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生活節登陸內地五週年:從造「節」到造「公園」—對話張培仁

  • 流覽次數:: 104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簡單生活節登陸內地五週年:從造「節」到造「公園」—對話張培仁

      201810/2906:56

    ◎自2014年首次進駐上海,簡單生活節已走過5個年頭,5年間,這個由李宗盛、張培仁等樂壇大佬策劃發起的「節日」,憑藉溫和舒適的氛圍、精緻豐富的策展內容,一步步演變為華人青年心中的文藝標竿,吸引超過20萬觀眾。在2016、2017年的騰訊視頻在線觀看人數均超過一千萬,2017年累計話題閱讀數更超過了兩億。

    ◎來到第五年的簡單生活節一個顯著變化是將「戰線」拉得更長,由簡單生活節和簡單生活公園兩部分共同組成。前兩天的簡單生活節更像一場音樂人的派對狂歡,鄭秀文、草蜢、趙雷翩然而至,充滿熱烈、夢幻的儀式感。而簡單生活公園則多幾分慵懶、隨性和陪伴感。從10月3日至7日,每天一個主題,紮根滬上的知名團體及諸多在地創意品牌紛紛進駐展開合作。在初步試水成功後,簡單生活公園未來也將朝著常態化運營的方向發展,在更多的城市紮根生長。

    ◎第一屆簡單生活節2006年在台北華山1914舉辦,這個不同於傳統意義的音樂節獨具的人文氣質,從誕生之初就讓文藝青年們趨之若鶩,既有李宗盛、陳綺貞、蘇打綠這些名字,也有分享書房、創意市集、手工創作等充滿生活氣息的內容策劃。在價值觀上,簡單生活節一直明確地告訴年輕人: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在策展內容上,簡單生活節向來積極挖掘在地創意特色。2014年簡單生活節第一次進駐上海時,市集還是以台灣文創品牌居多,到了2017年,本土文創品牌比例已達到75%。今年進一步加大本土創意品牌的展示區域,有來自全中國的300多個創意品牌和創意工作者參與上海站市集甄選。9月的簡單生活節成都站也匯集近四萬名觀眾,包含60家文創設計與成都在地品牌的市集內容。

    ◎為了讓簡單生活節在更多城市擁有固定化的場景,登陸第五年的簡單生活節不再只常駐上海,而開啟了成都、上海、武漢、廈門的四城之旅。對於為何要走向全國,張培仁認為一方面,簡單生活節正在面臨場地難找,容留人數無法擴充的困境,另一方面,簡單生活節對自身的定義也並非音樂節而是生活節,因此去往不同的城市,有助於將簡單生活理念傳播,提升品牌價值並逐步構建起平台效應。

    ◎談到中國音樂節的現狀,張培仁表示拿明星來賣票,對品牌和模式並沒有完整的意義,現在的市場有的是誆了資本做一下,燒完結束;有的是拿政府補貼,時間一到就銷聲匿跡,沒有一個長期性的模式。在他看來,無論對互聯網的流媒體、電商還是任何的購物中心和實體場景,或者對音樂節來說是否具有創新流行的能力,才是下一個階段的重點。

    詳細全文:

    自2014年首次進駐上海以來,簡單生活節已匆匆走過5個年頭,從埋下種子到落地生根,到了今年,終於迎來「看見鮮花盛開的世代」。5年間,這個由李宗盛、張培仁等樂壇大佬一手策劃發起的「節日」,憑藉溫和舒適的氛圍、精緻豐富的策展內容,一步步演變為華人青年心中的文藝標竿,吸引了超過20萬觀眾入場。數據顯示,簡單生活節在2016年、2017年的騰訊視頻在線觀看人數均超過了一千萬,2017年的累計話題閱讀數更是超過了兩億。

