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音樂的歸音樂—國外榜單如何才會更加接受中國歌手?

  • 流覽次數:: 9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讓音樂的歸音樂—國外榜單如何才會更加接受中國歌手?

      201811/2709:35
    ◎今年以來,從張藝興、蔡徐坤到吳亦凡,中國的年輕歌手屢次在美國Billboard,iTunes等榜單登榜,以《夢不落雨林》、《1》和《Antares》這三張專輯而言,最明確的特徵就是對於先進製作理念和水準的追求,這也是這一批歌手和此前的華語歌手們產生差異的地方。在大部分華語歌手還需要在旋律和歌詞上下功夫來迎合聽眾審美的當下,他們已經仰仗著自身強大的人氣開始進行新的探索。

    ◎這批歌手大多親自擔任專輯的製作人,在音樂上的技術水平可能不足以完成所有的製作工作,所以蔡徐坤找了Fidel Rosales、David Brant、Larmòók,張藝興找來PinkSlip、Anthony Pavel和EXO時期就多次合作的MCMZ,而吳亦凡請到製作過Mariah Carey和Beyonce歌曲的Tavoris Javon Hollins Jr。雖然有這些來自國外的優秀製作者護航,但這幾個歌手其實具備核心的音樂審美,能比較完整地把控整張專輯並貫徹自己對音樂的想法和品味,三張專輯從風格到音色也都和國外音樂的較高水準保持了同步。當然這並不代表這一批唱片就不存在問題,無論和歐美的一線明星還是華語樂壇了不起的前輩們相比,這批歌手和他們的作品確實在一些在唱片工業中被視為基本的方面存在著缺陷。

    ◎一首熱門單曲往往要包含著流暢簡潔同時具有創意和美感的旋律,但在張、吳、蔡的新專輯中,這樣過耳不忘的旋律依然是欠奉的。他們有意識地創作了一些簡潔,不斷重複的旋律試圖產生記憶度,但這些旋律的獨特性和美感並不足夠。其次這幾位歌手缺乏足夠感染人的Vocal,這些歌手大多是唱跳偶像出身,vocal表現多少還是有些欠缺,這也是為什麼當他們現場演出這些歌曲能夠靠舞蹈來呈現更多內容時,整體的效果會比只聽音頻的好得多的原因。

    ◎2018年偶像歌手們以嚴肅的態度製作的這一波音樂作品是目前華語音樂工業的一個非常鮮活的切片樣本,它其實很好地體現了華語音樂對世界頂尖水準的追求和依然存在的差距。這些作品引起的爭議和討論已偏離音樂的範疇成為表決立場的爭執,究其原因,還是缺少對音樂品質客觀評價的意願和體系。也許只有建立起基於真實、客觀數據的評價體系和榜單系統,我們才能真的好好地去聽一張唱片,給予公正的評價。而對於榜單上的成績也不應該只看一周、一個月的成敗,應該關注的是歌手們在榜單上的長期表現而非一時的好成績。

    詳細全文:

    今年以來,中國的年輕歌手屢次在美國Billboard,iTunes等榜單上登榜,一時間這些歌手的音樂品質和榜單成績的成色成為最具熱度和爭議度的話題。無論從唱功、製作水平、商業道德、粉絲經濟其中的哪個角度,無論這樣的音樂範式被稱為C-Pop還是M-Pop,它都已經具備了足以被人們正視的體量。那麼這個話題究竟應該從何聊起?作為一個音樂媒體,Billboard還是會從音樂本身聊起。

    無論是張藝興、蔡徐坤或是最近發行新專的吳亦凡,他們所能帶動的巨大流量往往讓他們身上可討論的餘地被最大程度地縮減為「我是否喜歡這個偶像」。偶像的光環令粉絲和非粉絲之間產生了難以調和的對立。在這樣非黑即白的語境下,他們究竟推出了怎樣的音樂,反倒變成了最不重要的事情。但如果我們將目光從各個社交平台上的大型站隊現場上移開,多多少少聽一聽他們的音樂,我們就能夠認識到這些身負人氣和壓力的偶像們更為翔實的面貌。

    以今年的《夢不落雨林》、《1》和《Antares》這三張專輯而言,其最明確的特徵就是對於先進製作理念和水準的追求。這也是這一批歌手和此前的華語歌手們產生差異的地方。在大部分華語歌手還需要在旋律和歌詞上下功夫來迎​​合聽眾審美的當下,他們已經仰仗著自身強大的人氣開始進行新的探索。這樣的探索所具備的進步意義不該被忽視。如果沒有他們在做這樣的音樂,恐怕也很少有聽眾會去主動接觸Electronic Soul、Tropical House、Future Bass和Mumble Rap之類相對前沿的音樂。如果說90年代末,陶喆、周杰倫和王力宏對包含了Soul、Funk、Rock等形式的廣義R&B音樂的引進是華語樂壇在2000年代的重要革新的話,其實張藝興、吳亦凡和蔡徐坤目前也是在做著類似的事情。

