同的是,她一改過去唱片公司為了巿場考慮以及節省成本,多是購買海外走紅歌曲的做法。從《看我72變》開始,她善用國際唱片公司的資源,直接向美國、歐洲、加拿大作曲原創者邀歌,至今經驗超過10年,已累積一定的海外資源。以《大藝術家》單曲為例,經過最終比稿後,選定北歐作品,這是一首原創歌曲。

     

    全球競爭的高標準下,華人原創舞曲脫穎而出很不容易。去年7月,《Play我呸》的作曲者倪子岡接到歌詞,看到每句的字都很多,而且字都不能砍,如果要把每個字都包含在內,必須要以饒舌方式演譯。他加了一點節奏以及西方現在最流行的Trap跟Twerk元素進去,讓整首歌不致單調。他原本以為這樣的曲風太過前衛,不會獲得蔡依林青睞。但事實是,他也沒想到 Jolin 的接受度那麼大。

     

    蔡依林正不斷扶植新人,與新人合作,借此碰觸出新火花。這是一個很好的模式。 樂評人小樹肯定地說,在英語世界,Björk與Madonna也是每一兩張專輯就和新人合作,提拔新人。《呸》這張專輯10首歌,共有4位製作人,其中《Play我呸》、《I'm Not Yours》、《Miss Trouble》、《不一樣又怎樣》製作人陳星翰,以及《第二性》、《自愛自受》製作人鐘成虎,都是首次和蔡依林合作。

     

    現年29歲的陳星翰是華語樂壇的新秀,沒留學經歷,音樂全在臺灣學習,以編曲見長。他和蔡依林結識於去年6月第25屆金曲獎的一段表演。當時,蔡依林要在臺上載歌載舞10首她的成名舞曲,陳星翰是全部曲目的編曲人,她很欣賞他的才華。7月,蔡依林邀請陳星翰擔任她的新專輯製作人。我真的很驚訝,她會找我,就連主打歌《Play我呸》也交給我負責編曲及製作,畢竟我在這行還是新人。和倪子岡一樣,理光頭、戴棒球帽的陳星翰,嘴裡嚼著檳榔告訴記者。

     

    正當蔡依林的舞曲成績蒸蒸日上之際,她的慢歌卻始終不如快歌。她並沒因此放棄,而是不斷嘗試、不停摸索。舞曲,我有自己的特色,也希望在抒情歌找到獨一無二屬於自己的樣子。我不可能去唱別人的曲式,別人的曲式我當然也可以唱,但我就是唱不紅。她很誠實地說,每個人聲線不一樣,強調的重點不一樣。我希望多年後,當有人想起蔡依林時,會說她的聲音很適合這類型的歌曲。

     

    在《呸》這張專輯裡,蔡依林漸漸挖掘出屬於自己的抒情曲式。一種具有強烈節奏感的抒情歌,給華人流行音樂帶進另一個新境界。義守大學侯政男說。從《第二性》、《唇語》、《自愛自受》,到《不一樣又怎樣》都是節奏感很強的歌,一改以往抒情歌重視旋律,除運用大量弦樂,也運用電子合成器的編排。

     

    蔡依林正在國際化之路上越走越遠。不久前,蔡依林和安室奈美惠合唱合拍的第8支MV《I'm Not Yours》正式發佈,混搭風格強烈,卻又不突兀。Each time you failed. You just called me your girl. 你以為這是愛情起死回生的藥,You know你什麼都很潮,但這種調調…。歌詞夾雜英文、中文,配上日式舞曲曲風,MV內容走中國風,蔡依林扮演客棧紅牌舞姬,在眉頭畫上狐尾圖騰花鈿,安室奈美惠飾演客棧老闆娘,她們和客棧內的其他女性,吸引花心男人前往,當這些男人酒酣耳熱之際,再把男性全都變為驢子。

     

    「我很有把握的是,我會一直學習,一直進步。」蔡依林自信總結,我從沒給自己時間限制,也從不給自己設限。我在《舞孃》時期,沒有想到今天會做這些音樂。雖然不能保證未來一定會怎樣,或許哪天我會全部推翻我自己,但我不會因為恐懼、害怕而來嚇阻自己。未來,會有新的東西出來。來源:週末畫報

     

    中國音樂財經網

    http://www.chinambn.com/show-1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