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隊的夏天過去了,太合的夏天才剛剛開始

  • 流覽次數:: 57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9/2601:57

    ◎太合音樂近期的頻繁出手,人們才驚覺發現,在五強中佔據兩席的太合音樂的夏天才剛剛開始。無論是公佈張亞東和譚維維加盟,還是推出DMH數字音樂分發平台,亦或是宣佈推出「無疆界」計劃,都在昭示著太合顯然想要延續盛夏這股躁動的熱浪。而高潮,無疑是太合音樂董事長所證實的IPO內部時間表。
    ◎資源;2017年8月,太合音樂全資收購兵馬司唱片,發力獨立音樂領域。當年,太合音樂還拿下了摩登天空及全球最大流行曲庫TheOrchard的獨家版權。當時錢實穆回憶起2015年收購百度音樂時,這樣說道:「那時,我們也在考慮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就是把以前遇到的瓶頸、產業鏈上的所有問題梳理一下,然後用融合創新、生態化的方式重新整合。」
    ◎「企業自己在成長,到哪個階段就該乾這個階段的事情,IPO也不是最終目的,還會圍繞產業發展。內部已有時間表,現在不方便對外披露。」「Hi There 合·聲」太合音樂集團年度新賞發佈會上,太合音樂總裁徐毅為人們勾勒出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從多元化的A&R;(藝人和產品)出發,用DMH系統讓音樂作品觸達全球各大音樂市場,在全介質、多場景的播放環境下,提供版權管理和分發服務。再通過livehouse、音樂節等不同階梯及規模的演出形式,以票務、製作、投資、場地運營等全方位的服務,推動音樂人及合作機構系統化和專業化的持續發展。而無論是為了IPO所做的衝刺,還是音樂市場正面迎戰的佈局,太合都讓華語音樂市場的生態鏈玩家多了一個,這對市場、對用戶、對音樂,都是一件好事。太合的夏天,才剛剛開始。

    詳細內文:

    《樂隊的夏天》過去了,輿論場燥熱的夏天似乎又緩緩恢復了平靜。但隨著太合音樂近期的頻繁出手,人們才驚覺發現,在五強中佔據兩席的太合音樂的夏天才剛剛開始。
    無論是公佈張亞東和譚維維加盟,還是推出DMH數字音樂分發平台,亦或是宣佈推出「無疆界」計劃,都在昭示著太合顯然想要延續盛夏這股躁動的熱浪。而高潮,無疑是太合音樂董事長所證實的IPO內部時間表。
    張亞東和譚維維
    1996年,宋柯創建麥田音樂,做了好幾張至今仍備受推崇的專輯,比如《青春無悔》《純真年代》等。當然,還有那張樸樹的《我去2000年》。製作人張亞東在給王菲做專輯的空隙,抽空把沒錢包錄音棚的樸樹領進王菲包的棚里錄唱了該專輯。《樂隊的夏天》里,當《Newboy》再次響起的時候,張亞東泣不成聲。他說:「當年大家都是小孩,對2000年都有很多期待,覺得一切都會變好。」然而事與願違,音樂行業的衰退直到2014年才開始好轉。這一次,張亞東加盟太合麥田,除了事業的思考,想必也在這個夏天,再次感受到了,當年那充滿希望的感覺。
    跨入新世紀,麥田音樂經歷了一系列的合作、合併,在2004年正式與太合傳媒合作成立太合麥田。這一年,譚維維推出了個人首張專輯,走的是民族美聲的路子,圈子里的口碑倒是還不錯。也是這一年,龔琳娜離開了體制,去找尋自己的音樂。按照正常路子,譚維維再參加一些主流大賽,唱幾首行內認可的歌,她會在體制內得到「歌唱家」的稱號。但一切都被05年的超女旋風改變了軌跡,譚維維知道,她更願意去嘗試。2006年,譚維維毅然退出了青歌賽,參加超級女聲。兜兜轉轉10餘年,她終究在《歌手》《中國之星》等節目中完成了自己的蛻變,同時獲得了市場與體制的認可。2017年,壓軸金磚峰會晚會上的譚維維,大氣而沈穩。她的加盟,想必給太合麥田,又會帶來新的思考。
    同樣是在2017年,版權大戰方興未艾,騰訊和網易戰火四起。而當時的太合則在不斷地收購音樂公司,佈局著屬於自己的生態鏈。一年後,網易雲音樂將為華研的版權付出1.7億的天價。再後來,平台們紛紛表示內容為王,而太合音樂已經蓄勢待發。
    生態鏈
    2017年6月,太合音樂收購北京亞神音樂,將獨家擁有包括京文唱片在內的亞神音樂全部版權資源;2017年8月,太合音樂全資收購兵馬司唱片,發力獨立音樂領域。當年,太合音樂還拿下了摩登天空及全球最大流行曲庫TheOrchard的獨家版權。當時錢實穆回憶起2015年收購百度音樂時,這樣說道:「那時,我們也在考慮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就是把以前遇到的瓶頸、產業鏈上的所有問題梳理一下,然後用融合創新、生態化的方式重新整合。」
    當時在媒體的描述中,太合音樂在一系列的收購動作後,已經搭建搭建起了覆蓋內容生產環節,為音樂人提供音樂製作、企划宣發等綜合服務,還可以根據行業用戶的推廣需求,將內容庫分發至行業用戶,再由行業用戶根據各自場景,以不同產品形態提供給個人用戶的產業形態。即從內容生產、版權運營、視聽服務到演出活動、粉絲社群等,太合音樂集團悄然完成了音樂全產業鏈的佈局。如今的太合音樂,顯然已經到了又一個新的階段。坐擁百餘組頗具市場的藝人與樂隊,眾多華語經典曲庫,70%Live House市場份額,太合音樂從產業鏈上游向下拓展的佈局已經完成。而推出數字音樂分發平台DHM,無疑是新階段及其重要的一步。DMH平台將提供「內容DIY管理、國際ISRC編碼申領、線上發行推廣、版稅收益結算、音樂數據分析、付費用戶運營」等一站式版權管理分發服務。既可以解決曲庫標準不統一、分發形式不規範等行業痛點,又可以提高內容推送的產業效率,並與內容資產結合創造出更大的商業價值。而事實上,近幾年數字音樂分發平台的成功,也早已將這條道路跑通。基於太合音樂龐大的資源庫,其能產生的效應恐怕也將成倍放大。太合音樂集團高級副總裁劉鑫透露,截止目前,DMH平台已有16萬個廠牌,169萬張入庫專輯,1345萬首入庫歌曲上架,總使用次數超100億。而以此鏈接起來的生態鏈,不僅能不斷提供正向力量,使得各個環節都會不斷推進其他環節。同時,這也讓生態鏈與外界的溝通更為順暢,也更加多元。
    8月20日,太合音樂集團董事長錢實穆向外界確認:「企業自己在成長,到哪個階段就該乾這個階段的事情,IPO也不是最終目的,還會圍繞產業發展。內部已有時間表,現在不方便對外披露。」「Hi There 合·聲」太合音樂集團年度新賞發佈會上,太合音樂總裁徐毅為人們勾勒出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從多元化的A&R;(藝人和產品)出發,用DMH系統讓音樂作品觸達全球各大音樂市場,在全介質、多場景的播放環境下,提供版權管理和分發服務。再通過livehouse、音樂節等不同階梯及規模的演出形式,以票務、製作、投資、場地運營等全方位的服務,推動音樂人及合作機構系統化和專業化的持續發展。而無論是為了IPO所做的衝刺,還是音樂市場正面迎戰的佈局,太合都讓華語音樂市場的生態鏈玩家多了一個,這對市場、對用戶、對音樂,都是一件好事。太合的夏天,才剛剛開始。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bit.ly/2lIJK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