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院不再是商業地產中流砥柱,Livehouse呢?

  • 流覽次數:: 139
  • 分類: 產業區
  • 分享次數:
  • 作者: 音樂地圖
    • 201902/1903:24
    ◎前些年還稍顯「輕奢」的電影消費,因為院線近些年大肆擴張和票價不斷下降,一躍成為百姓生活中最平常的娛樂。貓眼研究院的《2018中國電影市場數據洞察》報告顯示,儘管609.8億元的最終票房創造了歷史紀錄,但無論是增幅抑或增速,總體上都呈過去三年的新低。相比2017年,去年中國電影票房增長率達到9.1%;觀影人次17.2億,增長率較上一年的18.1%大幅縮水至5.9%。儘管中國的銀幕數量已突破6萬塊,票房增長速度卻未跟上;單屏幕的票房產出只在2014年至2015年間有過增長,之後便在不斷縮水,去年為101萬元。市場競爭更加慘烈,2017年還有61.9%的觀眾只願意去某一家電影院看片,到去年這個數字變成了26.9%。

    ◎曾希望影院能扮演引流角色的地產公司不得不另尋出路,瑞安房地產2017年6月在上海開出街區式購物中心瑞虹天地月亮灣,摩登天空Modernsky Lab、音樂酒吧彈指之間和音樂教學品牌薩恩音樂都進駐。該項目總監劉夢潔表示,選擇以「音樂」作為切入口,一是因為上海當時還沒有這個主題的地產項目,另一個原因是因為相比起其他藝術類型,音樂的受眾要更廣泛、門檻也最低。如今Modernsky Lab月亮灣店已成為中國首個以音樂、藝術、消費的集合式生活體驗標竿。在北京,老牌房地產開發商華熙國際集團用華熙Live·五棵松開啟了它華麗的「地產+文體」轉型之路。在文化沙漠深圳,獨立音樂廠牌後青年在KK One購物中心開了HOU Live。在昆明當地頗有名氣的音樂酒吧品牌醉龜,因為幾乎每晚都有熱鬧的現場音樂而吸引諸多顧客,並為它所在的協信天地帶去大量客流。

    ◎比起電影行業遭遇滑鐵盧,音樂行業尤其是現場音樂行業增勢依然喜人。道略音樂產業研究中心《2018中國現場音樂產業報告》顯示,2017中國現場音樂演出場次、觀眾、票房漲幅分別達到30%、14%、13%,收入為48.57億元。而音樂節與Livehouse保持更高的活力增長,其中Livehouse增長最快,漲幅51%,並首次票房收入破億達到1.25億元。這說明儘管現場音樂業務在其中所佔比例依然較小,但它發展潛力和未來想像空間巨大。相比觀看電影時的距離感,現場音樂演出能讓消費者更身臨其境的進行感受,這種親密感也在一定程度上拉升了顧客對周邊空間的好感。因而在電影市場逐漸下行的前提下,Livehouse、音樂酒吧或餐廳等提供現場音樂形式的商戶,正是地產開發商們接下來值得充分開發的新空間。

    詳細全文:

    前些年還稍顯「輕奢」的電影消費,因為院線近些年的大肆擴張和票價的不斷下降,一躍成為百姓生活中最平常的娛樂調味劑。正因如此,中國的電影產業才得以迎來蓬勃發展期,並在去年以超過600億元的年度票房收入刷新影史紀錄,開啟輝煌的新篇章。看似意料之中,實則有些意外。貓眼研究院公佈的《2018中國電影市場數據洞察》報告顯示,儘管609.8億元的最終票房創造了歷史紀錄,但無論是增幅抑或增速,總體上都呈過去三年的新低。相比2017年,去年中國電影票房增長率達到9.1%;觀影人次僅較2017年增加了1億左右,達到17.2億人次,增長率則較上一年的18.1%大幅縮水至5.9%。與此同時,儘管中國的銀幕數量已突破6萬塊,票房增長速度卻未跟上。自2014年起中國的銀幕數量就在迅速增長,從2.4萬塊增長到2014年的4.1萬塊,再到2018年的6萬塊。作為對比,單屏幕的票房產出只在2014年至2015年間有過增長,之後便在不斷縮水。2015年單屏幕的平均票房產出還為139萬元,到了去年這個數字則跳水到了101萬元。銀幕數量的增加不僅意味著越來越多的電影院被相繼開起,也說明市場競爭更加慘烈了。數據顯示,2017年還有61.9%的觀眾只願意去某一家電影院看片,到了去年這個數字變成了26.9%。

    增速的放緩導致營收暴跌,甚至直接造成了部分院線的關停。去年12月,星美國際影城在聲明中承認經營存在問題,並表示在其所運營的320家影院中,已有140家已停業;而根據《中國青年報》幾天後的相關報導,當時星美在北京的所有門店已經停止運營。公開數據顯示,星美國際影城在2014年時才有90家影院、700塊屏幕,但一年後兩個數字分別達到200家和1400塊,增速超過一倍。2017年,星美又將影院數量擴張到365家,銀幕則高達2290塊。

    票房收入和觀影人數增速放緩、銀幕數量過快增加,不但導致供需不平衡,還直接損害了影院方的利益,更為它依附的地產開發商造成負面影響。此前因為電影行業的高速增長,許多地產商在立項時便會預留出影院的建設空間,通過自營或出租的方式擴大利潤,同時達到吸引衝動性消費的目的。2014年王健林就曾在題為「萬達的文化產業」主體演講中,強調萬達要做電影院的原因。當時他表示萬達做文化產業是企業自身轉型升級的需要。「萬達文化產業最早是做電影院,因為影院是萬達廣場非常重要的體驗消費內容,是萬達廣場必須配置的一個業態。」

