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中國節奏」加buff,BMG在長城腳下建了一座「聲玩基地」

  • 流覽次數:: 70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為「中國節奏」加buff,BMG在長城腳下建了一座「聲玩基地」

      201909/0905:44

    ◎BMG以「CHINA BEAT」為主題,以中國民樂為概念,邀請到包括《Despacito》的創作人Erika Ender、曾與Jennifer Lopez合作過的製作人Bilal Hajji、與Hardwell/Snoop Dogg合作過的Cimo Frankel、曾為Emeli Sande打造歌曲《Read All About It》的lain James、澳大利亞女歌手Nicole Millar、張藝興《Namanana》製作人Pink Slip、曾和Hardwell合作的荷蘭製作人Rik Annema、為Ariana Grande獻聲的Sibel Redzep、曾為Nicki Minaj創作歌曲的Wayne Hector,來自瑞典、荷蘭、美國等國的9位知名製作人和詞曲作者,以及一奏器樂派的幾位資深民樂藝術家一起創作。
    ◎作為專注於版權管理的音樂公司,BMG也將傳統產業模式下獨立運作的唱片公司業務和詞曲版權業務合二為一,以藝術家和詞曲作者的需求為商業核心。在BMG海外,「Sound Lab」這一概念早已成型。所謂「Lab」,做的所有創作都是非常具有實驗性、啓發性和創意性的。國內創作營的方式就是和一些特定的藝術家合作,其實同在海外與Beyonce、Rihanna等大牌明星在合作方式和配置上都是一樣的,都會為他們做一些定制音樂。創作營的目的就是幫助藝人從眾多的音樂人中脫穎而出,能讓喜歡他們音樂的人同他們產生情感上的共鳴。
    ◎Sound Lab不僅能讓從前遠隔重洋的音樂人們面對面交流,碰撞出靈感火花,更多的是可以為國內從前埋頭苦幹的音樂人們以市場方向上的引領。「可能之前他們會覺得這些國際的大作者、大製作人離自己很遠,BMG會告訴他們其實沒有那麼遠。」

    詳細內文:

