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偶像和他的聲音造物主們

  • 流覽次數:: 169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虛擬偶像和他的聲音造物主們

      201807/0905:54

    ◎偶像文化逐步走向專業化,範圍也不斷拓展,三次元的偶像之外,虛擬偶像、2.5次元偶像正活躍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虛擬偶像指的是非真人偶像,它可能是手繪2D形像或3D形象,甚至未必是人類形象,聲音則是虛擬偶像的靈魂,賦予其生命。以聲音來源可以把虛擬偶像分為語音合成和聲優配音兩種,語音合成的虛擬偶像中,初音未來是當之無愧的「一姐」,而中國最火的虛擬偶像就是洛天依(Vsinger)。聲音來自聲優的則比如號稱世界第一個Virtual YouTuber絆愛AI。

    ◎2010年開始推向日本市場的2.5次元《LoveLive! 》就是把聲優與虛擬偶像相結合形成IP強綁定的偶像項目。《Lovelive!》中μ's的聲優陣容有9人,分別對應9位動漫中的少女形象,她們經常出現在演唱會、線下見面會等三次元偶像活動上,甚至還登上紅白歌會。三次元活動還有前不久KilaKila與國漫《靈契》共同推出的線上虛擬直播見面會,K站採用全球首創的「雙人實時+全身動作捕捉」技術,首次為二次元人群帶來前所未有的虛擬偶像直播體驗。聲優偶像化已成為不可逆的大趨勢。在日本,得益於專業的聲優培養機制和發達的二次元文化,越來越多聲優出道,出專輯、寫書、畫漫畫、演舞台劇、主持等,水樹奈奈甚至還登上東京巨蛋開演唱會,綜合她在配音、音樂專輯、版稅、會員俱樂部、演唱會,主持人等方面的年收入已超過2000萬日元。

    ◎中國的聲優偶像化之路距離日本還差很遠,主要是二次元文化不夠繁榮以及民眾對聲優的認識不夠充分。聲優在中國常常和配音演員混為一談,電視劇配音屬於二度加工,聲優則是「從無到有」賦予角色靈魂的工作。配音從業者顯然更願意成為聲優,但迫於行業現狀,目前中國80%的從業者主要還是在為電視劇配音。 ◎要實現聲優偶像化,一是要發展二次元行業,二是要增加聲優的「顏出」,也就是拋頭露面。打造虛擬偶像也是聲優偶像化的一種形式,聲優可以通過直播增加曝光度,虛擬偶像也可以利用直播這種新形式來「顏出」。前不久KilaKila和《靈契》合作的「靈契過目藍望」線上虛擬直播見面會就首次實踐了虛擬直播的概念,虛擬直播就是將二次元世界中的虛擬偶像通過技術,真實的帶到觀眾面前。

    ◎虛擬直播呈現的動畫形象雖然是虛擬的,但其能夠通過技術實現實時的動作和反應,且聲音也是真實的,這種真假並置能夠帶來次元壁破裂的驚喜,也許比真人聲優的直播更有衝擊力也更新鮮。也許可以大膽推測,在未來虛擬偶像會成為聲優偶像化的最終形態,而虛擬偶像直播,就是這一偶像化過程的重要一環。

    詳細全文:

    王菊火了。根據Vlinkage的數據,在藝人新媒體指數排行榜上,王菊位列第二名,僅次於鹿晗。巧合的是,這兩位身上都聚集著關於「偶像」的爭議。去年鹿晗突然宣布脫單,曾引發其部分粉絲的出走,有文章分析這是因為鹿晗沒有認清自己的偶像的首要身份,而作為偶像,就有其「能」與「不能」。另一邊,偶像王菊,正在被大眾以近乎狂歡的方式創造出來。可以看到,在一個個爆款綜藝的教育之下,偶像這個詞正在逐漸和演員、藝人劃清界限,偶像文化也在逐步走向專業化。與此同時,偶像的範圍也在不斷拓展,三次元的偶像之外,虛擬偶像、2.5次元偶像和他們的信眾們,正活躍在另一個平行世界。

    最近,娛樂互動社區KilaKila聯合《靈契》動漫共同推出了虛擬直播活動,虛擬畫面+聲優真實聲音互動,把虛擬偶像從平行世界裡拽了出來。當二三次元世界開始交叉並置,作為使者的聲優們,該如何繼續走偶像化之路?

