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低估的編曲,為何賺錢這麼難?

  • 流覽次數:: 139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被低估的編曲,為何賺錢這麼難?

      201810/2608:24

    ◎張靚穎日前發布的一條生日長微博引起不少業內幕後從業者的探討。張靚穎在微博中表示,近幾年在音樂製作過程中感受到編曲是個「既需要強大的知識儲備,也需要各種樂器的操作技能,需要藝術的靈感,需要從古典到現下所有音樂的了解」的辛苦工種,卻偏偏「費用不高,還沒有版稅,所有的勞動都是一次性的」,因此她決定「從今天起,我的每一次商業演出,為我編曲的老師都能收到來自張靚穎當日份的,與詞曲老師同等的現場演出表演的編曲版權費。」這條微博迅速引起了業內人士的轉發和評論,媒體們也表示支持和點讚。

    ◎伴隨著「劍網行動」等正版化活動的推進,以及大眾對於音樂等文娛作品審美意識和消費意識的進一步提高,音樂產業這幾年已經復甦並進入高速發展的正軌,而這次受到矚目的幕後編曲也是業內媒體經常探討如何改善的領域之一。其實目前無論國內還是國外,編曲版權確實處於模糊地帶,無從獲得規範化收益。

    ◎無論從《著作權法》角度還是客觀實操角度來看,詞曲是一首音樂作品的核心,編曲並非必要組成部分。從行業角度看,目前中國的版權保護機制依舊處於起步階段,在原材料上進行二次加工與創作的編曲版權問題就被放在了詞曲確權的後續解決順位。作為音樂內容的「加工者」和「再造者」,編曲的確值得尊重,編曲的魅力在於能夠幫助作曲在結構上、推動性上、甚至曲子潛在的律動上得到很大提升。現在編曲費用的天花板比較明顯,對編曲的需求量也逐步攀升,許多編曲人能獲得一定收益,不過客單價並沒有太高。和其他幕後製作工種一樣,能獲得更多收入的編曲人都是具備一定名氣和人脈的專業團隊,需要編曲的大型綜藝節目等為編曲團隊開出的整體費用不低,但分攤到團隊個人的收入依舊待商榷。

    ◎當然,解決問題的過程無法一蹴而就,張靚穎這件事也算是為問題的解決「添磚加瓦」。詞曲創作保護與確權機制得到完善後,編曲人就能在更多好的原創作品基礎上進行創作,獲得更多滿足和認可。

    詳細全文:

    10月11日晚六點半,張靚穎在自己的微博再次表示過了一個非常快樂的生日。今天早上五點十分左右,她發布的一條生日長微博引起了不少業內幕後從業者的探討。在那條微博中,張靚穎表示,自己近幾年在音樂製作過程中感受到了編曲是個「既需要強大的知識儲備,也需要各種樂器的操作技能,需要藝術的靈感,需要從古典到現下所有音樂的了解」的辛苦工種,卻偏偏「費用不高,還沒有版稅,所有的勞動都是一次性的」,因此她做出了如下決定:「從今天起,我的每一次商業演出,為我編曲的老師都能收到來自張靚穎當日份的,與詞曲老師同等的現場演出表演的編曲版權費。」

    意外的是,這條包含著些許「小確幸」的微博迅速引起了鄧柯等業內人士的轉發和評論,媒體大V們在表示支持和點讚的同時,也藉此機會向大眾展示和解讀了國內幕後編曲人的從業現狀:難。為此,張靚穎也在和律師交流後,發布了如何進一步落實自己這個「生日願望」的補充細則,其中包括她個人在專業諮詢後對於國內詞曲創作者以及編曲工作者收入現狀的理解與心得,並表示願意在今後每場演出裡為作詞、作曲和編曲人提供總共3000元的固定報酬。

    毫無疑問,在目前國內音樂產業版權保護環境還需建設的情況下,張靚穎這次舉動是單純地在做一件她認為有意義的事。因此她也很謹慎地在更新微博的末尾再次強調,向創作者們支付表演版稅是她的個人意願和個人行為,一切靠自覺,不接受指責、批評和監督,表明了自己拒絕「道德綁架」、被人揩油的立場。張靚穎此舉確實非常暖心,這也是一位藝人在深入了解產業現狀後能夠得出的真實反饋:大眾能夠直接接觸到的音樂作品並非一蹴而就,從開花到結果的過程中蘊含著無數從業者的心血和努力,然而因為重視程度不夠及保護環境的不健全,許多人並沒有得到自己應得的報酬,長期「為愛發電」的後果是大量專業人才的流失。

