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公告牌」等打歌音綜大有不同,酷狗首唱會集3億粉絲獨成一派!

  • 流覽次數:: 274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與「公告牌」等打歌音綜大有不同,酷狗首唱會集3億粉絲獨成一派!

      201902/2603:19

    ◎「打歌」這種宣發形式在國外常見,在韓國更有一套完整的工業流程,但中國的環境卻大不一樣:過去歌曲宣發要靠唱片公司包裝運營,沒有簽約的歌手宣傳得不到保障。如今移動網路的發展徹底顛覆這種模式,數位音樂平台、視頻網站、直播平台、短視頻的發展,都為音樂人帶來足夠多的曝光與生存空間。過往打歌節目都水土不服告終,但去年開始優愛騰三家接連佈局,推出多檔打歌節目。

    ◎打歌節目能成為趨勢主要是因為這不僅是歌手的一大重要宣發渠道,也是建立歌手與粉絲互動的橋樑,聽眾有管道了解當下音樂流行趨勢,同時和歌手互動交流,繼而提升音樂市場整體繁榮度和音樂人的收入。酷狗首唱會是中國打歌節目中比較特殊的存在,是誕生於網絡直播平台,歌手以直播形式演唱新歌,粉絲在線點歌、送禮物、發彈幕等實時互動。不同於優愛騰的打歌音綜,酷狗首唱會以強互動、強溝通為特點,開闢了歌手與粉絲之間「可視化」交流的直播新玩法。

    ◎直播打歌能成為重要宣發平台與平台海量流量有密切關係。據酷狗直播數據,2018年每月有超過5500萬用戶進入直播間,全年點歌超過500萬次。直播打歌利用平台流量可以更好地完成歌手獲得用戶,轉化變現,建立IP的目標,這種形式不僅降低成本要求,也能在變現和推廣上帶來亮眼效果。此前的打歌節目對唱跳、流量型偶像來說有著優勢,但直播平台打歌更能為純歌唱歌手及中長尾音樂人帶來保障,打破小眾音樂人推廣難度大的桎梏,促進音樂人才湧入的良性循環。

    ◎酷狗首唱會已有兩年歷史並保持著可喜的發展勢頭,成為眾多長尾歌手重要的宣傳渠道。酷狗首唱會的年度數據顯示僅2018年就有近600場直播,收看人數超過3億。酷狗直播不只歌手數量多,更涉及流行、古風、非遺、二次元等多種風格和領域,也嘗試將觸角延伸到更廣的音樂領域並結合熱點開展專題策劃。酷狗首唱會為中國的打歌環境鋪墊了一定基礎,但要突破圈層達到全民熱度,仍需要更長時間的探索。

    詳細全文:

    所謂「打歌」,就是藝人通過音樂節目表演自己最新發行的歌曲,增加曝光量和流行度,在宣傳新作品的同時與受眾產生更多聯結。這種宣發形式其實是在國外比較常見,在韓國更是有一套完整的工業流程,幾個主流電視台幾乎都有設置打歌節目的放送。但國內的環境卻大不一樣:過去歌曲的宣發基本要靠唱片公司包裝運營,對於沒有簽約的歌手來說宣傳難免得不到保障。如今,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徹底顛覆了這種傳統模式,不管是數字音樂平台、視頻網站、直播平台、短視頻的發展,都為音樂人帶來的足夠多的曝光與生存空間。

    回溯打歌音綜的歷史,我國並非沒有過類似節目,只是受數字音樂崛起的打擊而紛紛停播。這也揭露了音樂產業尷尬的現狀:音樂地位越來越低,高質量的偶像匱乏,粉絲文化尚待建設...,這些都導致了偶然誕生的打歌節目只能以水土不服告終。但從去年開始,伴隨偶綜熱潮誕生的還有多檔打歌節目,優愛騰三家接連佈局,力圖給偶像提供最佳的展示舞台,以形成行業閉環。因為要把偶像產業的利好昇華到極致,就必然需要打破淺層發展的命題,鋪設完整的產業鏈。

    可以看到,從2017年開始,中國式打歌已經進入了陸續爆發的階段。為什麼打歌節目能成為趨勢?歸結起來主要是因為打歌節目不僅是歌手的一大重要宣發渠道,也是建立歌手與粉絲互動的橋樑、甚至是音樂市場良性循環的必要環節。其實,在國內音樂人的成長軌跡中,音樂人的上升通道十分有限,從出道到登頂的過程中,中間推廣環節缺失,歌手晉升體系的局限直接造成了音樂生態體系的失衡。音樂生態上推廣鏈條的缺失直接反應在音樂市場上的表現便是音樂人才的外流,頭部音樂人更傾向於影視表演或參加綜藝宣傳音樂。

    對於一個歌手來說,不能通過自己的音樂作品「說話」,反而要通過藝能來增加音樂的曝光度,是一件很悲涼的事情。然而對於長尾部歌手來說,這樣的機會都是可望不可得的。相比國外,國內的歌單更新速度是比較緩慢的,因此聽眾也需要一個平台可以了解當下音樂的流行趨勢,同時實現和歌手的互動與交流。另一方面,打歌節目也能聯結粉絲進行互動,繼而提升了音樂市場整體的繁榮度和音樂人的收入。而這些,都是打歌節目繼續存在的價值所在。

