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打包」搖滾樂老炮的音樂節,實現盈利靠的不僅是致敬過去

  • 流覽次數:: 74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這場「打包」搖滾樂老炮的音樂節,實現盈利靠的不僅是致敬過去

      201810/1503:07
    ◎崔健、黑豹、唐朝、張楚、謝天笑、鄭鈞、朴樹、許巍、二手玫瑰、萬能青年旅店、李志、李泉、陳粒...,今年夏天,一張鮮紅色的海報出現在各大音樂論壇和討論組,「仙人掌音樂節09.22/23/24 成都蔚然花海」字樣下,羅列著會讓所有喜歡中國獨立音樂的樂迷們屏住呼吸的陣容,許多網友都以為這是一次妄想,評論大多表示「要讓這些人同台太難了吧」、「請這個陣容的錢都可以辦五個音樂節了,主辦方得虧死」等觀點。一場濃縮中國三十多年獨立音樂精華的演出是挺魔幻的,不過音樂節現場的一切證明了這是現實。

    ◎許曉峰是曉峰演音文化產業集團董事長。1999至2005年擔任華納唱片中國總裁,期間簽約了朴樹、老狼、汪峰、周迅、孫楠、那英、張亞東等音樂人;2002年創辦九洲亞華演藝經紀,簽約了李亞鵬、陳好、馬伊俐、謝娜、黃海冰等影視明星;2008年創辦中國第一家國家音樂產業基地;2011年出任北大青鳥音樂集團總裁;近年陸續創辦流行音樂劇場院線「曉峰音 公社」,中國原創音樂孵化器「星巢計劃」,下設青春音樂公社和獨立音樂公社,以及曉峰演音文化產業集團。

    ◎中國原創音樂孵化器「星巢計劃」去年開始在多個城市推行,其下設的獨立音樂公社也落戶成都,每年選出100組音樂人到成都基地集訓,被星巢計劃認可的音樂人將根據自身情況獲得投資,都不會低於100萬。之後會將資金和人同時交給業內優秀的操盤公司孵化和培養,音樂人只需把音樂做好,最終通過演出、版權幫助基金獲得收益後,基金退股,讓音樂人成為自己音樂的主人。鑑於獨立音樂人缺少展示平台,許曉峰還創辦一個「星巢音樂節」品牌,邀請一兩位知名獨立音樂人帶領新人演出,幫助新人有更多鍛煉的機會。仙人掌音樂節是許曉峰基於這種願景創造出的年度演出品牌,希望展示中國獨立音樂三十年來的精華,讓新人與老炮同台也是在傳遞獨立音樂生生不息的脈絡,顯示「我們後繼有人」。

    ◎仙人掌音樂節實現盈利的優勢很大一部分在於成本得到有效控制。獨立音樂公社落戶成都後提出的各類項目能有效幫助成都打造和細化「音樂城市」形象,因此當地政府給予了各類資源支持,蔚然花海也確定作為音樂節固定場地,加上許曉峰個人資源豐富,音樂節藝人成本非外界想像中的高,因此整體成本最終控制在一千萬左右。但對於許曉峰和團隊來說,最大的成就感來源於以此為起點,將仙人掌音樂節打造為成都的國際級獨立音樂節品牌的願景。仙人掌音樂節預計此後每年都將在成都蔚然花海舉行,蔚然花海2000多畝的土地也正在進行黑膠博物館、音樂博物館、錄音棚等設施的配套開發。陣容方面會維持「老帶新」的組合,重磅藝人的選擇明年有望擴大到亞洲領域,後年則會引入全球獨立音樂大咖。

    詳細全文:

    「有人說,西方的搖滾樂就像一塊滾動的石頭。我覺得我們中國的搖滾樂環境不一樣,像一顆滾動的蛋,石頭是從上往下滾,蛋是從下往上滾。一直以來有你們的支持,這個蛋才沒有破,等到有一天這個蛋破殼,我們都相信,搖滾就會飛起來。」崔健面對台下成千上萬年輕躁動的面孔,如此說道。三十年前唱《一無所有》的崔健是一個時代的傾訴者,而這個2018年的中秋,在成都仙人掌音樂節的舞台上,第一天壓軸登場的崔健更像是一位中國搖滾樂的引導者、傾聽者。在他唱《紅旗下的蛋》時,現場觀眾看著舞台屏幕中那顆可愛的蛋一步步走出夜幕,終於成為小鳥飛上天空,穿過城市,落在了成都,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陣歡呼。

    經過三十年,音樂的小鳥破殼而出並來到了成都,這也正是許曉峰舉辦仙人掌音樂節想表達的內容:中國獨立音樂一直都在。和崔健不同,許曉峰將包含搖滾樂在內的獨立音樂以及獨立音樂人比做了仙人掌,有生命力,在艱難的環境裡也能從夾縫裡鑽出來,頑強地活著,用刺表達自己的態度、追求和批判精神;雖然發展很慢,但只要抓住了土壤,用作品「磕」住了樂迷,就是一輩子。

    崔健、黑豹、唐朝、張楚、謝天笑、鄭鈞、朴樹、許巍、二手玫瑰、萬能青年旅店、李志、李泉、陳粒......今年夏天,一張鮮紅色的海報出現在各大音樂論壇和討論組,「仙人掌音樂節09.22/23/24 成都蔚然花海」字樣下,羅列著會讓所有喜歡中國獨立音樂的樂迷們屏住呼吸的陣容。不過,鑑於節假日期間經常發生拿各類音樂節陣容海報P圖的玩笑,許多網友都認為這也是一次妄想,評論大多表達的都是「要讓這些人同台太難了吧」、「請這個陣容的錢都可以辦五個音樂節了,主辦方得虧死」等觀點。

    一場濃縮中國三十多年獨立音樂精華的演出,魔幻嗎?是挺魔幻的。連鄭鈞演出時也在台上對觀眾說:「我看到名單的時候都要哭了,這是要創造歷史嗎?」不過,音樂節現場發生的一切證明了這就是現實。中秋三天小長假的成都蔚然花海,老炮兒大咖們輪番登場,Riff與雙踩齊飛,小調和江湖共存。主辦方還在替換裝台時安排工作人員用一塊黑紗布遮住舞台,等待第一下鼓點、第一個泛音、第一句歌詞「先聲奪人」後再驟然放下,這種「儀式感」造成的驚艷總能讓台下觀眾加劇沸騰。

    這是一場能讓人「回到過去」的大合唱演出。謝天笑將長髮綰成道士頭,一手吉他一手古箏,演到放鬆處會很自然地叼起煙,唱起《向陽花》時聲音高亢一如從前;黑豹《無地自容》第一聲長嘯便能讓人動容;唐朝組織觀眾清唱《國際歌》時不少人看著丁武濕潤了眼眶;張楚也還是那個克制的搖滾詩人,依舊會用巨大的音牆將觀眾們包圍,又讓一切平和地戛然而止,他說這個場地美麗如畫,於是將現場版的《孤獨的人是可恥的》改編得歡快熱鬧;鄭鈞唱完《赤裸裸》、《灰姑娘》等曲目後,也經不住觀眾熱情,自嘲「即使唱不上去也不怕丟臉」,上台安可了《回到拉薩》;還有朴樹臨時增加的《白樺林》,崔健結束後返場的《花房姑娘》...。

