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藝限薪令悄然落地明星圈快錢模式另有出路?

  • 流覽次數:: 120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810/0808:54
    ◎中國在明星稅務暴露諸多問題、片酬動輒觸及億元門檻的情況下,相關政策正呈現逐步收緊的態勢。有最新消息稱,明星參與綜藝節目所獲薪酬也將受到管控,記者就此事向優愛騰等多家視頻平台進行求證,但並未得到確切回應。

    ◎9月27日有媒體報導稱,多家影視公司聯合就明星天價片酬發聲後,明星參與綜藝節目的薪酬也受到了調控。消息顯示,綜藝限薪令規定「單期節目單人片酬不超過80萬元,常駐嘉賓一季節目總片酬不超過1000萬元」。業內人士表示部分頭部「S級」綜藝,明星的單集片酬可達500萬元,通常一季節目在12集左右,即其收益平衡在5000萬元的水平上。而根據此前公開的部分薪酬信息來看,包括范冰冰、徐崢、黃渤、劉燁等一線明星參與的多檔綜藝,其單集薪酬標準均在此範圍內。鑑於綜藝節目有利於明星「樹立人設、吸引流量」,且相較於影視劇的拍攝時間更短,意味著「來錢更快」,因此明星入局綜藝市場成為一種大勢。

    ◎隨著優愛騰三方聯合六大影視公司發布聲明共同抵制明星天價片酬,加之明星個人工作室徵稅方式變更逐漸落實,影視行業正面臨前所未有的關注和監管。「稅務+片酬」兩方重拳出擊下,影視行業出現一定程度的冷卻,甚至出現部分影視劇暫緩開機的情況。而目前伴隨著綜藝薪酬的限制,未來綜藝節目或也將受到影響。

    ◎限薪令的實施和落地仍存在著一些問題,一方面,明星高片酬反映出的是供需關係的不平衡,頂級明星少、話語權強,平台與其處於僧多粥少的狀態。另一方面,在薪酬明確受限的背景下,明星參與綜藝節目是否存在其他的收益方式仍值得商榷,若按政策要求約定薪酬,但同時以分成等方式補足收益,則限薪令並無實際意義。對製作方而言,一方面並不希望支出巨額成本,但另一方面卻又不得不依賴明星所帶來的熱度。目前已有部分綜藝節目針對嘉賓配置做出調整,包括增加素人的比重和參與度,但從最終呈現效果來看,觀眾的反饋並不盡如人意。

    詳細全文:

    在明星稅務暴露諸多問題、片酬動輒觸及億元門檻的情況下,相關政策正呈現出逐步收緊的態勢。日前,有最新消息稱,明星參與綜藝節目所獲薪酬也將受到管控,單期節目單人片酬將不超過80萬元。9月27日下午,記者就此事向優愛騰等多家視頻平台進行求證,但截至截稿,並未得到確切回應。

    樂正傳媒研發諮詢總監彭侃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所謂的「綜藝限薪令」已經出現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應該是以非公開的形式通知到了各製作單位」。他向記者表示,此前確實存在部分明星參與綜藝所獲薪酬過高的情況,甚至成為了行業「不堪承受之重」,在此背景下,政策的調控和引導是值得肯定的。但他同時提及,高薪酬的出現本質上是市場供需關係不平衡導致的,在政策落地過程中,難以保證是否會出現「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情況。

    9月27日,有相關媒體報導稱,繼多家影視公司聯合就明星天價片酬發聲後,日前,明星參與綜藝節目的薪酬也受到了調控。據此消息顯示,綜藝限薪令規定「單期節目單人片酬不超過80萬元,常駐嘉賓一季節目總片酬不超過1000萬元」,同時,其表示「該政策在兩個月前就以通過紅頭文件的方式下發到各電視台及製作單位」,「目前在播的節目多多少少都屬於管控範圍」。

    對此,有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幾個月前確實就已經聽說過此類傳聞,此次消息應該屬實,但「可能並沒有公開的文件」。彭侃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此前明星參與綜藝節目所獲得的報酬確實較高,「甚至會出現一季節目薪酬達到6000萬元、8000萬元的情況」。在此背景下,政策出手在情理之中。

    事實上,若按照此番限薪令的標準實施,則明星參與綜藝的收益將大打折扣。據相關業內人士介紹,針對部分頭部「S級」綜藝,明星的單集片酬可達500萬元,而通常一季節目在12集左右,即其收益平衡在5000萬元的水平上。而根據此前公開的部分薪酬信息來看,包括范冰冰、徐崢、黃渤、劉燁等一線明星參與的多檔熱門綜藝,其單集薪酬標準均在此範圍內。

    與之相對的,則是在目前大熱的綜藝節目列表中基本都有著明星藝人的身影。此前曾有分析人士向記者表示,鑑於綜藝節目有利於明星「樹立人設、吸引流量」,且相較於影視劇的拍攝時間更短,意味著「來錢更快」,因此明星入局綜藝市場成為了一種大勢。今年暑期檔上線的《幻樂之城》,被看作王菲復出後的綜藝首秀,彼時曾有傳聞稱其加盟費用為3億元,雖然此後該價位被否認,但王菲也直言「以前不知道綜藝這麼好賺。」

    事實上,隨著8月份優愛騰三方聯合六大影視公司發布聲明,共同抵制明星天價片酬,加之明星個人工作室徵稅方式變更逐漸落到實處,影視行業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關注和監管。上述業內人士指出,在「稅務+片酬」兩方面的重拳出擊下,影視行業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冷卻,甚至出現了部分影視劇暫緩開機的情況。而目前伴隨著綜藝薪酬的限制,未來綜藝節目或也將受到影響。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業界看來,限薪令的實施和落地,仍存在著一些問題。有分析人士表示,政策調控具有積極意義,但依靠政策導向難以改變市場現狀。彭侃指出,一方面,明星高片酬從本質上反映出的是供需關係的不平衡。頂級明星少、話語權強,平台與其處於僧多粥少的狀態。另一方面,在薪酬明確受限的背景下,明星參與綜藝節目是否存在其他的收益方式仍值得商榷,若其按政策要求約定薪酬,但同時以分成等方式補足收益,則限薪令並無實際意義。

    事實上,業界已有聲音認為,對製作方而言,一方面並不希望支出巨額的成本,但另一方面,卻又不得不依賴於明星所帶來的熱度。上述分析人士提及,目前來看已經有部分綜藝節目針對嘉賓配置做出調整,包括增加素人(普通人)的比重和參與度。「像《奔跑吧》、《極限挑戰》、《爸爸去哪兒》等熱門綜藝,都相應作出了調整」,他表示,「但從最終呈現效果來看,觀眾的反饋並不盡如人意」。

    界面

    https://bit.ly/2xSmZ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