    所謂的虛擬偶像,顧名思義,指的是非真人偶像,它可能是手繪的2D形像或者3D形象,甚至未必是人類形象。聲音是虛擬偶像的靈魂,聲音的變化賦予虛擬偶像以生命,可以不誇張的說,虛擬偶像的造物主是聲音。如果以聲音來源為標準,可以把虛擬偶像分為語音合成和聲優配音兩種。在語音合成的虛擬偶像中,初音未來是當之無愧的「一姐」。這個梳著藍色雙馬尾、穿著科技感十足的姑娘誕生於2007年,是以Yamaha的VOCALOID語音合成引擎為基礎開發的。憑藉《甩蔥歌》大火的初音未來不僅在巴黎唱過歌劇,甚至還給Lady Gaga當過演唱會嘉賓。現在,她已經成為日本新文化以及包括全息成像在內的高精尖技術的代名詞。中國本土最火的虛擬偶像要數洛天依(Vsinger)了。汪峰在《歌手》第二季上唱的那首《普通disco》就是洛天依的代表作之一。跟初音未來一樣,洛天依也是一名通過VOCALOID等語音合成軟件來發聲的虛擬歌手。

    還有一類虛擬偶像,他們的聲音來自三次元,或者說聲優。比如號稱是世界第一個Virtual YouTuber絆愛AI。不過,雖然名頭是人工智能,但是絆愛的視頻有非常多的即時反應,其背後一定是有聲優配音的。知乎上甚至有問題問:「絆愛的聲優會是誰?」不過為了維持AI的人設,這個問題的答案或許永遠也得不到官方的蓋章確認。

    當然,為虛擬偶像獻聲的聲優們也不見得一定要在幕後。2010年開始推向日本市場的2.5次元《LoveLive! 》,就是把聲優與虛擬偶像相結合,形成IP強綁定的偶像項目。《Lovelive!》中μ's的聲優陣容有9人,分別對應9位動漫中的少女形象,她們經常出現在諸如演唱會、線下見面會等三次元的偶像活動上,甚至還登上了2016年的紅白歌會(相當於央視春晚)。

    三次元的活動不止有演唱會,前不久,KilaKila就與國漫《靈契》共同推出了線上虛擬直播見面會,在虛擬直播中,K站聯合「超次元」採用全球首創的「雙人實時+全身動作捕捉」技術,首次為二次元人群帶來前所未有的虛擬偶像直播體驗。《靈契》動漫中主人公楊敬華和端木熙在線與粉絲進行親密互動。直播期間兩位男主的配音由動畫原作中的聲優演員李蘭陵和劉明月擔任,並且聲優的真人形像也出現在直播的花絮裡。

    見面會也好,虛擬直播也罷,類似的活動能夠將粉絲對二次元偶像的喜愛轉化為對聲優的認同感,從而實現了塑造雙重偶像的目的。隨著聲音從隱蔽到公開,從平面到立體,聲優也自然地走向偶像化。關於聲優偶像化的爭議很多,輿論的風眼主要集中於聲優們入行動機的純潔性。很多人擔心,新人們想要跳過漫長的行業積累,直接擁有聲色犬馬的偶像生活。但動機的浮躁並不意味著聲優偶像化本身有什麼不對,反而說明了聲優作為一項職業正在逐漸成熟,並收穫大眾的認可,也給了更多想入行的新人們機會。

    目前,聲優偶像化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大趨勢。在日本,得益於其專業的聲優培養機制和發達的二次元文化,越來越多「一專多能」的聲優出道,他們出專輯、寫書、畫漫畫、演舞台劇、主持…。以日本偶像聲優的引路人——水樹奈奈為例,和AKB48等國民偶像一樣,她能夠在東京巨蛋開演唱會。並且,綜合其在配音,音樂專輯,版稅,會員俱樂部,演唱會,主持人等方面收入,她的年收入已經超過20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20萬)。

    在國內,很多優秀的配音演員也開始努力活躍在公眾視野,比如邊江參與了《聲臨其境》的錄製,和專業演員同台飆戲;《全職高手》的配音導演阿傑的新浪微博粉絲數已經達到112萬。但是,從整體趨勢來看,國內的聲優偶像化之路距離鄰國日本還差得很遠,其原因主要有兩點:國內的二次元文化不夠繁榮,民眾對聲優的認識也不夠充分。