    「我們經常使用西方的名詞,也經常套用西方的流行和生活方式。但是我們自己呢,我們的風格是什麼,我們對生活的看法是什麼?」接受藝恩記者採訪時,簡單生活節創始人張培仁如是說。這樣的追問構成了簡單生活節創辦的初衷。紮根上海第五年,簡單生活節迎來提速,不僅首次移師西岸營地舉辦,在內容上新增了簡單生活公園這樣的嘗試,也開啟了成都、上海、武漢、廈門四城之旅。「當你已經沒辦法再用高消費力的買買買去滿足快樂,開始需要它背後的故事,或者其他的東西來觸動你的內心感情。這時候,場景化的體驗和場景裡接觸到的內容變得越來越重要。」在張培仁的構想中,走向規模化和平台化的簡單生活節正在將以音樂節為代表的青年文化與文旅進行跨界融合,打造全新的社交場景化體驗。

    來到第五年的簡單生活節一個顯著變化是將「戰線」拉得更長,由簡單生活節和簡單生活公園兩部分共同組成。在氣質上,前兩天的簡單生活節更像一場音樂人的派對狂歡,鄭秀文、草蜢、趙雷翩然而至,充滿了熱烈、夢幻的儀式感。而簡單生活公園則多了幾分慵懶、隨性和陪伴感。從10月3日至7日,每天一個主題,一種顏色,「Eating Music」、「一條」、「企鵝吃喝指南」、「即刻APP、「笑果文化」、「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等紮根滬上的知名團體及諸多在地創意品牌紛紛進駐展開合作。多元的音樂人陣容,小而美的文創品牌,三三兩兩閒坐一隅的年輕觀眾,共同構成簡單生活公園的主體。慢、細膩和生活化,是它的底色。

    其實,簡單生活節在創立之初就展露出對消費主義的反思。它用音樂、論壇和集市構築起了一個城市中自由呼吸的場景,置身其中,可以發現生活之美,日常之美,和年輕人之美。張培仁相信這才是生活本來的模樣。「想像一下,一個消費者走進一個百貨大樓,一個購物中心,各種連鎖各種名店的時候,你覺得好好玩進去,可是你心裡是渺小的,你是去仰望的。你去消費的時候,所有的裝潢都是為了增添它的價格,食材本身的價格沒有那麼貴,可是當你身邊全部都是跟你一樣的人,在誠摯地做出內容的時候,你在這個地方不會感覺任何人比你高,你沒壓力,它就是我生活的樣子。」

    隨著文旅產業今年站上「風口」,不少影視IP都選擇佈局線下。張培仁告訴藝恩記者,在初步試水成功後,簡單生活公園未來也將朝著常態化運營的方向發展,在更多的城市紮根生長。而對於街聲團隊來說,「這個場景的篩選準則是什麼,風格美學是什麼,以及本地音樂人要如何聚合,都是我們的強項。」除此之外,打造一套完整的會員機制也在張培仁的計劃之中。基於對生活方式的認同,街聲可以運用自身影響力,為平台會員在現實層面上輸送更大價值,而不僅止於一兩次的線下活動。「大家往往只談經濟,可是沒有看到,現在驅動經濟的關鍵是審美,是生活方式,是背後的價值觀。沒有這些,你的經濟怎麼去升級呢?」張培仁希望,聚焦青年文化和文創產業的簡單生活節,能為行業提供一種全新的解決方案,「因為人口紅利下的經濟爆發場景,至少未來幾年都不會出現,所以我們的主張是,你放慢三年五年,可以換來之後一輩子的長久繁榮。」

    2006年,第一屆簡單生活節在台北華山1914舉辦時,台灣的文創產業遠沒有現在火爆。因為街聲上線,張培仁決定做一次廣告創意甄選,沒想到報名者「轟」地一下子湧進來。「在簡單生活節以前,哪有人知道台灣有文創品和有青年創意?現在你去松菸誠品看,裡面有一半的品牌都是那年看著我們的廣告成立的。」不同於傳統意義上的音樂節,從誕生之初,獨具人文氣質的簡單生活節就囊獲了年輕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讓文藝青年們趨之若鶩的,既有李宗盛、陳綺貞、田馥甄、蘇打綠這些名字,也有分享書房、創意市集、手工創作等充滿生活氣息的內容策劃。而在價值觀上,簡單生活節一直在明確地告訴年輕人: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好的商品應該是來自你的生活,而不是壓倒你的生活。」

