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唱」19年中國音樂節市場蝶變

  • 流覽次數:: 21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4/1603:13

    ◎隨著氣溫回暖,音樂節市場也進入復甦期,自2月以來,包括330金屬音樂節、重慶朋克音樂節、草莓音樂節、玩野潮青年文化節在內的一眾新老音樂節都相繼公佈今年的演出陣容,隨著一些可預見的大型音樂節陸續公佈陣容,3-4月最終真正舉辦的音樂節數量不會低於20個。自2000年至今,從最初不被大眾接受到成為時下年輕人春季必備的打卡項目,中國的音樂節市場經過不斷的試錯與突破,正在擠掉浮躁的資本泡沫,開始回歸音樂本質。2019年對中國音樂節來說仍是充滿變數的一年,「數量」一直是最能反映一系列問題的關鍵要素,近兩年除了已積累起大批觀眾實現商業化的老牌音樂節和針對當下年輕人最流行的曲風所舉辦的新興音樂節,一些曾出現在市場上的名字逐漸消失,音樂節數量也在明顯減少。

    ◎首屆迷笛音樂節於2000年舉行,2007年摩登天空於北京舉辦了首屆摩登天空音樂節,2009年轉型為草莓音樂節,隨後兩年站到與迷笛齊平的位置,成為中國音樂節行業兩大支柱。在新音樂節拔地而起、老牌音樂節瘋狂擴張的態勢下,2015年中國音樂節市場迎來首輪洗牌,不斷上漲的場次定格在110場;僅隔一年,各路資本再次將音樂節市場推到爆發式增長,音樂節場次超過500場,但僅兩成盈利的大前提讓資本望而生退,一眾追逐音樂節紅利「瘋跑」的資本,在產品還未成形的時候便被打散,紛紛沉澱在趨於理性的2017年。

    ◎音樂節數量的銳減有很多原因,政策的影響是硬性監管,更多的卻是市場的自發行為。經歷洗牌時刻後,中國音樂節廠商紛紛將目光對準了非樂迷,讓目前的音樂節市場呈現出多元化的趨勢,室外、室內、民謠、電子、說唱逐漸成為一場音樂節的關鍵要素。以往音樂節選址更加看重流量,演出商會考慮城市內的有效觀演人數再決定音樂節的落地城市,但從目前公佈的音樂節情況來看,已經有城市開始逐漸將音樂節作為提振地區旅遊、經濟發展的關鍵要素。

    ◎近年隨著小眾音樂文化不斷通過各種途徑滲透到觀眾耳裡,音樂節也承載了更多功能,最突出的一點就是「打卡拍照」,不再限於樂迷間而逐漸成為年輕群體的社交項目。音樂節處於整體音樂產業的下游,上游音樂的製作、發行會影響到整體市場,觀察目前上游的音樂市場,嘻哈、電子等音樂已成為年輕人欣賞的音樂流派,所以未來在大型的綜合音樂節之外,垂直細分類的音樂節將成為必行之勢。在國外的音樂節市場中這種細分的趨勢早已呈現,未來中國音樂節將不僅限於風格的細分、甚至還會有對於文化、生活方式和態度上的細分。

    詳細全文:

    寒冬剛過,隨著氣溫的回暖,音樂節市場也進入到復甦期。在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裡,全國將有10場音樂節開始摩拳擦掌、準備售票迎客。自2000年至今,從最初不被大眾所接受,到成為時下年輕人春季必備的打卡項目,國內的音樂節市場已經走過了19個年頭。經過不斷的試錯與突破,中國的音樂節市場正在擠掉浮躁的資本泡沫,開始回歸音樂本質,為樂迷營造一場真正的視聽狂歡。

    自2月以來,包括330金屬音樂節、重慶朋克音樂節、草莓音樂節、玩野潮青年文化節在內的一眾新老音樂節都相繼公佈今年的演出陣容,為2019年音樂節市場的開啟打頭陣。演出商陳琛向北京商報表示,3月是音樂節甦醒時刻,隨著一些打頭陣音樂節公佈陣容將喚醒新一年的演出市場,雖然目前已經確定陣容的音樂節在10個左右,但隨著一些可以預見的大型音樂節陸續公佈首批陣容,以及4月底和5月初交替的特殊時段,3-4月內最終真正舉辦的音樂節數量不會低於20個。但在陳琛看來,2019年對國內各類型音樂節來說仍是充滿變數的一年,「音樂節市場中,『數量』一直是最能反映一系列問題的關鍵要素。近兩年除了已積累起大批觀眾實現商業化的老牌音樂節和針對當下年輕人最為流行的曲風所舉辦的新興音樂節,一些曾出現在市場上的名字正在逐漸消失,音樂節數量也在明顯減少」。

