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公眾號刷出10萬+,音樂流媒體的刷量產業鏈也悄然而至?

  • 流覽次數:: 7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7/1015:32

    ◎隨著與資源掛鉤的榜單制出爐,獨立音樂人這個全新的群體被捲入到音樂串流媒體並不「獨立」的現代經濟規則中來。年輕一代審美變得多樣化,人們希望聽的是別人沒有聽過、小眾、有逼格的音樂,因此各類音樂APP都推出自己扶持獨立音樂的計劃。對獨立音樂人來說,大平台的背書、曝光機會和後續空間都不可同日而語,但卻有一些人看似非常「搞事」,宣稱脫離甚至抵制來自平台的扶持。

    ◎獨立音樂人臧無尤在B站發布視頻《教你如何製作一首陳雪凝<綠色>一樣的低成本歌曲》diss網易云音樂「操縱數據」及對獨立音樂乃至整個流行樂壇帶來的不良影響。臧無尤用24小時寫了一首陳雪凝《綠色》風格的歌曲《沒有如果》,並將其發佈在網易云音樂上,他花了1500元買水軍為這首歌刷熱度,一度被刷到熱榜22位。臧無尤將《沒有如果》稱為「粗製濫造的流水線罐頭歌曲」,他也對平台縱容花粥表示不滿,被抄襲爭議圍繞的《出山》依然在熱歌榜第七位,由此對獨立音樂乃至整個流行音樂帶來的影響,也只有行業深處的人能第一時間感知。

    ◎根據官方數據,網易云音樂用戶規模早在2017年11月就已破4億,Trustdata發布的《2019年1季度中國移動互聯網行業發展分析報告》顯示,2019年Q1的MAU分別由酷狗音樂、QQ音樂和網易云音樂佔據頭三把交椅。而網易云音樂的用戶粘性以33.5%的數值位居第一,這些數據證明了網易云音樂在行業的領先地位,反顯得臧無尤的「實驗」與吶喊有些輕如鴻毛了。

    ◎網路對音樂的影響有時候體現在「好聽」開始與審美無關,而與熟悉度有關。「神曲」大多有類似的音樂規律,所謂的「神」也許是指洗腦性而非音樂性。神曲有規律就意味著人們可以走捷徑,而走捷徑走到歪路上就掉到了抄襲的坑裡。當下人們聽歌不只是為了欣賞音樂,更多時候是社交氛圍、大眾流行與彰顯個性的虛榮心在驅使,與行業規模蓬勃發展同時滋生的亂象正在逐漸侵蝕音樂行業。

    詳細全文:

    對於自媒體來說,刷閱讀量可以算是業內公開的秘密,有時候是招商引資的籌碼,有時候是吸引關注的誘餌,有時是衝業績的小套路,有時是撐排面的大動作。而對於音樂流媒體來說,刷量似乎是一樁新鮮事,周董一派的樂壇大佬不用刷,歌迷自然會積累數據,新生一代的偶像不叫刷,那是人家粉絲用愛發電。但隨著與資源掛鉤的榜單制出爐,一個全新的群體—獨立音樂人,被捲入到了並不「獨立」的現代經濟規則中來。從人選歌到平台選歌,再到歌選人,中國音樂流媒體的發展進入了新的階段。

    在音樂流媒體的刷量產業鏈中,「刷量」被冠以一個專業的術語—推廣。刷量分兩種,收錢的和不收錢的,前者自然是要仰仗我們萬能的某寶了。打開某寶搜索「網易云推廣」,就能發現標註1元或10元的服務,「五年老店」、「新增打榜服務」,當然實際價格並不止這點,客戶需要私敲客服,就具體要求敲定價格,某音樂人用1500元成功使歌曲評論破萬並上榜。點進上述從事「網易云推廣」的五年老店,可以發現能堅持五年是有理由的,其中的秘訣能從顧客好評窺見一二。「完全看不出來」,「超讚」,「我的第二張歌單已經上熱搜了,第三張正在籌劃中」,讓音樂人的第二張專輯留下好成績並一鼓作氣衝擊第三張專輯,五年老店還真是對獨立音樂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呀。

    話說回來,與淘寶不同,還是有很多國民秉承著資源共享的美德,在網上免費分享刷量的經驗,2分鐘可以刷10000+,回報卻要得很少:「別忘了給我點贊啊啊啊啊啊!」如果說免費分享的經驗是在教用戶提高聽歌量和賬號等級,那淘寶收費的刷評論和熱度就是赤裸裸與金錢掛鉤的行當。

    獨立音樂生存環境艱難,這不用多說,隨著年輕一代審美的多樣化,人們不再滿足於單一的音樂類型,人們希望聽的是別人沒有聽過的、小眾的、有逼格的音樂。誰掌握了這些潛在的音樂力量,誰就能抓住音樂流媒體時代飄忽不定的流量。各類音樂APP都推出了自己扶持獨立音樂的計劃,其中網易云音樂的聲量最大。包含推廣、原創作品徵集、演出、讚賞、音樂培訓、音樂人周邊、音樂人指數體系七大子計劃的「石頭計劃」,在第一年就號稱要一年內投入2億進行扶持,目前已經進展到第三季。數據顯示,「石頭計劃」啟動兩年多來,入駐音樂人超8萬,上傳原創作品超120萬首。