    在策展內容上,簡單生活節傳統向來是與本土的人文、創意、風情打成一片,積極挖掘在地創意特色,廣邀本土文創品牌參與。2014年簡單生活節第一次進駐上海時,市集裡還是以台灣文創品牌居多,但到了2017年,本土文創品牌的比例已經達到75%。今年簡單生活節進一步加大本土創意品牌的展示區域,共有來自全國各地的300多個創意品牌和創意工作者參與了上海站市集甄選。9月的簡單生活節成都站也匯集近四萬名觀眾,包含60家文創設計與成都在地品牌的市集內容。

    如今來到內地,在新興文創品牌的扶持上,簡單生活節也希望提供更多幫助。張培仁認為,簡單生活節更適合做的不是經紀代理,而是去提供土壤和生態。「每一個品牌,它的故事、價位、目標受眾都不太一樣。你如果去代理的時候,你只能把它當作明星去做書房巡迴,幫牠賣東西。可實際上在互聯網時代,怎麼推廣自己,怎麼下定義,還有賣東西的技術,認為包括創意品牌在內,都應該是他自己已經知道的事。」無論做音樂還是文創,張培仁都願意相信年輕人的力量,讓他們在平台上自由生長。他總是在不同場合發出呼籲:「請你相信我們身邊年輕人可以做出最好,也最適合你的東西。」

    今年簡單生活節首次從世博公園移師徐匯西岸。場地空間小了,張培仁覺得反而是件好事,「因為對商務來說,它的回流率和轉換率其實更高,現在人可能比以前少,可是每個人都去,它的效益其實更大,而且觀眾的輕鬆度更高,更像生活節,而不是音樂節。」如何保持商業和文化的平衡,對張培仁而言似乎從來不構成困擾。這一方面源於他的文人氣質;另一方面,簡單生活節也並沒有將票房盈利作為盈利的主要方式。辦節雖是門生意,數字卻並非全部。

    張培仁時常會和贊助商強調,不要光顧著點人頭,盯著現場來了多少觀眾,「我們的思維源頭是和品牌一起去創造一個流行,當消費者選擇了這個生活方式時,就會對你的品牌有黏著性,而簡單生活節,只是發生參與感的場景而已。」這也讓簡單生活節在贊助商的選擇上,更傾向於和擁有相近受眾群的品牌牽手,共同探尋基於音樂場景的營銷方案。比如這次,簡單生活節攜手京東巡迴六位青年藝術家的JOY彩繪公仔,除了吸睛以外,更是帶出支持青年創作的能量;攜程本次演出的音樂人,以近距離的方式連動四城分享音樂,現場場景也特別打造了高鐵實景,將旅途中的各項情境帶到現場;三草兩木啟用年輕創作團隊並聯合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推出西遊記系列產品,一邊以新科技驚艷現場一邊以感性回應童真記憶,把品牌與產品與生活做了相當好的結合。

    參與品牌投入的心力與內容包含場景設計,都隨著理解與認同簡單生活而更加具有生活感及深度,讓活動不再只是一場活動。前來合作的品牌對簡單生活的認同,時常令張培仁感到驚艷。在商務夥伴穩步擴充的同時,如何讓簡單生活節在更多城市擁有固定化的場景,正成為張培仁的下一個課題。為此,登陸內地第五年的簡單生活節終於不再只常駐上海一地,而開啟了成都、上海、武漢、廈門的全國四城之旅。用簡單生活節主席李宗盛的話說「我們在上海辦得挺好的,但長大了,就要試著走出去看看。」對於為何要走向全國,張培仁認為主要基於兩點考慮。一方面,簡單生活節正在面臨場地難找,容留人數無法擴充的困境。另一方面,簡單生活節對自身的定義也並非音樂節,而是生活節,「我們不是巡演,不是到每個地方就要安排音樂,而是去深挖當地的生活方式和創意品牌。」因此去往不同的城市,有助於將簡單生活理念傳播,提升品牌價值並逐步構建起平台效應。

