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屆《歌手2019》病懨懨?

  • 流覽次數:: 22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4/2316:13

    ◎《歌手2019》結束,劉歡順利拿下了本季歌王。原本意外不斷、話題屠榜的總結賽,即便是請來了王力宏、張傑、蔡依林這樣的關注度超強嘉賓,也只是在流程化中寂靜地結束了,#歌手總決賽#的話題也只在微博熱搜榜上10名左右徘徊。在總結這屆《歌手》的時候有一個字被提到最多,那就是「糊」。在55城市網的收視率上,前13期節目沒有一期破1,只有第二期拿下同時段的收視率第一名,更多的時候是在同時段三、四名徘徊,甚至有過第八的成績。這與前六季尤其是第一季的成績對比鮮明,似乎「豪華陣容+多樣的曲風」也沒能挽救它的頹勢。

    ◎分析如此「不火」的幾個原因,首先,「歌手」系列選人出了名的難,今年尤其明顯,當這季咖位最大「競演歌手」劉歡作為首發歌手公佈的時候,隨之出現的「這一屆的冠軍基本沒懸念了」的聲音預示了這一季的走向,無形中降低了觀眾的「追綜」熱情。其次,歌手本身「製造」話題的能力不足也影響了核心觀眾之外的人們對這個節目的關注度。此外,節目組創新效果不顯,雖開啟了「全民舉薦踢館歌手」活動,不過歌手本身個人話題度遠不如前幾季高。今年《歌手2019》也沒有帶來一首前幾年都會誕生的收聽人數眾多、傳播面積較廣的歌曲。拋開選手所選曲藝術性太強不談,這次的合作夥伴QQ音樂實行了熱門歌曲會員才能聽完全首的策略,但這一定程度上弱化了歌曲的傳播。

    ◎另外一個原因,專業歌手太多卻在一定程度上缺失了流行和市場的考慮。這一季的《歌手2019》可說是曲風最全,音樂元素最豐富的一季,但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過於專業化的演唱水平讓觀眾摸不透門道,反而降低了對演唱歌曲的驚艷程度,這也是讓這一屆的觀眾感到節目「無趣」的原因之一。極具唱功卻曲高和寡,高唱流行卻唱功偏弱而遭淘汰,成為這一季大多歌手的普遍短板。這也是《歌手2019》中極少出現驚艷人眼球的歌手,因而收視率大低的原因之一。

    詳細全文:

    《歌手2019》結束了,如一本「看到開頭就能猜到結尾」的小說,劉歡順順利利地拿下了本季歌王。原本意外不斷、話題屠榜的總結賽,即便是請來了王力宏、張傑、蔡依林這樣的關注度超強嘉賓,也只是在流程化中寂靜地結束了,連討論「車禍現場」的聲音也寥寥無幾,而#歌手總決賽#的話題也只是在微博熱搜榜上10名左右徘徊著。在總結這屆《歌手》的時候,有一個字被提到最多,那就是「糊」。在55城市網的收視率上,前13期節目沒有一期破1,只有第二期拿下了同時段的收視率第一名,而更多的時候是在同時段三、四名徘徊,甚至有過第八的成績。這與前六季尤其是第一季的成績對比鮮明,這一季,似乎「豪華陣容+多樣的曲風」也沒能挽救它的頹勢,多數人覺得今年這檔節目病怏怏的,沒有了生氣,難道是「歌手」IP不行了?如今《歌手2019》落下帷幕,我們可以再仔細看看這一季的「歌手」到底經歷了什麼?

    時光倒回,回到今年《歌手》初露真容的時候,整個陣容陣容堪稱華麗,內地歌壇大咖劉歡、「神仙姐姐」齊豫、「內地一哥競爭者」楊坤、在年輕人中相當有人氣的創作型歌手吳青峰,再加上小眾搖滾圈頗有影響力的逃跑計劃,以及海外社交媒體上人氣不小的「盛世美顏」Kristian Kostov,無論是實力還是話題,在初時被一致看好。然而,後面的故事並沒有開頭想像的那麼順利。隨著《歌手2019》的播出,收視並沒有之前想像中樂觀。公開數據顯示,第一期收視率僅有0.806%。到了節目後期,即使踢館嘉賓有歐洲電視歌唱大賽的亞軍波琳娜,高人氣的聲入人心男團和國寶級歌手龔琳娜等的加入,也沒能阻止一再下跌的收視率。節目在第六期時第一次跌破0.5%,收視率只有0.43%,即使是最近一期各角角逐的歌王衝刺夜,收視率也僅達0.659%,在晚間時段綜藝中排行第六。這樣的收視率與過往相比著實有不小的落差。畢竟這檔讓湖南衛視贏的盆滿缽滿的黃金節目,是眾多音樂愛好者和觀眾看客們嘴中常掛著的談資,而迎接它的也就是不斷下滑的收視率,以及無法造成高話題的苦苦掙扎。

