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檔音樂營銷大戰開啟:誰會成為2019年第一神曲?

  • 流覽次數:: 43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春節檔音樂營銷大戰開啟:誰會成為2019年第一神曲?

      201902/1904:10

    ◎為一部電影推出3、4支主題曲或推廣曲已是常見的營銷行為,2019年春節檔8部頭部影片,截至目前已經推出17支推廣曲。流行歌曲約等於影視主題曲幾為定律,回想過去一年,大部分能哼唱出來的音樂不是來自抖音就是來自影視作品。

    ◎韓寒×五月天阿信的《一半人生》剛推出就登頂多個音樂榜單,隨後老狼的《飛馳的人生》、沈騰與騰格爾的《大哥你好嗎》也都是走青春懷舊掛的。《新喜劇之王》的操作套路類似,請來《創造101》中落選的幾位人氣選手組成限定少女團翻唱經典老歌《疾風》,流露著勵志逆襲的調調。除了販賣情懷,尋找契合的音樂代言人也很重要,比如「逃犯剋星」張學友為《廉政風雲》演唱推廣曲《春風秋雨》;《瘋狂的外星人》找火箭少女來演唱推廣曲《銀河系disco》。劉歡為《流浪地球》演唱的《帶著地球去流浪》在熱門綜藝《歌手》首發賺足了眼球,曲風大氣磅礴但卻缺少記憶點。成龍與蔡徐坤合唱的《一起笑出來》是《神探蒲松齡》的推廣曲,播放量數據各方面都不錯。

    ◎作為電影營銷中比較常見的一種,電影音樂推廣曲在過去一年幾乎成為所有片方的標配,2018年主流電影的上百首主題曲和推廣曲的播放量與電影票房呈現出相關性。與其說是音樂為電影做營銷,倒不如說電影反哺了音樂產業的市場,為觀眾獻上了很多膾炙人口的流行歌曲。過去一年電影營銷最愛用的音樂人是汪蘇瀧和譚維維,五月天和火箭少女也是2018電影音樂營銷寵兒。一些文藝小清新風格電影則喜歡用周深、任素汐、吳青峰、田馥甄等調性相似的音樂人。天后王菲如今甚少出場,女兒竇靖童也頗受電影營銷方的青睞。

    ◎回顧過去一年,上百首音樂推廣曲為大眾所知的大概不超過10首,「出圈」的成功概率基本等同於電影盈利的機率。相對而言,電影主題曲不如反覆播放的電視劇主題曲更容易為觀眾接受,但反過來看,如果僅靠電影營銷都能迅速流行起來的音樂,必然是經過市場檢驗,不是神曲就是金曲了。

    詳細全文:

    《飛馳人生》舉辦春節聯歡「早會」,《瘋狂的外星人》與同樣來自外星的火箭少女合體發布《銀河系disco》;《流浪地球》首映禮辦得風風火火,劉歡《帶著地球去流浪》MV正式發布,晚上謝娜演唱的《小豬佩奇過大年》MV 8點上線....。這個小年夜,春節檔電影獻上了一場音樂營銷大戰。為一部電影推出3、4支主題曲或推廣曲,如今已是常見的營銷行為。此前一部已經撤出春節檔的影片,曾花重金讓推廣曲擠進衛視跨年晚會表演,幾乎花去了營銷預算的1/3,足見大家對於電影音樂營銷的重視程度。2019年春節檔8部頭部影片,截至目前已經推出了17支推廣曲,從傳播度來看,來自《飛馳人生》的《一半人生》效果似乎是最好的,而蔡徐坤與成龍為《神探蒲松齡》演唱的《一起笑出來》,則在抖音上頗為火熱。

    流行歌曲約等於影視主題曲幾為定律。回想過去一年,似乎除了李榮浩的《年少有為》,大部分我們能哼唱出來的音樂不是來自抖音就是來自影視作品。從音樂營銷大戰中,我們可以窺見多少春節檔的局勢端倪?

