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票務停運,行業「梟雄」背影落寞!

  • 流覽次數:: 57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東方票務停運,行業「梟雄」背影落寞!

      201809/1510:48

    ◎上海本土演出票務平台東方票務將停止運營。8月22日在其網站發布《關於停止運營的公告》稱,將從8月31日24點起正式停止售票,停止會員積分抵現金支付消費,2018年9月1日起售票停止,保留會員登錄功能至9月30日。在宣布停止運營前夕,東方票務的微博和微信賬號仍在正常發布演出票務信息。
    ◎2005年末,上海啟動了演藝產業終端營銷平台的重組,由文匯新民聯合報業集團、上海文廣集團、上海大劇院藝術中心、上海東方網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精文投資有限公司聯手打造上海東方票務有限公司。東方票務的誕生,使劇場、媒體、院團、技術等各種資源在新平台上集聚,形成了演藝產業新格局。經過十三年的努力,東方票務已是上海的優質品牌票務平台和營銷策劃平台,服務演出場館30餘家、項目運營4萬餘個,近年來突破了單一的票務系統服務、票務代理銷售的商務模式,介入了演出的投資、製作,出手買斷並成功運作。曾經的行業大佬如今卻面臨停止運營不免令人唏噓,其實除了東方票務,在殘酷的競爭下,不少票務平台在近幾年紛紛面臨著慘淡的結局。
    ◎如今電影票務平台從貓眼微影和淘票票雙雄稱霸的格局,到迎來愛奇藝的強勢入局,電影在線票務平台的「三國殺」似乎遠未結束。而現場演出票務則出現了秀動、樂童等眾多新興的力量,隨著資本的日漸深入,市場的擴容終究會迎來更強的競爭者。在線票務平台戰爭局勢瞬息萬變,不少平台在大浪淘沙中或黯然離場,或被合併重組,縱有阿里、騰訊、愛奇藝等巨頭的入場佈局,誰又能笑到最後,或許一切都還是個未知數。

    詳細全文:


    上海本土演出票務平台—東方票務,將與用戶說再見了。8月22日,東方票務在其網站發布《關於停止運營的公告》稱,由於業務調整的原因,將於2018年8月31日24點停止售票服務。從8月31日24點起,正式停止售票,停止會員積分抵現金支付消費,2018年9月1日起售票停止,保留會員登錄功能至9月30日。對於停止營運後賬戶內仍有餘額的會員,東方票務稱準備了退款服務。目前,東方票務網站上仍有不少演出提供購票服務。在宣布停止運營前夕,東方票務的微博和微信賬號仍在正常發布演出票務信息。
    2005年末,上海啟動了演藝產業終端營銷平台的重組,由文匯新民聯合報業集團、上海文廣集團、上海大劇院藝術中心、上海東方網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精文投資有限公司5家股東聯手打造的上海東方票務有限公司應運而生。東方票務的誕生,使劇場、媒體、院團、技術等各種資源在新平台上集聚,形成了演藝產業新格局,為城市構建一個網絡,打造一個平台。經過十三年的努力,東方票務已是上海的文化龍頭企業,優質的品牌票務平台和營銷策劃平台,服務演出場館30餘家、項目運營4萬餘個,近年來突破了單一的票務系統服務、票務代理銷售的商務模式,介入了演出的投資、製作,出手買斷並成功運作。
    曾經的行業大佬,如今卻面臨停止運營的局面,不免令人唏噓。其實,除了票務東方,在殘酷的競爭下,不少票務平台在近幾年紛紛面臨著慘淡的結局。格瓦拉創立於2009年,隨後推出格瓦拉生活網,並通過在線選座、在線預售、推出影院取票機等一系列舉措迅速發展壯大,屬於電影在線票務市場的老資格。格瓦拉還曾一度保持著4000萬的活躍購票用戶,日活近百萬,日均出票達40萬張的記錄。
    在中國電影在線票務市場,格瓦拉曾是一個光彩奪目的名字,創業三年便拿下全國市場75 %的份額,半年營收達18億元,受到知名投資機構鼎暉投資的關注,鼎暉甚至在格瓦拉尚未簽合同的情況下,就向其賬戶打了上千萬元的投資款,而這僅僅是當時投資總額的三分之一。但隨著美團、百度糯米等團購網站開始強勢進軍在線票務市場,僅一年時間,格瓦拉便從行業第一的神壇上墜落委身於微影。格瓦拉團隊在微影大刀闊斧整改下,核心人員紛紛出走,格瓦拉創始人劉勇也黯然離場,原本擁有大量深度電影用戶的格瓦拉生活網和格瓦拉App就此悄然消失。
    微票兒成立於2014年5月,定位為基於移動社交的電影、演出、體育等泛娛樂營銷與發行平台。一年半的時間,微票兒就覆蓋了4500多家影院及90%的觀影人群,進駐1200多家劇場、體育館和展館,微票兒稱其目前市場佔有率位居第二,僅次於貓眼電影。在2017年度,微票兒先是改名升級為娛票兒,服務範圍也從最早的在線電影票務服務擴展到在線綜合型購票服務平台。而緊接著在 2017下半年,細心的微信用戶點進微信錢包中的影票欄目時發現頁面風格有了明顯改變,原本的娛票兒被貓眼電影所取代。今年2月1日,微影時代旗下娛票兒App正式停止服務,包括App和網站在內的線上服務都已在凌晨下線。
    成立於2014年5月的微影時代,是基於移動社交技術,最初是服務於電影、演出、體育等文化娛樂行業的營銷發行平台,它的目標是成為移動互聯網時代泛娛樂產業與用戶之間的連接者。自成立以來,微影時代的市場佔有率呈現高速增長。據悉,曾經的微影時代在線票務覆蓋過90%以上的觀影人群,單日出票量峰值達350萬張,成為中國最大的娛樂票務平台之一。但與當初格瓦拉被微影時代合併頗為類似的是, 2017年9月22日,貓眼電影與微影時代宣布將合併。合併後的貓眼微影由光線傳媒有限公司總裁王長田擔任公司董事長,原貓眼CEO鄭志昊任CEO,原微影時代CEO林寧擔任副董事長。從高管人員分配中可以看出,林寧實際上是「被出局」了,顯然這個虛職的副董事長意味著微影時代已經黯然出局。實際上,合併後的新票務平台已由貓眼一方掌控,原娛票兒、格瓦拉僅保留少數技術人員,微影原團隊則遭遇大幅裁員。去年的合併直接導致了微影團隊的瓦解,二者說是合作,內部實際上是貓眼完全掌舵。
    2014年百度全資收購糯米網將其升級為百度糯米,以此為重要平台開始佈局O2O業務,還曾推出「1毛錢看電影」等低價票電影活動,可謂低價電影票鼻祖之一。今年,從估值60億融資到2億美元「賤賣」,百度糯米的命運在內外交困中也走出了一個大大的幾何曲線。2017年春節過後,百度收回了「砸200億也得把糯米做好」的豪言,百度糯米持續兩年多的電影票補大戰戛然而止,此後市場份額也開始不斷萎縮,與貓眼和淘票票兩大巨頭差距拉大,逐漸被邊緣化。如今百度已經放棄了電影票業務,把百度糯米的電影業務劃到愛奇藝旗下實現資源的整合。
    如今,電影票務平台從貓眼微影和淘票票雙雄稱霸的格局,到迎來愛奇藝的強勢入局,電影在線票務平台的「三國殺」似乎遠未結束。而現場演出票務則出現了秀動、樂童等眾多新興的力量,隨著資本的日漸深入,市場的擴容終究會迎來更強的競爭者。在線票務平台戰爭局勢瞬息萬變,不少平台在大浪淘沙中或黯然離場,或被合併重組。縱有阿里、騰訊、愛奇藝等巨頭的入場佈局,終究難逃殘酷的競爭,到底誰又能笑道最後,或許一切都還是個未知數。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bit.ly/2O3uN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