    如今「歌手」落幕,我們大概來分析下造成如此「不火」的幾個主要原因。首先,「歌手」系列選人是出了名的難,今年的「歌手」似乎表現的尤其明顯。畢竟在《歌手2019》之前,「歌手」系列已播出了六季,參與節目「競演歌手」多達80位。該節目的導演洪嘯就曾公開表示已經找不到合適的人了,甚至連首發歌手都湊不齊。因此,當這一季咖位最大「競演歌手」劉歡作為首發歌手公佈的時候,先是狂賺了一波關注,但隨之出現的「這一屆的冠軍基本沒懸念了」的聲音卻隱約預示了這一季「歌手」的走向。而在關注度上,很明顯劉歡的加入無疑讓這屆歌手的陣容提升不少,但鑑於劉歡在當今中國歌壇中的地位,節目尚未開始似乎已被冠上「歌王」的稱號,這樣無形中就降低了觀眾的「追綜」熱情。

    其次,隨著節目的播出,歌手本身「製造」話題的能力不足也影響了核心觀眾之外的人們對這個節目的關注度。當風格獨特的獨立樂隊逃跑計劃遭到淘汰之時讓不少人感到遺憾;今年請到的保加利亞歌手Kristian Kostov(小K)之前被認為可以憑藉顏值和唱功成功吸引一波年輕觀眾的目光,節目組似乎也有意將其打造成「小迪瑪希」。小K雖然音色獨特,但就歌唱實力而言,與當年的迪瑪希相比還是稍遜一籌,自然關注度和話題度與曾經的迪瑪希也就不能相比了。而另一位來自俄羅斯的歌手波琳娜,雖然顏值與實力兼備,但無奈也未在社交網絡上掀起太大的討論熱度,自然也沒有為節目「導進」多少流量。

    此外,節目組創新效果不顯。節目組在《歌手2019》開啟了「全民舉薦踢館歌手」活動,意在迎合觀眾的口味。不過無論是從首發歌手還是後期踢館歌手來看,歌手本身個人話題度遠不如前幾季高。這一季中,聲入人心男團作為專家組推薦的踢館嘉賓成功進入《歌手2019》第一次先聲奪人狂賺了一波關注,但隨著之後的穩定發揮,也只是穩定住了「歌手」目前的播放量。而在鄭雲龍宣布離開「歌手」之後,不少因關注鄭雲龍而跟進《歌手2019》的年輕觀眾也隨之離開了這個節目。另外,值得關注的另一個理由是,今年的《歌手2019》並沒有帶來一首如去年張韶涵《阿刁》、華晨宇《齊天》一樣,或者前幾年都會誕生的幾首,收聽人數眾多、傳播面積較廣的歌曲。核心在於,拋開選手所選曲藝術性太強不談,這次的合作夥伴QQ音樂,在自身會員體系把控下,實行了熱門歌曲會員才能聽完全首的策略,以便加速自己的會員基數,但這一定程度上弱化了歌曲的傳播。而打開今年QQ音樂的《歌手2019》人氣金曲榜,今年人氣最高的歌曲著實走的是粉絲向,並且是由只唱了兩首歌、也沒成為踢館歌手的「網紅」劉宇寧誕生。

    最後,則是同期節目帶來的巨大競爭壓力。從與《歌手2019》同時段播出的晚間綜藝看,浙江衛視的《王牌對王牌》,江蘇衛視的《最強大腦之燃燒吧大腦》,無論是從節目本身的趣味性,賽制所造成的懸念感與緊張度,還是節目「製造」話題的能力,《歌手2019》與之相比都要差上一截。以至於今年的《歌手2019》,除卻「歌手」系列7年來的核心粉絲,在這一季中很難從嘉賓或賽制等其他方面去吸引更多的「外圍」觀眾觀看。而對於《歌手》系列節目,用旋律,編曲,唱功來進行實力比拼這一本質,今年的《歌手2019》依舊略敗一籌。

    隨著節目的播出,節目賽制、歌手間的互動,還有歌手本身能夠引發的話題也不如往屆火熱。我們或許可以從社交平台的評論中找到一些答案,「編排無聊,剪輯無聊,互動無聊」成為多數觀眾這一季節目的普遍印象。翻開這一季歌手的陣容確實可以用豪華形容,劉歡、齊豫、楊坤、吳青峰、龔琳娜、陳楚生、聲入人心男團、逃跑計劃、楊乃文等,都是目前在華語樂壇實力和知名度名列前茅的幾位,但很可惜這一桌好的「備菜」並沒有如願捧上一頓「饕餮盛宴」。分析原因,核心有四,第一,選手不好找了;第二,模式新鮮感完全沒有了;第三,綜藝政策的進一步管控;第四,網生內容對熱度的蠶食。但這屆《歌手2019》真的不那麼好看,其實拋開這些開頭我們就知道的「毛病」外,還有幾個原因不得不說起。

    首先,第一個很大的原因,歸根在於節目開頭就打出來的兩個字—「原創」。雖然包括劉歡、齊豫、龔琳娜在內,在談到來到這屆舞台上的原因都不約而同地說到了這兩個字對自己的打動能力,但可惜的是,這個舞台還是想要更多「大膽突破」。《我是歌手》和《歌手》能迅速在眾多音樂節目上吸晴無數,除了它的高品質、一流的製作團隊外,另一個很重要的元素就是好歌手們的大膽、富有創新的改編,而這一次不少令人期待的歌手都將今年的節目成了自己的「打歌」節目。

