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星業績斷崖式下跌,問題出在這4點!

  • 流覽次數:: 164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燦星業績斷崖式下跌,問題出在這4點!

      201812/2809:37
    ◎證監會上海證監局公佈燦星文化完成券商輔導總結報告。作為綜藝製作領域當仁不讓的「大拿」,從2014年開始謀求上市以來,燦星的「證券化」路徑一直備受關注,每次股權增變都能引起外界一陣上市猜測,但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去年完成Pre-IPO融資,估值達到210億後,燦星的IPO之路才進入衝刺階段。只是,IPO之路雖然在前進,但燦星自己卻在後退。

    ◎早在2014年的輝煌時期,燦星就曾籌劃跟隨當時母公司星空傳媒赴港上市,但由於星空傳媒結構調整,燦星上市計劃流產。2016年以50億估值獲浙富控股3億元增資並完成股份制改革,2017年底終於以210億元人民幣的估值完成Pre-IPO融資,在今年2月11日向上海證監局遞交IPO輔導備案資料,開啟了IPO輔導。但2月到5月卻經歷了眾多人事和股東的變動,直到6月19日,阿里巴巴和騰訊音樂入股,才給燦星IPO征程注入強心劑。不過即便後續步驟順利,最早也要2020年以後才能在創業板IPO,而燦星目前不僅估值縮水了40億,綜藝也接連受挫。

    ◎2012年,燦星憑藉《中國好聲音》「製播分離」模式拿到2.178億收入,2013年又藉「好聲音」盈利3.35億後開始全面發力綜藝製作,先後製作了20多檔綜藝節目,並把精力大部分都放到音樂綜藝領域。但燦星今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營業利潤和淨利潤與前三年相比垂直下滑呈現斷崖狀,691.01萬元的淨利潤,連2017的淨利潤零頭都抵不上。歸咎原因,《中國好聲音》的爆紅讓燦星把整個製作重心都放到音樂綜藝製作上,陸續推出《中國好歌曲》、《蒙面歌王》等近十檔音樂綜藝,只可惜節目模式大同小異,加上音樂綜藝數量過多,後續沒有一檔能與《中國好聲音》媲美。在衛視沒有造出第二個王牌IP,入局網綜的步伐又比別人慢了一大步,連續錯過「嘻哈」及「偶像」兩大主題。模式不新鮮,內容又缺乏爆點,加上在網綜製作上依舊秉持製作衛視台綜時的老一套,節目自然無法大爆。

    ◎總結來看,擅長領域單調、盈利模式單一、創新力不足及核心王牌IP暗淡是導致燦星逐漸後退的四大主因。雖然燦星已意識到問題,在8月份成立燦星影視進軍電視劇(網劇)業務,在明年還將與優酷再次攜手,推出由《中國好歌曲》變身的音樂養成網綜《這就是原創》。不過短時間內依舊擺脫不了吃老本的現狀,而且在網劇競爭激烈,網綜市場偶像風盛行的當下,入局網劇又一直堅持音樂綜藝的燦星很可能會白忙一場。

    詳細全文:

    12月4日,證監會上海證監局公佈了燦星文化完成券商輔導總結報告,堅持了四年,燦星終於度過了上市前的輔導期,進入IPO之路的新階段。作為綜藝製作領域當仁不讓的「大拿」,從2014年開始謀求上市以來,燦星的「證券化」路徑就一直備受關注,每一次的股權增變都能引起外界的一陣上市猜測,但都是雷聲大雨點小,直到去年完成Pre-IPO融資,估值達到210億後,燦星的IPO之路才進入衝刺階段。雖然戰線拉得有點長,但燦星到底還是守到了雲開,只是,IPO之路雖然在前進,但燦星自己卻在後退。

    早在2014年的輝煌時期,燦星就曾籌劃跟隨當時的母公司星空傳媒赴港上市,但由於星空傳媒結構調整,燦星的上市計劃被流產,不過燦星並沒有就此放棄上市征途。在2016年以50億估值獲得了浙富控股3億元增資並完成了股份制改革後,2017年年底,燦星終於以210億元人民幣的新估值完成Pre-IPO融資,之後在今年2月11日,低調地向上海證監局遞交了IPO輔導備案資料,開啟了IPO輔導。但在2月到5月期間,燦星卻經歷了眾多人事和股東的變動,工商信息顯示,華人文化的掌舵人黎瑞剛、微鯨科技CEO李懷宇都在此時退出了燦星的董事行列,由燦星的王牌綜藝《中國新歌聲》的總導演金磊與陳永補位,創始人之一的田明昇任董事長。而這次洗牌或許就是燦星沒有按照備案資料,在5月份遞交驗收報告的主要原因,也是由此,外界關於燦星IPO之路再次受阻的聲音多了起來。

    直到6月19日,阿里巴巴和騰訊音樂「突擊」入股,分別以杭州阿里巴巴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西藏齊鳴音樂有限公司投入2億元和1.6億元資金,獲得燦星1.17 %和0.94%的股權後,才給燦星IPO征程注入一針強心劑。燦星雖然完成了上市前的輔導,卻也只是結束了IPO的前奏,即便後續步驟都能順利,最早也要2020年以後才能在創業板IPO,但燦星目前不僅估值縮水了40億,綜藝也接連受挫。

