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黃牛產業鏈:火箭少女粉絲聯合抵制、官方售票僅佔10%

  • 流覽次數:: 131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起底黃牛產業鏈:火箭少女粉絲聯合抵制、官方售票僅佔10%

      201904/0203:39

    ◎火箭少女十家粉絲團發布聯合聲明,指出定於3月30日在廣州舉辦的火箭少女101演唱會的前期團票事務中,主辦方YSC文化存在將門票倒賣給黃牛的嫌疑,並要求經紀公司哇唧唧哇撤銷YSC文化的主辦資格,公開已售票房的明細數據,為粉絲負責。目前YSC文化對此事還未公開回應,但發布聯合聲明的十家粉絲團中已有六家刪除相關微博,不排除粉絲團再度受到主辦方威脅的嫌疑。

    ◎在票務市場,黃牛與主辦方存在利益輸送早已是業內公開的秘密,甚至是行業實名制遲遲無法落實的阻礙。在演唱會市場效益越來越可觀的同時,主辦方也面臨著場地價格上漲、藝人出場費走高等成本壓力,且隨著藝人話語權增強也開始介入演唱會票務收益,主辦方的收益空間進一步被壓縮。在這樣的環境下,主辦方與黃牛聯手對高熱度的演唱會可以高溢價賣票抬高收益,即便沒有虧損壓力也可使收入翻番。對熱度較差的演唱會,主辦方也可藉黃牛之手低價促進售票以減小虧損概率,而且從黃牛處得到的這部分收益不會被計入總收益也不用參與分成。

    ◎黃牛除了現場銷售餘票外,主要銷售渠道已經轉至線上。目前包括淘寶、閒魚等電商平台,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都已成為黃牛構建銷售網的渠道。看似走向規範化的購票渠道,實際上是市場畸形發展的產物,業內人士曾公開表示,一些演唱會通過官方渠道銷售的票占比不過10%,可見如果主辦方與黃牛的利益勾結越來越深,粉絲將很難在正規渠道購買原價票,且對於那些主辦方與藝人分成的演唱會而言,非正規渠道購票增多將直接壓縮分成票房,進而影響到藝人的收益。

    ◎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部分粉絲越來越理性,業內從明星到票務平台再到法律都在加強對黃牛產業鏈的打擊。各大票務平台幾乎都具備了實現實名制的條件,然而現實中,並不是所有平台對所有演唱會都施行實名制,根本原因在於落實實名制也會間接影響到主辦方甚至是票務平台的利益。在法律方面,中國文化部2017年7月發布《關於規範營業性演出票務市場經營秩序的通知》,明確要求演出舉辦單位、演出票務經營單位重點關注票務緊張的營業性演出,對炒票等潛在問題實時在線監管。可見通過實名制打擊黃牛勢力已成為業內共識,在黃牛勢力愈發猖獗、與上游勾結越來越深的當下,盡快實現實名制已刻不容緩。

    詳細全文:

    3月11日晚,火箭少女十家粉絲團發布聯合聲明,指出定於2019年3月30日在廣州舉辦的火箭少女101演唱會的前期團票事務中,主辦方YSC文化存在將門票倒賣給黃牛的嫌疑,並要求經紀公司哇唧唧哇撤銷YSC文化的主辦資格,公開已售票房的明細數據,為粉絲負責。值得注意的是,同在3月11日,孟美岐後援會微博還曾發布了一則相關的團票聲明,表示在3月10日突然受到主辦方的「砍票」威脅,「要求粉絲方面在無任何賠償的前提下,接受砍去千餘張票的砍票方案;若粉絲方面不接受砍票,則他們的票會通過大麥網進行公開發售。」

    對於這部分票的銷售,YSC文化原本定於在下午18:00於大麥網上架。然而,在18:00之前,大麥平台曾以每分鐘1單左右的速度陸續上架680元票面的門票並被不知名人士秒空,而在18:00時並未銷售相關門票。同時各家粉絲團都接到不同黃牛的聯繫,表示能拿出上百張票,疑似票倉充足。據此,火箭少女各家粉絲團認為「YSC文化將逼迫我們減員的票倉全包給了黃牛。」目前,YSC文化對此事還未公開回應,但發布聯合聲明的十家粉絲團中已有六家刪除相關微博,僅剩孟美岐、楊超越、Sunnee、傅菁四家粉絲團仍在堅持維權,其間不排除粉絲團再度受到主辦方威脅的嫌疑。