    誠如音樂評論人耳帝在這屆《歌手》常規賽結束後所發文,「我想問題出在『原創季』這個招牌上,節目初衷是想鼓勵原創,不止是翻唱他人,讓觀眾聽到一些新鮮的作品,但事實是大家都紛紛選擇了自己的老歌來唱,結果比翻唱更『陳舊』,完全與主打原創的初衷背道而馳,唱歌綜藝最適合的方式是以個性化的演繹與改編去呈現一個大眾化的作品,但這季恰好相反,是以常規化的演繹去呈現自我甚至冷門作品,既不新鮮還很陌生,我想在一開始,就應該把原創的範圍限定為可以演唱自己的『新』原創才恰當,起碼佔著一頭。」包括總決賽在內,劉歡唱了九次自己的歌,齊豫唱了七次自己演繹過的歌,連本季的流量擔當吳青峰也唱了五次。相較以往六屆,每位歌手只能延長自己的歌曲兩次而言,打著原創旗幟的這一屆讓這個舞台缺失了太多「熱情燃燒」與「出乎意料」。本季四冠王楊坤也是很好一個例子,四次冠軍歌曲都不是自己的歌曲,而是原本被觀眾喊著「油膩王」的楊坤,通過自己的大膽改編和深情演繹,獲得新生而被聽眾所大面積接受。

    另外一個原因,細細想來,也可能就是網友們彈幕上常飄過的四個字「神仙打架」,專業歌手太多了,且不同程度地在表現自己的專業能力,卻在一定程度上缺失了流行和市場的考慮。這一季的《歌手2019》可說是曲風最全,音樂元素最豐富的一季,無論是劉歡在原創音樂上的發揮,還是齊豫在演唱完成度上的功底,又或是最後補位的歌唱家龔琳娜,還是俄羅斯國寶級歌手波琳娜,可以說不弱於任何一屆的競演歌手。但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許是過於專業化的演唱水平讓觀眾摸不透門道,反而降低了對演唱歌曲的驚艷程度,而這也是讓這一屆的觀眾,感到節目「無趣」的原因之一。作為出道已久甚至能夠稱得上是藝術家級別的這幾位歌手,或許也是年歲的限制,讓他們在選曲的類型和格調上與大眾所喜的「主流」略有差距,這一點從往期的精彩演繹卻排位不佳的結果中也可以看出。

    比如劉歡,從各社交平台的評價來看,高開低走,曲高和寡成了觀眾對劉歡在節目中的表現的主印象。在《歌手2019》的表演中,他的歌曲大量運用半音、離調、變調等專業手法,演唱難度提升的同時也賦予了歌曲極強的震撼力,可「曲高和寡」的原因就在於此,無論節目中的專業音樂製作人如何讚美,觀眾卻無法在一首歌的時間裡體會到歌曲中所蘊含著的高深專業性。於是除卻一些耳熟能詳的老歌,劉歡在舞台上所演繹的原創歌曲,整體上給予觀眾的便是旋律晦澀,傳唱度不高,重形式感等觀感體驗,少有觀眾能夠從其中感同身受劉歡安放在歌曲中的心情與想要表達的內容,加之作品的冷門,排名偏低也成了意料之中。相比之下,同為首發歌手的吳青峰與楊坤在選曲上則更符合大眾的審美,歌曲的傳唱度也相對更高。這一點從歷期的排名來看,吳青峰尤為明顯,整個舞台上也只有吳青峰更多是在以作唱片的思維去進行選曲與舞台表演,清新文藝的曲風雖不如搖滾等風格的「炸場」,但從長遠來看,這種「唱片風」的曲目卻有著更高的傳唱度。

    從這一季的《歌手2019》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如今小眾的藝術,如美聲、戲曲等總喜歡與流行元素相結合,小眾領域的藝術家也會不定期走下藝術殿堂出現在綜藝裡、舞台上,與流行歌手或流行元素相結合進行跨界演繹。並非真正藝術化的東西不美,而是在這個高娛樂快節奏的時代,多數大眾是無心真正安靜下來,去欣賞一首他所不了解的領域的作品。人群更多的需求是在碎片化的時間裡,用更接近自己認知能夠更容易引發共鳴的東西快速調動情緒,帶來放鬆及娛樂的效果。因此,極具唱功卻曲高和寡,高唱流行卻唱功偏弱而遭淘汰,成為這一季大多歌手的普遍短板。這也是《歌手2019》中極少出現驚艷人眼球的歌手,因而收視率大低的原因之一。

    不管如何,《歌手》系列已經陪我們走過了7個年頭,它依舊是製作品質較高的音樂綜藝前行者,依舊豐富著我們的歌單,挖掘著容易被我們忽視的音樂人,我們相信它仍舊會破浪前行,走出自己的桎梏,創造出新的生命力,我們相信,也是因為我們希望它一直都在。

     

    界面

    https://pse.is/ENR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