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會電影生意經:「一魚多吃」,不止票房

  • 流覽次數:: 22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演唱會電影生意經:「一魚多吃」,不止票房

      201907/0308:46

    ◎5月24日,作為五月天樂團的第三部演唱會電影《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登陸內地院線,上映5天累計票房已突破3500萬元,貓眼評分9.1,預測票房4677萬,豆瓣評分更是高達8.7分。雖不能和常規商業片論高下,但相較於五月天前兩部演唱會電影及內地其他歌手的演唱會電影,《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的票房已是不錯的市場成績。但縱觀整個演唱會電影的發展脈絡,以及其當前的市場狀態,這類電影面臨的仍是粉絲電影的禁錮和窘迫的「生意經」。

    ◎雖然演唱會電影在歐美及日韓市場成績不俗,但就中國市場而言卻並不是一個好念的生意經。2011年的《五月天追夢》是中國的第一部3D演唱會電影,以2326萬元的累計票房打開華語演唱會電影的大門,但此後,2013年「搖滾教父」崔健的《超越那一天》最終只收穫不足24萬元的票房;2017年鄧紫棋的《一路逆風》和王力宏的《火力全開》票房分別為327萬和240萬,不及預期。深究該問題,在中國除了粉絲群體外,大眾對於相對簡單的演唱會電影難以產生共鳴,更別說演唱會電影尚處摸索時期。其次,中國大多數經紀公司缺乏較為全面的經營意識和手段,尚無法平衡歌手的專業規劃,更遑論打造演唱會電影。

    ◎8年3部電影於五月天和其粉絲而言是對這些年共度青春的記錄,於資本市場而言是一場演唱會的「一魚多吃」。《五月天追夢》最終累計票房2326萬元,2013年《5月天諾亞方舟》票房為2084萬元,《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上映5天票房突破3500萬元的成績已優於兩部前作。作為出道超20年的樂團,五月天早已累積數量可觀、分佈地區廣泛的粉絲群體,對於沒辦法看到現場的粉絲,幾十塊電影票價的演唱會電影顯然更容易圓夢。對五月天自身而言,一次成功的巡演,一場由技術和創意共築的高口碑演唱會電影,對其宣傳和口碑維護亦是助力良多。更遑論演唱會背後有更多看不見的生意經,電影只是其中一環,所以縱然一部演唱會電影看似投入與收益不成正比,但背後所涉及的現場和周邊生意所產生的利潤,早已能填補一部電影的失利。

    ◎基於自身的國民度,粉絲受眾的較大基數、與電影市場消費群體的一定重合度,以及電影在內容、製作和主題上的不斷突破,五月天和它的音樂會電影成為國內電影市場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毋庸置疑的是演唱會電影從不缺忠實擁躉者,但如何在垂直受眾的基礎上獲得增量市場的青睞,才是其需要長期面對的關鍵問題。

    詳細全文:

    不曾想,在《大偵探皮卡丘》、《阿拉丁》、《一條狗的使命2》和《龍珠超:布羅利》圍擊下,五月天的「粉絲電影」闖出自己的一片天。5月24日,作為台灣樂隊五月天第三部演唱會電影《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登陸內地院線,上映5天累計票房已突破3500萬元,貓眼評分9.1,預測票房4677萬,豆瓣評分更是高達8.7分。放眼音樂市場,雖然國內的唱片時代巔峰已過,但演出市場的熱度依然有增無減。無論是歐美日韓還是中國,當紅歌手籌備演唱會、全國巡演甚至世界巡演都已成常態,大型巡演會到場粉絲的規模,更是對歌者熱度和國民度的最大肯定。當然,國內外將演唱會以紀錄片的形式放到院線公映的歌手亦不在少數。

    雖不能和常規商業片論高下,但相較於五月天前兩部演唱會電影以及內地其他歌手的演唱會電影,《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當前的3500萬元的票房已是不錯的市場成績。但縱觀整個演唱會電影的發展脈絡,以及其當前的市場狀態,這類電影面臨的仍是粉絲電影的禁錮和窘迫的「生意經」。粉絲電影,這是演唱會電影一直以來在市場的「代名詞」,事實上也確實如此。流行音樂研究者羅伊·舒克爾在其著作《流行音樂的秘密》中曾提到,演唱會電影只是通俗音樂紀錄片的一個外延。該音樂表現形式,其實早在20世紀60年代就曾出現,1965年鮑勃·迪倫的英國演唱會全紀錄,以及1969年伍德斯托克的音樂節電影《伍德斯托克音樂節》都推動著演唱會電影的市場步伐。