    在整個事件中,粉絲群起而攻之的關鍵在於他們認為主辦方與黃牛存在勾結。而在票務市場,黃牛票高價橫行,屢禁不止。黃牛與主辦方存在利益輸送早已是業內公開的秘密,甚至是行業實名制遲遲無法落實的阻礙。在火箭少女演唱會的票務糾紛中,主辦方YSC文化疑似將原本出售給粉絲的門票收回並打包賣給黃牛。若此事件屬實,主辦方與黃牛之間很可能存在某種利益勾結。實際上,某些演唱會主辦方甚至是部分票務平台與黃牛之間有直接的票務輸送,在業內已是公開的秘密。去年5月,周杰倫2018地表最強2世界巡迴演唱會時,在成都站,黃牛甚至在演唱會門口拉滿了售票的橫幅,公然與主辦方勾結售票,之後該主辦方還被成都市文廣局約談。某些主辦方與黃牛一起聯合賣票已是業內默認的潛規則,在黃牛賣出的高價票中,主辦方會收取一定的回扣,雙方利益的一致性是主辦方寧願一腳踏進灰色地帶也在所不惜的根源。

    近幾年,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粉絲經濟崛起,觀看演唱會的群體規模越來越大。在市場效益越來越可觀的同時,承辦演唱會的主辦方也面臨著場地租賃價格上漲、藝人出場費走高等成本壓力。據了解,容納量在萬人級別的場地租賃價格每天至少在50萬以上,從演唱會場地搭建、彩排到結束,一般會佔用2~3天,預計場地花費在150萬左右。而像鳥巢這樣的頂級場館,租價更是達到300萬/天。另外,周杰倫、陳奕迅等一線藝人的演唱會出場費都在千萬級別,而在10年前,還鮮有出場費過百萬的藝人。不過,一線藝人出場費高也在很大程度上能夠保證盈利,而對於三四線甚至更外圈的藝人而言,演唱會還經常面臨虧損的局面。主辦過周杰倫演唱會的九洲文化負責人田京泉曾公開表示:「很多人都覺得做演唱會投資收益快,從立項到實施操作一般是3到5個月時間,其實這一行風險很大, 60%都是虧損,有2成收支打個平手,而只有2成是盈利的。」而且,隨著藝人話語權增強,他們也開始介入演唱會票務收益,與主辦方簽訂票務分成協議,主辦方的收益空間進一步被壓縮。

    在這樣的發展環境下,主辦方與黃牛聯手對於高熱度的演唱會可以高溢價賣票抬高收益,即便沒有虧損壓力也可使收入翻番。此前周杰倫演唱會一張原價1980元的票被炒至6000元,Bigbang在國內演唱會的門票原價1480元更是被炒至將近4萬元,溢價26倍。另外,對於熱度較差的演唱會,主辦方也可藉黃牛之手低價促進售票以減小虧損概率,而且從黃牛處得到的這部分收益不會被計入總收益,也不用參與分成。黃牛人人喊打,卻屢禁不止,根源在於供求雙方嚴重失衡而導致的票務市場畸形發展。在供應方,主辦方因利益誘惑而甘願成為黃牛的供貨渠道;在需求方,粉絲因一票難求而默認將黃牛納入購票渠道。因此,黃牛產業鏈日益完善,甚至有走向規範化的趨勢。