    在中國,聲優常常和配音演員混為一談。後者主要服務與電視劇,主要的目標就是貼合演員的表演。當然,也有人戲謔,因為演員的演技太爛,配音工作就變成了「狗屎上雕花」。雖然這一比喻把配音演員拔高到拯救整個作品的位置,但對配音演員來說,電視劇配音始終屬於二度加工。聲優就不同了。聲優主要服務與動畫作品,是賦予角色靈魂,而不是為誰去配音的「從無到有」的工作。這就直接將配音從二度加工抬到一度創作的高度。在配音時,影視劇是以成品的形式來到聲優面前,而動漫是半成品,有的動畫製作組甚至會根據聲優的完成度,來調整作品進行創作。對比之下,配音行業的從業者顯然更願意成為動畫角色的聲優,而不是為電視劇演員配音。但是迫於行業現狀,目前國內80%的從業者主要還是在為電視劇配音。

    其實,不管是像絆愛AI那樣,聲優不露臉的三次元虛擬偶像、還是像《lovelive!》或者《靈契》那樣,聲優與虛擬形象相互綁定的2.5次元虛擬偶像,都是聲優偶像化的不同形式,殊途同歸,都是順應泛娛樂的佈局,從而實現整個行業的良性發展。那麼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如何更好地實現聲優偶像化?一是要發展整個二次元行業,二是要靠增加聲優的「顏出」,也就是拋頭露面。

    二次元文化產業的繁榮是聲優偶像化的基石。同樣是類比日本,其上下游完整的二次元產業鏈,與聲優行業形成正向促進的良性機制。先看上游,層出不窮的動漫IP給予聲優更多機會,當大家喜歡某個動畫角色時,自然會關注這個角色是哪個聲優演繹的。而到了下游,當一個動畫IP火了之後,製作公司就會針對這一IP進行開發,比如廣播劇、舞台劇、聲優廣播電台等等,幫助聲優們走到舞台中央。至於增加聲優的曝光度,很大程度上就要依靠各類二次元聲優直播平台了,畢竟不是每一位聲優自己都有實力去到線下,辦粉絲見面會、演唱會、出專輯等等。

    聲優直播並不少見,B站、鬥魚、A站、KilaKila都有開設聲優直播間。以KilaKila為例,就有很多網配圈和商配圈的大神入駐。比如網配圈的scc7000、瑯聲雅集、九天樂團等團體,商配圈的729聲工場、北斗企鵝工作室等。此外,KilaKila也會藉助平台的資源,為聲優提供更多曝光機會。前一陣,K站聯手各大頂級聲優廠牌和行業代表人物推出《初夏聲戀節》活動。從前期發布精心準備的聲優告白音頻,到邀請各位聲優在K站直播間進行主題直播,與粉絲在線互動,K站在不遺餘力地推動聲優偶像化進程。除了最近舉辦的《初夏聲戀節》外,K站還採訪到四位頂級聲優:夏磊、吳磊、藤新、圖特哈蒙,來分享他們對聲優偶像化的理解,並在全網推送了該訪談記錄視頻「K站走進聲優偶像」。

    我在上文說過,除了真人偶像,打造虛擬偶像也是聲優偶像化的一種形式,如果說聲優本人可以通過直播增加自己的曝光度,那麼虛擬偶像是不是也可以利用直播這種新形式來「顏出」,進而實現另一種聲優偶像化呢?答案是肯定的。前不久KilaKila和《靈契》合作的「靈契過目藍望」線上虛擬直播見面會,就首次實踐了虛擬直播的概念,這次直播的成功也讓其離聲優直播第一平台的目標更近了一步。所謂的虛擬直播,就是將二次元世界中的虛擬偶像通過技術手段,真真實實的帶到觀眾面前來。此外,虛擬偶像的聲音並沒有使用電子合成聲音,而是邀請到原作中的配音演員,實時為直播中的虛擬人物配音。

    總結來說,虛擬直播所呈現的動畫形象雖然是虛擬的,但是其能夠通過技術實現實時的動作和反應,並且聲音也是真實的。這種真假並置,能夠帶來次元壁破裂的驚喜,這種驚喜也許比真人聲優的直播更有衝擊力、也更新鮮。此外,相比於真人偶像,虛擬偶像更可控,並且能夠最大程度地允許受眾參與偶像生產,例如洛天依的形象就是依據觀眾偏好塑造出來的。在未來,我們也許可以大膽推測,虛擬偶像也許會成為聲優偶像化的最終形態,而虛擬偶像直播,就是這一偶像化過程的重要一環。

    道略音樂產業 https://bit.ly/2KBQx1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