    在張培仁看來,整個街聲團隊十多年來的使命,一直是協助音樂人和創作人加深理解市場,一路成長下去。品牌平台化可能會耗費很長時間,但未來帶動的經濟規模效應,讓他願意去嘗試和等待,「它帶給消費者生活上的感動和意義,在這次簡單生活節上已經有了很完美的釋放。」十多年前,在那個音樂行業不景氣,傳統唱片公司風雨飄搖的年代,張培仁認為要為音樂人提供一個平台,讓他們聚合在一起,彼此看到,學習模仿,進步競爭。2006年,街聲由此在台灣應運而生。據張培仁回憶,街聲最初只是做了一件很微小的事「就是一個完全沒有知名度的年輕音樂人,只要在街聲上面放了作品,他要去一個80人的表演場地時,跟我說覺得一定不會有人買票,結果那天票賣完了。這個很重要,就是這個人留了下來。」

    留下來的那群人中走出了岑寧兒和法蘭黛樂團,一步步成長為了獨立音樂人的中堅力量。慢慢地,又帶動著下一代的獨立音樂力量的不斷湧現。「現在所有人都已經知道獨立音樂就是未來的主流,它會是音樂產業的中堅,它的版權價值積累起來,數量化起來後是最高的。」而當獨立音樂人的孵化網站不斷出現時,張培仁又開始構思起新的方向——獨立音樂的產業化之路。為此,張培仁構建了一系列音樂的孵化體系,其中包括派歌、《大事發聲》和街聲公眾號。派歌提供版權服務,為作品提供更精細化的上架、傳播和營銷;《大事發聲》是一檔LIVE現場音樂類節目,協助音樂人獲得更專業的露出場景;街聲公眾號則以專業嚴謹的採訪筆觸,幫助更多音樂人堅定起對自我的定位。

    這一套孵化體系在張培仁看來,只是相當於做好了音樂產業的基礎設施,「這些都是產業的原點,它不是終點,可是你不從這裡起步,你一定是忽悠,一定是買空賣空。」另一方面,簡單生活節則承載著在線下幫助新人沉澱歌迷,積累經驗,自由生長,得到更多演出機會的作用。除了聲名顯赫的大咖雲集,簡單生活節一直注重挖掘、培養本土年輕音樂力量,觸發音樂舞台上的新舊交織。以今年上海站的陣容為例,既有鄭秀文、老狼這樣的歌壇前輩,也有趙雷、郭頂等樂壇中堅,以及岑寧兒、劉柏辛為代表的年輕原創音樂人的身影。

    「你坐在草地上,看著天,聽到遠方傳來的音樂,和所有跟你一樣的人一起,那個快樂是很平凡卻又稀缺的,這是我們生活中應該有的樣子。」每當說起簡單生活節中的場景時,意氣風發的張培仁,總是雙眼放光。但談到國內音樂節的現狀時,他也會換上一副憤怒的姿態,「拿明星來賣票,對品牌和模式並沒有完整的意義。」「現在的市場有50個會賣票的明星,但恨不得有500個音樂節。有的是誆了資本做一下,燒完結束。有的是拿政府補貼,時間一到,就銷聲匿跡,沒有一個長期性的模式。」在張培仁看來,無論對互聯網的流媒體、電商還是任何的購物中心和實體場景,或者對音樂節來說是否具有創新流行的能力,才是下一個階段的重點。「對演出市場來說,最賣的就那幾個,都在這兩年巡演,它的價格只會越來越貴,但新的才是未來。」

     

    藝恩網

    https://bit.ly/2qeEQ4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