    一般而言黃牛手中的票主要有四個來源:1、通過票務平台、現場排隊大量囤票。2、在演唱會之前收票,除了演唱會贈票、工作票、粉絲因臨時有事不能到場的個人票之外還有「回籠票」,即黃牛通過自己的渠道回收已經進場驗票的票據,並與自己提前準備的票根一起再轉賣他人,持此類票的消費者能憑特殊通道進場但無座。3、假票。4、主辦方。在拿到大量票之後,為了更好地銷售,黃牛甚至衍生出負責營造氛圍的表演業,這部分人主要扮演粉絲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散佈一票難求、即將售罄的言論,以達到飢餓營銷的目的,降低粉絲購票的心理防線。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黃牛除了在現場銷售餘票外,主要的銷售渠道已經轉至線上。目前,包括淘寶、閒魚等電商平台;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在內,都已經成為黃牛構建銷售網的渠道。例如,在淘寶搜索「演唱會門票」,相關信息上千條。其中,林俊傑5月18日演唱會1680元的門票,根據位置不同賣到3280元至7580元/張,最高溢價4.5倍。另外,李榮浩3月16日的演唱會門票1280元/張溢價至2050元/張;楊千嬅3月30日的演唱會門票998元/張溢價至2580元/張等。不過通過淘寶等電商平台購票,粉絲在進場前難辨真假,只能通過進場後確認收貨保障自身利益,但若購得假票,粉絲無法進場,來往路費及酒店費用便將打了水漂,或者繼續高溢價在現場購買黃牛票。

    一些粉絲還會通過熟人關係網添加黃牛的微信,在微信平台直接完成交易,但票源的真實性同樣無從保障,只能現場驗證。正因如此,在當下的市場環境中,大部分粉絲都包容黃牛的存在,只求買到的票是真的,不上當受騙。基於這樣的市場訴求,專業、規範化的黃牛票務平台應運而生。例如在票牛APP,五月天5月3日香港的演唱會門票1180元/張溢價成1738元/張,不過平台提供芝麻信用保障,用戶可「先看後付」。此外,在摩天輪APP上,平台推出類似搶火車票的系統,通過加油包助力搶票,1個加油包10元,林俊傑4月13日演唱會門票1080元/張在最高助力下溢價為1870元/張,平台提供的保障是「若搶票失敗,全額退還」。

    看似走向規範化的購票渠道,實際上是市場畸形發展的產物,而這些又不斷強化著黃牛「存在即合理」的行業氛圍,但黃牛正在剝削和壓榨的是粉絲的利益。有業內人士曾公開表示,一些演唱會通過官方渠道銷售的票占比不過10%,更多的票流向了黃牛市場。由此可見,如果主辦方與黃牛的利益勾結越來越深,粉絲將很難在正規渠道購買原價票。而且,對於那些主辦方與藝人分成的演唱會而言,非正規渠道購票增多將直接壓縮分成票房,進而影響到藝人的收益。

    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部分粉絲也越來越理性,業內從明星到票務平台再到法律都在加強對黃牛產業鏈的打擊。在粉絲方面,火箭少女十家粉絲團聯合抵制主辦方勾結黃牛便是邁出了理性一步,她們首先把自己當成消費者其次才是粉絲,合理維權。同樣走在維權道路上的還有李宇春的粉絲,「玉米」在打擊黃牛勢力上已經努力了13年,甚至每次演唱會都通過微博曝光相關黃牛信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粉絲能夠從正規渠道購票。在明星方面,林俊傑在2019年推行了新的演唱會制度,不僅落實實名制,主辦方還研發了專門的APP,通過答題認證過濾搶票的黃牛。同時,對於在大麥網上購票的用戶,主辦方同樣要求實名制,每個ID限購兩張,多餘的購票將被系統強退。

    在票務平台方面,互聯網的發展使各大票務平台幾乎都具備了實現實名制的條件。然而,在現實中,並不是所有平台對所有演唱會都施行實名制,根本原因還在於落實實名制也會間接影響到主辦方甚至是票務平台的利益。而且,票務平台的售票規模有限,實名制需要落實到所有出票通道,而非僅僅是票務平台。在法律方面, 2017年7月,文化部發布《關於規範營業性演出票務市場經營秩序的通知》,明確要求演出舉辦單位、演出票務經營單位重點關注票務緊張的營業性演出,對炒票等潛在問題實時在線監管、及時處理,同時鼓勵各地探索對重點營業性演出門票銷售實行實名制管理,抵制高票價的行為。

    由此可見,通過實名制打擊黃牛勢力已經成為業內共識,尤其是在黃牛勢力愈發猖獗、與上游勾結越來越深的當下,在票務市場盡快實現實名制已經刻不容緩。

     

    界面

    https://bit.ly/2WigRz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