    近年來隨著電影技術的發展,演唱會電影開始從單純的紀實演變為一場視聽盛宴。U2樂隊在2008年推出的《U2 3D》被視為全球首個3D演唱會電影,該片記錄了U2的9場演唱會、動用了18台3D攝像機,最終取得了1400萬美元的全球總票房。放在當時已是很大的成功。多年來,包括邁克爾·傑克遜、麥當娜、碧昂斯、凱蒂·派瑞、賈斯汀·比伯、麥莉·塞勒斯,以及滾石樂隊、單向樂隊、Coldplay樂隊、BIG BANG、防彈少年團等,越來越多的頭部歌手及樂隊開始擁有屬於自己的演唱會電影。這些將演唱會搬上大銀幕的音樂電影,也大多賺得盆滿缽滿。

    2008年為紀念2006年末舉辦的兩場演唱會,被譽為「搖滾活化石」的滾石樂隊邀請知名導演馬丁·斯科塞斯為其拍攝電影《閃亮之光》,該片以100萬美元的製作換取了全球超1500萬美元的票房,成為小博大的演唱會電影經典之作。2009年,邁克爾·傑克遜本計劃在完成50場演唱會後結束自己的音樂生涯,但在距離演唱會開場數日前,邁克爾突發急性心臟病身亡,巡演計劃遺憾終結。隨後美國哥倫比亞電影公司以及演唱會導演將邁克爾生前準備演唱會時的彩排視頻記錄進行整理,《This is it》(《邁克爾·傑克遜:就是這樣》)與世人見面。基於邁克爾·傑克遜的號召力及全球粉絲基礎,《This is it》拿下國內4830萬元、全球2.61億美元的總票房,創全球紀錄片票房之最。2016年,韓國頂級偶像組合BIG BANG,為紀念出道十週年而拍攝了演唱會電影《BIG BANG MADE》,以全方位展現其全球巡演的點滴故事,該片在韓國本土的總觀影人數突破15萬,創造韓國音樂紀錄片紀錄。2018年,取自同名專輯的Coldplay樂隊演唱會電影《Coldplay: A Head Full of Dreams》問世,該片拍攝時間橫跨20年,記錄了樂隊成員年輕時和私下生活中的諸多珍貴畫面。該片在全球70多個國家上映一夜限定上映,票房超350萬美元。

    雖然演唱會電影在歐美及日韓市場成績不俗,但就國內市場而言,卻並不是一個好念的生意經。中國大陸院線出現演唱會電影最早在2009年,即上文提到的《邁克爾·傑克遜:就是這樣》。2011年的《五月天追夢》則是中國的第一部3D演唱會電影,並以2326萬元的累計票房打開了華語演唱會電影的新大門。此後越來越多的華語演唱會電影出現破土而出,但卻並沒實現理想中的茁壯成長。2013年,「搖滾教父」崔健的《超越那一天》登陸院線,該片是大陸首次採用3D攝像機進行立體拍攝的3D音樂會紀錄片,亦是國內搖滾樂與交響樂的第一次合作。雖然該片用搖滾的方式將一代人的青春表達的淋漓盡致,但最終只收穫了不足24萬元的票房成績。2017年,鄧紫棋的《一路逆風》和王力宏的《火力全開》先後登上大銀幕。其中,記錄了王力宏2012年《Music-Man II火力全開世界巡迴演唱會》的《火力全開》,從前期策劃到後期製作更是耗時四年之久,但兩部影片最終票房卻分別為327萬和240萬,不及預期。

    在國外如火如荼進行著的演唱會電影,為何在國內不僅寥寥幾部,更是成了賠本的買賣?深究該問題,不難得出以下結論。首先是國外演唱會電影的市場成熟性以及國內外觀眾消費習慣的不同,國外粉絲及觀眾對音樂電影這一藝術形式顯然更容易接受。而國內市場,除了粉絲群體外,具有一定消費需求的大眾對於相對簡單的演唱會電影則難以產生共鳴,更別說我國的演唱會電影尚處摸索時期,其弊端顯而易見,無法打破受眾壁壘也是在所難免。其次,經紀公司非規範化的運作也成為中國演唱會電影停滯不前的一大原因。就當前國內市場現狀而言,大多數經紀公司缺乏較為全面的經營意識和手段,在滿足歌手個體投入之餘,尚無法平衡其專業規劃,更遑論打造演唱會電影。而從五月天三部演唱會電影的進階之路上也不難從側面印證以上原因。