    「Amazing!」
    2017年火遍全球的西班牙語單曲《Despacito》的作者之一Erika Ender,在欣賞完「一奏器樂派」(A- Play China)民樂手們的精彩演繹後發出由衷感嘆。琵琶、二胡、竹笛、橫簫,這些中國傳統民族樂器表演,都讓在場的所有國內外音樂人為之驚艷。
    上周,在司馬台長城腳下的古北水鎮,歷時5天的BMG貝塔斯曼音樂中國第三屆音樂創作營(BMG China Sound Lab)拉開了序幕。
    今年,BMG以「CHINA BEAT」為主題,以中國民樂為概念,邀請到包括《Despacito》的創作人Erika Ender、曾與Jennifer Lopez合作過的製作人Bilal Hajji、與Hardwell/Snoop Dogg合作過的Cimo Frankel、曾為Emeli Sande打造歌曲《Read All About It》的lain James、澳大利亞女歌手Nicole Millar、張藝興《Namanana》製作人Pink Slip、曾和Hardwell合作的荷蘭製作人Rik Annema、為Ariana Grande獻聲的Sibel Redzep、曾為Nicki Minaj創作歌曲的Wayne Hector,來自瑞典、荷蘭、美國等國的9位知名製作人和詞曲作者,以及一奏器樂派的幾位資深民樂藝術家一起創作。
    作為專注於版權管理的音樂公司,BMG也將傳統產業模式下獨立運作的唱片公司業務和詞曲版權業務合二為一,以藝術家和詞曲作者的需求為商業核心。在BMG海外,「Sound Lab」這一概念早已成型。
    BMG Global Writer Services China副總裁Marian Wolf告訴音樂財經(ID:musicbusiness),所謂「Lab」,做的所有創作都是非常具有實驗性、啓發性和創意性的。國內創作營的方式就是和一些特定的藝術家合作,其實同在海外與Beyonce、Rihanna等大牌明星在合作方式和配置上都是一樣的,都會為他們做一些定制音樂。創作營的目的就是幫助藝人從眾多的音樂人中脫穎而出,能讓喜歡他們音樂的人同他們產生情感上的共鳴。
    隨著流媒體的發展,大中華地區的音樂市場都在迅猛發展。今年4月,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報告中顯示,中國音樂市場以強勁的勢頭,超越澳大利亞等老牌音樂強國,位列全球第七。
    2014年,BMG回歸大中華區,到2017年參與陌陌的「MOMO音樂計劃」,借此機會促成BMG旗下詞曲作者與中國音樂人的進一步合作。自2017年首次在中國嘗試國際音樂創作營這種大型音樂創作項目,已經來到了第三年。每一年,BMG都會邀請到旗下海外優秀音樂詞曲作家與製作人一同,在創作中與中國的音樂人、藝人進行交流。
    2017年首屆創作營中,BMG就曾為李宇春定制推出實驗性地加入中國民樂元素的作品《流行》,之後廣泛受到認可,並助力它成為了當年年度暢銷專輯。今年想到以中國風為主題也和《流行》的走紅頗有關聯。BMG China總經理Leon告訴音樂財經(ID:musicbusiness),之後不少來找他們收歌的藝人,都是以李宇春的《流行》為標桿的。BMG中國也希望,透過此次「CHINA BEAT」,能有更多類似或是更好的作品被創作出來。
    Marian也補充道,「今年創作營中,我們的A&R團隊和市場部的團隊將本土化和國際化結合起來,和中國行業內部的專家進行很好的合作。」
    BMG中國A&R負責人李曉彤向音樂財經(ID:musicbusiness)講述了他們在與海內外藝人音樂人對接的難點。「因為海外跟中國太不一樣。海外更多人還是不知道中國音樂行業目前的境況是什麼樣。這就需要我們去談,去聊中國音樂市場的情況,聊我們的版稅。再比如和他聊,現在跟你對接的這個藝人想用你的歌,他現在在國內有多少粉絲,可以給你帶來多少收益。」
    此外,BMG還有一個叫做「global writer service」的部門,就是幫助公司所有的office應對國際上的交流項目。每次的Sound Lab活動都是兩邊一起做,海外部門可以去解決邀請作者及製作人的名單和溝通,國內部門負責解決國內的藝人以及他們的音樂需求。「我們基本上相當於一個橋梁,簽約作者,再把作者的歌對接給藝人。」今年的創作營就吸引到了朱星傑、莫艷琳等國內唱作藝人。
    Leon同時表示,Sound Lab不僅能讓從前遠隔重洋的音樂人們面對面交流,碰撞出靈感火花,更多的是可以為國內從前埋頭苦幹的音樂人們以市場方向上的引領。「可能之前他們會覺得這些國際的大作者、大製作人離自己很遠,BMG會告訴他們其實沒有那麼遠。」
    創作營的間歇,BMG中國的團隊和音樂人們一起在營地上生起了篝火,伴著山間明月,開起了音樂分享會。談論起這一次「CHINA BEAT」,Leon就覺得滿足:「我爸還發微信問我累不累,我說累啊。他回我一句,享受吧,可能一輩子就這麼一次。」