    縱觀中國先後出現過的打歌節目,酷狗首唱會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誕生於網絡直播平台。從形式來看,酷狗首唱會是歌手以直播形式,為粉絲演唱新歌、熱歌的一種宣發渠道,對粉絲來說,則可以實現在線點歌,送禮物、發彈幕等實時互動。不同於優愛騰推出的打歌音綜,酷狗首唱會以強互動、強溝通為特點,開闢了歌手與粉絲之間「可視化」交流的直播新玩法。直播本質上改變了人與世界的連接方式,其所營造的更新鮮化、生活化、多元化的直播場景,契合全民娛樂審美提升的發展趨勢,受到了眾多90後、00後用戶追捧。隨著制約移動直播的技術瓶頸得以突破,直播的門檻大幅降低。從目前直播打歌呈現出的強大吸粉能力和用戶粘性來看,直播打歌已然成為了一個重要的音樂宣發渠道。

    能成為重要的宣發平台,與直播平台上的海量流量有密不可分的聯繫。據酷狗直播官方數據顯示,2018年每月超過5500萬的用戶進入直播間,用戶全年點歌超過500萬次;此外還有酷狗音樂龐大的數字音樂用戶加持,用戶可以通過酷狗音樂一鍵進入歌手的直播間,實現流量的充分轉換。除此之外,與其他打歌音綜相比,直播平台上的打歌能兼具互動性、社交性與便捷性。實時互動主要輔之以彈幕點歌、分享等形式,讓觀眾參與到直播中,身臨其境感更強烈,進一步增強了粉絲粘性,帶動二次傳播。據《請先說你好》的原唱者賀一航介紹,目前他有一半的粉絲都是來自於酷狗首唱會,對於歌手來說,直播無疑是漲粉的一個重要平台。

    直播打歌的另一大好處是,利用平台流量可以更好地完成歌手獲得用戶,轉化變現,建立IP的目標。正如此前,莊心妍的《多麼捨不得》新歌發布後在酷狗直播舉辦了首唱會,親自為粉絲演唱並現場進行數字專輯的售賣,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專輯銷量就超過了50萬張,成為了年度數字專輯銷量上的一大亮點,直接為歌手帶來可觀的盈收。這樣的宣發形式,不僅降低了成本要求,也能在變現和推廣上帶來亮眼的效果。不同於其他打歌音綜的是,此前的打歌節目對唱跳型、流量型偶像來說有著天然的優勢。但直播平台打歌,更能為純歌唱的歌手以及中長尾音樂人帶來保障。這場不局限於粉圈的遊戲,不僅打破了小眾音樂人推廣難度大的桎梏,同時也讓行業整體的風向轉好,促進了音樂人才湧入的良性循環。此前,歌手賀一航在採訪中就表示:「像我這種愛害羞的人,不見面用點歌的方式溝通會更順暢一些」。所以,基於「新歌首唱&網友點歌&彈幕互動」形式的打歌,無疑會讓歌手們擁有更自如地發揮空間。

    三石一聲曾公開表示過,打歌節目只有做成周播,至少播個一兩年,才會慢慢產生影響力。如果只做短期的話,平台的功利心會特別強,希望得到點擊量、話題,真正的音樂極有可能散播不開,發酵週期也不夠。所以,一個打歌節目只有達到足夠長的發酵期才能真正地凸顯價值。在這方面,國內最早開始嘗試直播打歌的酷狗首唱會已經有兩年歷史並保持著可喜的發展勢頭,成為眾多長尾歌手重要的宣傳渠道。據酷狗首唱會的年度數據顯示,僅2018年,酷狗首唱會就開展了近600場直播,收看人數超過3億。這樣的發展速度下,歌手成為了最大的受益群體。據悉,曾憑藉《烏龍闖情關》大火的「劉病已」孫耀威在酷狗首唱的《愛的故事上集》直播共達到100萬收看量,而新歌《共愛無限》評論秒破999+。

    酷狗直播的slogan是「就是歌手多」,其實酷狗直播不只是歌手數量多,更是涉及到流行、古風、非遺、二次元等多種風格和領域。例如知名二次元葉洛洛也曾現身酷狗直播舉辦首唱會,以虛擬形象與粉絲見面互動,吸引超過117萬粉絲圍觀刷屏。實際上這不是酷狗直播第一次做新穎的內容嘗試,整個2018年酷狗首唱會都在嘗試突破邊界,將觸角延伸到更廣泛的音樂領域。酷狗首唱會還會結合熱點開展專題策劃。去年現象級綜藝《創造101》大火,粉絲文化在短短幾個月時間得到大規模的拓展,偶像在瘋狂吸粉的同時也需要一檔走進粉絲的綜藝。結合時下偶像熱潮,酷狗首唱會開展了女團專題直播,不僅給粉絲們帶來新歌,更帶來提問甚至通電話的機會以及多種線上互動遊戲,讓大家更立體地認識了她們。

    不得不說,酷狗首唱會開創了直播打歌的先河,為國內的打歌環境鋪墊了一定的基礎,但如何突破圈層,達到全民熱度,可能需要更長時間的探索。雖然「打歌」發展尚有阻礙,不過對整個市場來說,像這樣全面、多元的打歌舞台不僅能豐富「打歌文化」,也是非常有意義、有價值的正向探索!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bit.ly/2Sc65Z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