    「在某個清晨/回望我一生/活得雖認真/卻微小如塵.....想要唱首歌/去唱哭別人/最後卻是我/滿臉淚痕」前奏一響起,粉絲就知道這是五月天的歌曲沒跑了。如果說今年春節檔憑歌曲來押爆款,那娛sir估計會站隊《飛馳人生》。兩週前,韓寒×五月天阿信的這首《一半人生》剛推出就登頂多個音樂榜單,僅微博播放量就突破了2500萬。而隨後老狼的《飛馳的人生》,沈騰與騰格爾的《大哥你好嗎》,也都是走青春懷舊掛的。健忘的觀眾自然不會記得前年春節檔《乘風破浪》「直男癌」宣言的風波了。韓寒和郭敬明都是懂營銷的高手,尤其在小鎮文藝青年審美正流行的當下,他們最知道拿什麼來同時打動一二三四五線城市的觀影人群:在這個幾乎一切向錢看的世界,唯有夢想與情懷不分貴賤。

    《新喜劇之王》的操作套路類似,請來在《創造101》中落選的幾位人氣選手組成限定少女團,翻唱經典老歌《疾風》,從歌手到歌詞都流露著「只要不投降,就是成功」的勵志逆襲調調。除了販賣情懷,尋找契合的音樂代言人也很重要。比如「逃犯剋星」張學友為《廉政風雲》演唱推廣曲《春風秋雨》,配上劉青雲、張家輝兩大影帝飚戲的電影花絮,頓時穿越回吃著瓜子看TVB的港片時代。《瘋狂的外星人》找火箭少女來演唱推廣曲《銀河系disco》屬於意料之中,畢竟都是飛向銀河系的人兒。娛sir聽完之後覺得其實可以再鬼畜一些,儘管歌詞裡「約上鋼鐵閨蜜」、「跟外星人蹦迪」等不知所云,總體來看還是一首略普通的勁歌金曲,完全不給楊超越老師發揮「在跑調邊緣徘徊」的機會。

    另外感覺比較浪費的是劉歡老師為《流浪地球》演唱的《帶著地球去流浪》,選擇在熱門綜藝《歌手》上首發也算是賺足了眼球。 歌曲曲風大氣磅礴,但卻缺少記憶點,很像是奧運會開閉幕式的獻禮曲目,或者如耳帝所言,像「央視動畫片主題曲」,過於四平八穩的路線對於《流浪地球》本就不太樂觀的排片起不到宣傳作用,助益可能還不如前段時間孟美岐為影片演唱的推廣曲《有種》。幾乎沒人注意到,《神探蒲松齡》已經悄咪咪發了四首推廣曲,其中一首還是成龍與蔡徐坤合唱的,播放量數據各方面都不錯。但這首名為《一起笑出來》的歌曲MV裡,蔡徐坤更像是被綁架至片場來配合成龍演出,全程笑容蜜汁尷尬,比他代言北京衛視春晚還違和。娛sir不知道營銷方是怎麼考慮的,愛奇藝影業出品的片子請愛奇藝綜藝的新人比較方便?蔡徐坤的粉絲應該可以叫成龍爺爺了,雙方受眾完全沒有重合度,何必拉流量小生來蹭這個熱度。

    在動畫片領域,今年《熊出沒:原始時代》沒有做以往動畫片慣常的喜氣洋洋兒歌風,目前推出的兩支推廣曲,張韶涵的《三萬年以後》很有迪士尼動畫的大氣磅礴感,而火箭少女的《福氣拱拱來》則是歡脫神曲風,因此剛推出沒多久,在抖音上被使用的頻次已經超過3萬。娛sir聽完覺得言語不足以形容,只想高喊「福氣財運滾滾來」!總之分外洗腦,這就是神曲的要義吧。