    值得注意的是七大子計劃中的「音樂人指數體系」,網易云利用大數據將音樂人的成長階段劃分為五個階段,根據指數匹配相應的權利和資源,每個階段的推廣資源與獲得權利會往上遞增。粉絲越多、評論越多,數字專輯售賣、會員包收入、讚賞、音樂人周邊、巡演等很現實的資源就越多。而網易云音樂的粉絲數、歌曲評論數,不僅是平台內資源分配的依據,也越來越成為業界用於衡量人氣的標準之一。小資、文藝、逼格、情懷,網易云音樂的個性營銷如此成功,在一條條熱評中,在一輛輛地鐵裡,在一個個刷屏的H5中,積累了一批忠實用戶。而一個音樂APP的根本說到底還是音樂,當下最符合產品調性的音樂分類當屬獨立音樂。

    從資金、資源標榜扶持獨立音樂,一方面能夠讓網易云音樂增加核心競爭力,保持產品只此一家的調性,將用戶從音樂導向變為平台導向,成為不僅是音樂的粉絲更是平台的粉絲,這一點,不得不承認網易云是行業領先的;而另一方面,對獨立音樂人來說,大平台的背書,曝光機會和後續空間都是不可同日而語的,很多人說,這是獨立音樂「最好的時代」。在這個時期,卻有一些人看似非常「搞事」,宣稱脫離甚至抵制來自平台的扶持,而據他們所說,這並非因為什麼清高。獨立音樂人臧無尤在B站發布視頻《教你如何製作一首陳雪凝<綠色>一樣的低成本歌曲》實名diss網易云音樂「操縱數據」以及對獨立音樂乃至整個流行樂壇帶來的不良影響。

    臧無尤用24小時寫了一首陳雪凝《綠色》風格的歌曲《沒有如果》,並將其發佈在網易云音樂上,並表示自己花了1500元買水軍來為這首歌刷熱度,這首歌一度被刷到了熱榜22位,但目前已被移出榜單。據臧無尤B站置頂評論所說,在一晚上熱度已經將評論數逼上5000的情況下,歌曲被踢走,「如果這不算操縱數據,我不知道什麼算了。」《沒有如果》的網易云評論數目前已經突破1萬4,大批B站觀光團慕名而來見證水軍的現場表演,也有不少觀點擁護者化身反串加入這場狂歡,一時間評論區牛鬼蛇神,敵友不分。

    臧無尤本人將《沒有如果》稱為「粗製濫造的流水線罐頭歌曲」,並在視頻中披露了製作過程,歌詞是用百度搜索擴寫的,與吉他手溝通只進行了30秒,而現實是,越來越多的客戶對臧無尤提出:「我們要做陳雪凝這樣的歌。」頗具黑色幽默的是,臧無尤模仿著網易云獨立音樂人的套路包裝了《沒有如果》,包括在專輯介紹堆砌一些華麗無用的辭藻,自己在評論區回覆一個和曲名相關的評論,這首歌的熱評第一是臧無尤留下的四個字:「沒有如果」。在上述質疑之外,臧無尤也對平台縱容花粥表示了不滿,被抄襲爭議圍繞的《出山》,今天依然在熱歌榜第七位。由此對獨立音樂乃至整個流行音樂帶來的影響,也許只有深處行業的人才能第一時間感知吧。我們當然相信音樂流媒體發展對音樂傳播的積極性,但現在看來,事態正開始展現它的另一面。

    根據官方數據,網易云音樂的用戶規模早在2017年11月就已破4億,而Trustdata發布的《2019年1季度中國移動互聯網行業發展分析報告》顯示,2019年Q1的MAU分別由酷狗音樂、QQ音樂和網易云音樂佔據頭三把交椅。而網易云音樂的用戶粘性以33.5%的數值位居第一,這些數據直接證明了網易云音樂在行業的領先地位,於是就顯得臧無尤的「實驗」與吶喊有些輕如鴻毛了。從全球範圍內來看,獨立音樂+流媒體都是一個潛力無窮的組合。全球獨立音樂聯盟組織WIN發布的《全球獨立音樂市場報告》顯示,2017年獨立音樂的流媒體營收達到31億,佔總營收的近44%,而中國獨立音樂市場增長達36%。正如上文所說,獨立音樂,已能代表年輕一代的音樂審美,並引領著流量和資金的流向。

    對平台來說,自身發展的重點已經從買版權過渡到挖新人。2018年以來,網易云音樂先後與華研國際、樂華娛樂、Big Hit娛樂、日本艾迴唱片等國內外200多家音樂公司達成了版權合作。除了網易云音樂的「石頭計劃」、「雲梯計劃」,蝦米音樂「尋光計劃」、豆瓣「金羊毛」、QQ音樂「巔峰LiveHouse」,都代表著現階段平台的全新發力方向。對個人來說,這意味著弱小可憐無助的音樂人,終於品嚐到了風水輪流轉的喜悅。在月音樂收入1萬以上音樂人不到5%的大環境下,花粥受益於網易云音樂「雲梯計劃」,半年的會員包分成和廣告分成收益超過100萬元。而我們又都知道,花粥關於抄襲的那些花邊新聞,這就讓事情顯得有那麼一絲諷刺。

    所謂「神曲」、「熱歌」,大多具有類似的音樂規律。互聯網對音樂帶來的影響,有時候體現在「好聽」開始與審美無關,而與熟悉度有關。「神曲」的「神」,也許是指它的洗腦性而非音樂性。神曲有規律,就意味著人們可以走捷徑,而走捷徑走到了歪路上,就掉到了抄襲的坑裡。當下人們聽歌不只是為了欣賞音樂,更多時候是社交氛圍、大眾流行與彰顯個性的虛榮心在驅使,聽眾的需求多樣,也許就不能要求平台有多麼純粹吧。但與行業規模蓬勃發展同時滋生的亂象,正在逐漸侵蝕著音樂行業,拿出一點時間,好好審視一下野蠻生長過後的製度和規則,也是為了整個行業更好的明天。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pse.is/HDGV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