    萬達之後,地產開發商開啟了扎堆進入院線業務的風潮。2016年5月,新城集團旗下星軼影院與IMAX達成戰略合作,宣佈在海口、南昌、成都、鎮江、安慶等城市的10個影城項目上簽約IMAX系統,並將在2017年底前全部開業,而它的目標更是在5年時間內建設100多家高端創新影城。2017年7月,泰禾集團的首家影城也在北京立水橋開業,當時該公司還表示其已在全國簽約了50多家影城。商業地產諮詢機構睿意德的報告也表明,影院的集客效應為商場聚攏了更多客流量,增加了顧客的停留時間。「看電影的人,超過50%都會有餐飲消費,超過40%的人會有其他零售的消費。」

    但隨著整個行業的增長都慢了下來,曾希望影院能夠扮演引流角色的地產公司不得不另尋出路。瑞安房地產算是新思路的先行探索者之一。2017年6月,瑞安在上海開出了街區式購物中心瑞虹天地月亮灣,吸收了一批Livehouse和音樂酒吧等商戶的入駐,包括摩登天空旗下Modernsky Lab、音樂酒吧彈指之間和音樂教學品牌薩恩音樂都選擇了進駐這裡。該項目總監兼中國新天地市務推廣及策略傳播總監劉夢潔曾告訴36氪,選擇以「音樂」作為切入口,一是因為上海當時還沒有這個主題的地產項目,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相比起其他藝術類型,音樂的受眾要更廣泛、門檻也最低。「(音樂是)無論什麼年齡、性別、國度、階層的人都能欣賞的一種。」如今Modernsky Lab月亮灣店卻已搖身一變成為國內首個以音樂、藝術、消費的集合式生活體驗標竿。雙方的新聞稿也表示,這一合作將助力現下商業零售轉型為互動體驗式消費趨勢,成為傳統商業零售業態多元化與音樂藝術緊密結合升級的新形態生活消費最佳模版。

    在北京,老牌房地產開發商華熙國際集團則用華熙Live·五棵松開啟了它華麗的「地產+文體」轉型之路。作為五顆松背後的運營方,在注意到北京西薄弱的商業功能後,華熙國際以周邊居民區與五棵松籃球館為基礎,以消費升級為支點,同時以綜合場館集群運營為核心,打造出了華熙Live·五棵松街區式購物中心。2016年底,華熙Live hi-up的開業更是吸引了MAO Livehouse的入駐,讓這座面積近千平米、能容納數百觀眾的場館,也不斷在為華熙吸引著源源不斷的年輕消費者輻射著周邊商戶。作為每年坐擁數百萬人流的商業街,華熙Live自然也為MAO Livehouse帶來了反哺。此外,考慮到每年像在凱迪拉克中心、五棵松籃球館等大型場館舉辦的演出能夠吸引到更高體量的顧客群,它因此促成的二次消費也是顯而易見的。

    在文化沙漠深圳,獨立音樂廠牌後青年在KK One購物中心開了HOU Live,據深圳當地一位商業地產從業人士透露,商場對HOU Live開業後每場演出帶來的人流還是非常滿意的,譬如搖滾樂演出吸引的人群和看世界音樂演出的群體就不一樣,而且Live house演出吸引的是年輕人,正是這家於2017年5月才剛開業的商場所需要對外塑造的品牌形象—潮流生活方式聚集地。

    不光是一線城市,在昆明當地頗有名氣的音樂酒吧品牌醉龜,就因為幾乎每晚都有熱鬧的現場音樂而吸引了諸多顧客,並為它所在的協信天地帶去了大量客流。一位醉龜的股東告訴小鹿角日報,當初他們在這邊開第一家店的時候,協信天地還算是一個規模很小的商場,後來因為醉龜巨大的客流量,物業和商管改變了對這裡的定位。再之後,更多相似的音樂酒吧和餐廳開了起來後,協信天地便躍升為了昆明娛樂生活的聚集地。

    另一方面,比起電影行業遭遇的滑鐵盧,音樂行業、尤其是現場音樂行業的增勢依然喜人。道略音樂產業研究中心的《2018中國現場音樂產業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現場音樂演出場次、觀眾、票房漲幅分別達到30%、14%、13%,收入為48.57億元。從營收數據上來看,演唱會佔比86%,票房收入達41.52億元,而音樂節與Livehouse在保持更高的活力增長,其中Livehouse增長最快,漲幅51%,並首次票房收入破億,達到1.25億元。這說明,儘管現場音樂業務在其中所佔比例依然較小,但它發展潛力和未來想像空間巨大。鯨準的數據則表明,資本也對這個行業青睞有加。截至2018年初,中國共有424家獨立音樂相關公司,其中現場音樂企業的數量最多共有147家,占到總量的34.7%。融資方面,424家企業中有142家企業獲得過融資,獲投率達33.5%。2017上半年,Livehouse連鎖品牌MAO更是拿到了數千萬元的Pre-A輪融資,投資方為太合音樂集團和君聯資本。

    況且,相比觀看電影時的距離感,現場音樂演出能讓消費者更身臨其境的進行感受,而理論上說,這種親密感也在一定程度上拉升了顧客對於周邊空間的好感。因而,在電影市場逐漸下行的前提下,Livehouse、音樂酒吧或餐廳等提供現場音樂形式的商戶,正是地產開發商們接下來值得充分開發的「新空間」。

    中國音樂財經

    https://bit.ly/2TMWo5a