    作為電影營銷中比較常見的一種,電影音樂推廣曲在過去一年幾乎成為所有片方的標配。娛sir在這裡為大家不完全統計了2018年主流電影的主題曲和推廣曲,我們發現雖然不是絕對的因果關係,但上百首歌曲的播放量與電影票房的確呈現出相關性,即高票房電影往往伴隨著爆款歌曲誕生。與其說是音樂為電影做營銷,倒不如說電影反哺了音樂產業的市場,為觀眾獻上了很多膾炙人口的流行歌曲。當然,也會有一些音樂遺珠受累於電影而沒火,比如娛sir就覺得張傑為《葉問外傳》演唱的《我是來揍你的》很有神曲賣相(聽名字就鬼畜啊),中間的戲曲rap也挺驚艷,可能受限於營銷範圍和電影本身的熱度沒有得到廣泛傳播。

    誰是電影營銷最愛用的音樂人?過去一年是汪蘇瀧和譚維維。作為00後心目中的周杰倫,汪蘇瀧分別為《快把我哥帶走》、《冰封俠》、《奇葩朵朵》、《為你寫詩》等演唱推廣曲,應該說是歌手中便宜又好用的類型。但一個黃金帶不了那麼多青銅,貌似除了《快哥》,其他幾部電影的表現都不盡如人意。而談到大氣的女嗓,過去會想到張靚穎,近些年則是張碧晨與譚維維。張碧晨接影視劇歌曲比較多,一首《涼涼》至今還是很多人的KTV必點,而譚維維則是電影導演們的最愛。去年她為《影》、《江湖兒女》、《狗十三》、《泡芙小姐》等作品獻聲,蕩氣迴腸的獨特嗓音的確很有辨識度,適合為帶有中國風的電影做音樂營銷。

    唱的多不代表效果好。娛sir也為大家羅列了爆款電影愛用的音樂人,五月天和火箭少女是2018年電影音樂營銷的寵兒。可能真是有錦鯉附體,火少獻聲的電影成績都不會太差(估計今年也是),而五月天基本上是情懷向電影屢試不爽的音樂組合。一些旨在打造口碑的作品或者文藝小清新風格的電影,則喜歡用周深、任素汐、吳青峰、田馥甄等調性相似的音樂人。天后王菲如今甚少出場,女兒竇靖童也頗受電影營銷方的青睞,風格化的作品選她唱主題曲準沒錯了。

    說了這麼多成功案例,其實扑街的音樂營銷也有不少。一種是尬蹭流量的推廣曲,去年《偶像練習生》帶火大批新人,《古劍奇譚之流月昭明》邀請了樂華七子NEXT演唱主題曲《在一起》,陳立農則為《解碼遊戲》演唱了同名主題曲。歌挺好聽的,但粉絲都忙著為愛豆打榜音樂去了,誰會在乎他幫哪部電影唱的?還有一種是畫風奇葩、與電影調性完全不符的推廣曲。比如《泡芙小姐》邀請二手玫瑰獻唱的推廣曲《我要開花》,濃濃的東北二人轉風格也就罷了,主唱梁龍大叔濃妝豔抹一副貴婦扮相,極易引起觀賞不適。而整首歌的風格與《泡芙小姐》所展現的大齡公主夢又風馬牛不相及,讓人看完一頭霧水。

    2014年一首《咱們屯里人》讓電影營銷開始關注音樂推廣,從2015年《不將就》、《讓我留在你身邊》,2016年《不說》、《我要你》到2017年因《前任3》爆火的《體面》、《說散就散》,2018年是《卡路里》和萬人懷舊版《後來2018》引領風潮。2019年春節檔會為我們留下哪些經典的音樂回憶呢?娛sir個人來講,押5毛錢給五月天吧。基本上回顧過去一年,上百首音樂推廣曲為大眾所知的大概不超過10首,「出圈」的成功概率基本等同於電影盈利的機率。相對而言,電影主題曲不如反覆播放的電視劇主題曲更容易為觀眾接受,但反過來看,如果僅靠電影營銷都能迅速流行起來的音樂,必然是經過市場檢驗,不是神曲就是金曲了。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bit.ly/2TNaK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