    這也是一場能讓人對中國獨立音樂的未來產生期待的演出。每天在「老炮們」登場前,觀眾都能看到一些年輕的面孔,例如95後的年輕音樂人青木,在歌詞和唱法裡融合傳統戲劇、評書等元素,開口既有南方水鄉的韻味,也有北方遼遠的豪放,主辦方形容他為音樂遊俠;還有雙人組合彬斌有理,許多觀眾在現場聽了他們唱《在我二十歲的時候,我回到了爸爸的小村莊,那是我的烏托邦》後,紛紛去歌曲下留言,說這首歌讓他們認識了兩個新男神,「最長歌名,最現實批判」;另外,唱「如果你非要活到80歲,我還有61年去愛你」的95後音樂人殷敏朱丞也因為舒緩但熱烈的演出風格,被一些觀眾錄下視頻,稱其為「意外收穫」。

    談到仙人掌音樂節為何得以成型,一方面,許曉峰認為有自己在獨立音樂行業積累了三十多年的人脈幫忙,崔健是他第一個合作夥伴,陣容裡也都是一起經歷過那個時代的老朋友,「我有這樣的行業歷史可以攢住這幫人,他們當中其實很多都是不同台的,其他人做不成這個事兒」。

    許曉峰,曉峰演音文化產業集團董事長。1983年考入北京大學英語系,在校期間曾組「流行色」樂隊,獲北大首屆十佳歌手大賽金獎;1990年創辦龍聲娛樂有限公司,先後成為華納、BMG、索尼等國際唱片公司版權代理商;1999年至2005年間擔任華納唱片中國公司總裁,期間簽約了朴樹、老狼、汪峰、周迅、金海心、孫楠、那英、葉蓓、達達樂隊、張亞東、孔祥東等音樂人;2002年創辦九洲亞華演藝經紀公司,任總裁,簽約了李亞鵬、陳好、馬伊俐、伍宇娟、胡可、謝娜、黃海冰、劉小鋒、申軍誼、沈傲君、陳思誠等影視明星;2006年,處於事業巔峰的許曉峰選擇回到母校北京大學任教,任北大文化產業研究院研究員,創辦北大文化產業管理學科和文化產業高級人才培訓工程;2008年創辦中國第一家國家音樂產業基地;2011年出任北大青鳥音樂集團總裁;近年,他陸續創辦流行音樂劇場院線「曉峰音 公社」,中國原創音樂孵化器「星巢計劃」,下設青春音樂公社和獨立音樂公社兩大板塊,以及曉峰演音文化產業集團。

    另一方面,許曉峰對未來中國獨立音樂的發展規劃也直接打動了許多藝人以及合作資源。從去年開始,許曉峰創辦的中國原創音樂孵化器「星巢計劃」已在全國多個城市推行,其下設的獨立音樂公社也已落戶成都,開始進行年輕獨立音樂人的孵化,每年都將通過比賽在全國選拔出100組音樂人到成都基地集訓,邀請知名音樂人和產業人為其分享經驗,並根據不同音樂人特色和需求為其提供百萬元等級的創投基金。

    許曉峰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星巢計劃是為獨立音樂人創造的一種全新的發展模式:基金就像是創投公司,會成為獨立音樂人的天使投資人。被星巢計劃認可的音樂人,將根據自身情況獲得投資,都不會低於100萬。之後,會將資金和人同時交給業內優秀的操盤公司進行孵化和培養,音樂人只需把音樂做好,最終可通過演出、版權幫助基金獲得收益後,基金退股,讓音樂人成為自己音樂的主人。在星巢計劃的支持下,原創音樂人的創作、製作、發行、演出、作品交易等都將獲得一攬子支持。前文提到的青木、彬斌有理、殷敏朱丞等都是該系統下孵化出的年輕音樂人代表。

    鑑於獨立音樂人缺少大眾媒體展示平台,沒有辦法一夜爆紅和日進斗金的發展現狀,許曉峰還創辦了一個為期一天的全國巡迴音樂節品牌「星巢音樂節」,邀請一兩位知名獨立音樂人帶領新人進行演出,幫助新人沉澱樂迷,讓他們有更多演出和鍛煉的機會。這個辦法雖「笨」,但只要長期堅持就能出成果。以彬斌有理為例,這個二人組出道半年多,在全國參與了六場星巢音樂節演出,到現在鐵粉(會真正關注並進行互動的樂迷)大概漲了一千多個。

