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真的是投資音樂版稅的最佳時機嗎?

  • 流覽次數:: 24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現在真的是投資音樂版稅的最佳時機嗎?

      201910/0802:21

    ◎音樂行業有三駕馬車——版權、現場演出和藝人經紀。投資界對於音樂版權市場的興趣一直居高不下,由此產生的新興另類投資比如版稅投資也逐漸進入大眾視野。那麼此類投資的風險如何?相關專家的態度如何?國外的投資平台有哪些?投資時要注意哪些問題?
    ◎串流媒體訂閱用戶的持續增長推動著錄制音樂總收入的增長,公開表演版稅的變現也成為詞曲作者收入的大部——每一次詞曲作者的作品在公共場所對公眾播放,詞曲作者就會收到相應的版稅報酬,這其中也包括了來自串流媒體平台的版稅收入。Concord Music Group和Round Hill Music等詞曲版權代理商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數百萬美元的價格收購傳統音樂目錄。根據BillBoard的數據,一個詞曲作者的作品目錄的售價通常是他能拿到的淨詞曲版權份額的10倍,近年來,在賣方市場中,這一倍數已經增至12倍甚至16倍。在串流媒體時代,並非所有的音樂曲庫都被市場認可——Royalty Exchange有大量的數據可以證明這一觀點。平台上的每一個拍賣都會有一份歷史性的、精細的收益報告。通過這些報告,我們可以知道什麼樣的曲庫可以在串流媒體時代產生更多的穩定收益。

    詳細內文:

    音樂行業有三駕馬車——版權、現場演出和藝人經紀。投資界對於音樂版權市場的興趣一直居高不下,由此產生的新興另類投資比如版稅投資也逐漸進入大眾視野。那麼此類投資的風險如何?相關專家的態度如何?國外的投資平台有哪些?投資時要注意哪些問題?本文都做了相應的分析。供會員參考。
    有一種投資叫做「虛榮性投資」(Vanity Investment)。所謂虛榮性投資,是指投資人的第一目的或主要目的不是盈利,而是滿足自己的一種虛榮心,不將投資對象的經濟穩定性作為主要考慮因素。「虛榮性投資人」(Vanity Investor)在音樂產業市場中並不少見,小到普通音樂愛好者購買一件偶像周邊T恤,大到資深樂迷一擲千金購買一張限量版黑膠,甚至很多人一年在串流媒體平台上花費的訂閱費和現場演出的門票費,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算作是「虛榮性投資」。所有的這些行為,都在達成一個目的,那就是將自己的「人設」與特定的品牌、場景或審美綁定在一起。Spotify、Coachella、Fuji Rock、當紅Rapper們、外百老匯音樂劇……當人們談到在這些品牌、符號和音樂人所投入的時間和金錢時,人們除了滿足了自己的喜好,也不可避免的強化了自己的品味審美與虛榮心。
    但是,如果你在音樂上的支出變成了傳統意義上的投資——將時間軸延長,把錢投入到藝術家的整個職業生涯,有意地從他們的版稅流和其他收入流中獲得回報,那會怎麼樣?畢竟唱片公司已經以這樣的思路建立了完整的商業模式,但作為普通粉絲和歌迷,這樣做的可行性有多少?這還會是一種「虛榮性投資」嗎?最重要的是,你真的能賺到錢嗎?
    經驗告訴我們,音樂界和金融界一直是一對不那麼令人滿意的合作夥伴。音樂界以創意和創造力為依託,而創造力並沒有嚴格的規律和時間節點可循,這就注定了它很難與一個期望持續回報的系統保持和諧一致。但是,人們的觀點在改變,越來越多的金融公司正在組建另類投資基金,將獨立和新興藝術家列為下一個利潤豐厚的資產類別,比如BlackRock的Alignment Artist Capital和AGI Partners的Unison Fund。
    串流媒體訂閱用戶的持續增長推動著錄制音樂總收入的增長,公開表演版稅的變現也成為詞曲作者收入的大部——每一次詞曲作者的作品在公共場所對公眾播放,詞曲作者就會收到相應的版稅報酬,這其中也包括了來自串流媒體平台的版稅收入。Concord Music Group和Round Hill Music等詞曲版權代理商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數百萬美元的價格收購傳統音樂目錄。根據BillBoard的數據,一個詞曲作者的作品目錄的售價通常是他能拿到的淨詞曲版權份額的10倍,近年來,在賣方市場中,這一倍數已經增至12倍甚至16倍。
    一些在做歌曲版稅投資業務的公司甚至在為公司上市做準備。Hipgnosis Songs Fund是一家音樂知識產權投資公司,由資深藝人經理Merck Mercuriadis(以前的客戶包括Iron Maiden,Elton John,Macy Gray和Mary J. Blige)作為聯合創始人,與其他人共同建立。現已在倫敦證券交易所上市,規模為2億英鎊。F.B.T. Production從Eminem 2013年前的曲庫中出手了高達25%的版稅份額,而線上版稅市場上的Royalty Exchange計劃籌集1100萬到5000萬的資金,將收入流直接上市納斯達克。
    但有趣的是,Hipgnosis和Royalty Exchange對於你為什麼應該投資音樂版稅提出了根本上矛盾的論點。Hipgnosis向倫敦證交所(LSE)提交了「intention-to-float」(浮動傾向)申請,聲稱版稅會產生誘人的回報因為他們是由「消費者開支和傾聽習慣驅動的,與資本市場無關」。換句話說,投資歌曲是一種長久性投資,尤其是伴隨著串流媒體的發展,它們的盈利潛力可以擴展到幾十年而不是幾年。
    相比之下,Royalty Exchange則嚴重依賴資本市場趨勢,從而來驗證和鞏固公司的業務。公司的投資者檔案和facebook廣告中都引用了高盛最近的報告,其中數據顯示,到2030年,付費音樂串流媒體收入將增長833%(業內人士已經職責這一預測不準確,且有自我服務的傾向)。Royalty Exchange在一則廣告中寫道:「在經歷了15年的低迷之後,串流媒體的發展給音樂行業帶來了新的生機,並且直接讓版稅擁有者受益。」另一則廣告寫道:「我們相信音樂產業正處於一個巨大牛市的邊緣——從今天開始投資版稅吧!」
    Royalty Exchange的立場是有一定道理的。隨著Spotify的上市,Amazon Echo等智能音響設備在音樂領域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音樂業務將與科技股緊密相連。另外,三大唱片公司中有兩家是上市公司的子公司(維旺迪旗下的環球音樂集團和索尼公司旗下的索尼音樂娛樂公司;華納音樂集團為私人控股公司)。
    但這裡有一個容易混淆的概念:購買Spotify股票與購買Spotify上碰巧可以買到的歌曲股票不一樣。儘管串流媒體是音樂消費的主要形式,但音樂歸根結底是事關版權的生意,想從中獲利是依賴於對授權許可機會的主動尋求,而不是對公共市場的被動觀察。
    此外,Hipgnosis和Royalty Exchange對於投資音樂IP的風險是完全透明坦誠的。Hipgnosis在招股書中聲稱歌曲很難定價,因為「在一個快速變化的行業中,估值方法具有內在的可追溯性,但仍然難產生一個固定模式。」 Royalty Exchange也在其網站上發出警告,稱對Royalty Flow 公開募股的投資只適合那些能夠承受全部投資損失的人。
    所有這些信息值得所有的投資者保持警惕。
    科技使了音樂投資機會「民主化」
    除了音樂,從體育到美食再到貴金屬等行業的企業家們都試圖推出自己的與「版稅」相關的交易市場和公開募股,他們都在鼓吹同樣的好處,比如讓投資更加多元化,比如讓球迷有機會擁有自己喜愛的品牌或運動員的股份。但是,這些項目大多未能兌現最初的承諾。事實上,其中一個資金最雄厚的項目——運動員股票交易所Fantex,在2017年4月因為低交易量而關停。(Fantex從包括前紐約證券交易所總裁Duncan Niederauer在內的多輪投資者中總共籌集了超過7000萬美元)。
    但這並沒有阻止類似的創始人紛紛涉足該行業。這些創始人大多試圖將對音樂的狂熱的轉化成加密貨幣,比如vezt,將Drake歌曲《Jodeci Freestyle》的版稅以IPO的思路(ISO--- Initial Song Offering)發行在區塊鏈上;Choon,目標是將整個音樂串流媒體和發現音樂的體驗代幣化;像UJO音樂、Fanmob和Singular DTV這樣的初創公司正在將藝術家本身代幣化。
    Royalty Exchange沒有將任何加密貨幣功能集成到其平台中,只是專注於為投資者和藝術家全面簡化版稅銷售流程。Royalty Exchange的CEO,Matt Smith說,和我們一起合作的藝術家多數都是巨星音樂人背後的力量,這個行業里有數不清的創作者在支持著頂級一流藝術家,但是前者遠遠不如後者有那麼多經濟和資本積累的機會。
    不過,如果版稅真的如這些公司聲稱的如此有價值,那麼版權所有者為什麼還要出售呢?現實情況是,許多獨立音樂人和藝術家,需要資金去購買新的設備或軟件,策劃巡演,錄制MV或者要啓動其他項目來推動事業發展。Royalty Exchange的其中一個目標是幫助這些藝術家利用他們的老作品,通過一個比傳統版權代理或者廠牌合同更靈活的合作方式來開展新的項目。
    Smith說:「擁有巨大的價值並不意味著你就無法獲得對你當下生活產生重大影響的現金流,即使這現金看起來與整體價值不成比例。如果你今天手上50萬美金,這可能就會讓你避免一個糟糕的不情願的版權代理交易,這些交易可能會讓你不得不承受在規定時間內交出作品的壓力。但是我們不做這些交易,我們只關注已有的作品,而非未來的版權。」
    在串流媒體時代,什麼樣的歌曲版稅有投資價值?
    對藝術家來說,現在無疑是獲得沒有附加條件的版稅款項的絕佳時機,但是對投資人來說,版稅交易是否有利可圖?
    Hipgnosis的創立人Mercuriadis認為答案是肯定的——今天音樂行業的財務拐點具有不可重復性,那些在今天投資版稅的人將會看到無與倫比的回報。這些資產將永遠是偉大的投資,而且它們將持續地產生可靠收入,但你再也不會有機會以這樣的價格購買它們了。
    然而,在串流媒體時代,並非所有的音樂曲庫都被市場認可——Royalty Exchange有大量的數據可以證明這一觀點。平台上的每一個拍賣都會有一份歷史性的、精細的收益報告。通過這些報告,我們可以知道什麼樣的曲庫可以在串流媒體時代產生更多的穩定收益。
    例如,詞曲作者Anthony Keith Lawson最近在Royalty Exchange賣掉了他在Akon 2006年熱單《Don’t Matter》裡面全部的公開表演版稅分成。Lawson的版稅分成在過去的12個月里,產生了$2302的版稅。最終的成交價為$28000,是看漲的12倍。然而,Lawson的版稅份額在過去幾年中創造的收入實際上遠遠沒有達到投資者希望看到的那種持續的、穩定的畫面:

    20191008 5 1

    △數據來源:Royalty Exchange, 由小鹿角學院整理

    事實上,這一趨勢也反映了其他在Royalty Exchange上拍賣的部分熱門Hip-hop資產,例如作者Stephen Shadowen在黑眼豆豆2011年單曲《Just Can’t Get Enough》中的版稅分成和製作人Marquinarius 「Sanchez」 Holmes在曲庫中的版稅分成。這些資產的版稅往往會飆升一年(通常是在發佈曲庫中最有商業價值的歌曲時),然後持續下降。這些資產並不是「長青」的投資。
    Royalty Exchange還有很多這樣的版稅交易,它們更有利於藝術家而不是投資人。例如,詞曲作者Floyd E. Bently III和Christopher Dotson 最近各自收到了30000美元和40000美元的款項,用來交易他們在Chris Brown的單曲《Party》中的版稅分成——即使這首歌是在2016年12月發行的,在拍賣的時候只獲得了544美元的版稅,還並沒有在市場中證明自己的價值。還有一個例子,一位投資人花了比歌曲12個月版稅高17倍的錢購買了鼓手Thomas 「Coke」 Escovedo在Santana的《No One To Depend On》中的版稅分成,儘管這部分版稅從2008年開始就一直保持下滑趨勢。
    如果熱門歌曲並不是最好的投資,那麼什麼類型的音樂曲庫是好的呢?答案可能在電影和電視中。例如,配音演員兼電視音樂製作人Christopher Arias出售了他在《In Touch withDr. Charles Stanley》主題曲中全部的公開表演版稅分成。投資者只支付了該資產的5倍的費用,但是其版稅收入的穩定性和連續性比熱門歌曲曲庫更有吸引力:

    20191008 5 2

    其他電影相關的拍賣,比如一些電影電視的R&B和Hip-hop的電影原聲歌曲,都展示出了更加穩定的收入模式。事實上,專門寫電視節目主題曲的詞曲作者通過寫一首歌來賺取百萬美金版稅的事情並不少見。

     

    中國音樂財經
    https://bit.ly/2oau01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