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美國《音樂現代化法案》被視作這個時代最重要的立法?

  • 流覽次數:: 94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810/0108:29
    ◎9月18日,美國參議院正式宣布由80多名參議員共同發起的《音樂現代化法案》通過,標誌著針對美國音樂產業授權立法改革的開始。《音樂現代化法案》為音樂產業競爭中所遇困境提供了政治層面的解決方案:將產業各方的監管需求和力量全部集中在一起,解決了美國音樂產業中與版權相關的混亂局面,幫助創作者把精力從獲取收入轉移回音樂創作本身上。作為美國音樂歷史上最重要的版權改革,它為產業的未來構建了一個全新的框架。

    ◎隨著串流媒體服務商快速發展,音樂相關法律卻沒有跟上近年來消費者收聽音樂方式的快速變化,這導致創作者無法公平收益,謀生困難。美國版權委員會先前關於實體唱片和下載音樂的機械重製版稅率一直維持著每複製一首時長5分鐘作品向詞曲作者支付9.1美分的水平,從不曾隨通貨膨脹上調;而司法部為防止兩大版權機構ASCAP和BMI壟斷,於1941年開始執行的同意法令雖然幫助創作者和獲授權方逐漸能自己掌握一定權利,然而在版稅率商定方面維持著十分冗長的過程。此外,第512條法規的「避風港原則」更是被濫用,使YouTube在內的眾多UGC串流平台在無需承擔版權監督責任的情況下就能獲得豐富的用戶內容,誕生了無數盜版侵權內容,對音樂版稅率產生巨大的消極影響。如何通過一部更加適應時代的法律來保證創作者的權益,讓他們和音樂發行商拿到應得的報酬,從而構建良好產業氛圍,《音樂現代化法案》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中應運而生。

    ◎《音樂現代化法案》的本質是將《音樂製作人分配法案》、《公平競爭及薪酬法案》、《詞曲作者專用版權條款》、《CLASSICS法案》等幾部法案合併,統一原本混亂的所有相關法律法規。《音樂現代化法案》提出創建一個新機構作為辦稅徵收實體對所有數位音樂作品的機械重製權進行統一管理,音樂版權相關訴訟將和大多數聯邦訴訟流程一致,採用隨機分配法官來主導協商對ASCAP和BMI參與的市場化費率標準,修補數位音樂技術帶來的監管漏洞。《CLASSICS法案》在幫助藝人能獲得1972年前的創作收益。目前美國版權法範圍僅限1972年2月15日之後的錄音作品,該法案通過後,音樂版權分銷機構SoundExchange將會立刻為所有被互聯網、有線台、衛星廣播所播放使用的錄製於1972年之前的音樂作品分發版權。《音樂製作人分配法案》首次在美國版權法中增加製作人、錄音師等角色,從法律角度正式承認他們和藝人及詞曲作者俱有相同的音樂生產價值,認同他們作為音樂生產相關者獲得數位音樂版稅的權利。這樣的分配方式承認創意和技術在音樂製作中同等重要的地位,更符合現在的音樂製作結構和產業生態。

    ◎反觀中國音樂產業目前只有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一家音樂版權管理的組織。據國家版權局2015年公示的《著作權行政處罰實施辦法(修訂徵求意見稿)》,已經認可音著協出具的授權文件可以作為使用者已獲得授權的證明,有望賦予其更大的管理權力。不過這家非營利性機構更多是面向電視、電台這樣的傳統媒體打交道,針對發展迅猛的互聯網媒體心有餘而力不足,因此並未對飛速發展的數位音樂市場起到有效的規範作用。此外,和國外具有官方性質的著作權管理組織相比,中國音著協所擁有的版權資源遠不及國內在線音樂平台,更加陷入尷尬境地。隨著中國串流媒體音樂市場的「集權之勢」逐漸瓦解,下一步需要深思的就是如何借鑒國外規範行業的實踐經驗。國外音樂發達市場,基本都由中立的第三方制度對版權進行集體管理、統一運作,本次《音樂現代化法案》更是利用法制力量制定更加完善的收費規則,敦促現存版權機構和唱片公司接受適應市場轉型,從源頭上加強對市場公平競爭的保障。

    詳細全文:

    9月18日,美國參議院正式宣布由80多名參議員共同發起的《音樂現代化法案》通過,標誌著針對美國音樂產業授權立法改革的開始。該法案在今年四月曾被美國眾議院一致通過,現在等待眾議院重新審議後交由總統簽字。

    美國音樂出版商協會(NMPA)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大衛伊斯拉列特(David Israelite)表示「這對作曲家、藝術家、製作人、聲音工程師和以他們為核心的整個行業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日子。這次參議院投票通過意味著產業朝這些核心人物能真正獲得公平公正邁出一大步,一直以來他們都因過時的法律法規而長期不受重視。」

    在政治通道的支持下,音樂業務的各環節緊密相連,藝術和技術行業之間將達成前所未有的共識及合作,整個美國音樂產業和獨立出版界如有神助。這已經是近期音樂界第二次取得重大政策勝利。上週9月12日,歐洲議會剛投票通過《歐盟版權指令》,其中包括可能要求YouTube等網站以市場價格授權音樂的條款。

    為什麼要出台這樣一份法案?

