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音樂節20年,沒想到周杰倫是競爭升級的註腳

  • 流覽次數:: 4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本土音樂節20年,沒想到周杰倫是競爭升級的註腳

      201905/1409:32

    ◎麥田音樂節公開完整演出陣容,最讓樂迷興奮的是周杰倫、蔡依林的「雙J」壓軸,這是周杰倫第一次參與音樂節,該重磅消息當即刷屏朋友圈,微博話題#麥田音樂節陣容#登上熱搜,在周杰倫首次參加音樂節的背後有一些值得探討的話題。中國本土音樂節已有20年的發展史,1999年首屆《Heineken節拍99夏季音樂節》是中國首個本土音樂節,2000年第一屆迷笛音樂節在北京舉辦;2007年第一屆摩登天空音樂節在北京舉行;至2010年後音樂節大爆發。對年輕一代而言,去音樂節不只是聽歌,也是一種新的社交場景,甚至成為一種自我身份認同的方式。

    ◎本土音樂節進入第20個年頭,從場次、規模、類型、延續性和盈利性上來看還處於摸索調整期。據小鹿角智庫統計,從2017年開始音樂節市場規模增速開始放緩,2018年共有263個音樂節,較2017年的269個輕微下滑;2018年新出現的音樂節品牌140個,占比52%,也就是超過一半的音樂節在第二年延期或取消,能連續三年落地且具備一定品牌性的只佔整體的約15%。相比於錄製音樂產業的緩慢復甦,以音樂節為代表的現場音樂在消費升級的推動下仍具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中國音樂節已到轉型需求的節點。一方面,以搖滾、民謠為代表的頭部獨立音樂人長期霸占各大音樂節舞台,演出陣容的同質化被樂迷詬病多年。2018年,中國國內一年中能出演5場音樂節的音樂人共130人,其中房東的貓出演31場,遠超過前兩年頭部音樂人的音樂節演出數量,其次是朴樹24場和陳鴻宇22場。在排除電子、說唱等垂直音樂節後,66%(173場)的綜合類音樂節要分享這些頭部音樂人;以周杰倫、蔡依林為代表的頭部流行類音樂人的加入,必然能給音樂節帶來更多新鮮感和可看性,也能吸引更多音樂節圈層外的人群加入。另一方面,周杰倫此舉也可看做是頭部音樂人的某種「市場下沉」策略;近十年來音樂市場處於低迷期,版權收入有限,巡演、音樂節等現場音樂市場成為音樂人收入主要來源。對周杰倫來說,參與音樂節也可成為其進一步打開年輕人市場的方式。

    ◎對當下佔據音樂節主體的民謠、搖滾音樂人來說,流行類音樂人的加入必然會分掉一部分市場,形成某種競爭關係。而周杰倫的音樂節首秀給市場的更大意義還在於,這在某種程度上拉升了中國音樂節的競爭門檻,甚至加速音樂節的大眾化進程。當品牌定位和現場體驗的問題逐步優化後,具備強號召力的稀缺藝人陣容將越來越成為各大主辦方爭奪的核心,未來音樂節的頭部效應將更加明顯。

    詳細全文:

    4月22日,麥田音樂節正式公開了完整的演出陣容,其中最讓樂迷興奮的應該是周杰倫、蔡依林的「雙J」壓軸。除此之外,還有The Jesus And Mary Chain、戶川純、草東沒有派對、茄子蛋、楊乃文等一大批優秀音樂人,陣容堪稱豪華,這也是周杰倫第一次參與音樂節。果不其然,這一重磅炸彈當即刷屏朋友圈,微博話題#麥田音樂節陣容#成功登上熱搜。點開相關微博,內容幾乎都與周杰倫有關,目前該話題的閱讀量已超過2170萬,這一陣容也被網友稱為「有生之年系列」。

    從票務信息看,除了之前開售的盲鳥票和預售票早已賣空,4月23日下午4點半開售的單日全價票、單日Plus票以及雙日全價票中,目前也只剩下5月25日的單日Plus票還在售票(周杰倫在5月26日演出),大有一票難求之勢。對於離正式演出還有一個月餘的音樂節而言,其火爆程度不必多說。以至於甚至有網友評論說,「麥田算良心了,首發陣容不放核彈,照顧真正的獨立音樂迷先搶票,現在才放大招。」在周杰倫首次參加音樂節的背後,其實還有一些挺值得探討的話題。

    不知不覺,本土音樂節已經有20年的發展史了。資料顯示,國內首個本土音樂節是1999年7月在北京日壇公園舉辦的首屆《Heineken節拍99夏季音樂節》,這也開啟了本土音樂節的發展歷程。2000年5月1-2日第一屆迷笛音樂節在北京迷笛學校舉辦;2007年10月2-4日第一屆摩登天空音樂節在北京海淀公園舉行;直至2010年,國內音樂節大爆發,這一年全國共有31個音樂節,數得上名號的有迷笛音樂節、草莓音樂節、張北音樂節、長江音樂節等。隨著越來越多音樂節不斷湧現,也逐漸作為一種生活方式漸漸被大眾所熟知。對於年輕一代而言,去音樂節不只是聽歌,也是一種新的社交場景,甚至成為一種自我身份認同的方式。

