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云音樂開了個「迪廳」

  • 流覽次數:: 38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網易云音樂開了個「迪廳」

      201907/1008:23

    ◎最近登陸網易云音樂會發現正在營業中的「霓虹歌舞廳」。這是一個網易云音樂自製的復古音樂企劃,聯合眾多藝人一起回到迪斯科的黃金年代。復古迪斯科和city pop差不多同時存在於80年代,而近年在95後人群中流行的蒸汽波和迪斯科熱潮,則是把差不多40年前的歌曲加入新的編曲,重新復合現在人的審美。那個年代對這些生長在一切都可以及時獲得的現代社會的人而言有著一種神秘的吸引力,他們把自己打扮成父母年輕時的模樣,出入裝飾成40年前樣子的迪廳。

    ◎「霓虹歌舞廳」計劃選取了當云音樂上蒸汽波/復古迪斯科音樂人,加入當紅藝人,重新合作了六首歌曲,成為了「霓虹歌舞廳VOL1」的開業首秀,開業DJ SET。ONES Idea媒體實驗室在前期創意設計時提出一個想法:「霓虹歌舞廳VOL1」以一個音樂人的賬號形式出現,其實是用戶戴著耳機或通勤時候聆聽的,是一次「顱內高潮」或者說「顱內drop」。在霓虹歌舞廳正式營業之前,雲音樂就聯合了ONES Idea媒體實驗室做了一次線下體驗並拍攝音樂短片。在徵集了許多復古愛好者用戶之後,短片導演先約見了這些將來搶先體驗歌舞廳並成為短片素人演員的男孩女孩們,深入溝通他們對復古文化、音樂,以及95後群體個人生活的狀態,了解他們會去蹦迪的原因,了解他們蹦迪時候的狀態。

    ◎ONES Idea媒體實驗室改造了一輛9米大型集裝箱卡車,內部打造成80年代風格的歌舞廳,外部裝飾跑馬燈和帶有「霓虹歌舞廳」logo的燈箱,這輛車就是流動的「霓虹歌舞廳」,每次只接待一個人或者一對朋友入內,在裡面可以隨著音樂感受屬於自己的霓虹歌舞廳。由此作為本計劃的實體代表物件,同時用做拍攝場地,以及以Pop-Up的形式出現在街頭。片中音樂由知名電子音樂製作人Galaxy Knight(銀河騎士李老闆)結合霓虹歌舞廳計劃的其中幾首歌曲重新編曲製作完成。

    詳細全文:

    蹦迪這件事不像去看音樂節,沒有那麼多儀式感,去蹦就行了,哪都可以!如果有一個歌舞廳,是純線上的,那這個歌舞廳在哪?是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構建自己的「霓虹歌舞廳」。就像當你在家打開音樂,做著其他事情的時候,你通常會把自己的身體扭動成匪夷所思的姿勢一樣。那個時間裡,那個舞池是屬於你一個人的。打開網易云音樂的「霓虹歌舞廳」賬號,戴上耳機,這個歌舞廳其實存在於你的腦海裡,可以用你所有的經驗和想像去建構它。

    如果你最近登陸網易云音樂,可能你會發現正在營業中的「霓虹歌舞廳」。這是一個網易云音樂自製的復古音樂企劃,聯合了眾多藝人一起回到迪斯科的黃金年代。復古迪斯科和city pop差不多同時存在於上世紀的80年代,而近年在95後人群中流行的蒸汽波和迪斯科熱潮,則是把差不多四十年前的歌曲加入了新的編曲,重新復合現在人的審美。那個年代對這些生長在一切都可以及時獲得的現代社會的人而言,似乎有著一種神秘的吸引力。他們把自己打扮成父母年輕時候的模樣,出入裝飾成四十年前樣子的迪廳。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Golden Age。