    2012年,成立了6年的燦星憑藉《中國好聲音》「製播分離」的模式不僅拿到了2.178億的業績收入,自己也因為節目的火爆而走進公眾視野。2013年燦星又藉「好聲音」盈利了3.35億後,便開始全面發力綜藝製作,先後製作了《舞林爭霸》、《中國好歌曲》等20多檔綜藝節目,並把精力大部分都放到了音樂綜藝領域。雖未能打造出下一個「好聲音」,但多檔節目加身的它依舊風頭無兩。即便是2017年,經歷了《金星秀》停播,《好聲音》引進版權屢受挫等一些列事件後,燦星還是接連承製了浙江、江蘇、東方、深圳四家衛視的6檔綜藝,更在年末拿到了比2016年翻了四倍的210億元估值。

    但今年,這個各種官司不停也整不死的行業翹楚卻疲態盡顯,根據總結報告顯示,燦星上半年的營業收入、營業利潤和淨利潤與2017、2016、2015年相比,垂直下滑呈現斷崖狀,691.01萬元的淨利潤,連2017的淨利潤零頭都抵不上。根據燦星製作節目的播期,今年上半年燦星只有一檔節目《這就是街舞》播出,也就是說這691.01萬元的淨利潤很可能來自《這就是街舞》。作為燦星發力網綜的重點項目,3億製作的《這!就是街舞》雖然以6億廣告收入驚艷開場,但在《偶像練習生》、《創造101》兩檔選秀節目和《熱血街舞團》的夾擊下,未能達到爆款級別,燦星自然也很拿到高分成。

    而下半年出場的「老王牌」《中國好聲音2018》,雖然拿到5億的冠名費,在播出期間也領跑同時段衛視收視,但與前幾季相比,收視率卻創新低,平均收視率僅為1.7%。如果燦星與浙江衛視對賭協議不變依舊是2%,那就意味著沒有滿足對賭協議的燦星不僅不能參與「好聲音」的廣告分成,還將賠償浙江衛視的損失。再加上後續播出的《新舞林大會》、《蒙面唱將猜猜猜3》都表現不佳,剛開播的《即刻電音》也未能形成熱度,後期有起色的可能性也極低,這種情況下,燦星根本不可能在下半年淨賺4億,實現與2017的淨利潤持平。

    歸咎原因,造成燦星業績斷崖的主要推手就是燦星自己。《中國好聲音》的爆紅讓燦星對音樂充滿興趣,把整個製作的重心都放到了音樂綜藝製作上,在「好聲音」後,又陸續推出《中國新歌聲》、《中國好歌曲》、《歌聲的翅膀》、《蒙面歌王》、《蒙面唱將猜猜猜》等近十檔音樂綜藝,以期復製「好聲音」的成功。只可惜,由於節目模式大同小異,新意不足,再加上音樂綜藝數量過多而在衛視越發不吃香,燦星後續推出的音樂綜藝沒有一檔能與《中國好聲音》媲美,其他類型的真人秀也大都是不溫不火。在衛視沒有造出第二個王牌IP,燦星入局網綜的步伐又比別人慢了一大步。在連續錯過「嘻哈」以及「偶像」兩大主題後,燦星才姍姍發力網綜,而且不管是《這就是街舞》還是《即刻電音》,採用的都是「有嘻哈」開啟的劇情式真人秀的製作手法,但這種手法觀眾早就吃膩了。模式不新鮮,內容又缺乏爆點,再加上燦星在網綜製作上依舊秉持製作衛視台綜時的老一套,節目自然無法大爆。

    套用國外已成功節目的成熟模式是燦星製作「發家」的根本,也是燦星後退的關鍵。回顧燦星登頂「綜藝大拿」的過程,其節目製造模式可以概括為從國外引進節目版權後加以復製和延伸,像《蒙面唱將猜猜猜》、《中國新歌聲》等貼著「原創」標籤的節目,根兒上都是稍加延伸的「複製品」。隨著網絡綜藝的多元化發展及市場理性的回歸,觀眾的選擇多了,自我審美也提升了,缺乏足夠原創新意的「燦式」綜藝自然就魅力不足。而燦星的營收又主要依靠綜藝節目的廣告分成,一旦節目的播出效果不佳,不僅會白忙活一場,還很可能要賠償節目方的損失。

    總結來看,擅長領域單調、盈利模式單一、創新力不足以及核心王牌IP暗淡是導致燦星「底氣不足」,逐漸後退的四大主因。雖然燦星已經意識到問題,在8月份成立燦星影視進軍電視劇(網劇)業務,並發布了《閱讀課》、《我不是天使》、《月刊少女》、《每天回家老婆都在裝死》四大頭部劇集,在明年還將與優酷再次攜手,推出由《中國好歌曲》變身的音樂養成網綜《這就是原創》。不過短時間內依舊擺脫不了吃老本的現狀,而且在網劇競爭激烈,網綜市場偶像風盛行的當下,入局網劇又一直堅持音樂綜藝的燦星很可能會白忙一場。曾經的「綜藝大拿」,現在手裡卻一張王牌都沒有,燦星的IPO之路,未來真的能順利嗎?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bit.ly/2EPw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