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在上流量為王,可好歌去哪兒了?

  • 流覽次數:: 269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3/1916:25

    ◎近日不少音頻平台盤點「年度十大專輯」、「十大金曲」,相比過去誰該上榜、誰的名次虛高的討論,更多網友看到名單的第一反應是「什麼?他/她2018年出新歌了?!」盤點一年聽到的旋律,發現只有被女團演唱的電影插曲《卡路里》、抖音熱門配曲《學貓叫》旋律洗腦的茫然,滿屏都是偶像打歌刷榜抖音神曲跑流量,好歌卻不見了。

    ◎2004年伴隨《老鼠愛大米》、《兩隻蝴蝶》走紅掀起的網絡神曲熱潮,如今在「全民短視頻」的背景下以「配樂」形式重回人們視野。相比於《兩隻蝴蝶》尚且還有些許詩意可循的「追逐你一生,愛戀我千回」,退化成了「旅遊路線圖」的「我想要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後一起去東京和巴黎」;或者乾脆放棄修辭,發動大家「一起喵喵喵喵喵」。「流量」成為創作和傳播考量的第一順位,羞於承認的「旋律洗腦」如今卻被擺上檯面作為爆款邏輯的成功經驗分享;韓式打歌綜藝取代了競技類音樂節目,比拼唱功的硬指標變成看顏值比噱頭。大量的公眾資源被這樣的音樂快消品公然佔據,難免有人會發出音樂產業停擺的哀嘆。

    ◎撥開這些數據的泡沫仔細梳理,會發現好歌與優秀的製作並未消弭,不少佳作堪稱可圈可點,只是沒有得到流量榜的青睞。李宗盛一首《新寫的舊歌》道出中年男人與已故父親的和解,延續了《給自己的歌》、《山丘》對情感的透徹體察和隨性灑脫的且歌且吟;筆耕不輟如林俊傑,他與韓紅強強聯手的《飛雲之下》,也遠不及他在綜藝上改編老歌的關注度高。哪怕是風頭正勁的李榮浩,也沒能讓《年少有為》成為《李白》第二。長此以往,缺少良性傳播消費生態的支撐,不免擔心這些全憑歌手創作自覺的優質好歌還能堅挺多久。

    詳細全文:

    近日不少音頻平台盤點「年度十大專輯」、「十大金曲」。某自媒體評選了2018年「最值得聽的50首華語歌曲」,相比過去誰該上榜、誰的名次虛高這樣的討論,更多網友的第一反應是:「什麼?他/她2018年出新歌了?!」搜腸刮肚盤點一年聽到的旋律,發現只有被女團演唱的電影插曲《卡路里》、抖音熱門配曲《學貓叫》旋律洗腦的茫然,滿屏都是偶像打歌刷榜抖音神曲跑流量,好歌哪兒去了?

    有人說,時尚是20年一度的輪迴。流行音樂的潮流何嘗不是如此,而其周期可能更短。2004年伴隨《老鼠愛大米》、《兩隻蝴蝶》走紅掀起的網絡神曲熱潮,如今在「全民短視頻」的背景下,以「配樂」形式重回人們視野。同樣是2004年湖南衛視真人秀《超級女聲》帶動的選秀全民投票,又以網絡綜藝《偶像練習生》、《創造101》再度締造粉絲文化的新一輪狂歡。神曲與偶像,再度「剝奪」了流行音樂的年度解釋權。

    某種意義上,流行文化是大眾選擇的結果,其成為「爆款」自有邏輯和規律可循。不過14年之後讓人悲哀的是,國內流行音樂樂壇的「頭部產品」退化了:音樂上,相比於《兩隻蝴蝶》尚且還有些許詩意可循的「追逐你一生,愛戀我千回」,退化成了「旅遊路線圖」的「我想要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後一起去東京和巴黎」;或者乾脆放棄修辭,發動大家「一起喵喵喵喵喵」。若是早十年預見到《創造101》女團季軍楊超越能夠憑一句破音吶喊「燃燒我的卡路里」在爭議中登上熱搜,恐怕超女亞軍周筆暢可以在音樂原創的路上少一些對成名曲《筆記》的耿耿於懷。

    但把偶像與神曲的走紅歸咎於「潮流的輪迴」,恐怕也不盡然。君不見,「流量」成為創作和傳播考量的第一順位,羞於承認的「旋律洗腦」如今卻被擺上檯面作為爆款邏輯的成功經驗分享;韓式打歌綜藝取代了競技類音樂節目,比拼唱功的硬指標變成了看顏值比噱頭。更令人瞠目的是,粉絲已不再滿足圈層內的自嗨,而是直接把流量小生的新專輯刷上美國主流榜單,引起嘩然一片。大量的公眾資源被這樣的音樂快消品公然佔據,權威榜單乃至大數據都已然失信,難免有人會發出音樂產業停擺的哀嘆。

    而撥開這些數據的泡沫仔細梳理,聽眾會驚異發現,好歌與優秀的製作不是日漸消弭,不少佳作堪稱可圈可點,只是沒有得到流量榜的青睞。李宗盛一首《新寫的舊歌》道出中年男人與已故父親的和解,延續了《給自己的歌》、《山丘》對情感的透徹體察和隨性灑脫的且歌且吟。筆耕不輟如林俊傑,他與韓紅強強聯手的《飛雲之下》,也遠不及他在綜藝上改編老歌的關注度高。哪怕是風頭正勁的李榮浩,也沒能讓《年少有為》成為《李白》第二。

    可一片嘈雜的勁歌熱曲之聲,清流終究滑落進流量泡沫的縫隙。長此以往,缺少良性傳播消費生態的支撐,這些全憑歌手創作自覺的優質好歌還能堅挺多久?不免擔心。站在年關不免許願,優質原創撥開刷榜打歌的迷霧,衝破熱搜流量的屏障,被更多人聽見。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bit.ly/2u7uSn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