    以下是音樂財經(ID:musicbusiness)對BMG China總經理Leon、BMG China影音同步授權負責人Willa的專訪內容:
    在國內做創作營活動的契機?
    Leon:我們收到很多音樂人的需求,發現痛點在於歌曲的demo聽上去都差不多,沒有個性化,也沒有特殊性。每次篩歌聽了一大堆感覺也聽出了好聽或不好聽。而Sound Lab在BMG海外已經是一個成型的模式,不管是在瑞典、法國、美國都一直在做。雖然在中國也有其他公司在做,但我們做的就是對客戶比較定向的需求。
    相比較那些自己埋頭創作的音樂人,創作營能給到他們的是什麼?他們能獲得的最切身的是什麼?
    Leon:方向。有些東西你自己在家裡憋,得不到市場的回饋,很容易走偏。創作營更多的是可以給他們方向的引領。
    另外,如果有這樣的獨立音樂人有這樣的訴求和能力,我們都非常歡迎他們來和我們交流,我們很願意為他們去創造這樣的機會。可能之前他們會覺得這些國際的大作者、大製作人離自己很遠,BMG會告訴他們其實沒有那麼遠。更重要的是真的有實力,我們一起能創作出新的東西。
    今年的主題是中國風,現在也有很多主流平台在關注國風,是覺得目前是國風的一個爆發點嗎?
    Leon:我覺得是。兩個原因:第一,中國目前不管是政治、經濟各方面都在崛起。在文藝作品方面,我們需要有讓中國更能有發聲量的東西,所以今年才會把中國元素放這麼大。第二,也是從市場角度出發,很多來找我們收歌的藝人,都是以李宇春的《流行》為標桿的,那首歌就是在歷屆的創作營中誕生的。我們也希望能有更多類似或是更好的作品被創作出來。
    很多藝人會有這個訴求。因為不管是「C-POP」、「M-POP」,其實大多是想把中文語言做成POP的元素,但是怎樣把中國的傳統樂器融合進去,這就由我們的音樂人、製作人來實現,這些製作人和民樂手會更專業。
    比如說《流行》這首歌,當時simple里的二胡是一個已經成形的東西,但最終的版本是找到民樂老師親自演奏出來的,所以呈現出的質感是不同的。因為質感不一樣,整體聽感就提升了。所以我們覺得需要的是正兒八經由這些老師吹拉彈唱的。
    Willa:不光是做新歌的部分,我這邊也接到很多海外的電影和廣告,尋問有沒有一些可以推薦的有中國元素的音樂,他們對這個非常感興趣。那我們就在想,大家既然都這樣感興趣,而且中國又有這樣成熟的音樂元素,我們也有能力把大家聚集在一起。
    選擇這些國際詞曲作家與製作人,以及這些民樂藝術家上有什麼考量?
    Leon:幾個方面。首先作者之前的作品會作為一個評選標準。作品上不管是國情還是審美,必須要適合中國。其次就是他們在一起是否能產生化學反應。這個我們會有專門負責的同事去安排,誰和誰比較搭。再其次就是從技術層面上要更融合。民樂方面就要看他們是不是能接受這種比較流行的音樂元素,我們在選擇樂隊的時候也嘗試了很多。像這次的民樂隊一奏器樂派自己本身也是在做一些融合的東西。
    從討論到現在成型大概經過了多長時間?
    Willa:我們從策劃這個事情開始,還是經過了很長的時間。決定這件事大概在三個星期前,開始實施也就是在一、兩個星期。就到前一天,我們到了古北水鎮以後,才覺得我們真的做到了,之前都完全不敢相信。
    Leon:這個點子我們也在考慮各方面的因素,比如我們的人員是否能夠迅速到位,在哪裡舉辦,這些都是很重要的問題。我們不可能說有無限量的預算,隨時怎麼搞。我們之前也想過其他的計劃,但其實中國目前政治環境也是一個很大的因素,我們不想做一些事但是沒有多少意義。特別是BMG從上到下都非常支持這個點子,當然我們也都很自信。
    BMG現在服務於兩端,一端是內容生產方,另一端是有需求的客戶。那你們現在內容生產方都有什麼樣的類別?
    Willa:現在主要是國內外的廠牌和國外的獨立音樂人,國內獨立音樂人我們還沒有開展這條業務,但是這個可能是下一步的方向。
    現在市場上對於音樂的需求,哪方面的客戶佔比重比較大?
    Willa:要是論數量的話,現在還是綜藝還有灌錄還有背景音樂需求比較多,但如果論項目的大小的話,那肯定廣告佔比重多。
    國內對於編曲的版權不太重視,製作人基本上不對編曲擁有版權,這次創作營也會和國外音樂人一起創作音樂,那編曲部分的版權如何歸屬?
    Willa:國外作者沒有誰詞誰曲的版權分配,它就是看你在整首歌裡面的貢獻程度,大家來商量一個百分比,沒有說編曲是多少比例,詞是多少比例。在我看來這是更公平的一個方法。這次只要是我們旗下的作者,他們創作出的作品一定是我們來代理。

     

    中國音樂財經網
    https://bit.ly/2ZuVW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