    《音樂現代化法案》誕生在一個全新的時代背景。從互聯網普及到流媒體的盛行,媒介的更新換代一直帶領著全球音樂產業轉型。然而,技術帶來的不僅有音樂創作和宣發門檻的降低,更是對傳統產業鍊和藝術家個人權益的衝擊。根據NSAI(納什維爾作曲家國際協會)發布的報告,音樂人能拿到的機械灌錄版稅和實體唱片時代相比下跌了至少60%到70%。表演藝人尚能通過巡演等方式彌補收入短板,而大部分幕後創作者卻對個人權益的維護無能為力,只能坐視自己從唱片公司、版權代理方和版權組織等手中拿到的收入不斷縮水,酬勞無法得到公平保障。而隨著各種流媒體服務商快速發展,音樂相關法律法規卻沒有跟上近年來消費者購買和收聽音樂方式的快速變化,這也導致創作者無法公平收益,謀生困難。

    首先,由於美國版權委員會先前關於實體唱片和下載音樂的機械重製(複製作品和分銷作品的權利)版稅率規定,版稅率一直維持著每複製一首時長5分鐘作品就向詞曲作者支付9.1美分的水平,從不曾隨市場通貨膨脹上調;而美國司法部為防止兩大版權機構ASCAP和BMI的市場壟斷,於1941年開始執行的同意法令雖然幫助創作者和獲授權方逐漸能夠自己掌握一定權利,然而在版稅率商定方面通常維持著十分冗長的過程,更在很大程度上縮減了版稅的市場價值。除此以外,第512條法規建立的「避風港原則」更是被濫用,使包括YouTube在內的眾多UGC類流媒體平台在無需承擔版權監督責任的情況下就能獲得豐富的用戶內容,誕生了無數盜版侵權內容,對音樂版稅率產生巨大的消極影響。

    縱觀美國音樂版權方面法律內容和體系,許多過去製定的版權法律法規已經陳舊落後,早不適用於當今的市場。而各州、聯邦和地方在音樂版權保護領域的結構混亂,導致眾多音樂人和業內相關部門在遭遇侵權時求助無門。面對相關法律條款雜亂無章的修正歷史,如何能夠通過一部更加適應時代發展的法律法規來保證創作者的權益,讓他們和音樂發行商在流媒體革命中拿到應得的報酬,從而構建良好產業氛圍已經迫在眉睫。《音樂現代化法案》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中應運而生。

    然而,推動《音樂現代化法案》遠比寫出一首大熱單曲難得多,中間經歷了長達數年的艱苦談判和各方妥協。自2014年首次提出需要圍繞整個音樂產業建立一項共同法案開始,便有數万名支持者在美國50個州開展活動進行遊說。

    在法案投票前幾天,至少有兩名參議員表示可能會顧及到衛星廣播公司Sirius XM提出的「網絡電台行業可能會遭受不公平待遇」而投反對票。鑑於本次參議院投票結果會直接影響到該法案能否在現任國會期間被順利推進,為避免由新國會進行新一輪流程重新開始漫長的等待,包括Paul McCartney、Don Henley和Katy Perry在內的數十位支持法案的藝術家和行業高管於本週一(9月17日)發表聯名公開信,以抵制該媒體相逼,促使Sirius XM和全國音樂出版商協會、美國唱片協會等各方在周二開展了長達11個小時的討論,最終達成修正協議,法案得以全票通過。

    《音樂現代化法案》的出台意味著什麼?

    《音樂現代化法案》的本質是將《音樂製作人分配法案》、《公平競爭及薪酬法案》、《詞曲作者專用版權條款》、《CLAS​​SICS法案》等幾部法案合併,統一原本混亂的所有相關法律法規。而其中包含的三塊獨立的立法內容,也與本法案的核心要素一一對應。

    《音樂現代化法案》:制定全新版稅標準

    該法案由Hatch和參議員Lamar Alexander於今年1月推出。《音樂現代化法案》對美國版權法的第115條進行了改革,提出創建一個新機構作為辦稅徵收實體對所有數字音樂作品的機械重製權進行統一管理,其中包括Apple Music、Spotify、Amazon Music、Pandora等所有流媒體的生產服務過程。