    「霓虹歌舞廳」計劃選取了當云音樂上蒸汽波/復古迪斯科音樂人,加入當紅藝人,重新合作了六首歌曲。成為了「霓虹歌舞廳VOL1」的開業首秀,開業DJ SET。ONES Idea媒體實驗室在前期創意設計時提出了這樣一個想法:「霓虹歌舞廳VOL1」以一個音樂人的賬號形式出現,其實是用戶戴著耳機或通勤時候聆聽的,是一次「顱內高潮」或者說「顱內drop」。在霓虹歌舞廳正式營業之前,雲音樂就聯合了ONES Idea媒體實驗室做了一次線下體驗,並拍攝了音樂短片。在徵集了許多復古愛好者用戶之後,短片導演首先約見了這些將來搶先體驗歌舞廳並成為短片素人演員的男孩女孩們。深入溝通他們對復古文化、音樂,以及95後群體個人生活的狀態,了解他們會去蹦迪的原因,了解他們蹦迪時候的狀態。也聽到了「今天天氣好,我們去蹦迪」這樣特別酷的理由。

    復古愛好者人群的氣質是很多廣告演員無法替代的。ONES Idea媒體實驗室改造了一輛9米大型集裝箱卡車,內部打造成90年代風格的迪廳,外部裝飾跑馬燈和帶有「霓虹歌舞廳」logo的燈箱。由此作為本計劃的實體代表物件,同時用做拍攝場地。以及在條件允許時以Pop-Up的形式出現在街頭。片中音樂由知名電子音樂製作人Galaxy Knight(銀河騎士李老闆)結合霓虹歌舞廳計劃的其中幾首歌曲重新編曲製作完成。一所移動的「霓虹歌舞團」在都市夜晚穿梭,等待著與氣場相合的人相遇,閃著燈且能聽到裡面發出的音樂的低音轟鳴。不同的人懷著不同的心事走進車廂,有單獨來的白領女性,有灑脫的復古姐妹,也有平日寡言的少年。他們驚訝地看到車廂內部的別有洞天,車廂的盡頭放著一個老式帶著彩燈的錄音機,還有一卷在膠帶上寫著「霓虹歌舞團VOL1」字樣的磁帶,當放進去的時候,音樂響起,燈光變換。他們開始在音樂中抒發自己的情緒。就像帶著耳機走在路上,內心斑斕世界的外放。有的跳舞,也有的基本躺在沙發上。漸漸地,他們的動作越來越舒展,也越來越開心,幾組人交替出現的速度也逐漸加快。音樂為他們帶來了屬於自己的彩色世界,當他們下車看著車子開走,臉上帶著笑容,感覺到更愛這樣的自己,這樣的情緒是完全屬於自己的。他們戴上耳機,耳機裡傳出剛才的那首曲子,和車輛去向了不同的方向。

    我們改裝了一輛9米長的廂車,在內部裝飾成80年代的歌舞廳,但在外觀上,除了「霓虹歌舞廳」燈牌之外,還是一輛相對普通的廂車。這輛車就是流動的「霓虹歌舞廳」每次只接待一個人或者一對朋友入內,在裡面可以隨著音樂感受屬於自己的霓虹歌舞廳。去迪廳蹦迪是一種一群人狂歡的快樂,但在那個地方大家還是會多少有一些「表演」的行為,不是完全做自己。如果有一個私密的場所,又像迪廳,又有好音樂,這大概是另外一種狂歡吧。基於現在「霓虹歌舞廳」還是純線上的形式,我們要為這樣一個「屬於你自己的霓虹歌舞廳」建構一個可視化的參照性的實體。用來表達意象,用來作為標誌,用來具象化表達。

    最好是流動性的,去體現「隨時享受」的生活方式。也許車廂概念和網易云音樂總是有著緣分。我們通過這樣一個創意,試圖傳達「隨時遇見,隨時蹦迪」、「構建你自己的歌舞廳」、「顱內蹦迪、顱內DROP」的概念。車內是復古的蹦迪的空間,如果在街上遇見,可以直接上去播放音樂,隨便蹦迪,沒人打擾。也可以在日後線下派對期間製作模型、視覺放置在迪廳內。同時可以多次利用成為Pop-Up或者派對的接送車,並為這些活動設計新的宣傳方案。霓虹歌舞廳線下復古派對巡演,將在夏天開啟...。

     

    數英

    https://pse.is/GPZN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