    「這個數量肯定和流量沒法比,不過只要他們一個音樂節一個音樂節去走,一個粉絲一個粉絲去磕,只要磕上了,獨立音樂的粉絲就是一輩子。你看我們20年前聽崔健,現在也還在聽。」許曉峰表示,到現在為止,獨立音樂公社和星巢計劃選出來的年輕音樂人都符合六個標準,個性張揚、自由生長、獨立思想、批判精神、人文情懷、社會責任,這種標準下孵化出的音樂人們未來也一定能站在中國獨立音樂的一線,「獨立音樂積累的過程很慢,但是一旦你立住了,唱到60歲、80歲都沒問題。」因此,仙人掌音樂節便是許曉峰基於這種願景創造出的年度演出品牌。他希望向大家展示中國獨立音樂這三十年來的精華,讓新人與老炮們同台也是在傳遞獨立音樂生生不息的脈絡,發射一個信號:「我們後繼有人」。

    雖然一開始就表明今年的仙人掌音樂節並不是以票房盈利為目標,但許曉峰也欣喜地向音樂財經表示,截止到音樂節第一天完,現場票銷售出了兩萬五千多張,按照均價300元計算,這次音樂節已呈現出盈利的趨勢。具體來說,仙人掌音樂節這次能夠實現盈利的優勢很大一部分在於其成本得到了有效控制。獨立音樂公社落戶成都後,提出的各類獨立音樂項目能夠有效幫助成都打造和細化「音樂城市」形象,因此當地政府給予了各類資源支持。例如這次仙人掌音樂節被當作了《蓉城之秋成都國際音樂季》的開幕演出,蔚然花海也確定將作為音樂節的固定場地。這一點就讓仙人掌音樂節比其他大部分音樂節省掉了很多場地費用支出,再加上許曉峰個人資源豐富,音樂節的藝人成本並非外界想像中那樣高,因此整體成本最終控制在一千萬左右。

    在此基礎上,仙人掌音樂節還獲得了F6功能飲料的贊助,覆蓋了很大一部分成本,這就極大減小了票房壓力,最終實現盈利也算是情理之中。不過,對於許曉峰和團隊來說,最大的成就感還是來源於以此為起點,將仙人掌音樂節打造成為成都的國際級獨立音樂節品牌的願景。據介紹,仙人掌音樂節旨在成為成都獨立音樂生態中的標誌性演出品牌,預計此後每年都將在成都蔚然花海舉行,蔚然花海2000多畝的可用地也正在進行黑膠博物館、音樂博物館、錄音棚、露營地、房車基地等設施的配套開發。陣容方面會維持「老帶新」的組合,重磅藝人的選擇明年有望擴大到亞洲領域,後年則會引入全球獨立音樂大咖,「我想做一個固定場地、每年大家都可以來『朝聖』的音樂節品牌出來。」許曉峰說。

    在採訪中,許曉峰不止一次提到了「沒有關係」和「來日方長」,寬慰年輕人說現在音樂節市場繁盛,獨立音樂的狀況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糟,時代給予了中國搖滾樂疼痛和成長,他也通過30多年的時間和積累得出了未來它應該如何生長的方向。在採訪完之後,音樂財經記者和許曉峰老師下樓時正好遇見晚上要登台的黑豹,不遠處站著正在閒聊的唐朝,此時眾人也正要驅車前往現場,談論著下午一定要先看看青木的演出。恍然間,身處這樣的氛圍與場合,你不由自主便會感受到音樂那股傳承的脈絡:時間永遠帶著你奔向未來,你帶著一身的刺,回首致敬、接棒,然後轉頭繼續狂奔。

    中國音樂財經

    https://bit.ly/2NFeg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