    音樂節遍地開花的同時,藝人陣容趨同、現場配套不足、演出方式單調等問題也開始暴露,音樂節本身急需迭代升級。首先是內容上的垂直細分和模式探索。馬蜂窩旅遊大數據顯示,如今的音樂節大多以電子、搖滾、民謠、流行為主題,古典音樂也出人意料地受到年輕人地歡迎。除了音樂風格的轉型,著名的張北草原音樂節在2018年正謀求轉型成為音樂季,通過增加演出時長、場次的方式,提升遊客體驗,帶動旅遊業的發展。除了內容定位的調整,音樂節在技術上不斷升級。2016年,草莓音樂節首次使用VR直播技術對音樂節進行現場直播,它也是國內首次使用VR技術直播的大型戶外音樂節;同年,長江音樂節在燈光舞美音響等方面尋求技術升級,規格甚至可以與國際演唱會標準相媲美。

    如今,本土音樂節進入第20個年頭,從場次、規模、類型、延續性和盈利性上來看,整體還處於摸索調整期。根據小鹿角智庫的統計,經過前幾年的快速發展,從2017年開始,音樂節整體市場規模的增速開始放緩。2018年國內市場共有音樂節263個,較2017年的269場有輕微下滑。其中,2018年新出現的音樂節品牌達到了140個,占整體的52%。換句話說,2017年的音樂節品牌在2018年的存活率仍未達到50%,超過一半的音樂節在第二年延期或者取消,形勢並不樂觀。其中,能夠連續三年落地且具備一定品牌性的音樂節只佔據了市場整體的約15%。這20年來,每年都有新的音樂節誕生,也有老的音樂節落幕。但從整體來看,相比於錄製音樂產業的緩慢復甦,尤其是對比歐美音樂節市場的繁榮,以音樂節為代表的現場音樂在消費升級的推動下,仍具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在此背景下,我們再聊周杰倫為什麼會選擇參與音樂節以及背後的潛在意義。毫無疑問,國內音樂節已經到了轉型需求的節點。一方面,以搖滾、民謠為代表的頭部獨立音樂人作為稀缺資源,長期霸占著各大音樂節舞台,演出陣容的同質化被樂迷詬病多年。從內容供給端來看,藝人選擇的範圍急需突破。數據顯示,2018年,國內一年中能夠出演5場音樂節的音樂人已經達到130人,其中房東的貓出演音樂節的數量達到31場,遠遠超過了前兩年頭名音樂人的音樂節演出數量,其次是朴樹(24場)和陳鴻宇(22場)。在排除電子、說唱等垂直音樂節後,66%(173場)的綜合類音樂節要分享這些頭部音樂人,陣容難免感覺似曾相識。而以周杰倫、蔡依林為代表的流行類頭部音樂人的加入,必然能給音樂節演出帶來更多新鮮感和可看性,也能吸引更多音樂節圈層外的人群加入。

    另一方面,周杰倫上音樂節或許也可以看做是頭部音樂人的某種「市場下沉」策略。如我們所知,近十年來,在數字音樂的衝擊下,國內外的音樂市場都處於低迷期,版權收入給音樂人的貢獻十分有限,以巡演、音樂節為代表的現場音樂市場基本上成為了音樂人收入的主要來源。音樂節本身作為一種極好的宣傳方式,對於周杰倫來說,參與音樂節也可以成為其進一步打開年輕人市場的溝通方式。以近日結束的Coachella音樂節為例。陣容上看,不僅有Childish Gambino、Tame Impala與Ariana Grande這樣的頂級大咖擔任領銜表演嘉賓,更有Billie Eilish、Diplo、DJ Snake、Gucci Gang、Khalid、BLACKPINK和HYUKOH等一眾大牌加盟,流行、說唱、電音、民謠、搖滾等風格應有盡有。

    因此,對於當下佔據音樂節主體的民謠、搖滾音樂人來說,流行類音樂人的加入必然會分掉其中一部分蛋糕,形成某種競爭關係。當然,周杰倫的音樂節首秀給市場的更大意義還在於,這在某種程度上看拉升了國內音樂節的競爭門檻,甚至加速國內音樂節的大眾化進程。當品牌定位和現場體驗的問題逐步優化後,具備強號召力的稀缺藝人陣容將越來越成為各大主辦方爭奪的核心,未來音樂節的頭部效應將更加明顯。

     

    音樂先聲

    https://pse.is/HG4M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