    這一批歌手大多親自擔任自己專輯的製作人,他們作為藝人,在音樂上的技術水平可能不足以完成所有的製作工作,所以蔡徐坤找到了Fidel Rosales、David Brant、Larmòók,張藝興找來了PinkSlip、Anthony Pavel和EXO時期就多次合作的MCMZ,而吳亦凡請到了製作過Mariah Carey和Beyonce歌曲的Tavoris Javon Hollins Jr。雖然有這些來自歐美和韓國的優秀製作者保駕護航,但這幾個歌手本身作為專輯製作人來說,其實具備著核心的音樂審美。因為他們能夠比較完整地把控整張專輯並貫徹自己對音樂的想法和品味,所以他們的專輯其實都能在音樂的邏輯上達到比較好的自洽,並非東拼西湊的雜燴。在此之上更進一步的是,這些專輯裡的歌曲還具備不錯的多樣性,在聽感上,並沒有單調乏味的感覺,尤其是《夢不落雨林》在包含了22首歌曲的情況下,重複率之低值得讚賞。

    此外,這三張專輯具備著很高的製作水準。歌曲的執行製作中有不少來自歐美日韓,從風格到音色都和國外音樂的較高水準保持了同步。可以認為,這些唱片所具有的開拓性,編曲質量,製作水平都是過硬的。作為中國唱片工業的最新產品,是時髦而且合格的。當然這並不代表這一批唱片就不存在問題,無論和歐美的一線明星還是華語樂壇了不起的前輩們相比,這一批歌手和他們的作品確實在一些在唱片工業中被視為基本的方面存在著缺陷。

    雖然歐美樂壇非常重視編曲、律動以及種種可以令人隨之起舞的元素,但他們對一首歌曲的旋律同樣有著非常嚴苛的要求。一首熱門單曲往往要包含著流暢簡潔,但同時具有創意和美感的旋律,包括說唱歌曲也需要在編曲和Hook中融入好的旋律。在這一點上,即使是Justin Bieber這樣的超級偶像也不例外。但在張、吳、蔡的新專輯中,這樣過耳不忘的旋律依然是欠奉的。有時候你似乎意識到他們有意識地創作了一些簡潔,不斷重複的旋律試圖產生記憶度,但這些旋律的獨特性和美感並不足夠,從而淹沒在了複雜精緻的編曲當中。

    這幾位歌手缺乏足夠感染人的Vocal。Ariana的經紀人Scooter發布的頗有些抱怨的推特中,他認為Ariana具備「the real deal(乾貨)」,不應位居吳亦凡的歌曲之後。這裡的「真貨」指的就是A妹高亢嘹亮的vocal表現。在流行音樂工業中,歌手之所以能居於中心的地位並獲得最高的報酬,就是因為他們的聲音能真正賦予一首歌曲以靈魂。Vocal作為一首歌曲中最複雜,細節最多的樂器,它所能給這首歌曲帶來的豐富內涵是任何高水平的編曲和混縮都無法替代的。目前這些在人氣和製作理念上走在國內前列的歌手大多是唱跳偶像出身,vocal表現多少還是有些欠缺,顯得平淡,甚至有時依靠外力才能完成一些演唱。在唱跳組合中時,歌曲還能依靠不同成員的聲線營造出豐富的聽感,但在solo專輯裡,不能完整體現情感的vocal就成為拖累音樂整體質量的因素。這也是為什麼當他們現場演出這些歌曲,能夠靠舞蹈來呈現更多內容時,整體的效果會比只聽音頻的好得多的原因。

    其實中國音樂一直沒有停止過追趕歐美日韓的腳步,從90年代那些技術拔群的搖滾樂隊,到2000年代中式R&B的蓬勃,再到近十年譚伊哲、陳星翰這些技術超群的製作人們,開拓者永遠被需要也應該得到尊重。雖然有些「乾貨」—例如歌手整體的「唱商」、聽眾的審美取向和長期、固定購買音樂的習慣—確實需要更長的時間和更多的投入來培養。

    2018年偶像歌手們以嚴肅的態度製作的這一波音樂作品是目前華語音樂工業的一個非常鮮活的切片樣本。它其實也很好地體現了華語音樂對世界頂尖水準的追求和依然存在的差距。這些作品的境遇和成績引起爭議和討論,例如在海外登榜的背後一些令人費解的邏輯。許多人瘋狂地支持自己的偶像,但另外一些人認為他們獲得了超過應得的榮譽和利益,於是用自己的惡評來試圖挽回心中的公正。在評論網站上,他們的專輯評價呈現兩極分化的「C字型」,這已經偏離音樂的範疇成為表決立場的爭執。究其原因,還是缺少對音樂品質客觀評價的意願和體系。

    也許只有建立起基於真實、客觀數據的評價體系和榜單系統,我們才能真的好好地去聽一張唱片,給予他公正的評價。而對於榜單上的成績也不應該只看一周、一個月的成敗,榜單應該去體現健康的收聽和購買習慣下,音樂本身對市場的征服。應該關注的是歌手們在榜單上的長期表現而非一時的好成績。在中國年輕歌手遠赴海外打榜的背後,折射著對具有公信力和權威性的榜單的嚮往,而遺憾的是,由於中國音樂播放平台暫且無法達成播放和銷售數據的透明化,在中國建立一個客觀評價體系的願景目前還需要更多的努力。這也是Billboard中國正在做的。

    如果最終我們能讓音樂的都歸音樂,那麼無論是偶像歌手還是其他的音樂人和聽眾,才不會有那麼多委屈和憤怒。

    Billboard中國

    https://bit.ly/2zpnD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