    2000年,首屆迷笛音樂節在迷笛學校大禮堂舉行,30支樂隊、千名觀眾,讓這個新興的現場演出方式以室內的形式在國內首次露頭,而競爭出現在2007年,摩登天空在成立十週年之際,於北京海淀公園舉辦了首屆摩登天空音樂節,2009年轉型為草莓音樂節。隨後兩年,草莓音樂節在短時間內站到與迷笛齊平的位置,成為國內音樂節行業的兩大支柱。這種新興的大型演出方式以不斷上漲的票房和觀眾數量證明著自己的商業價值,2012年音樂節場次突破百場,正式開啟了資本追逐戰。2013年,恆大音樂旗下的恆大星光音樂節,用短短3個月的時間,便走過包括北京、上海、長沙、鄭州、哈爾濱在內的20座城市,兩年內共舉辦了58場。

    在新音樂節拔地而起、老牌音樂節瘋狂擴張的態勢之下,2015年國內音樂節市場迎來了首輪洗牌。數據顯示,2015年由於上海某音樂節的踩踏事件,當年很多音樂節未獲批,不斷上漲的場次定格在110場,票房收入約3.48億元,參與人次276萬人,下降13%。但僅隔一年,不死心的各路資本再次將音樂節市場推到了爆發式增長。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網站公佈的《2016中國演出市場年度報告》數據顯示,2016年演唱會、音樂節演出場次0.21萬場,較2015年上升10.53%,票房收入34.88億元,較2015年上升9.69 %。據報導,其中2016年音樂節場次超過500場,2016年單草莓音樂節一家就在全國22個城市相繼舉辦。但「逢做必虧」的鋼鐵定律卻在國內音樂節市場前進的同時無人打破,僅兩成盈利的大前提讓資本望而生退,一眾追逐音樂節紅利「瘋跑」的資本,在產品還未成形的時候便被打散,紛紛沉澱在趨於理性的2017年。「可以說2016年是國內音樂節市場的『高光時刻』,大大小小500場音樂節共同發聲的情況到近兩年折半減少到200場左右,這也是音樂節市場的第二輪洗牌。」陳琛如是說。

    在演出行業分析人士黎新宇看來,「音樂節數量上的銳減具有很多原因,政策的影響是硬性監管,但更多的卻是市場的自發行為。人人都寄希望於音樂節掙一筆快錢,真正以音樂資本為主導的音樂節在當年最多占到四成,更多企業是尋紅利而來。但觀眾數量是有限的,即便陣容再好也不過是千篇一律的知名樂隊和流量明星,觀眾不買單的情況下這是市場自發的『擠水行為』。黎新宇表示,但也正是經歷洗牌時刻後,國內音樂節廠商紛紛將目光對準了非樂迷,讓目前的音樂節市場呈現出多元化的趨勢,室外、室內、民謠、電子、說唱逐漸成為了一場音樂節的關鍵要素。」以往音樂節選址更加看重流量,演出商會考慮城市內的有效觀演人數,再決定音樂節的落地城市,但從目前公佈的音樂節情況來看,已經有城市開始逐漸將音樂節作為提振地區旅遊、經濟發展的關鍵要素。

    在歷經前期發展、井噴狀態後,近年來隨著小眾音樂文化不斷通過各種途徑滲透到觀眾耳朵裡,音樂節也承載了更多功能,最突出的一點就是「打卡拍照」,音樂節不再只局限於樂迷間,也逐漸成為了年輕群體的社交項目。而這也呈現了未來演出市場的走向,一米觀察創始人王毅表示,究其根本,音樂節處於整體音樂產業的下游,上游音樂的製作、發行將會影響到整體的市場,而觀察目前上游的音樂市場不難看出,嘻哈、電子等音樂已經成為年輕人欣賞音樂流拍中的一股中堅力量,所以未來國內在大型的綜合音樂節之外,垂直細分類的音樂節將會成為必行之勢。「與此同時,音樂節有別於演唱會,音樂節在演出部分之外,還有更多有關文化和互動的部分,所以導致大量樂迷來到音樂節的目的不光是看一場演出,也會尋找與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王毅強調,「在國外的音樂節市場中這種細分的趨勢其實早已經呈現,未來國內音樂節將不僅僅限於風格上的細分、甚至以後還會有對於文化、生活方式和態度上的細分。」

    某音樂節志願者統籌在採訪中向北京商報記者回憶道,「最早的音樂節是什麼樣子?可以說是搖滾樂的另一個代名詞,基本都是樂迷才會關注到相關的演出信息,陣容方面更多是不同風格的搖滾樂隊。大學四年,我從未落過一場迷笛音樂節志願者報名,一開始是希望能接觸到更多喜歡的樂隊。但後來我逐漸發現,搖滾樂於我而言是信仰,但迷笛對我來說是『回家』。天南海北的朋友在這三天裡聚到這個場地當中,我們就彷佛能回到18歲的那一天」。

     

    北京商報

    https://bit.ly/2Vp9Z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