    與大眾刻板印像中演唱會電影對台前幕後的事實記錄不同,五月天的演唱會電影在有意識地打破常規。首先是電影內容上,除了對演唱會台前幕後的記錄外,五月天的演唱會電影還注入了更多劇情化的內容。《五月天追夢》以五月天演唱會為主線,穿插了三個小故事:廣州,經營咖哩魚蛋的父親對女兒追星行為由不解到支持的改變;台北,為情所傷的出租車司機與神秘女乘客的奇異之旅;上海,快遞員為能圓已逝妹妹看五月天演唱會的心願,終日勤於工作。《5月天諾亞方舟》的故事則以馬雅人世界末日的預言為主線,由小男孩找到一把吉他並和爺爺在人類親手造成的末日前夕相逢的故事,引出五月天「諾亞方舟」演唱會以及其主題所折射的意義。到了《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作為人生無限公司的職員,每一個五月天的粉絲都進行了參演,配以演唱會的主題和歌單的用心配置,該片成為三部音樂會電影中的口碑之最。

    同時,堅持將演唱會電影拍到第三部的五月天,在拍攝技術手段和投入上也有所升級。就技術層面而言,此次演唱會電影用到了20多人的拍攝團隊,機位最多達到25個,並運用了穿梭遙控車、空拍機、BOLT電動手臂等科技手段,後期和混音也由國外專業團隊進行支持,就觀眾反饋來看,整體試聽感受實現了全方面的突破。更重要的是,如果說第一部《五月天追夢》背後還有諸多資方、第二部《5月天諾亞方舟》屬外包外,那麼《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則完全由五月天所把控。放眼該片三大出品方:相信音樂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仙草影像製作有限公司以及必應創造股份有限公司,多是五月天的「直系親屬」。相信音樂由滾石唱片前執行長陳勇志與謝芝芬和五月天、梁靜茹等歌手共同創辦,五月天佔有一定股份;必應創造原為相信音樂演製部門,更是五月天演唱會幕後推手。這般所屬公司演唱會製作、主辦和營銷,以及演唱會電影的製作和相關影音產品出版的全面包辦,從一定程度上也給予了演唱會、演唱會電影以及公司和歌手更多可能性。

    八年三部電影於五月天和其粉絲而言,是對這些年共度青春的盛大記錄,於資本市場而言卻是一場演唱會的「一魚多吃」。2011年,五月天第一次將巡迴演唱會以紀錄片的形式搬上大銀幕。取材於五月天《變形DNA無限放大版》現場記錄的《五月天追夢》,上映三天票房突破2000萬元,最終累計票房為2326萬元。2013年五月天第二部演唱會電影《5月天諾亞方舟》問世,最終市場成績為2084萬元,不及前作。今年第三部演唱會電影《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亮相,記錄的是五月天2017年到2018年間的第十場巡迴演唱會《人生無限公司》,該巡演共開了122場,觀眾累計超過400萬人。上映5天票房突破3500萬元的成績已優於兩部前作。

    八年間三部演唱會電影是在圈錢嗎?答案是否定的。據悉,五月天第一部演唱會電影《五月天追夢》投資成本約5000萬元,就3000萬元左右的全球票房收入而言其實並未盈利。《5月天諾亞方舟》3000萬元的投入與2084萬元的收益同樣不成正比。賠錢的生意為何要繼續?背後其實是很簡單的市場邏輯。作為出道超20年的樂團,五月天早已累積數量可觀、分佈地區廣泛的粉絲群體,就演唱會而言,其涉及的國家和地域畢竟有限,對於部分沒辦法看到現場的粉絲,幾十塊電影票價的演唱會電影顯然更容易圓夢。而對於五月天自身而言,一次成功的巡演,一場由技術和創意共築的高口碑演唱會電影,對其自身宣傳和口碑維護而言亦是助力良多。更遑論,演唱會背後還有更多看不見的生意經,電影只是其中一環。

    《五月天追夢》所記錄的《變形DNA無限放大版》巡演開了44場,觀眾人次超100萬,據悉最終受益約為2.1億。一方面是基於五月天粉絲基數的龐大,另一方面則是因《五月天追夢》的推廣,吸引了更多之前沒看過五月天演唱會的粉絲及路人,到了《諾亞方舟世界巡迴演唱會(明日重生版)》,該巡演共開設71場,觀眾人次約248萬,盈利達5.5億。更別說此次《人生無限公司》,場次和觀眾的翻倍更是相當可觀。這便是演唱會與演唱會電影的雙向價值。此外,演唱會可衍生出的不止是演唱會電影,還有DVD現場實錄和原聲碟等諸多周邊產品。所以縱然一部演唱會電影看似投入與收益不成正比,但其背後所涉及的現場和周邊生意所產生的利潤,早已能填補一部電影的失利。

    基於自身的國民度,粉絲受眾的較大基數、與電影市場消費群體的一定重合度,以及電影在內容、製作和主題上的不斷突破,五月天和它的音樂會電影成為國內電影市場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毋庸置疑的是演唱會電影從不缺忠實擁躉者,但如何在垂直受眾的基礎上獲得增量市場的青睞,才是其需要長期面對的關鍵問題。

     

    界面

    https://pse.is/JBF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