    此外,音樂版權相關訴訟將和大多數聯邦訴訟流程保持一致,採用隨機分配法官來主導協商對ASCAP和BMI參與的市場化費率標準,以此修補數字音樂技術給音樂產業帶來的監管漏洞。

    《CLAS​​SICS法案》:解決歷史遺留問題

    該法案由Chris Coons和John Kennedy於今年2月推出。《CLAS​​SICS法案》(又名《作品對社會有重要貢獻的藝術家遺產補償法案》)旨在幫助藝術家們能夠獲得1972年前的創作收益。目前,美國版權法產生效力的範圍僅限於1972年2月15日之後的錄音作品,導致此前的所有作品權益無法得到聯邦政府的保護,多年來由此引發的法律問題屢見不鮮。

    該法案正式通過後,音樂版權分銷機構SoundExchange將會立刻為所有被互聯網、有線台、衛星廣播服務所播放使用的錄製於1972年之前的音樂作品分發版權。

    《音樂製作人分配法案》:擴大音樂利益相關範圍

    在以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Chuck Grassley為首的支持下,《音樂製作人分配法案》(又名《AMP法案》)在今年3月被推出。該法案首次在美國版權法中增加了音樂製作過程中不可或缺的製作人、錄音師等角色,從法律角度正式承認他們和藝人及詞曲作者俱有相同的音樂生產價值,認同他們作為音樂生產相關者獲得數字音樂版稅的權利。這樣的分配方式承認創意和技術在音樂製作中同等重要的地位,無疑更加符合現在的音樂創意製作結構,便於構建更加健康合理的產業生態。

    作為整個音樂行業前所未有的合作產物,《音樂現代化法案》為音樂產業競爭中所遇困境提供了政治層面的解決方案:將產業各方的監管需求和力量全部集中在一起,快刀斬亂麻地解決了美國音樂產業中與版權相關的混亂局面,幫助創作者把精力從獲取收入轉移回音樂創作本身上。

    儘管因為美國企業文化中的訴訟性質,新法案可能會給業內帶來更多訴訟難題和陷阱,但不可否認的是,作為美國音樂歷史上最重要的版權改革,它為產業的未來構建了一個全新的框架。

    國內音樂產業可以從中藉鑑什麼?

    反觀國內音樂產業,由於網絡音樂初期的歷史遺留問題,猖獗的盜版行為一直讓行業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早在2011年,由高曉松、張亞東、崔健、方文山等百餘位音樂人發起的[華語音樂作者維權聯盟]就向提供盜版內容的百度宣戰;2013年底,QQ音樂攜手華研國際、華誼音樂、樂華圓娛等七家唱片公司打造「7+1」維權聯盟。雖然行業一直在試圖靠行業力量去解決版權難題,然而再資深的法務團隊也不能真正解決困擾行業多年的盜版侵權問題。侵犯成本低、懲罰力度小、全民版權意識不足......種種都在表明,盡快制定並落實詳盡完善的監管制度是我國音樂版權規範的當務之急。

    目前,中國大陸只有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一家與音樂版權管理相關的組織。據國家版權局於2015年公示的《著作權行政處罰實施辦法(修訂徵求意見稿)》顯示,已經認可音著協出具的授權文件可以作為使用者已經獲得授權的證明,有望賦予其更大的管理權力。不過這家成立於1992年的非營利性機構更多是面向電視、電台這樣的傳統媒體打交道,針對發展迅猛的互聯網媒體往往心有餘而力不足,因此並未對飛速發展的數字音樂市場起到有效的規範作用。除此以外,和國外具有官方性質的著作權管理組織相比,中國音著協所擁有的版權資源遠不及國內在線音樂平台,因此更加陷入尷尬境地。

    因此,除了司法層面加大對版權保護的力度、提高侵權相關案件審理的成熟度外,更需要整個行業的共同努力。如何能夠讓音著協徹底不再「名不副實」,真正擔好其作為保護傘的責任並在市場經濟環境中發揮更大的作用,還有很長一段路。經歷多年盜版維權的死局後,隨著國家版權局於2015年頒布《關於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國內在線音樂平台在「史上最嚴版權令」的影響下基本清除了盜版音樂,而後來形成的「大共享+小獨家」的版權格局,在淨化產業的同時也無可避免地導致了資本對市場的壟斷。

    隨著中國流媒體音樂市場的「集權之勢」被逐漸瓦解,產業進入後版權時代,下一步需要深思的就是如何借鑒國外規範行業的實踐經驗。對比國外音樂發達市場,基本都由中立的第三方制度對版權進行集體管理、統一運作,而本次《音樂現代化法案》更是利用法制力量的加持制定更加完善的收費規則,敦促現存版權機構和唱片公司接受適應市場轉型,從源頭上加強對市場公平競爭的保障。

    音樂先聲

    https://bit.ly/2zyBoY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