    當然,這樣的表述或許太過消極。從大環境來講,伴隨著「劍網行動」等正版化活動的推進,以及大眾對於音樂等文娛作品審美意識和消費意識的進一步提高,音樂產業這幾年已經復甦並進入高速發展的正軌。而這次受到矚目的幕後編曲也是業內媒體經常探討如何改善的領域之一。藉此機會,音樂財經也準備了一點乾貨與大家分享。這個問題的結論是,目前無論國內還是國外,編曲版權確實處於模糊地帶,得不到有效的保護,無從獲得規範化收益。

    就國內狀況來看,產生矛盾的主要原因在於國內的版權保護建設還處於詞曲保護的起步階段,但編曲已逐漸成為音樂作品的重要組成部分。需要承認的是,無論從《著作權法》角度還是客觀實操角度來看,詞曲是一首音樂作品的核心,編曲並非必要組成部分。不過,隨著民眾審美的進一步提高,音樂作品的構成也必然變得越來越豐富,而能夠為歌曲提供二次生命力、擁有藝術價值的編曲也逐漸在行業中產生大量需求。但從行業角度來看,目前國內的版權保護機制依舊處於起步階段,各個產業環節都有許多問題需要破除沈痾。其中,作為原創作品核心的詞曲版權確權問題尚未得到完善解決。

    今年4月2018小鹿角•中國音樂財經博覽會上,從業者們還在就此問題進行過探討,認為中國音樂市場已經經過盜版監管陣痛時期進入梳理階段,內容方、平台方以及音樂用戶都已經逐漸建立正版化使用意識,不過音樂作品的確權因為短視頻等載體的發展需要明確和縮短進程,同時通過行業措施與政策推廣提高盜版成本。因此,在原材料上進行二次加工與創作的編曲版權問題就被放在了詞曲確權的後續解決順位。MiaoMusic創始人兼CEO、從事中國原創音樂23年的資深從業者李輝也對音樂財經表示,雖然現在國內已經有了著作權管理系統,但詞曲作者權益還沒有完全得到保障。MiaoMusic現在也自發地為詞曲作者提供了更多權益,比如旗下藝人要是在商演或出演廣告時使用了詞曲作者的作品,他們就會從獲得的收入中支付固定百分比的費用給這些詞曲作者。「編曲也很重要,但是目前我覺得(國內)還沒有兼顧到這兒,更多的還是(關注)詞曲作者。」李輝說,國內外目前對編曲都沒有硬性規定,重視編曲的使用方也大都通過協議完成版稅支付,「這個是對幕後創作人、製作人最好的一個尊重。」

    作為音樂內容的「加工者」和「再造者」,編曲的確值得尊重。事實上,編曲的魅力在於能夠幫助作曲在結構上、推動性上、甚至曲子潛在的律動上得到很大提升。長期進行編曲工作的製作人徐一也表示,和作曲相比,編曲的門檻並不低,「一般可以稱之為製作人的編曲並不多,因為真正的製作人其實是比較全能型的,他可以定位到合適這個歌手的歌曲方向,甚至包括一些風格音色,監製整個過程。」不過,徐一也承認,現在國內製作產業鏈中,位於更上游的作詞和作曲部分還需要更多完善,「有的人隨便哼哼就以為是作曲了,很多時候你會覺得這樣的旋律完全不需要配上華麗的編曲,給編曲造成了很多痛苦。」

    另一方面,比起國內現在「上不封頂」的作詞作曲費用,現在編曲費用的天花板比較明顯。鑑於國內音樂市場的逐漸擴大,對於編曲的需求量也逐步攀升。從接單的層面來說,許多編曲人能夠獲得一定收益,不過客單價也並沒有太高。和其他幕後製作工種一樣,能獲得更多收入的編曲人都是具備了一定的名氣和人脈的專業團隊,一線城市需要編曲的大型綜藝節目等為編曲團隊開出的整體費用也不低,但分攤到團隊個人的收入水準依舊待商榷。作為在崗工作者,徐一對音樂財經表示,雖然編曲要求高、有時候很痛苦,但自己不會放棄編曲人不斷摳細節的追求;在編曲版稅問題得不到規範化解決的狀況下,他還是會「一路泥濘」地繼續往前走。但他也很希望編曲在未來能夠像詞曲一樣參與作品收益分成,因為這樣對於編曲人來說很大程度也會增加他們做事的積極性和端正態度。

    當然,解決問題的過程無法一蹴而就,張靚穎這件事也算是為問題的解決「添磚加瓦」。試想,詞曲創作保護與確權機制得到完善後,編曲人就能在更多好的原創作品基礎上進行創作,獲得更多滿足和認可。需要的時間雖未可知,但大家不妨抱持「成功不必在我,但功力必不唐捐」的態度繼續前行。

    中國音樂財經

    https://bit.ly/2EFRLq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